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清纯与放荡_第7章

小说下载:清纯与放荡作者:刀叨叨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端详万宗。“为什么你知道我住在这里?”
     万宗隐瞒过温纯安很多事,但他从来没有欺骗过对方。他也不想那么做。
     “抱歉,小安,重遇你之后,我忍不住调查了你。”
     “为什么?”温纯安问。
     万宗简直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那样手足无措。温纯安没有再追问下去,相反,他很快用灿烂的笑容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也许我的想法很奇怪,可是,万宗,谢谢你,我真的很感动。”说到着,伸手正准备开车门的他顿了顿,回过头来飞快亲吻了一下万宗的唇角,之后,以十几岁的少年才有的俏皮朝万宗眨了眨眼睛,“虽然这次你没有给我讲解数学题,不过我还是想进行一下我们的这个保留环节。”
     
  
     ☆、第 8 章
  
     【万宗】
     万宗从送温纯安回家的那个星期三凌晨开始,就期待起星期四。他在星期四有一个约会。
     周三那天万宗没能忍住,在温纯安准备上楼的时候,他叫住了对方。“你不喜欢叙旧的话,我们可以说说现在和未来。你能赏光和我一起吃顿饭吗?”
     温纯安显得伤脑筋地看他,脸上的微笑却让人如沐春风。“事实上我觉得我应该说不,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你。”
     “那就点头。”
     “好吧。”温纯安配合地点头,笑着回答,“我很乐意。给我一个时间地点。”
     万宗很想说“那就今晚”,然而这显得太迫不及待,于是,他折中说:“周四晚上七点,我来这里接你?”
     温纯安同意了这个时间。一小时之后,返回自己住处的万宗开始后悔。如果他定在周三,那么再过十几小时他就可以见到温纯安了。而实际,他必须耐下性子多等一个二十四小时。
     终于来到周四,万宗在出发去接人前,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的仪容好半天。有一会儿,他简直搞不懂镜子里的男人。这个男人在国外,包括后来回国,因为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圈子,从相当广泛的可选范围内选择并交往过好几个同性情人。他一直没能在任何人身上找到当初温纯安给他的若戏剧化一点可以用“幸福”来描述的满足感,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那么经历过来,从来没有感受过空虚,并且认为自己能一直那么下去。
     然而,那原本与其说让他可以忍受,倒不如说甚至没察觉自己在忍受的生活,却在重遇温纯安后如同幻境分崩离析。
     他找到“想要得到”的东西,对于从小只拥有“计划得到”的万宗来说,他就像一个面对自己最喜欢巧克力的孩子那么无能为力,那块巧克力被锁了起来,被藏了起来,他看不到,那倒还好,可这块巧克力现在就在他的眼前,万宗没有办法克制自己。
     他再没有办法克制自己不去渴望温纯安。
     在确保自己连头发都挑不出半点错后,万宗拿了车钥匙出门去接人。
     抵达目的地后,万宗在楼下等了一会儿。为了确保不至于因为堵车而迟到,他反而早到了十几分钟,他在楼下的车上一边不自觉用手指敲击方向盘一边等候,时不时询问自己要不要上楼直接去敲温纯安的房门。他用思考这一行为是否失礼的命题来打发等待的时间。然而,当手表上时针指示的数字超过数字7,温纯安依旧没有出现。
     万宗又等了一会儿。温纯安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他连上学都几乎从不迟到。一两分钟万宗还能等,时间继续过去,万宗开始担心起来。
     他首先下车往楼里而去。万宗知道温纯安住哪个单元,这没必要掩饰。他来到房门前敲响房门。
     在始终没有人回应的敲门过程中,万宗开始担心起来。他忍不住想,会不会表面上没有特别排斥他的温纯安实际真的很不愿意见到他,于是,温纯安一边稳住万宗,一边悄悄离开了?
     万宗没有意识到自己敲击房门的手越来越急躁用力,他在几乎吵到自己后猛地停下。莫名的恐惧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稍微冷静下来。拿出手机,万宗打开通讯录。
     查到温纯安信息后,万宗第一时间把对方的手机号存到了自己的通讯录中。他当然没有使用过这个号码,这不是温纯安给他的,从礼貌角度,他希望等温纯安同意后再使用这个号码。只是现在,他顾不上礼貌。
     用自己都觉得荒唐的紧张情绪,他将手机紧紧贴在耳边。
     幸运的是,打出的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请问你是?”温纯安的声音传来。
     “是我。”万宗本能回答,随即意识到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对。或许,他该先解释――或者说道歉,关于自己擅自拥有对方手机号码的事。而且,他应该报上名字,不该用简单的“是我”,他没有足够的资格让温纯安仅听他说两个字就认出他是谁来。
     混乱的思绪在万宗脑海里交织成一片,还没来得及形成一个明确的结论,他就听到温纯安用带着庆幸的语调说,“太好了,万宗,我猜就是你,我正担心不知道该怎么联络你。”
     万宗这才找到一丝正常的逻辑。这让他发现自己竟然仅因为一点点小事便轻易心乱。用正确的逻辑――
     “小安,你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我没打扰到你吧?”
     “你没打扰我,我没有什么事可忙的,正等着上石膏呢。”
     “什么?”万宗下意识提高音量,他自己都听得出声音里的担心。
     “别紧张。”温纯安用带着笑意的轻缓声音安抚说,“我只是不小心扭伤脚踝,医生觉得打石膏可能会有帮助。”
     “你在哪家医院?我来接你。”
     “不用不用。”温纯安赶忙说,“我同事待会儿会送我回去。”
     “让我去接你,小安。”万宗忍不住坚持。
     温纯安低低叹了一口气。“万宗,你知道我很难拒绝你,你就不能自己偶尔退让一次吗?”
     万宗被堵得说不上话来。
     他现在迫不及待想看到对方,想确认对方并无大碍,但他才是拒绝不了对方的那个人,不管有多么希望去见对方,他依旧被温纯安轻轻一句话打败。
     “……我知道了,小安,你千万自己当心。”
     “我会的。”温纯安回答,他的声音安静而温暖。
     在挂断电话后,万宗下楼回到自己的车上。他没有离开――温纯安只是拒绝了他的接送,这不代表自己不能等在这里。万宗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会赖皮,但他决定等温纯安回家。
     ……也许,为了不让温纯安认为他赖皮,他可以不现身。万宗暗自研究。
     他考量了现身送对方上楼和悄悄看着对方上楼后离开,究竟哪种做法更适合。很少有问题能让他花费那么长的时间来思考,等他终于决定只看一眼对方,放心了就离开时,停在温纯安楼下的那辆汽立即改变了他的主意。
     ――从那辆豪车上下来的人是周明同。
     周家大少爷亲自从后备箱取出轮椅,打开后推到副驾驶座的车门边。万宗看着右脚脚踝打着石膏的温纯安被对方扶着坐到轮椅上。
     温纯安说同事会送他回家,可他是一所小学的美术老师,不可能和周明同是同事。
     万宗再一次让情绪控制了理智。他走下车往温纯安的方向走过去。在周明同正准备推轮椅之际,他抢先握住轮椅的把手。
     “周总,谢谢你送小安回家。”
     他的意外登场让另外两人同时望过来。这番并无立场的道谢很快被周明同不动声色反击。“万总你太客气了。我是Andy的朋友,送他回家是应该的。”
     ――而他连“Andy的朋友”这一身份的获取都岌岌可危。万宗很清楚自己没有足够好的牌来面对周明同这个对手,可他少有的冲动和冒进。“接下来我送小安上楼就行了。”他的手握着轮椅把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打算。
     出乎万宗意料,一直没有出声的温纯安在这时抬头望向周明同,“明同,谢谢你送我回家。接下来万宗送我上楼就行了。你还有事要忙吧,我就不耽搁你了。”他竟选择站在万宗这一边。
     周明同在微顿后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你自己当心。”
     万宗不得不费了一番时间才回过神。
     周明同告辞开车离开,留下他和温纯安在原地。
     “你和周明同究竟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极其失礼和冒昧,尤其,他没有立场以如此近乎责问的口吻提出。然而,万宗只来得及在脱口后反省。
     面对他的唐突,温纯安不以为意,相反,他心情愉悦地抬头以捉狭口吻调侃万宗:“你是在吃醋吗?”
     万宗愣愣看着对方以如同调情的态度揶揄。
     温纯安朝他无辜地眨眨眼睛:“没有啦,我说笑的。”
     好一会儿,万宗思索着开口:“如果我的确是在吃醋呢?”
     “如果是那样,我会告诉你,你不需要吃醋,因为比起他,我更喜欢你。”温纯安依旧是在说笑,他的表情很明确在告诉万宗,他也只当万宗开玩笑。
     万宗宁愿当一个孤独的傻瓜,他认真想要知道:“你和周明同究竟什么关系?”
     “我们是朋友。”温纯安不假思索回答。
     “他真的只想当你的朋友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明同是个直男,他是那种发现有同性喜欢他,他会恶心至极甚至震怒的直男。”总是倾向于给人正面情绪的温纯安终于流露出一丝厌倦的神情,他无奈看万宗,“你说要送我上楼,结果让我在这儿吹冷风。别那么对我,万宗。我受伤了,拜托你对我体贴一点。”
     “抱歉。”万宗真心愧疚。温纯安纵容了他,实际他没权力如此拷问对方。“我只是……”
     “你只是关心我,我知道。”温纯安微笑着替不知道怎么说下去的万宗补充完这句话。
     这一行为只能用“善解人意”来描述,却莫名让万宗更加不安焦躁。
     这一刻万宗很想问对方,那么他和对方是什么关系。但他没有开口。因为他太害怕听对方毫不犹豫回答说他们是朋友。用那漫不经心的语调。
     
  
     ☆、第 9 章
  
     【万宗】
     把温纯安送上楼,万宗在门口厚着脸皮寻找进屋的机会。“说好请你吃饭,现在你不方便出去,不如我给你做点什么吃的吧?”
     面对万宗的提议,温纯安脱口就拒绝了。“我已经在外面吃过。”
     事实上,万宗应该猜到这种情况,但他还是一时僵住。
     注意到万宗的异样,温纯安的眼睛很快闪过带着歉意的柔软光芒,他想了下,又补充说:“你还没吃吧?不然我给你卧两个鸡蛋?”
     万宗不知道语言为什么能那么神奇,如此简单一句话,让他既伤感又温暖,既酸涩又甜蜜。
     他记得那时候觉得自己会卧鸡蛋很了不起的少年,时至今日,对方似乎依旧觉得这个技能很拿得出手。
     “你不会还是只会卧鸡蛋吧?”万宗始终绷紧的嘴角不自觉微微放松着勾起。
     温纯安似乎被这个问题问郁闷了,他抬头瞅了万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