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快穿之千姿百态_第3章

小说下载:快穿之千姿百态作者:初心一一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轰动,他那时也已经十一二岁自然记得清楚。
   “郭家为家主报仇乃为仁义,我并不觉得此举有什么不妥。”林燕生吐了一口气缓缓道。
   “这么一看,的确没什么不妥。”少年微笑,神色突然一变,“但郭一才自从接手莫家无一不是为了自己的权势作为,什么找仇人报仇,十五年他有什么动作,无非是让郭家一天天更加强大罢了。照郭家如今的权势,什么歹徒竟连一丝影子也没见着,反而莫家成了他郭家的垫脚石。照我看来,歹徒都是莫须有的,罪魁祸首就是他郭一才,杀了莫家家主,如此他才能借着报仇的正义旗帜把莫家占为己有。”
   “胡说!这些都是花公子的猜测并无根据!还请花公子不要乱说,坏了郭家的名声!”林燕生大喝一声,颇有些怒发冲冠。
   莫韶华倒是毫不在意,面上风轻云淡,眸子里却带上一丝嘲讽。
   所以说,愚钝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无绝也微微皱了眉头,看向少年不服气的神情柔声道:“此中是否有内情我们也不知晓。但小默这样的话,你还是不要对旁人说,免得招惹是非。”
   莫韶华知道无绝肯定也有所察觉,遂展颜一笑,“当然,这话我也只和无绝哥哥说。”
   话音刚落,莫韶华就看到路子滢牵着一白衣女子缓缓走来。
  
   第三章 一只忠犬攻
  
   莫韶华一看到那个身影,嘴角就勾起一抹邪笑。
   正主终于出来了,看我这次不揪出你的狐狸尾巴!
   他为什么偏偏留下郭雪箐这个人,因为这人做的孽自然有别人来收拾。他没必要用自己的杀戮去了解别人的罪恶。看戏不是更有趣吗?
   无绝打量着身边的少年,心里隐隐觉得这个花公子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天真。
   尤其是他刚才那些话,简直一针见血分毫不留情面。
   “夫人,你出来了。”林燕生一看到郭雪箐马上放下心中的怒气,心疼的迎过去,“身体好些了吗?”
   郭雪箐柔柔一笑点了点头,她一身素衣,面容秀眉整个人散发着柔弱清纯的气息,我见犹怜的模样俗称白莲花。
   “听说有客人来了,明日便是发布武林贴的时候,身为郭家女,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说这话的时候,郭雪箐一脸恨意,周身的悲伤让人心生怜惜。
   话刚落音,几声急咳让郭雪箐雪白的脸染上一丝嫣红,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莫韶华但笑不语,看着郭雪箐一一见礼。
   无绝轻声安慰她,“逝者已去,夫人应保重身体。”
   “多谢公子。”郭雪箐起身,“但血海深仇,一日不报,我一日不得安宁。”
   “这话说得好,血海深仇,一日不报,一日不得安宁。”莫韶华轻笑一声,“夫人倒是个重情重义的烈女子。”
   看到郭雪箐疑惑的眼神,路子滢慌忙介绍,“这位是花家的幺子,花少默花公子。”
   郭雪箐虽然一直住在后院,但是花家大名还是有过耳闻的。
   “原来是花公子。”郭雪箐福身。
   林燕生十分不想让郭雪箐和莫韶华说话,唯恐少年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让妻子气坏了身子。
   但好在自郭雪箐来了,莫韶华就安静下来了。几人又客套几句,林燕生才让人带着客人去房间休息。
   莫韶华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突然窗户被什么敲了一下,他一个鲤鱼打挺从窗户窜了出去,几下就没了身影。
   “宫主。”看着泽奇垂首请罪的模样,莫韶华即便生气也没说什么。这人待他如何,他心里清楚。就算是教主在泽奇心里怕也是比不过自己的重要。
   “罢了,既然来了,先找个客栈住下。注意,别让人发现你的身份。”莫韶华说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泽奇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才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是夜,漫天漆黑,无一丝星辰。
   莫韶华敲打着膝盖,邪魅的面容在烛火下明明灭灭。
   郭雪箐惊讶的看着来人,慌张的问道:“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自然是来看你的。”那人轻轻一笑,一把搂美人入怀,语气阴冷,“明日林燕生就要发布武林贴了,若是他今日惨死,你说明日将会如何?”
   语气中的杀意和狠毒让郭雪箐瑟缩了一下,“你,你要杀他?”
   “怎么?舍不得?”那人捏住郭雪箐雪白的下巴,“他不死,我怎么名正言顺的拥有你呢。箐儿,为了我们的将来,他必须死。而今晚,是最好的时机。”
   郭雪箐还在犹豫,却被那人下一句话铁了心,“更何况,还有我们的孩子。你想,若是林燕生有朝一日知道了,他会放过我们的孩子吗?今日他死了,我们可以推脱到莫韶华身上。这么好的时机,错失难得。”
   郭雪箐想了一下,犹豫几番还是点点头。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么阴狠的女人连自己的枕边人都下得去手,果然不愧是郭家女!
   莫韶华一得到消息,便笑了,好戏果然开始了。
   他整理整理衣服,几下消失在夜空中。
   郭雪箐手里端着一碗羹汤,脸色变了又变,终究还是推开了门。
   “雪箐,这么晚了,你刚才去哪了?”林燕生慌忙迎上去,接过托盘放在桌子上心疼的拉着妻子的手问道。
   “夫君,我看你近几日为了郭家的事都瘦了,就去去厨房熬了些汤给你补补身子”
   “真是辛苦夫人了。”林燕生心生感动,二话不说端起羹汤一口气喝完了,末了赞叹道,“雪箐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郭雪箐却一脸心事的样子,林燕生叫了她好几遍,她都没反应过来。
   “盛儿睡了?”林钧盛是林燕生与郭雪箐的儿子,今年刚满三岁。
   一提到盛儿,郭雪箐仿佛被吓了一跳,声音有些尖锐,“盛儿!”然后又觉得不妥,慌忙掩饰道,“嗯,盛儿睡了。他最近贪玩,白天不肯睡,晚上睡得早些。”
   林燕生好像毫无察觉,以为妻子最近太过疲惫伤感所致,又安慰了她几句准备上床安寝。
   这边刚吹灭蜡烛,那边只听得利刃破空的声音。林燕生虽然武功被废了但警觉还是有的,拿起枕头挡了一下。
   一阵噼里啪啦声过后,只听得一声闷哼,然后是身体被刺穿的声音。郭雪箐抱着被子,把自己缩成一团,脸色煞白。
   房间又重新亮了起来,看到点亮蜡烛的人,郭雪箐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地上惨死的人,哆哆嗦嗦的下了床捉住那人的衣袖,“他,他真的死了?”
   男人冷哼一声,“自然是死了。如今他武艺没了,要杀死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那现在怎么办?”郭雪箐脸色惨白但很快又镇定下来。
   男人冷笑,“自然是嫁祸给莫韶华。正如之前你父亲做的那样,祸水东引。”
   “如今林燕生已死,翠竹山庄一日无主,我正可以收了翠竹山庄为我所用。毕竟平日里我可是和林燕生是生死兄弟。”
   男人的脸在烛光中格外清晰,正是林燕生的好兄弟,更是江湖人中人人钦佩的云湖赵家的少庄主,赵驰轩。
   赵驰轩在武林中的地位绝对不低于林燕生,而且赵家的排名还在翠竹山庄之上。
   “当年你委身于我,但我父亲死活不同意你进门,百般无奈之下你嫁给林燕生。如今林燕生死了,我心中的刺才算拔了。”赵驰轩阴冷的笑了,“儿子每天叫别人爹爹,你觉得我是何种心情?说来还要感谢莫韶华,我们才能如此轻易的除掉林燕生。”
   “赵郎。”郭雪箐轻叫一声,温柔小意的伏在那人怀里。
   “如今事情已成,你此刻就去叫人。我现在不方便在这里,明日我再过来。”赵驰轩交代两句便要离开,眼睛却在下一秒惊恐的瞪着原本已经死掉的人慢慢站起来。
   “啧,果然不出我所料。”‘林燕生’扯着嘴巴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然后走到后面拉开衣柜从里面又拉出来一个点了穴道的林燕生。
   ‘林燕生’嗤笑道:“我之前与你说什么?你还不信,现在事实摆在你眼前,你替别人养了儿子还差点赔上身价性命,啧啧,我还真是同情你。”
   林燕生苦笑的看着哆嗦的二人,他没想到……
   一个是自己的好兄弟,一个是自己的好妻子……
   他看着‘林燕生’慢慢撕扯下易容,露出少年清纯秀丽的脸庞。
   “竟是你……”郭雪箐惊讶的捂住嘴巴,“花少默!”
   莫韶华只笑不语,在林燕生身上又点了几下,林燕生只觉得浑身被一股温热的热流包裹。
   他的武功又回来了。
   他神色难辨的看了一眼莫韶华,此时他已经知道花少默便是莫韶华了。但是他不打算揭穿。
   刚才赵驰轩和郭雪箐的对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莫家……果然是败于郭家之手。
   莫韶华姓莫,父母血仇,怎能不报。
   林燕生轻笑一声,一脸杀气的看向赵驰轩和郭雪箐。论武功,赵驰轩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郭雪箐手无缚鸡之力,几下两人便被绑了起来。
   “我林燕生自问对得起你赵驰轩,也从未亏待你郭雪箐,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林燕生几欲疯狂,眼中的血腥显而易见。
   莫韶华也不打算离开,索性找了个地方坐下看戏。
   郭雪箐冷汗涔涔,想用过去的美好勾起林燕生的同情心,“夫君,我错了,我也是一时糊涂……你这次放了我,我日后定一心一意待你……”
   “夫君?!”林燕生冷哼,“郭小姐叫错人了吧,赵驰轩才是你的夫君吧!对了,还有你们的儿子,呵呵,没想到我林燕生英明一世,竟从未看清身边之人,真是有眼无珠!”
   赵驰轩也吓坏了,他向来是个敢做不敢为的伪君子,如今他也只能干嚎,“林燕生你放了我!都是这个贱人勾引我的!你不能杀了我,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林燕生冷笑,俊脸扭曲,“不放过又怎样,再说了你父亲可不是你这样的小人,若他知道了你所作所为绝对容不下你!”
   “你不是很想要我这翠竹山庄吗?还有郭雪箐你这个贱人,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那么狠心要杀了我!呵呵,如今落到我手里,你们一个也别想好过!”
   莫韶华看了半天,觉得这种情情爱爱的甚没意思,还不如回去睡觉,等明日看结果便好。
   刚走到门口,便被林燕生叫住,“莫韶华!”
   赵驰轩和郭雪箐一惊,看向少年。
   继而赵驰轩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林燕生!你还敢说我,你勾结魔宫,罪过可比我大多了!”
   莫韶华似笑非笑的转过身。
   林燕生沉默了一下,道:“谢谢你。”
   莫韶华并不领情,反正他也只是想看郭雪箐不好过而已。
   “不过,正邪不两立。我看得出你本性不坏,不如弃了魔宫吧!”林燕生劝道,经此一事,他突然看来了许多,因此对着莫韶华说了几句忠告。
   “弃了魔宫?呵,你有何脸面说这种话!若不是教主当初从郭家这样的正义人士手里救了我,又哪有我的今日。林燕生,你所谓的正,在我看来,不过可笑罢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