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_第6章

小说下载: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作者:汪三岁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个令人羡慕的内门弟子。
     如此过了二十年,当年的稚童已经长大,男主也得到了下山历练的机会,正巧,沈秋下山去采办,被魔教之人骚扰,幸得男主搭救,教训魔教歹徒救他一命。因为两人分别时日太长,并未认出对方,因此,沈秋谢过他便继续采买,男主也只叮嘱几句便离开。不想,那魔教歹徒还有同伙,见打不过男主,便将怨气发泄到沈秋身上,半路将他劫杀,这也成了男主下山之后的第一个历练。
     总的来说,人设属于天真的有些愚笨的人,虽然幼年遭受大难,但年幼无知,没几年便忘的干净,快乐安稳的生活着。反倒是男主,一直背负着血海深仇。
     梳理好剧情,沈秋躺在床~上咳了两声,在他来之前,这具身体一直处于高烧中,刚才更是直接跌到了地上。年轻的妇人红着眼睛着急又担忧的看着他,手里捧着一碗闻起来就十分苦涩的药汁:“秋儿乖,把药喝了吃糖糖好不好?”
     沈秋像普通孩童一般推拒着她的手一副害怕喝药的样子,年轻妇人将他抱在怀里,沈秋腿一蹬被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的凉风吓得愣了愣,就这一愣,年轻妇人已经眼疾手快的捏着他的下巴把药灌了进去。
     沈秋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洒了几滴药汁就伤心的大哭起来,沈母自然抱着他一阵好哄,见实在哄不好,忙掰了块桂花糖放进他嘴里。
     沈秋见好就收,他也不是真的要哭,此时得了糖,便收了眼泪,只眼睛还红着,让人心疼的不行。含~着糖被年轻妇人抱着晃了晃,沈秋便沉沉睡去。
     醒来正对上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来人眼睛微弯满是笑意。沈秋和他大眼对小眼看了好一会儿,哎呦一声翻了下~身子。
     小孩看的有趣,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肚子:“小秋!小秋看看哥哥。”
     沈秋不理他,撅着裸~露在外的小屁~股趴在床~上,哥哥什么的太恐怖了,他才不要。
     可是还是小孩的男主非常有耐心,逗了他好久,沈秋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好久,才不耐烦的说:“困。”
     “小秋困了?可是你才刚睡醒啊。要不要喝水?我今天去山上采了野果・・・・・・”
     小孩的声音里满是笑意,似乎很在乎他这个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的弟弟,沈秋眨了眨眼睛,看着还在N吧N的男主,撅着屁~股爬起来,站在炕边思索自己独自下炕的可能性。
     “小秋要下去吗?哥哥抱你。”小孩说着伸出手要抱沈秋,却被他躲过,一直面无表情看起来很不开心的小萝卜头站在炕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未来的男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倔强:“自己!”
     小孩愣了愣,随即笑开:“好,小秋自己下来。”
     沈秋最终还是没能自己下来,因为他爹回来了。
     身为村里唯一的泥瓦匠,沈秋的爹可谓非常受欢迎,这都天色见黑了才回来,匆匆洗了手就来抱自己的宝贝儿子。沈秋被他抱在怀里,一紧张,手指就抓~住了他的头发,沈父也不恼,任由他抓着,完全不疼的样子。他把沈秋搁在脖子上,笑看着站在炕边的小孩:“清浊来了,弟弟有没有欺负你?”
     小孩摇头,脸上有点红:“没有,弟弟很好。”
     沈父闻言打小,从怀里掏出一包桂花糖递给他:“拿着。镇上的桂花糖,尝尝是这个好吃还是你婶娘做的好吃。”
     小孩不接,背着手有些紧张的样子,沈父看着越发心疼,但还是笑着将糖塞进了他的手里。
     沈母进来,看着泛黑的天色,喂沈秋吃了米糊糊,又往小孩手里塞了颗剥好的鸡蛋:“趁热吃,在婶娘家吃了喝口汤再走。”
     小孩再三谢过,和沈秋分食了一个鸡蛋,又喝了两口稀饭就背着放在门口的柴回了自己住的小窝棚。他父母早亡,房子被大伯抢走,家里的钱财也没剩下多少。起初,大伯待他还不错,但慢慢的,大伯母就开始对他冷嘲热讽,从几位兄姐将过错嫁祸到他的身上,到被责罚不准上桌吃饭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再然后,似乎一切都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和其他人明显不同的伙食,到了新年依旧破旧的衣裳・・・・・・终于,他在大伯母一家明里暗里的挤兑下气不过主动提出出去住,然而村子里没有多余的住处,他能住的地方竟然只有这个位于村口不远处废弃的农忙时歇脚的窝棚。
     幸好还有林二叔一家对他好。
     背着柴回去的林清浊想到小弟弟软软滑滑的脸蛋儿,脸上露出欢喜的笑,沈家叔父婶婶对他这么好,以后他一定会好好报答他们。
     沈秋看着那个孩子瘦弱的身体融入夜色,心里有些难过,他最看不得老弱病残受苦,如今,紧紧是一个孩子的背影,已经让他十分难受。
     又过了几日,沈秋每次见到那个小孩总忍不住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吓得小孩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总是围着他手续无措的诱哄。
     沈秋话还说不利索,但倒是被他逗笑了几回。
     这日,沈父回来逗弄了一会儿沈秋,就抱着他坐在小桌子边和沈母一边吃饭一边话家常。饭吃到一半,沈母看着当家人,踌躇再三还是说道:“孩他爹。咱们能不能把清浊接过来住几天?”
     沈父想到那孩子的身世以及如今的处境也叹了口气,但到底是摇了摇头:“一个村里的。咱们这么做不厚道。”
     沈母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妥,但每天看着那么小的孩子背着麻绳进山,又背着柴下来,下午还要去割草喂羊,就这么辛辛苦苦才能赚个馍馍,每日吃食就在那窝棚旁边拿个破锅自己准备点,他才八岁,八岁的孩子会做什么。沈母只是想想便红了眼睛:“我知道。我不是,看不过去嘛!林家二哥走得早,可他们家的房产地产还有七七八八的银钱全都落到了林家大伯手里,可他们却这样对待林二哥的儿子,真是狼心狗肺。眼见着天又凉了,孩子那么小又住在那种地方,冷了饿了病了谁都不知道。”
     沈父听妻子提起早走的兄弟也有些伤感,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总会好的。”
     这顿饭吃的很惆怅,沈父蹲在门口抽了一袋旱烟,在院子里散了烟味这才走进屋子里逗弄自己的儿子。他是个孤儿,小时候看人眼色长大,处境不比那个孩子好多少,寄人篱下的辛苦他明白,后来跟着师父学了门手艺才算是有了出路,可如今看着自己曾经最好的兄弟的儿子每日过得水深忽热却无能为力,他不难受是假的,只是村子里的人情世故,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
     他知道自家婆娘心地善良,他也乐意看到这份善良・・・・・・算了,过两天得闲了去林大伯家说说吧,这孩子他们要是不愿意养,他就辛苦辛苦多赚份口粮。
   作者有话要说:  3500 !3500 !我这么勤奋自己都有点小羞涩呢~~~行礼收拾到一般忍不住上来看看,嘤嘤,番外等我到学校就开始码,希望可以尽快放上来吧。这一卷是10章,中间各种开脑洞,不正宗修仙。感情线会慢慢浮出水面,真的好慢热啊,明明我是那种非常直(huang)截(bao)了(wei)当(suo)的帅哥来着,好想写嘿嘿嘿的剧情啊~~~
   生无可恋JPG.
   小可爱们多和我说说话嘛!你们的存在是我更文的动力捏!
   谢谢萝卜叮丁和漓洛的地雷,谢谢你们~鞠躬
   我看到其他的大大感谢的时候都是很统一的还有时间的那种,但是我不会弄,所以每次都是手打的,但是真心都是一样的,看到我的爱了吗?比心~
  
     ☆、3-2
  
     
     这几日天气越来越凉,早晚冷风阵阵,沈秋终于不用风吹屁屁凉了,穿上沈母亲手纳的鞋子,沈秋臭屁的甩了甩小脚丫,N瑟的在院子里乱跑,撵的那只昂首挺胸的大公鸡飞上房梁,这才咯咯笑着要回去。
     沈母端了热粥放在小桌子上喊沈秋过去,他甜甜的应了一声,无忧无虑的样子特别可爱。沈秋与别的孩子不同,虽然都是村子里的,但他娘长得好看,他也水灵,白白~嫩嫩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谁都瞪的大大的,他又爱笑,见到谁都要咯咯笑两声,灵动的不得了。如果不是眉眼间可以看到沈父的英气,大家都要怀疑他是被抱来的了。毕竟,农户家的孩子很少有这么细嫩的。
     沈秋每天吃吃喝喝偶尔揣摩着小孩子的行为哭闹几句,但大部分还是乖巧可爱无忧无虑的。就是太可爱了,导致男主出现的次数有点多。这一个月,他每天最少要见男主四次,前几天下雨男主更是直接赖在他家呆了一下午。
     沈秋觉得这个剧情真是让人无力,可是他现在实在没办法改变,也就顺其自然了。可是这天到了中午男主还没回来,沈秋就有点担心,搬着自己的专属小凳子坐在门口等。
     远远的看见一个人跑过来,张牙舞爪嘴里喊着什么,沈秋一恍惚没听清,没一会儿就见门口呼啦啦跑出去一群人,有男有女,个个神情紧张。他娘跑出去问了几句,沈秋听得迷迷糊糊,撑着身子努力的伸着脑袋,只模糊听见几个词语,什么林二家的儿子,又什么山泥湿~滑・・・・・・
     虽然断断续续,但沈秋猜测该是男主发生了什么意外,可剧情里没提这个,他也不确定。
     沈母进来,满脸担忧的嘀咕了一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却也没说是什么事情。
     也许是村子里的人少了大半,气氛陡然沉寂下来,沈秋趴在床~上等了半天也没见男主回来,慢慢的熬不住睡了过去。
     被惊醒是在傍晚,两个男人抬着一个简单的木板担架从他们家门口跑过去,后面呼啦啦跟着一群人,个个神色紧张,看起来像是出了大事。
     沈秋也很着急,伸着头往外看,他娘见他这副样子索性抱起他一路小跑跟了过去。
     老大夫早就在屋子里等着,见人把孩子带回来,站起来就往外走,望闻问切,一步一步,先止了血,排除内伤的可能,这才替他正骨包扎。手上工夫看起来利索,但站起来时额头上已经出了一身汗。
     沈秋被沈母抱在怀里,黑溜溜的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躺在木板上的男主,脏兮兮血淋淋像是没了生命力,看着便让人心疼。
     沈母觉得手上一凉,一抬头看见自家小儿子满脸泪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跟着红了眼睛,把儿子搂在怀里哄着,听见大夫说没事也不敢走。她家当家的此时正站在一旁,他是泥瓦匠,本来今天去镇上大户修葺房屋去了,半路被叫回来吓得不轻,此时脸色阴沉怕是真的动了怒气。
     他幼时被人奚落欺凌,唯一的好友就是林家二哥,如今,最好的大哥的儿子被人枉顾性命至此,他也不准备给人留脸了。
     林家大伯卷着袖子不情不愿的付了药钱正要甩袖子走人,却被人拽住了胳膊。
     沈秋他爹本就人高马大,一身横肉,此时阴沉着脸看着林家大伯的样子像是深夜鬼叉,吓得他登时就心虚起来:“林大伯。你这侄儿还躺在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