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寻人启事_第5章

小说下载:寻人启事作者:薄酒忘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紧了手,下车叫住了人。
     卓暮回过身来,他身后是万千风雪,画一样好看。卓暮没说话,只是抬眸看他。
     傅朝际心狂跳着,手指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宛如得了救星般脱口而出,“电话号码。”
     还不等卓暮拒绝,他又补上一句,“你如果找不到车,给我打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傅朝际拉开窗帘往外看的时候,楼下卓暮的车已经不见了。傅朝际心头一空,转身在餐桌前坐下,吃刚煎好的鸡蛋。
     等他吃完早餐收拾好东西就打开了笔电,上个月接的单已经做好,傅朝际开了邮箱把东西给对方传了过去,半个小时之后那边回件说很满意,下午就把另一半的钱打到他的卡里。
     傅朝际私下接一些广告设计的单,他是个人,价格较私人工作室和广告公司低一些,周期虽说会长一点但质量不错。大四那阵子老师帮他接了几单,没想到反响不错,一传十,十传百,从本科到研三,他也接了不少单子,在z市圈子名气不小。
     傅朝际想了一下卡里的存款,毕业之后攒下的钱足够他在z市买套房子。
     电话响了,傅朝际喝了一口蜂蜜水,从沙发上把手机捞起来。
     “明天空不空?”秦楚明知故问,声调扬的高高的。
     傅朝际故意答了一句,“二十四小时没空。”
     “靠,”秦楚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你搞什么鬼。”
     “明晚七点,老地方。”傅朝际直乐,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秦楚知道自己被耍了,愤然把手机扔到了床上,但还是乖乖的去预定了傅朝际所说的老地方。
     明天大年二十九,秦楚生日,按秦楚的话来说,他的生日小的天怒人怨,他向来和人比年不比月日,问他生日就等于踩他尾巴。
     傅朝际把桌面上的写着秦楚名字的文件夹拖进u盘里,手机又响了,傅朝际一看来电显示一愣,铃声立马变成了催命咒,傅朝际接起电话不受控制地倒吸了一口气。
     没人说话。
     他试探着喊了一声对方,生怕对方突然冒出来一句,抱歉打错了。
     “嗯。”卓暮应了一声。
     傅朝际的手指腹摩擦着机身,没话找话道,“车子取走了吗?”
     傅朝际压根没意识到,是对方打来的电话,一旦电话接通,联系建立,他就自然而然的把保持联络的重任搬到了自己的身上,心甘情愿的。
     “取走了。”卓暮问一句答一句。
     傅朝际搜肠刮肚的想再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卓暮开口问道,“你明天有空吗?”
     傅朝际眉头一皱,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蓝天白云,一切如常,但一个两个都跑来问他明天的安排。
     那头的卓暮没等他答,又说道,“我想去看看傅姨,明天下午我休息,你有空吗?”
     时间错开,傅朝际缓了口气,活生生觉出一种情人遍地的错觉,他不由得在心里捅了自己一刀,想的美。
     两人约好明天一点,卓暮开车来接他。
     傅朝际在沙发上坐着,伸长了两条腿。他本来是打算和往年一样,除夕再回去,转念一想,提前去露一面也没什么。他坐了一会儿,穿上大衣下楼打算提前采购。
     大年二十九,风和日丽。
     傅朝际拎着两兜东西从楼上走下来。卓暮打开后备箱,里面已经塞了东西,两个礼盒还有一兜水果。
     “买这么多?”傅朝际有点惊讶。
     卓暮却难得有点迟疑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程阿姨喜欢什么。”
     “你买的她都喜欢,”傅朝际手里的东西都放了进去,然后关上后备箱,“你给我妈买的那条丝巾,她宝贝的不行。”
     卓暮嗯了一声。傅朝际倒是觉得新鲜,卓暮一碰到程宛一身的尖刺全都软了。上车之后傅朝际给卓暮开了导航,他要是人脑导航,非半路出点问题不可。
     出门前傅朝际给程宛打了电话,等他俩到了门口,没等开门,门就开了。
     “妈你这是真料事如神啊。”
     “是你脚步声太沉。轰隆隆的。”程宛损完儿子,伸手想摸摸卓暮的脑袋,卓暮顺意低微微低了身子,程宛叹了一句,“卓暮长高了。”
     “程阿姨。”卓暮喊了一声。
     傅朝际脱了鞋子,把两兜东西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回身又把卓暮买的东西往厨房送,“妈,你快看看你二儿子多惦记你。”
     卓暮穿拖鞋的动作一滞,扭过头看程宛,程宛仍旧眉眼弯弯的看着他,他抿了一下嘴,程宛没搭理傅朝际,迎了人进屋。
   作者有话要说:  酒驾什么的 请不要在意 傅朝际开挂了 躺倒
  
     ☆、第 6 章
  
     
     沙发上三人坐着,程宛调查户口一样,把卓暮里里外外的情况问了个遍,傅朝际闲来无事一个劲儿的播台,但耳朵竖起来一直听着。
     程宛一听说,卓暮在深远工作,立马高兴了,“挺好的,这么稳定比傅朝际靠谱太多了。”
     猛地被点了名,傅朝际感觉事态不对,他身上那点事儿八成要被抖落个干净,就听程宛说,“大三时候,公司都找好了,条件挺好的,他脑子一热非要跨专业去考研究生。”
     “妈。”傅朝际眼看她要捅出大事了,连忙想亡羊补牢喊一句。
     卓暮抬眼看了看傅朝际,不知道在想什么。傅朝际心里空落落的想,他现在什么模样、又走到什么境地,这些跟卓暮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程宛让傅朝际别插话,继续说道,“那阵子秦楚也帮忙劝他,他说考虑考虑,结果还是去考了研,而且还是个和本科八竿子打不着的数学。”
     伤疤被揭开,痛感没有预想的那么漫长,唰一声,揭掉门前的旧门神换上新的,短痛。
     他破罐子破摔,明白这无非是最丢人的一件事,再说下去也并不会这样冲击。傅朝际甚至都不想去看卓暮此时的表情,只会是化不开的尴尬。
     卓暮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究竟是什么都没说。程宛看了眼傅朝际有些发白的脸色,不说话了。
     门锁打开的声音把傅朝际从尴尬里拉了出来。槐叔领着槐瑶进了门,槐瑶拿着糖葫芦,脱了鞋就往屋跑。
     小姑娘看到有生人怯怯的往后退了一小步,直到槐叔进屋,拉着槐瑶叫她喊哥哥。槐瑶死活不肯,闭着嘴不吭声,眼看眼泪都要往下掉了。
     “槐叔,今天休假?”傅朝际不是非要这声哥哥,也见不得小孩子掉眼泪,忙出声打破了僵局。
     “公司没什么事儿就早些回来了,陪陪家里人。”槐叔抬手摸了摸槐瑶的脑袋,他弯下身子在槐瑶耳边哄了两句。槐瑶抽抽搭搭的笑了两声,从槐叔怀里挣脱扑进傅妈怀里。
     傅朝际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却半天都没再吭声。
     槐叔注意到挨着傅妈坐着的卓暮,问道,“这是小际的朋友?”
     “叔叔好,我叫卓暮。”卓暮应道。
     槐叔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两遍卓暮的名字,忽然想到,“你阿姨常念你。”
     槐瑶粘着程宛,拼了命把糖葫芦往她嘴边递,程宛拍了一下槐瑶脑袋,拿她没办法的低头咬了一口。
     “晚上一起留下来吃个饭吧。”槐叔说道。
     “不了,我晚上还约了人。明天再来。”傅朝际说道,然后起身把沙发上的东西拆开,把一个白色毛绒玩具递到槐瑶眼前晃了晃,“槐瑶喜欢这个吗?”
     槐瑶怯怯的伸手碰了一下,傅朝际顺势把玩具放进了她怀里,在走的时候,槐瑶抱着毛绒玩具小声的说了句大哥哥再见。
     走到楼下,傅朝际倒了一口气,尽量把自己放得很轻道,“你先走吧,不是有工作还没做吗?”
     卓暮刚才在楼上说还有工作晚上就不留下吃饭了,傅朝际记得清楚。
     “你去哪儿,我送你。”卓暮说完就上了车,还降了车窗一直看他。
     傅朝际心想,卓暮真是一点旧情不念,心中压根波澜都没起,只是顺路送送老同学。在岁月里溃烂的皮肤卓暮早已愈合,他还难堪的遮遮掩掩。卓暮眸底是不开晕的墨色,嘴唇的形状很好看有些薄大概真应了那句于是薄情。
     “知味楼。”傅朝际上了车,报了地址。这时间已经快六点,他不想再折腾回公寓一趟,而且从这儿到知味搂很近,不过是二十分钟的车程。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路上堵车,只不过二十分钟的车程被拉长了两倍,到正街附近的时候,车更是车头贴着车尾,傅朝际呼了一口气,又吐出来,车窗上白蒙蒙一片又马上散开。
     卓暮的眉微皱,不吭声得一直看着前面车的车尾,傅朝际在漫长的沉默里已经归整好自己,这会儿从容的说道,“前面有个小路,从那儿拐出去就出了正街,那边车会少一些。”
     卓暮偏过头看他,嘴抿着,他很想抬手把卓暮眉间的褶皱抚平,但手只是拍了下大腿,摘了安全带,一手开了车门,在一阵喇叭声中跳下车,“谢谢,先走了啊,再见。”
     傅朝际只身一人很快趁着夜色混进了人群,成了模模糊糊的一抹虚影,抓不到实感。卓暮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良久没有移开视线。
     傅朝际走到知味楼门口,迎面出来一人,那人黑色的短靴鞋跟磕在石阶上的声响,在车鸣的间隙中脱逃,与他擦肩而过,形色匆忙。
     傅朝际看着他的背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尖,随后推门进了店。
     包间的门开着,服务员把最后一道菜摆到桌子上,秦楚摆弄着手机看着人来了微微眯了眼睛,说道,“傅大爷,舍得来了?”
     七点一刻。
     “别找事啊。”傅朝际笑骂了秦楚一句,然后脱了大衣放在挂钩上,从大衣兜里掏出u盘来丢进卓暮的怀里,“生日快乐。”
     秦楚右手一捞,u盘就落在手心,他盯着银色小巧的u盘看了半天,说道,“我现在有点想走。”
     “滚蛋。”
     傅朝际拿了筷子加了块鱼肉塞到嘴里,秦楚终于恋恋不舍的把u盘放下,也往嘴里送了口菜,然后问道,“明晚我去接你?”
     “明知道你还要问?”傅朝际睨了秦楚一眼。陪着傅妈吃一顿年夜饭已经很不错了,槐瑶还小,他再怎么算也是个外人。要是还赖在那里睡觉,别人不说什么,傅朝际心里也过意不去。
     “问了之后省得我自作多情,傅大爷要是临时换人可怎么办。”
     “暂时不打算换,你听候差遣吧。”
     “诶,你手上还有单子吗?”秦楚问道。
     “没了,有几单客户不着急都在年后。”傅朝际说道。
     秦楚一听,兴奋起来,“昶州这边有个单子,你接不接?不过有点急,月底就要。”
     “昶州这边?”傅朝际顿了一下,他的活动范围暂且只是在z市,于是昶州有单子这事让他多少有点惊讶,“我名气这么大来着?”
     傅朝际思来想去,也就是眼前的秦楚又想尽办法给他拉单子了,无非就是他的私人工作室或者惦记上他那个老爹,“硕泰的单子?”
     “想的美啊你,我爹的眼光毒辣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