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朕穿越了[娱乐圈]_第6章

小说下载:朕穿越了[娱乐圈]作者:百里锦官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对归属感极其看重的性子,所以在出道两年、赚了一点钱后就在帝都一高档小区内买了一套两百多平米的房子,按照自己年少时的想法装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一间主卧一间次卧外加一间练歌房,其他大大小小的装修风格偏冷淡,以黑白色调为主。
   梁文清早不是第一次来简言西家了,熟门熟路的把东西放下,还招呼韩召南坐:“阿南你先坐着,我准备下再给你上药。”
   韩召南漫不经心的点点头,看着客厅中间的那一个木桩又回想起之前韩召南表现出来的身手,心中颇感惊奇――高手就是这么炼成的?
   简言西则换好了拖鞋,去厨房给韩召南倒了一杯水,放下水杯后顺势坐到了韩召南身边,直把韩召南看的头皮发麻后才突然道:“脱衣服吧。”
   “???”韩召南身体一侧,一脸懵逼:“什么?”
   简言西耐心解释:“晚上没怎么吃饭吧?文哥帮我们煮面去了,我来给你上药。”
   “为什么要梁文清煮饭,你怎么不去煮?”韩召南脸色一黑:“让梁文清给我上药。”
   简言西一顿,似笑非笑:“韩少以为我们都是你的仆人?想让谁干什么谁就要就干什么?”
   韩召南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被简言西怼回来气性更加上来了,寸步不退冷笑道:“好啊,你既然不是我的仆人,也不用给我上药了吧?”
   他顶着简临渊的一张脸做出如此高傲的神态,简言西看着心里一阵不适,也懒得跟他继续讲,脸色瞬间变得淡漠。他看了韩召南一眼,慢条斯理把拿在手上的药瓶放下,手掌向上,说出的话颇有几分意味不明:“那韩少恐怕理解错了。如果我不是你的仆人,那试问,我想做什么事情,还要听你安排吗?”
   韩召南一愣,这什么意思?
   简言西毫无解释的意思,却很快用行动解释了他之前的话到底是什么含义,只见本来还好端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突起发难,上半身速度倾斜,猛然就朝韩召南压了过去!韩召南大惊,仓促之下想往后退,但电光火石之间手腕已经被人捉住,狠狠的反手被压制在沙发上,韩召南脸色一变,破口大骂:“我操你……唔!”
   简言西不耐烦听那些污言秽语,冷笑一声拿出枕头将韩召南的嘴堵住,一下扒开韩召南的外衣,翻开他右手手肘看过去---
   光滑一片,别说是褐色的胎记,连一颗痣都没有。
   他不是简临渊。
   简言西皱眉,一时间竟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竟然像是有一点失望。他孑然一身穿越到现代来,本来对之前的生活已经完全没有留恋,怎么偏偏出现一个和太子长的这么像的男人,可他又偏偏不是太子。
   简言西心里一下索然无味起来,在他身下韩召南“唔唔”直叫,年轻的身体不停扭动,简言西不耐烦的一巴掌拍到他肩膀:“别动!”膝盖顺势压住青年完全闲不下来的下半身,撩开了里面黑色的T恤,露出之前他挨了一棍留下的伤痕。
   简言西眼睛略微一缩,这伤痕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韩召南自小养尊处优,再加上基因良好,皮肤白的简直不像一个男人,而此刻,他如玉的脊背上一道青紫的淤痕从脖子下方延展到后背正中,其面积之大不禁让人咋舌,就连简言西也不禁皱了一下眉。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阿南露出了他性感的脊背……
   西西:(咂咂嘴)好看。
  
   第8章 原因
  
   韩召南觉得自己快疯了,他从小到大受到的委屈多了去,但其中绝对不包括被一个男人压在沙发上一动都不能动好吗!但他的下半身被简言西的膝盖狠狠压住,半点自由也没有,手又被拧着,甚至连嘴都被枕头堵住……韩召南额头青筋暴起,发誓只要简言西松开自己,绝对要马上杀了他!这个混蛋!
   他怒气勃发,一瞬间脑子里想了许多主意,包括怎么让简言西在娱乐圈混不下去、怎么搞得他家破人亡……正想的起劲,背上却突然传来一阵清凉意,韩召南身体一缩,往沙发深处去了一寸。
   那个男人用他淡淡的声音道:“别动。”
   韩召南身体一僵。
   房间里太安静了。梁文清在厨房煮面,间或发出一点碗筷相互碰撞的声音,除此之外,韩召南听不到任何声响,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他的后背,那个长的如同妖孽一样的男人细白的手指沾上了药膏,慢慢抹在他的背上,先是脖子以下,再慢慢下到后背正中……
   冰凉、熨帖。
   指尖温暖,划过伤处,不知道是痛还是什么,激起身体上一阵阵的战栗,韩召南咬牙,竭力控制住自己,却听见上头传来一阵轻笑,背上的动作轻了一些,同时放开了压住他头的手:“很痛?”
   声音太轻柔,韩召南耳朵慢慢红了。
   客厅里韩召南不再挣扎,乖乖让简言西帮他抹药,厨房里梁文清的面也煮好了,他看着三大碗成品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洗手出门,到饭厅往客厅看了一眼,正要叫那两个人来吃,只撇了一眼却立马惊的愣在当场,那是在干什么?!却只见在客厅中,韩召南脱了大衣,整个人被迫伏在灰黑色的沙发上,黑色的T恤撩到最上方,露出背部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脊背挺直,仿佛一敲就会碎掉,整个人脆弱的仿佛一个被浪荡子调戏的良家妇男。而他之前一直担心的简言西将膝盖压在韩召南的下半身,右手把韩召南的头压在一个抱枕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还能看到他嘴角似笑非笑的邪气弧度,长长的手指沾了药膏,一寸寸抚在韩召南光滑的背上……
   一瞬间梁文清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仿佛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才养成的、水灵灵的白菜主动跑去给猪拱!简直是、简直是不堪入目!他立马瞪大眼,生气大叫道:“言西!”
   沙发上韩召南身体一僵,简言西却无所谓的挑了一下眉,在最后一片淤青上抹下膏药,这才松开被压制着的韩召南,转头问梁文清:“面好了?”
   “……”梁文清欲哭无泪:“好了,你们快过来吧。”
   也没脸再看,转身匆忙去厨房端面了。
   沙发上的韩召南耳朵已经完全红了,他缓慢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尴尬的仿佛一只刚从锅里拿出来的虾,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愤怒的想杀人的心理,咳嗽一声正想说点什么,刚做好心理建设抬起头,却看见简言西长腿一伸,大喇喇的离开了客厅,到饭厅去等面吃,完全没有想要交流的样子。
   韩召南:“……”这种被人睡过后发现对方是个渣男的心态是怎么回事?!
   下流肮脏滚!
   无耻恶心呸!
   .
   梁文清虽然是一个男人,但绝对是一个贤惠的男人,煮饭的手艺是很好的,特别是比起五谷不分的简言西和韩召南来讲,那简直就是地狱和天堂的差别,两个大少爷坐在饭厅里都能闻到厨房里浓郁的香味。
   面端上来后,只见上面卧了一只白黄相间的煎蛋,白色的萝卜片和青色的菜叶放在碗的左侧互相映照,汤呈乳白色,没有辣椒,很清淡的模样,但色香味却三样具在,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简言西已经吃了许久的外卖和泡面,现在看到这碗面简直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世界上混的最惨的皇帝舍他其谁?现在别说御厨做的满汉全席了,一碗这样的面就能把他给勾走!
   捧着碗保持住自己优雅的吃相,简言西吃的见底了才抬头扫了一眼桌面上,却发现韩召南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拿着筷子兴致并不是很高,对面的梁文清瞅了韩召南一眼,奇怪问:“你在想什么?”
   韩召南下意识的看了简言西一眼,正好和简言西看过来的眼神相遇,心中一惊,面上却又若无其事的转开,随口道:“想今天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咯。”
   梁文清闻言也皱起眉头:“那些人明显就是冲你来的,你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
   “我哪知道?”他脾气不好,每天得罪的人不胜枚举,纨绔公子中和他有仇的也不在少数,谁被他逼得急了做出这种事来,仿佛也不是不能理解。
   简言西放下筷子,却嗤笑一声:“你得罪的人多,但有那个胆子和势力去雇凶害人的,总能数的清吧?那个领头人提起的高升巷,你知道吗?”
   韩召南皱着眉头回忆:“不太清楚……”
   高升巷?
   那是什么地方?
   梁文清见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忙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调出了一张图片给韩召南看:“这里,有印象吗?”
   图片上是一条长长的巷子,没什么特别多的东西,两侧有路灯,看起来很简陋,确实不像是韩召南会去的地方。不过韩召南看着那图片却突然一皱眉,恍然道:“原来是这里!”
   “哪里?”
   “我前几天去买一件古董,”韩召南道:“到过这条巷子。”
   “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梁文清问。
   韩召南冷笑一声,显然对这件事情记得非常清楚:“我听人说那边有人有一整套的秦时五通币,到卖家的时候却正好碰到一个诈骗犯在忽悠人……”
   韩召南长这么大爱好不多,收集古董是其中一项,前几天他从一个朋友那儿听说在元祖胡同有一个捡破烂的老头手里捏着秦时的五通币,很有可能是真币,他自然兴趣大增,找了一天就往元祖胡同去,没成想去了之后还没看到五通币呢,倒看到一个长的相当猥琐的成年男人正在忽悠老头用五百块价格把钱币卖给他!这他能忍?
   梁文清了然:“所以你就找人堵了那个人?”
   “我就随便找个兄弟交代了一下咯,是不是在高升巷我就不清楚了。”
   好哇,没想到那个猥琐男骗人不算,他戳穿了他,竟然还敢买通人来报复!麻蛋当他韩召南在京城是白混的吗!韩召南越想越气,面也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就要打一通电话找人查到那人现在在哪里,那边简言西却轻巧的敲了一下碗沿,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吧。”
   韩召南竖眉,放下手机:“这有什么复杂的?”
   “你要报复一个比自己厉害很多倍的人,难道还清清楚楚告诉他你是谁不成?在阴暗的角落离捅刀子,捅完就跑才是正常的发展趋势。”简言西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你什么意思?”
   “首先我们得来想一想,今天的那些小混混,到底是不是高升巷的骗子雇的。你想,我们一找到高升巷的图片,你就想起这是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间接想起了那个骗子――试问,那骗子到底是多么有恃无恐,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你“喂没错,那天你挨的打就是我找人干的”呢?”
   对啊,谁会这么蠢?
   “韩少,你在京城的能力有多大,那个骗子稍微去打听一下就知道。所以这件事情只有两个可能,第一,那个人真的就蠢到了这种地步,不顾身家性命,就想打你一顿了事,就算事后身败名裂也不在意。但这种可能性很低,那些江湖骗子最能屈能伸,一套钱币一顿打而已,没那么难以忍受。”
   也对啊,韩召南身体不自觉向简言西的方向倾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