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清纯与放荡_第6章

小说下载:清纯与放荡作者:刀叨叨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那不一样。以前温纯安的纯净感是无害的,而此刻的他,却像是安静盛开的罂粟,有着近乎攻击性的吸引力。
     万宗看到那个男人将手有意无意搭在温纯安的后腰。温纯安只是微笑,他轻声回应着什么,完全没注意男人的手,仿佛误闯Gay吧什么都不懂的直男,一点不知道那些触碰意味着对方怎样的意图。
     万宗走了过去。他在走过去的时候都在警告自己别太冲动,可这不管用,在足够的近距离后,他伸手拉开了男人贴在温纯安身上的手。
     这一莫名举动让男人的注意力立即转移到万宗身上。他没有生气责问,大概曾经有类似经验,使得他很快推断出自认为合理的结论来。“你该告诉我你有个那么帅气的男朋友,”他不以为意地对温纯安笑了笑,随即表示无恶意地向万宗耸了耸肩,“别那么气势汹汹的,我只是和你男朋友聊天而已。”
     万宗一点不介意这个误会,事实上,他很高兴对方如此误会,让他能够更有理由赶走对方。抢在温纯安开口前,他瞪向对方:“所以,你能离开了吗?”
     男人无辜举了举双手,“好吧,事实上我正打算回家好好休息。希望我现在看上去不像落荒而逃。”他满不在乎地用冷笑话作出告别词,不紧不慢从椅子上站起身。
     万宗很担心男人离开得太慢导致温纯安有时间来反驳自己的说辞,出乎他意料的是,的确开口说话的温纯安却配合了他的剧本。“这都是我的错。主要,你让我忘了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人。不管怎么说,今天的酒,让我请你吧。”温纯安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若无其事说出调情的话来,他的表情纯真得就好像这只是可以自然表达的真心话。
     男人开心地笑了:“那谢谢你的酒,而我最好趁着你男朋友打我前赶紧离开。”
     温纯安被逗得笑出声,看得出他很喜欢男人的笑话:“希望还有机会和你‘聊天而已’。”
     万宗真的想打人了。这两个人相互不认识,但相视而笑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和谐。
     
  
     ☆、第 7 章
  
     男人离开之后,温纯安转向万宗遗憾地说,“万宗,我很喜欢他,你却把我今晚的情人给赶走了。”他的语调轻缓,把抱怨的话说得就像是情人间最温柔的埋怨。
     万宗不得不注意到让他无比介意的事情:“所以,你真的是来找一夜情的?”
     温纯安叹了口气,神情平静得让一切看起来理所应当:“是啊,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很寂寞,不想一个人。”
     万宗想了想,忍不住问:“你经常这样?”
     温纯安用假意不满的眼神瞥他,随意说笑:“拜托,别揭穿我经常寂寞,是个可怜人的事实。我还想在我的前情人面前显得有些面子。”
     “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些――这些年其实我也很寂寞。”万宗带着小心试探地说。
     温纯安立即笑了,“这的确让我挺幸灾乐祸的,知道吗,那么多年,其实我一直都挺怨愤你当年走得那么干脆利索。”话虽如此,他表达幽怨的态度却轻描淡写到这不过就是可以随意说笑的对象。
     万宗不觉脱口:“小安,你是不是还在气我?”
     这一问题让温纯安稍稍认真下来。“但你给了我最美好的时光。”他的眼神透明,有愿意让人一目了然的坦诚……还隐约波动过不一样的东西?万宗不确定那是什么,他只怔怔看着温纯安向他流露温柔笑意。“比起气你,我更愿意怀念你。”
     “上次你说,你不希望再见到我,因为你害怕你再也走不出那段时光。”万宗忍不住看着温纯安的眼睛,他知道自己不能相信这如同场面话的说辞,但只要看着温纯安的眼睛,他就能安下心来信任,“那你愿意和我一起重新回到那段时光吗?”
     温纯安愣了下,他本能笑着摇头:“万宗,你知道我们回不去。”
     是啊,他当然知道。他只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明智,强求没有希望的东西。
     “万宗,说实话,”温纯安抬头望向万宗,脸上带着一丝感动,“那么多年过去,你居然还记得我,并且和我一样怀念我们的过去,这真的让我很感激。”说着他顿了顿,“不过,请你别来叙旧,万宗。我们不是从小在一块儿长大的发小,重逢后可以饶有兴致谈论曾经一起闯过的祸――而另一方面,发小都不可能为了重温旧时光重新去闯曾经闯过的祸,就更不用说我们了。”
     万宗说不出温纯安的比喻微妙在哪里,又或者说是哪里触动了他,他莫名觉得伤感,为曾经的真挚用心,如今的云淡风轻。这真是太好笑了,就好像只会发生在寓言故事里的逻辑――不懂得珍惜的人总是要遇到那么一课,告诉他,他哪儿做错了,做错了会有怎样的后果。
     年轻的时候,他可以为了目标坚定而冷静。现在,他却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我是不是老了?”不自觉开口。
     温纯安讶然挑了下眉,转头打量向他。“你怎么了,万宗?”他的眼中流动过单纯而毫无目的的关切,“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遇到了你。万宗心里回答。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老到变得太过软弱,以至于渴求甚至需要曾经可以轻易放弃的东西来安抚自己。
     “小安,你刚才说你今晚很寂寞对吧?”万宗忽然说,他觉得自己这么做并不正确,但他厌倦了永远做正确选择的自己,“我把你今晚的情人赶走了,今晚,我来代替他行吗?”
     温纯安在微愣后笑起来:“如果是你的话,不用先请我喝一杯都行。”
     万宗把温纯安带回了家。
     十三年前,他也是那么做的。
     那天放学后,他问温纯安,“要不要到我家来做作业?”其实他想要做的,当然不仅仅是作业。然而,温纯安的眼睛闪过单纯而天真的新奇感。“我还从来没有去同学家和同学一起做过功课。”这让万宗不觉有些挫败,他提醒自己通过一番沟通确认了关系的男友,“小安,我可不只是你的同学,对吧?”
     被那么一说,温纯安的脸立即红了――他的反应总算不是特别慢――接着,踌躇起来,好像对要去万宗家变得抗拒。“万宗,我还没准备好……”
     万宗故意一本正经开口,“我是说我们可以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我可以煮方便面给你吃――这需要你准备些什么?”他若有所思斜睨温纯安,“还是你想到哪里去了?”
     温纯安的脸这回是被气得通红。他咬着牙愤愤瞪着万宗不回答。
     “我逗你呢。”万宗赶紧求和。他知道自己只要求和得快,温纯安也会原谅得很快。
     果然,温纯安很快消气。“我会打蛋,我可以帮你往方便面卧两个鸡蛋。”他想了想又补充说,“说起来,我正好有两道数学题不会,一直想问问你。”
     当时万宗以为温纯安也是逗他的,关于讨教数学题这件事。他没想到,等他们真的来到父母为他在学校附近单独买的小公寓后,温纯安的确就拿出了作业本。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来讲解数学题,温纯安一直没弄明白,他不停向万宗提问,最后一个问题简直自暴自弃了:“你说我为什么那么笨?”
     万宗虽然心疼他们居然把大量时间花在做题上,但还是忍不住笑起来:“没办法,你被我迷得根本就听不进我在说什么,对吧?”
     温纯安看了他好半天。“我只负责问你问题,不负责回答问题。”说着转身就往厨房而去,“我给你卧鸡蛋去吧。”
     他总是那么容易害羞,从后面万宗就能看到对方红透的耳朵。后者忍着笑跟过去:“告诉你一个喜讯,我应该有火腿肠,我去找找看。”
     那天晚上的后来,他们连电影都没时间看,万宗在指导作业方面很认真负责,饭后他又花了一番功夫以确保温纯安研究明白那两道数学题。
     “因为你花了太多时间看我,于是我们没有时间看电影,也许你该补偿我一下。”送温纯安出门的时候,万宗颇为认真地说。他想的是下回让温纯安和家里说好,晚上留下来过夜――当然不是要真的做些什么,只是……有那么个希望也挺不错……
     结果,温纯安忽然凑了过来。
     这是第一个温纯安主动的亲吻。
     尽管温纯安所做的不过就是拿嘴唇贴在万宗的双唇上,万宗负责用舌头挑开了对方的唇舌。他们花了一番时间和耐心将这一刻变得足够美好难忘。当温纯安率先退开的时候,万宗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止不住笑意。“下回我要给你讲解十道题,然后,我会期待我们现在这个‘补偿’环节的。”
     那时万宗没想到,“下回”温纯安居然真的留下来过夜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在同学家过夜”,而是万宗有那么一个“希望”的那种过夜。
     十三年后,温纯安则没有留下过夜。
     前一秒,他还躺在床上累得仿佛再也动弹不了的模样,下一秒,坐起身找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上残留着暧昧的印痕,让万宗可以清晰回忆起刚才自己制造每个痕迹时的细节。后者微微恍惚地看着开始穿衬衫的人。“明天早上再走吧?”
     温纯安不紧不慢扣上纽扣:“我习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
     万宗几乎脱口说出“你以前也习惯睡在我的身边”,总算,他及时清醒过来。眼见对方快要穿戴整齐,赶紧跟着起身找衣服穿。“那我送你回家。”
     闻言,温纯安回头用带着笑意和婉拒意味的眼睛看他。“万宗你还是那么温柔。不过,千万别再对我那么好了,不然的话,我很可能会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
     万宗倒是很怀疑对方会不可自拔,在他看来,温纯安太冷静,甚至近乎无情。
     “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独自回去。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送你,那么,我帮你叫一辆车,然后开车跟在出租车后,确保你平安到家。”
     温纯安微微讶异地转过头打量了万宗一番。“你比以前更强势了,万宗。”
     万宗苦笑了一下:“所以,我比以前更招人讨厌了吧?”
     温纯安认真摇头纠正,露出微笑,“不,是你比以前更让我难以拒绝。”说着,他故作妥协地举手,“如果你真的愿意送我,我们走吧。”
     事实上,万宗真正愿意做的是想方设法把对方留在身边,不过,他知道这种事只能想想,无论就在不久之前他们是如何亲密地结合在一起,他可以做的,也只剩下尊重对方的意愿。
     万宗随便套了一件外套后,送温纯安来到楼下取车。
     送对方回去的一路,万宗心事重重,这是那么多年来,最让他酣畅淋漓的夜晚,却又让他怅然若失。总觉得他在物质性地得到对方的同时,失去了精神方面的对方。万宗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等他察觉到失误的时候,他已经在根本没有询问对方住址的情况下,把对方送到了住处楼下。
     汽车停下的时候,温纯安没有下车,他若有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