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_第3章

小说下载: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作者:汪三岁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皮发麻,因为剧情里根本没有这一段,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的性格,连提前预测都不能。而且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这个男主为什么要自己过来啊?完全想不明白啊!
     病房里不止男主一人,还有男主的特别助理,以及助理带来的一个打酱油的秘书。
     看到他进来,助理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旁边的秘书整理好手中的iPad,收敛神色站在一边,但一身淡定,显然没有要出去的打算。
     躺在病chuang上的男人面容苍白,手里攥着一个透明玻璃杯喝水。
     沈秋抬头偷偷瞅了他一眼,按照原著的习惯在对上男主视线时低下头,低声喊了句:“大哥。”
     沈慕炎笑着,目光里却一片淡漠:“来了?吃早饭了吗?”
     没吃。被吓到所以根本来不及吃。但是这些话沈秋不敢说,只能低着头强忍着恐惧说:“吃过了。”
     沈慕炎点头:“今天叫你来。不过是想看看你。”如愿看到站在那的鹌鹑一样的人害怕的颤抖,早间因为化疗疼痛的身体瞬间轻松许多,沈慕炎笑的越发温和,“这几日在学校怎么样?”
     “还・・・还好。最最近放假。”沈秋梗着脖子回答,藏在袖子里的手指绞在一处,纠结又害怕。原主一直在放假啊,去学校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还有男主你可不可以放过我啊,按照剧本来好不好?连名字都和我们画风不一样的大神就不要随便折磨小龙套啦!
     想想其他的几位龙套,名字清一色的单字,而且都是普通单字,到了男主这,变成双字不说,光是那韵味都比他们这些人高上不止一个层次。
     沈秋以前很喜欢突然加戏的,现在却有点惶恐。直接和男主对戏真的不觉得剧情会崩吗?一边按照原著的态度对待男主,一边偷偷的神游。
     等到再听到男主说话,沈秋一个踉跄差点坐在地上。
     “・・・・・・”
     沈慕炎看着他,喝了口水,脸上的笑容有些灿烂:“你还是这么活泼。”
     不不不。慌张爬起来的沈秋吓的脸色有点白,整个人好像突然憔悴了很多。但还是攥着拳头认真听完男主关于他学业上的建议,然后脚步虚浮的出了住院部。
     病房里,沈慕炎脸上始终带着一层温和的面具,他吃了药,躺在chuang上,想到沈秋刚才被自己吓得跌坐在地上的场景,不自觉的又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不着急,总要一点一点的折磨够了,才能让这场游戏结束。也只有看着那些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他才能,安心的死啊。
     蹲在停车场冷静了半小时,沈秋站起来找到自己的车回家。算了,不管男主为什么叫自己过来,这场戏总归过了,接下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了。
     到家阿姨还没走,看见沈秋回来表情有些不好,但还是礼貌的问了句:“沈先生要在家吃饭吗?”
     沈秋点头,换了家居服窝在沙发上看书。那副安静的模样吓得阿姨掉了好几次菜铲子,不到半个小时,阿姨便端着三菜一汤出来。沈秋按照原主的态度让阿姨回去,又交代了以后每天中午来做饭。听到关门声,故作冷淡的沈秋立刻放下书跑到餐桌旁。
     果然有钱人家的保姆烧的饭菜很好吃。他这种偶尔下厨的人做出来的饭只能生存,不叫生活。看着电视啃着小排骨喝着甜蜜蜜的红枣莲子汤,沈秋满足的眼睛都眯起来,整个人像是中了五百万,笑容不断。
     然而,深更半夜还要穿上小皮衣去撩妹什么的,真心让人甜蜜又忧伤。
     很快,就到了大家一起大闹公司总部的日子。
     这天,如往常一样撩完就跑的沈秋睡了个好觉,正在上午的阳光下坐在餐桌旁一脸沉思的抱着一本十分文艺的小清新笔记本写读书笔记,顺便练字,原主的字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接到他家母亲的电话时,沈秋非常大逆不道的问了句:“你哪位?”
     “秋秋啊!你还没睡醒吗?是妈妈啊!”
     正沉浸在读书笔记中的沈秋心中冷笑,语气更是非常生气:“我妈早就过世了!现在的骗子真是太可恶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就愣了。
     妈・・・・・原主的妈・・・・・・
     手机又想起来,这次沈秋想了很久才双手捧着手机,然后迅速微笑着撒娇道:“妈妈!是你呀!刚才有个骗子冒充你呢!被我骂跑了!啊,那是妈妈你啊,妈妈对不起・・・・・・嗯,嗯,好。什么?大哥真是太可恶了!・・・・・・・・好,我不叫他大哥。那都是谁去啊?我几点到啊?”
     挂上电话,沈秋长舒一口气。
     大戏,来了。
     沈氏集团据说是个很厉害的财团,沈秋穿着一身黑西装十分帅气的出现在公司大厅时,察觉到好几道诡异的视线,等到他自报家门顺利登上总裁办公室所在的最高层后这种诡异的视线更多了。
     最高级别的会议室里满当当全是人,老的中的男的女的,还有这个好像来参加颁奖典礼一般正式的小的,稚嫩的,沈秋。
     一副二世祖的样子进了门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猛然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非常尖锐,沈秋还以为是错觉,等到抬头对上几双非常不屑的眸子,沈秋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坐的位置好像不太对。他对着旁边站的笔直的人点了点头,十分不好意思的换到了旁边的位置。
     会议室的氛围陡然冷凝,沈秋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感叹这张椅子的柔/软度,就听见一声带着讽刺的苍老声音:“放肆!沈慕炎还没死呢,沈秋你未免太着急了!”
     沈秋隔着墨镜迷茫的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的位置视野真好啊,好的有点过分了。
     他往左看看,左边做了一排人,他往右看看,右边坐了一排人。
     而他,坐在两排中间的位置。
     不可置信的扭头,在看到巨/大的黑色背景墙上挂着的沈氏集团的标识后,沈秋十分淡定的站起身,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站在门外,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沈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好状态扭头开门,若无其事的进了门,这次,他很顺利的找到了一个一看就是临时加的建议凳子,非常怂,然而气质非常好。
     绝对的高傲冷酷桀骜不羁二世祖!
     坐在角落里听不清楚前面讲话有些着急的沈秋往前伸了伸头,想要听得清楚一点,但旁边一个看起来非常高傲的女孩子冷漠的瞥了他一眼,那眼神里堆着满满的傲慢和不屑。
     沈秋隔着墨镜看了她一眼,得到一个纯净无暇的白眼球。正想发怒,就听见刚才斥责他抢位置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连人也站了起来:“你这小子,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再厉害也不过是他沈慕炎手下的一条走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和我们谈条件!啊?”
     站起来的老人头发花白,一身黑色唐装看起来气势强硬又阴郁,他此时哆嗦着手,旁边已经站起来好几个中年男人,看似是扶着老人劝他不要发火,但看那老人的越来越阴沉的表情,那些人嘴里说的指不定是什么话。
     争吵升级,沈秋也跟着人群站起来嚷了嚷几句‘让沈慕炎出来说话’之类的话,一时会议室里几乎一大半人都盯着坐在会议桌左边第一位置的助理,这种以多欺少,仗着自己年龄大就以势压人什么的,让人感觉好不舒服啊。
     沈秋一脸悲愤的跟在后面往前挤,那个高傲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堂姐之类的,刚刚对他冷嘲热讽了好一阵,这会儿也时不时的就拿手肘拐他。眼见着有人踩着会议桌往前冲,沈秋正想躲开就被那位堂姐拐了一肘子,肋骨断了一般剧痛,沈秋扶着桌子喘粗气,还没来得及逃离战场就又被人踩了一脚,细细的高跟鞋压在脚尖,沈秋觉得自己的脚趾估计肿了。
     混乱什么时候结束的沈秋不知道,他只记得门被锁上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如同落幕的钟声让人心安。
     他安详地闭上眼睛,又陡然睁开,不可置信的盯着那扇门,发出一声悲哀的呜咽。好一阵他才拖着疼痛的身体走到门口:“开门啊!你们给我开门啊!我还在里面啊!呜~开门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是小白,因为作者是小白。介意傻白甜勿拍,请右上角走好,谢谢。今天的三更放在这啦,明天开始一天一更,八万字存稿怎么说也能保持半个月的日更吧,加上我会一直写,这一本又比较短小,应该很快就能完结了。嗯,话就撂这了,坐等打脸。
  
     ☆、2-2
  
     坐在轮椅上,沈秋觉得自己的命好苦啊。
     明明那么多人去大闹总公司,被踩踏的却只有他一个。想到自己晕倒在会议室,恍惚中被人送上救护车,连个陪护的人都没有,连住院费都是身后的小护士用轮椅推着他去交的,他就难过的要哭。
     但是,幸好这段戏已经过了。
     心情复杂的抬起头的沈秋瞪大眼睛,伸手示意小护士停一下,其实他更想躲起来,他只想安静的完成自己的龙套剧情,一点都不想加戏。
     对面有一张病床,床上的人脸色苍白冷汗涔涔,闭着眼睛紧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男主。
     沈秋坐在轮椅上,视野直直的对上了男主微微有些扭曲的脸,登时吓了一跳。
     小护士不解的看着他,等前面的病床被送上电梯,这才看着他:“沈先生。可以走了吗?”
     沈秋点头,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男主生了什么病,竟然被折磨成这种憔悴的样子。说起来,他得到的剧情里只说男主生病了,但到底生了什么病却不清楚。看着病房外的铭牌,沈秋心情有些沉重,需要做化疗的话,看来病的不轻吧。
     相比之下,他因为踩踏而肿胀的脚趾以及软组织挫伤真的是不算什么。下午出院的时候,沈秋特地路过沈慕炎的病房,因为是高级病房,门口没有玻璃,他在外面踌躇了很久,也没敢敲门。叹了口气,干脆坐在门口的板凳上等。
     但是等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像是知道一个陌生人病了时的难过无奈,他觉得自己也许是疯了。
     站起身刚想走却被人喊住,助理先生抿着嘴角站在门口,声音清晰:“沈秋先生。老板请你进去。”
     沈秋先生,沈家的称呼总是如此生疏。
     他不想去,转身想走却被人捉了进去。第二次站在男主面前,沈秋觉得自己比上次更加惶恐。
     病床上的人瘦了很多,脸色苍白中带着虚弱,但隐藏在温和外表下的狠戾和阴鹜一点没散,甚至更加浓厚。
     沈秋本就受伤的身体越发疼痛了。我这是作什么大死啊!好好地为什么往男主身边凑啊!
     沈慕炎早就知道门口有只小老鼠,他刚接受过一次化疗,整个人都累得不行,此时半躺在床上欣赏这只小老鼠的瑟瑟发抖,身体的疼痛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沈秋。”对面的小老鼠抖动着脆弱的身体,低低的应了声嗯。
     沈慕炎微笑着眯起眼睛,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