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清纯与放荡_第9章

小说下载:清纯与放荡作者:刀叨叨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加上他喜欢画画和小孩,从小只想当个小学美术老师,他的目标明确,于是从来没想过在学习上下苦工,然而,最近他时不时在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万宗会去的大学。他没和万宗谈过这件事,同时也觉得自己应该赶不上万宗的成绩,不过潜意识里,对读书比以前用心了不少。
     这天放学后,同万宗一起回家的温纯安第一次“上同学家”,事实上,他真的想要好好进行“做功课”的这个活动,而且,万宗也很耐心为他讲解习题,他必须认真――可是,万宗用那么专注的眼睛看着他给他讲题,这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听进对方说了什么。
     温纯安在那时候知道事情变得不太一样。
     他对万宗的那些道不明的情绪变得不太一样。很早之前,其实温纯安已经知道自己喜欢万宗,可那种喜爱更像喜欢冬季的暖阳,喜欢初春融化的冰雪,喜欢画笔下心中的画面慢慢浮现的过程,很多东西他可以一直喜欢下去,独自默默喜欢下去。然而现在,万宗不同了。在温纯安心里的万宗不同了,温纯安开始想要得到对方的回应,他已经比冬季的暖阳,比初春融化的冰雪,比画笔下心中的画面慢慢浮现的过程,所有的加起来,都更要喜爱万宗。
     万宗带着温柔笑意看他的眼睛,面对他所有问题时耐心,很多东西在不经意的举动间发酵,所以,他才会想要去万宗会去的大学。他只有十七岁,他的目光没有办法看到更长远的未来,但尽所能见的范围内,他想要一直和万宗在一起。
     ……那时候他忘记考虑一件更关键的事情――
     他想要和万宗上同一所大学,但万宗是不是并不那么想?
     那天温纯安无意间听到万宗和他死党的谈话。
     “万宗,你不会和那个温纯安玩真的吧?”万宗的死党叫做于若谦,大多数情况下人还不错,他也是万宗最亲密的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对温纯安特别看不惯,作为班上唯一知道万宗与温纯安关系的人,他从来没拿正眼看过温纯安,平时也是如同逃避瘟疫般对温纯安避之唯恐不及。他不曾看好过万宗和温纯安的关系,会问出这种问题很自然,大概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对自己的朋友提出疑问。
     不过,这是温纯安第一次听到万宗被那么提问,他知道偷听别人对话不好,尽管很想听听万宗的回答,但还是加快脚步准备绕过这个转角――这让他差点就错过了于若谦的后半句话。
     “还是说出国前想玩玩?其实等你出国了,你的选择范围就大很多了。关键国外也没人能管你了。”
     温纯安猛地停下脚步。
     他至少拥有足够的判断力,能从于若谦的话语中听明白万宗的计划――即便他不愿相信,也无法相信。
     他不愿相信,也无法相信万宗早已决定出国留学。更不愿相信,更无法相信万宗竟然对他只字未提。
     “我和小安的事不需要你关心,反正我和小安现在很开心就够了。”另外那条偏僻走廊上万宗的声音传入温纯安的耳朵,让后者回过神来。
     原本准备回教室的温纯安转身,他没有继续再听万宗和于若谦的对话,而是往教学楼的天台方向而去。
     那天的后来,他在天台待了大半天。大概还哭过好一会儿。温纯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那么软弱,仅仅因为受伤就那么难过……可他又是如此冥顽不灵――
     万宗在放学的时候找到他。“小安,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下午没看到你,我很担心。”
     温纯安什么都没说,他只是走向对方。“今天我能去你家做功课吗?”
     万宗担心地观察他:“小安,你究竟怎么了?”
     温纯安摇头,“我不知道,大概快高三了,压力太大吧。”他走向万宗,如同飞蛾扑向火光,“我想要去你家的沙发上和你坐在一起看电影,或者做些其他什么,万宗,我们能去你家吗?”
     “当然,你想要放松我们有很多方法。我们可以打会儿游戏,我还会一点点按摩技巧,或者,如果你愿意和我聊聊。”
     万宗总是能用恰到好处的关怀方式让自己的声音轻易抚慰到温纯安。温纯安不觉想起不久之前对方的那句“反正我和小安现在很开心就够了”,那句让温纯安听着特别难受的话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缱绻的温柔。
     反正我和小安现在很开心就够了――如果这就是万宗想要的。温纯安默默对自己说。
     他和万宗一起去了万宗的住处。他们没有像计划的那样打游戏,也没有聊聊……大概算进行了一些按摩。
     然后――
     做了真正意义上一对情侣会做的事情。
     万宗很意外温纯安会主动打电话回家说在同学家温课不回家,包括问万宗能不能和他一起睡床,甚至,在万宗说笑着回答“我就怕我们都睡床我会做点什么”时,回答“我只怕你什么都不做”。
     很多年后的温纯安不得不意识到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盲目到让人震惊。他竟然如此义无反顾让自己在知道对方迟早要出国,并瞒着自己的情况下,放任自己继续一天比一天更喜爱对方。
     
  
     ☆、第 11 章
  
     【万宗】
     就万宗照顾受伤的温纯安这件事,细节方面可以说依旧是温纯安不断在“无法拒绝万宗”。具体来说,例如最初的时候温纯安不认为万宗需要晚上留宿在自己住处,可万宗一句“只有住在这儿我才不至于晚上因为担心你摔跤在地上起不来而睡不好”,温纯安便再次妥协,从家里翻出了一张折叠床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温纯安会有一张折叠床――这张床很快被安置在恰好有那么个空地的客厅。
     温纯安为此特别过意不去。“要不我来睡这张小床吧?”他试着询问过万宗。万宗当然立即拒绝。“即便你不是伤患,我也不会让你睡得不舒服。”
     话虽如此――万宗入住的第一个晚上,拒绝了万宗帮忙洗澡提议的温纯安却在前者准备去自己小床睡觉的时候抬头望着他。“要不你和我都睡大床吧?那应该还是比小床好。”
     万宗很小心地评估着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温纯安对他露出干净到看不出一丝暧昧调情意味的笑:“你别怕你会做点什么,我只怕你什么都不做。”
     同样的话语让万宗仿佛瞬间回到十三年前。
     他们的第一次。那天万宗不知道为什么温纯安特别情绪低落,却又特别主动投入,尽管实质的那些亲密接触都是万宗主导的,但精神上,万宗知道,温纯安才是那个推进了他们关系的人。
     万宗在食堂物理距离上走近温纯安,温纯安在后来他们同居了一年的“家”中真正意义上走近了他。
     万宗不是保守的人,通常他不认为身体上的关系代表任何意义,但他的第一次,温纯安的第一次,很久以后万宗都不觉庆幸他们相互给了对方。后来的那么多人,没有一个让万宗在意过共度的春宵。他只在意温纯安,因为只有温纯安,当他把自己全部交付给万宗的时候,那意义远不止只求寻欢作乐。
     ……至少曾经是这样。
     而现在的温纯安,万宗已经看不懂。当温纯安微笑着“邀请”万宗的时候,万宗分不清,那个人是自己,或者是其他人,对温纯安来说是否有区别。
     万宗想要拒绝对方的,因为他不想当“其他人”,可当他如此考虑的时候,终于第一次明确意识到,真正无法拒绝对方的那个人,原来是自己。
     因为可以算是工伤,温纯安得到了学校给的充分的假期。养伤期间,他在家里无所事事。万宗还是需要工作的,不过他每天都准时回来,连中午的时间都经常赶回和温纯安一起午餐――实在没空,则会让秘书帮忙订餐送去,并亲自打电话和温纯安确认是否好好午餐。
     好几回万总抽空拨打电话温纯安都会笑着劝他,“别对我那么好,这会害我再也不舍得你离开。”每次万宗都想回答“放心我不会再离开”,最终他没那么说,因为他听得出温纯安只是说笑。
     一个伤患,一个照顾伤患的人,两人可以说名副其实的同居生活过得异常和谐顺利,高三那年相互磨合顺滑的生活习惯让两人几乎没有任何小细节上的摩擦。有很多个瞬间,万宗会有类似“此生足矣”的幸福感,但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似乎那么由衷而真诚对他露出笑容的人压根没有想要长此以往的打算。
     例如说,万宗因为需要长住,带了不少衣物到温纯安住处,温纯安体贴好心地把自己衣服从衣橱里搬出来,腾空间给万宗用,安抚的说辞是,“反正我现在也不上班,不出门,衣服乱七八糟一点不要紧,克服一下就行。”言语间把所有的一切划分为暂时行为,而他自己漫不经心到丝毫没意识到这一点。
     万宗从来没有正经八百追过人,当初虽说是他主动接近温纯安,但那完全是在对方已经喜欢自己,并且大概更喜欢自己的情况下,胜券在握的行为,所以,万宗不知道怎么在自己更在乎对方的情况下,想法获取对方的回应。
     在照顾受伤的温纯安这段日子里,万宗反复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想过自己是否能借着临时的入住就赖着不走?也许有时候厚脸皮一点是追求人的不二法门。可万宗转念又会想,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那就连最初单纯想要照顾对方的心意都会被抹杀,显得居心不良。所以,这么做似乎并不妥。万宗很少在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举棋不定,眼下却少有的进退维谷,唯恐一招走错。
     就在万宗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做之际,有人倒似乎比他先行了一步。
     这天万宗下班回温纯安住处,他在电梯里遇到了周明同。
     周明同出现在这平民公寓的可能性少到只有一个,万宗不是不能猜到,但他仍旧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堂堂一个商界精英穿着一身休闲的服装,手里还拎着一大袋超市采购食物的家常模样。
     相对万宗的吃惊,周明同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遇到万宗,他不动声色随意向万宗寒暄。“万总,别来无恙。听说最近你一直在帮忙照顾Andy,真是很感谢你。”
     万宗忍耐想要反问“你有什么立场替小安道谢”的怒意,努力保持冷静,语气微冷地回答:“以我和小安的关系,这是应该的。”
     “万总你真是念旧情的人。你和Andy不过是十几年的的同学,想不到还能如此热心。”
     万宗听得出,周明同在“不过”这个词汇上用了微妙的重音。显然,周明同也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这让万宗在被激怒的同时,又有一丝安心感。原来因为毫无把握而沉不住气的人不仅他一个。
     等两人搭乘电梯来到楼上,万宗特地走慢了一步。这么做很幼稚,但持有钥匙的他就是希望在周明同敲门后走过去打开门――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周明同并没有敲门,相反,他拿出自己的钥匙扣,从中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