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朕穿越了[娱乐圈]_第5章

小说下载:朕穿越了[娱乐圈]作者:百里锦官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后,陆陆续续又生了一儿一女,表面上对阿南也尽心尽力,不过阿南不领情,跟韩毅的关系自然也不好,韩毅并不管他,也管不住他。”
   怪不得这么中二。
   “不过虽然韩毅不喜欢他,但韩家大伯,也就是韩毅的大哥韩侨,还是很看重阿南的,所以他在韩家的地位其实不低。”
   韩家韩毅这一辈有三兄弟,大爷韩侨从政;二爷韩毅继承了韩家主业从商,执掌韩氏;三爷韩慎是私生子,成年后进了娱乐圈,一路顺风顺水混成了影帝,三十岁时息影退居幕后,成为了华杰娱乐的董事长,也算是事业有成。而在韩家,家主虽然是由韩毅担任的,但从政的韩侨地位却是最高,再加上韩侨至今未婚,颇有把韩召南当成自己儿子的意思,因此韩毅虽然相当不喜欢这个叛逆的儿子,也只能忍着。再加上当年殷素自杀时留有遗嘱,她名下百分之六的韩氏股份和其他基金散股不动产等财产全部交给韩召南继承,所以两年前韩召南成年,就已经是韩氏前十大股东之一了,位列董事会,谁也不能真正小瞧他。
   简言西挑眉,没想到这小子竟如此豪富。韩氏去年就已经跻身世界百强企业,同时也是国内私企中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拥有它百分之六的股份,每年光分红也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不过也奇怪,殷素也不是韩家人,怎么会拥有韩氏那么多的股份?百分之六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但这问题不太好问,简言西暂且压下,而那边韩召南深红色的跑车已经呼啦一声从地下迅速的钻了出来,停在了路边,他摇下车窗,朝两人挥了挥手,简言西和梁文清便一起走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一阵车子的轰鸣由远及近,引擎声相当大,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简言西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领头的一辆蓝色超跑以相当快的速度往王爵会所冲,在它身后,连续五六辆重型机车呼啸跟上,骑车人带着黑色的头盔,衣服各不一样,但机车左面都放着一排……
   钢管和大刀???
   简言西眼力极好,一瞬间看清楚那些东西,瞬间转头再往蓝色跑车看过去,发现它竟然疯狂的朝停在路边的韩召南撞过去,一点刹车的迹象都没有!
  
   第6章 意外
  
   眼前两辆跑车眼看就要相撞,简言西眼睛狠狠一缩,心惊肉跳间看见韩召南反应极快的踩下油门躲避开来,车身仓促间撞上台阶,那辆蓝色的超跑同韩召南的红色跑车擦身而过,差一点就要搞出大事。
   搞什么!!!
   韩召南怒极了,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现在他就没命了好吗!今天不顺心的破事儿怎么这么多!韩召南双眼喷火,眼眶都气红了,一把从驾驶室里蹭出来再甩上车门,飞出一脚就朝蓝色的超跑踹过去,恶狠狠道:“我操你他妈会不会开车!眼瞎没看到你爷爷我还在哪儿停着呢吗?!”
   车里面的人没反应,反倒是周围一阵机车声,韩召南眼含戾气转过身去,就瞅见自己被六辆机车围住,骑车人和他们身后带着的人个个杀气腾腾,看起来绝对的来者不善。
   WTF?这他妈什么情况?
   韩召南懵逼了一瞬,但他到底是从无数次打架中历练出来了,瞬间判断出眼前这些人绝对都是针对他来的,下意识往机车外围看了一眼,看见梁文清和简言西还在离自己挺远的地方,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才转头朝那些人道:“你们谁啊?”
   “韩少贵人多忘事,当然记不得高升巷里小小的我们了。”蓝色超跑的左侧车门打开,出来一个头发染着不同颜色的男人,小混混装束,看起来绝对不像是能开得起上百万豪车的人,最多是个街边混混。
   韩召南虽然是个纨绔,但也自认自己是个有逼格的纨绔,但他妈的这都什么人啊????来搞笑的吗???什么莫名其妙的高升巷?
   领头的男人看见韩召南这种态度冷笑一声,机车上十个人瞬间拿起了车上带着的钢管和刀,头上还带着头盔,一言不发就冲了上来,提起家伙就上!韩召南脸色一变,侧身躲过一根钢管的袭击,左手右手握拳挥出去打中一个人的鼻梁!那人嗷叫一声,鼻血顷刻就留了出来,糊了一脸,痛的他几乎快握不住手里的凶器。
   阵亡了一个,但余下的九人默契却更好一些,韩召南咬牙挥拳踢脚出去,正中一个人腹部后,后背却挨了一整棍,几乎要将他整个脊梁都挥断了!
   他妈的!
   韩召南眼睛红了,眼珠子瞥向蓝色超跑旁的男人,血性一下涌了上来,脑子里莫名其妙蹦出来一句擒贼先擒王,不顾身后空门,一下就朝那男人扑过去!他这一扑不要紧,整个后背大喇喇的就呈现在了九个头盔男眼中,半点也没设防,其中一个砍刀男兴奋的上前一步,挥起大刀就要朝他手臂砍过去!
   不能要命,要一条手臂总可以吧?
   砍刀男兴奋的直抖,血腥气和在半空中飞起的钞票刺激着他,手上用了十分力气,正待一挥手,手腕处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竟然一下子软了下去,连刀都握不住!大砍刀“哐当”一声落地,惊醒了不理智的韩召南,他后背冷汗突起,往后一转,发现不知何时,之前还在远处的简言西已经悄无声息的接近了战场,并出手收拾了一个拿着砍刀的男人,直接救了他一命。
   简言西左手背后,右手往前,淡淡的瞥了剩下的几人:“你们一起来?”
   几个头盔男面面相觑,片刻后咬牙一哄而上!
   韩召南自己身临其境时不觉得,现在看着瘦弱的简言西在众多砍刀和钢棍中游走,方才觉得危险,但战局已经形成,贸贸然加进去反而对人不利,韩召南一动不敢动,眼睁睁看着简言西身形灵巧的如同一只飞燕在众多人中游走,不一会儿那些人受伤的武器便全都掉在了地上,个个捂着手腕脸色发白,其中几个咬牙还要再上,腹部又挨了一记铁拳……
   韩召南呆呆的望着,这年头明星都这么厉害了吗?
   韩召南呆呆的看着那些躺在地上哀嚎的男人们,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仿佛受到了惊吓,下意识的望向造成这一惨剧的简言西,却发现那个人却一副本该如此的模样,轻描淡写的看了韩召南一眼,旋即就将目光转到了他身后的蓝色超跑上。
   韩召南被这一眼看的一下回神,瞬间反应过来要去抓之前领头的彩毛,却不想彩毛打架的本事没有,观察形式却观察的相当好,一早在简言西大杀四方的时候就察觉出了不对慌忙溜进了车里,此时见众多小弟一个不剩的全都阵亡了,更加没有胆识要下车和人单挑决胜负,只见他慌张踩下油门,跑车轰鸣一声,就如一道蓝色的光一般射了出去!
   “艹!”人没抓到,韩召南白白吃了一嘴了尾气,脸色气的煞白。
   他身后的简言西却仿佛早就料到如此,一点也不意外,顺手用刚才拿出来的手机拍下了车牌号,看了一眼处在狂躁边缘的韩召南一眼:“你微信多少?号码发给你你自己去查吧。”
   韩召南:“……”
   这个搭讪要微信号的方式好清纯好不做作。
   .
   梁文清被简言西安顿在后方战战兢兢的等着,他本来就没什么战斗力,所以不敢上去给他们添乱,只能等着,直到前面战局结束了,他才心惊胆战的跑过去,手害怕的直发抖,拉着简言西就要开始检查,嘴里还不停道:“受伤了吗受伤了吗?刚才那么多人冲过来,手里又是钢管又是刀的……”多危险啊!简言西是什么身体素质,竟敢一个人单打独斗这么多人……肯定受伤了吧?他越想越夸张,甚至在空气里闻到了一股血腥气,扒拉着简言西的衣服就要给他脱下来:“快我看看伤的严重不严重!”
   简言西无奈,推开梁文清上下动作的双手,道:“我没事。”见梁文清还是一脸不信任的样子,只好不动声色的祸水东引道:“但韩召南后背挨了一棍。”
   韩召南本来好端端站着,幸灾乐祸的看着简言西一副无奈却又不得不忍的样子,却万万没想到简言西这么阴险!他眼睁睁看着梁文清脸色一变,立马朝他转过头来。
   我他妈。
   韩召南冷汗一出,想起了早些年他还很小的时候,那些被梁唐僧支配的恐惧。
  
   第7章 受伤
  
   彩毛开着车跑了,那些在地上捂着肚子和手腕哀嚎的小兵却一问三不知,只说这是单现结的生意,其他什么也不知道,没办法,梁文清记挂着韩召南的后背,也不敢耽搁,只好不去管那些小鱼小虾,暂时先送韩召南去医院,也根本不听韩召南一再强调自己根本没事、一点也不痛的屁话。
   去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发现韩召南是真的年轻体强,一棍挨下来后背除了淤青之外当真没什么事情,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还瞅了一眼他头上的黄毛,语重心长道:“小年轻还是别走歪路了,好好读书是正经。”
   韩召南本来就臭的脸色更难看,抓着药怒火冲冲的就往门外跑。简言西和梁文清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奈,忙跟上去,却见韩召南已经大爷似的坐到车子后排,而简言西自穿越过来就没怎么练习过开车,也不太敢碰这能要人命的东西,便腰一弯,也坐进了后排。
   司机便理所当然的交由梁文清担任,他启动汽车后从后视镜里看了韩召南一眼,试探性问:“我先送阿南你回家吧?”
   韩召南点头,那边简言西却一挑眉,脸上带笑道:“这里离我家近,去我那儿吧。”
   梁文清脸色一僵:“这不太合适吧?”他就是怕韩召南看上了简言西才想把这两人分开,怎么简言西还主动往上凑呢?难道他还反过来看上韩召南了不成?但这不可能吧,两人这才见面多久啊。但刚才在王爵里面,简言西看到韩召南为什么表现出特别震惊的样子,难道说两人之前认识,或者是一见钟情?
   梁文清脑子里胡乱想些东西,也几乎毫无心机的全都表现在了脸上,简言西透过后视镜看到那些七彩的脸色心中暗笑,但他心里本来就有计划,所以也不管梁文清是怎么想的,只淡淡道:“没什么不合适的。韩少家里没什么人吧?上药也不太方便,反正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先去我那里把药上了再休息一晚,免了折腾,明天再离开就行。”
   梁文清:“……”这理由好充足,连拒绝都困难。
   而左面的韩召南下意识的离远了简言西一点:“……”难道真的看上我了?但他立马想起这个男人就是梁文清在娱乐圈带的艺人,现在貌似是被谣言缠身……难道他是想让自己帮他?
   韩召南想到这个可能,心里一下就沉了下去,刚才的相救,或许只是另一次的交易而已吧?
   韩召南咬牙,斜眼看了低头玩手机的简言西一眼,心里莫名奇妙的烦躁起来,一言不发的往窗外看去。
   简言西的住的公寓离医院很近,大约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原主母亲早逝父亲不详,十六岁就离开了养父母的家庭,但偏偏是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