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寻人启事_第9章

小说下载:寻人启事作者:薄酒忘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饭,刚巧碰到了出门逛街的程宛,本来回了z市的儿子又突然出现在眼前,怕是心里清楚也吓了一跳。程宛倒是没有与傅朝际多说话,只说记得好好照顾身体便走了。
     傅朝际没想到程宛会约卓暮出去。
     “想说点什么?”
     卓暮又沉默了,傅朝际也不愿意跟他置气,起身问他,“晚餐想吃点什么?”
     卓暮却又问他,“你几号回z市。”
     “还没订票。”
     “我下周一要去z市出差。”卓暮说道。
     傅朝际仔细的看了一眼卓暮,然后迈开了停了的脚步往厨房走,应了一声,“知道了,那我订两张。”
     “程阿姨很担心你。”
     “我也很担心她啊。”傅朝际回头朝卓暮笑了一下,说道。
     “我来吧。”卓暮站在厨房门口,提醒傅朝际。
     傅朝际手里拿着刀,倒也不客气,听他说完就放下了。他的所有技能都点在煎鸡蛋上了,总不能让卓暮也跟着他吃煎鸡蛋和牛奶吧。
     傅朝际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传来的炒菜声,身体放松的往后躺了下来。
     傅爸已经去世七年了。槐瑶都已经五岁了,傅朝际开始感慨时间过的真快。而且当时的所有人,都没能想到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总是花样百出,让你猜也猜不到。
     谁和谁之前的关系也是一样的。
     傅朝际突然想起高二那年。
     下课之后,教学楼的走廊总是很闹,教导主任站在办公室门口放声一吼,静了两秒钟之后又吵了起来,熊孩子总是管教不住的。
     傅朝际和秦楚勾肩搭背的提前从篮球场回来,刚走到门口。
     徐汪洋从隔壁班出来,迎面就碰见了卓暮,他脸长的凶又故意笑得狰狞,拉长了音道,“爹不疼娘不爱,就只得去餐馆端盘子了啊,打骂也不能还手,啧,真是可怜。”
     这话一个字没丢,全被刚走近的傅朝际听了个清楚。
     他最近每天跟着卓暮,非要把伤了卓暮的人给揪出来不可。徐汪洋这话,直接把傅朝际惹怒了。
     秦楚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傅朝际就箭步过去揪住了徐汪洋的衣领,徐汪洋毫无防备,被拽得一个踉跄,傅朝际猛地一推,徐汪洋后背就死死的贴上了墙。
     “他头上的伤,你弄的?”傅朝际拽掉了徐汪洋一个扣子。
     这时还没上课,这边的声响很大,很快有凑热闹的学生从班级里跑了出来,倒是也没人敢往边上凑。
     徐汪洋这人平时嚣张惯了,除了打架别的一概不会。而傅朝际人缘好,学习成绩优异,模样又不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着,要非说有点牵连,那就是沈沙。
     “就是我弄的,怕了吧?怎么样还敢跟我抢沈沙吗?”徐汪洋气定神闲的把脑袋往墙上一放,完全不在乎自己现在被动的处境。
     傅朝际在听到前半句就恼了,徐汪洋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拳,腰腹被傅朝际的膝盖顶住,生疼的一片......
     傅朝际打这一架也负了伤,右眼眶青了。他载着沈沙,摇摇晃晃的往前骑。身后的沈沙伸手搂了他的腰,说道,“听说卓暮他妈妈是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呢。”
     傅朝际一晃,停了车子,沈沙抬头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傅朝际,他厉声说,“下车。”
     沈沙不愿意,傅朝际偏了偏车子,沈沙一个坐不稳站在了地上,她说,“你神经病啊。”
     傅朝际回头看都没看一眼,沈沙突然什么都不顾的朝他喊起来,“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为了我沈沙和徐汪洋打架!才不是!......他妈妈是,他也是!都不是好东西!”
     他骑得飞快,过了个小路,终于在快到家的时候发现了卓暮的身影,他骑了过去,挡住卓暮的路。
     卓暮看了他一眼,想绕路。傅朝际停了车,说道,“上车,我载你回去。”
     卓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站在原地没动,傅朝际不自在的摸了摸眼眶,嘟囔道,“别看了,丑死了。”
     卓暮立马挪开了视线,傅朝际有点不知道心里是高兴还是是别的什么滋味。他上手把人拉上了车子,心里突然就踏实了。
     “搂着我。”傅朝际发号施令。
     卓暮没反应。
     “搂着我啊,我冷。”傅朝际咬牙切齿的说道。大热天,冷?卓暮给了他后背一巴掌,然后伸手圈住了傅朝际的腰。
     “你给我开工钱吧。你上学放学,平时打工,我都载着你。”
     卓暮动了动手指,良久终于晃过神来,答道,“没钱。”
     虽然卓暮并不给傅朝际开工资,但打那天开始,傅朝际不顾风雨的开始接送卓暮。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坚冰就是在那儿会开始融化的,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
     “我订了票之后给你打电话。”傅朝际把人送到门口。
     卓暮点了点头往电梯间的方向走,傅朝际直到看人不见了才轻轻的关上门。他坐回沙发上想做广告方案,但做了一会儿完全静不下心来,于是开始订票。
     他琢磨了半天突然笑了起来,订两张票他倒是兴奋的不行,很快他就订了下周一下午的那班飞机。他用新买的手机给卓暮发了一个短信过去。
     不一会儿那边就回了信息,打开就只有一个好字。
     还真是卓暮的风格。傅朝际的手指在屏幕上摩擦了两下,嘴角上的笑容收不住。
     周一傅朝际走的时候,秦楚送傅朝际和卓暮去机场。
     临走时候,秦楚给卓暮留了电话,说等他回来打电话给他,他车送也要车接。
     到z市要在飞机上待四个小时,卓暮的位置靠窗,傅朝际坐在他的右手边。卓暮似乎没有休息好,上了飞机便闭着眼睛休息。傅朝际动了动脖子,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微微偏头视线一遍一遍的在卓暮的脸上描摹,他很想伸手碰一碰。
     但又没什么胆子。
     良久,他也微微闭了眼睛,也许是人看得太久了,这会儿闭上眼睛也全是卓暮的模样,只不过是卓暮白t恤、花裤衩的样子。
     他不由得笑出了声。
     他夏天怕热,为了打篮球舒服,买了七八条短裤。而卓暮衣柜里全是长裤长袖,一到夏天,傅朝际看着卓暮都嫌热。以前是看着心生厌烦,现在傅朝际乐意跟卓暮腻在一起,就非要把卓暮弄得凉快一些。
     于是傅朝际再买裤子的时候就顺便给卓暮也带了一条。
     整天逼着卓暮穿。卓暮起先不理他,后来被惹烦了,但也不肯出门穿。傅朝际还算满意,反正他后来在家里看到卓暮的时候,他都是穿着个白色短袖搭配一个花裤衩,那一身真的和脸一点都不配。
     但傅朝际不说。
     卓暮的两条腿很长,因为不见光,腿要比脸还要白一些,好看的不像话。傅朝际那儿特别想把卓暮的腿掰折,然后炖汤。对秦楚说了这个想法之后,秦楚一脸的好像看到了变态,评价道,“又凶残又邪恶。”
     傅朝际直乐,旁边本来闭着眼睛的卓暮睁开眼睛偏头看他。
     卓暮碰了碰傅朝际的胳膊,问道,“你笑什么。”
     真人就在眼前,傅朝际一个顺嘴就说了出来,“你穿花裤衩的时候特别好看。”
     卓暮凉凉的瞥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这回整张脸朝着窗外,傅朝际只能看到他的耳朵,半晌他摸了摸鼻梁,在心里继续想,就是很好看啊。
     到z市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了。
     市中心,灯火通明。z市进了二月中旬,天气已经转暖,卓暮把大衣扣子解开,手拉着行李箱在后面走。
     傅朝际与卓暮始终错开了两步。他放缓了脚步和卓暮保持一致,他问了一句,“你订的宾馆在哪儿?”
     卓暮没吭声。傅朝际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他私心有点大,这会儿露出来一大半,还欲盖弥彰的问道,“你要是觉得宾馆不方便,我在这附近租了间房子,今晚先住我那儿?”
     路上的车不太多,偶尔过去一两辆,也是闲逛似的,慢慢悠悠,连车喇叭都懒得按。
     卓暮在黑暗里摩擦了一下手指,面上犹如古井无波,说了声好。
  
     ☆、第 11 章
  
     
     把人拐到住处之后,傅朝际犯了难。
     卓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量屋子,留给傅朝际一个后脑勺。傅朝际在z市租的房子,地理位置不错,附近环境好,离z大也近,就是小了点,但对于傅朝际来说,一个人住一居室刚好。
     但现在两个大男人窝在这儿,怎么看都有点挤。
     而且卧室里只摆了一张单人床,傅朝际瞄了一眼客厅的沙发,若有所思。卓暮也转过头来,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猛然一撞,撞得傅朝际有点尴尬。
     卓暮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卧室走,还不忘把他的行李箱一起拉过去。
     卧室里除了单人床和书桌之外只有一个衣柜。简单又干净。傅朝际万分庆幸自己在回昶州之前,特意抽出时间大扫除了一次。
     傅朝际上前把被子铺好,边动作边说道,“被子是新晒过的,你今晚就凑合一下住这儿吧。”
     “还有被子吗?”卓暮问了一句。
     “还有一床,”傅朝际手中动作停了一下,说罢就转身开柜门,从里面拽出一床被子来,“那你盖这个。”
     傅朝际把换下来的被子捧着往客厅走,走到卓暮身边被拉住了。
     “我睡沙发。”
     “你脚还没好。”说罢,卓暮就把傅朝际怀里的被子往床上一扔,他弯腰拉开行李箱从里面拿了套睡衣。
     “总不能让你去睡沙发。”
     “为什么要睡沙发。”
     傅朝际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两床被子,还想走,“不太好吧,我没......”
     话说了一半被卓暮打断。
     卓暮淡定的说道,“怎么不好。”
     傅朝际还想挣扎一下,卓暮继续说,“我腿在工地受过冻,这会儿春寒料峭我不想委屈自己。”
     傅朝际不吭声了,视线顺着卓暮的脸一路往下,落在了卓暮的腿上,浑身的寒毛差点竖起来,他张了张嘴,半晌没吭出半句。
     “能洗澡吗?”
     “能。”傅朝际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来,眼底是晦涩难辨的情绪。
     卓暮拿着衣物进了浴室,傅朝际在床边坐了一会儿,随后站起来把两床被子铺好,又从柜子里拿出个枕头来。
     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声音,他能听到浴室里的流水声,卓暮就在里面,但他却没什么别的心思,只是一直挂心在卓暮说的腿伤上。
     卓暮体寒。夏天的时候手脚都是凉的。冬天更甚,像是一坨冰的温度。昶州的冬天又冷,卓暮几乎和冬天维持着一样的温度,是致命的平衡。后来高三那阵子,傅朝际弄了些中药给卓暮调理,倒是好了不少。
     淋浴很快,卓暮穿了睡衣出来,看到两床被子都在床上,神色有些缓和。他拿着毛巾擦头发,在床边坐下。两人挨得很近,傅朝际能闻到卓暮身上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这两种味道很熟悉,他经常能在自己身上闻到的味道。
     卓暮擦了好一会儿,头发还湿着,傅朝际抬手摸了一下,没等卓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