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_第7章

小说下载: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作者:汪三岁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上你就一走了之,不太好吧?”
     林家大伯一天是这小拖油瓶的事,登时横眉竖眼:“你这是干什么?你也说了这是我侄子!我想怎么对他跟你有什么关系!沈二小子你别忘了,小时候要不是我们林家赏你几碗饭,你都活不到现在!”
     乡里乡亲的,看见这两个人争执忙上来劝,沈父却突然执拗起来,拉着林家大伯不让他走,后来更是逼急了,向来说不出重话的人直接说了一句:“清浊这孩子再怎么也是我林二哥的血脉,你们林家要是这般绝情,别怨我沈二做事不厚道!”
     “不厚道!我倒要看看你沈二是怎么不厚道的!”
     突然尖利的声音有些刺耳,沈秋猛地颤抖了一下,什么忙拍着他的后背轻声安抚着,目光里满是担忧。
     沈秋攥着沈母的衣裳看过去,就见一个肥胖的妇人一晃一晃的从大门进来,一脸横肉竟比沈父更吓人:“这小兔崽子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和你沈二有什么关系?想充好人打我们林家的脸也不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一直没说话的村长看见这个村里有名的悍妇也有些怕,但还是走上前去调和,沈父不会与人争吵,此时气的胸脯一起一伏,沈母站在他旁边担忧的拍了拍他的手背,沈秋有样学样也拍了拍这个父亲的手掌。
     沈父看了他们一眼,怒红的眸子总算是放松一点,周围仍在吵吵嚷嚷的。
     被请来的大夫拿着银钱和村长告别:“那,老夫就先告辞了。过几日,小哥醒了带他去铺子里抓药。”
     “什么!”林家伯母听到这句话,猛地瞪着大夫,“抓什么药?这小崽子自己乱跑摔断了腿,我们当家的已经替他掏了接骨的钱,难不成连药钱也要我们家给?不给!当家的,你今天要是再敢往外掏一钱银子就别想再进我们家的门!”
     这话说的真是十足的无情无义,但她向来蛮横,周围的人看看也不敢说话,生怕被这只疯婆子咬住。沈父怒瞪着她:“林家大嫂这话是不愿意替清浊治腿?”
     “谁说不治了!沈二你少往我们家泼脏水!小孩子摔倒是常事!哪用得着大夫,你们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要我说这大夫就不该请,让他躺几天就好!大夫就是嘴皮子利索,只想着骗钱!这小败家子也是,别人家孩子进山都没事就他摔了,怎么没摔死他去和他泉下有知的爹娘作伴!”
     “林家大嫂!”一声厉喝传来,林家大嫂猛地住嘴,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此时周围的村民个个面色不悦,看着她的目光火辣辣的全是怒火。
     看着还躺在地上的小孩,沈秋都气的恨不得给她一巴掌,可是武力值摆在这,他除了气愤什么都做不到。沈母发现自己儿子红着眼睛浑身发抖吓了一跳,正想说话就见沈秋挣扎着落了地蹲在了地上的孩子旁边,卷着小袖子擦了擦他的脸。
     沈父也气的浑身发抖,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说:“林家大嫂这话说得过分了!既然你们林家不愿意养清浊,那今天就说清楚,清浊是个好孩子,也不该被你们林家拖累!”
     “你说什么!你说谁拖累谁呢!!”林家大嫂一怒,伸手就挠,沈父躲开,一巴掌拍在了林家大嫂头上,林家大伯一看猛地窜上来也开始撕扯,旁边看热闹的村民七手八脚的开始拉架,夹杂着村长的制止・・・・・・
     大夫看着这胡乱的场面,摇了摇头从墙角溜了出去。沈母抱着沈秋站在一边护着地上的孩子,反而成了最安全的人。
     沈秋坐在炕上看着换上干净衣服的林清浊,下午那场混战之后他才知道男主的名字――林清浊。沈母刚才用热帕子替他擦了身子,小孩还没醒,苍白的脸上好几道擦伤,看起来就疼。
     第二天一大早,林清浊醒来看见头顶的房梁愣了很久,他住的小窝棚低矮黑暗,从来不会有这样高阔的房顶。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就看见趴在床~上撅着小屁~股睡的香甜的沈秋,三岁的小娃娃攥着小拳头,蠕动着粉~嫩嫩的嘴唇,看起来就让人心情大好,林清浊露出一个微笑,心里已经知道自己的处境。
     估计是大伯怕自己拖累他们被丢出来,然后被沈家叔婶收留了。
     林清浊眼睛红了红,嘴唇咧了好几次才堪堪忍住掉眼泪。
     沈母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只觉得心里酸的发紧,但表面上还是一派轻松:“清浊醒了!要不要喝水?”
     说着端了温水扶着林清浊喝了,又端了一碗野菜粥过来,担忧的问:“清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下雨天山上路滑走路要小心点,你这次是命大,只摔伤了骨头,只要好好休养,等骨头长好了就没事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粗心了。”
     林清浊点头,眼睛越来越红,最后终于没忍住哭出来。沈母一见他哭眼泪也掉下来,但毕竟是大人,调节的比较快:“好了。都过去了。你这段时间就先住在婶婶家,和弟弟作伴好不好?就当,帮婶婶看着弟弟。”
     林清浊看着旁边还在睡的小弟弟,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被本该和他最亲密的大人背叛,感觉虽然很糟糕,但幸好还有人愿意给他一个安身之地。
     “哥哥?”沈秋攥着林清浊的袖子,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疑惑,林清浊嗯了一声,凑过来亲了亲他的脸颊,沈秋用手背擦了擦,看在他受伤的份上笑了笑。
     沈母看着自家儿子又蠢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打趣他:“昨天阿清你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秋儿吓坏了呢。一声不出的盯着你,眼泪却流了一脸,吓了我一跳呢!”
     林清浊看着小娃娃,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沈秋忙用手背又擦了一下,红着脸小声抗议:“不准亲!”
     不准亲不准亲!虽然剧情里说我们是儿时的玩伴,但是这年龄差距本身就大,而且你现在在我们家住总觉得以后会发生什么狗血的剧情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经过上次世界,沈秋总觉得自己拿到的剧本不太完善,总是和正在经历的剧情有偏差什么的,真是非常的忧伤!
   作者有话要说:  依然存稿箱,害怕到学校没有网。
   因为是一次性存稿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不知道写到这一章还有没有人看,真是非常的悲伤。
   虽然我文笔不怎么好,但我写的字多啊,不信你们看,每一章都在3000+,其实我这个人啦,有点强迫症的嘞,除了番外,其他的不写到3000字以上,就觉得很难受・・・・・・夸我!
  
     ☆、3-3
  
     林清浊受伤正是过了中秋,天色转凉,沈秋总被他娘摁在房里不准出去玩闹,幸好还有长相比较赏心悦目的林清浊陪着他。
     这么一陪,就过了重阳,过了立冬,眼见着外面大雪纷飞,林清浊的骨头终于彻底长好能蹦能跳了,沈秋也彻底的解放了。
     冬天里房子修葺的多,沈父今天要去给人补房顶,明天要去画墙漆,一天天忙的脚不沾地,但家里的伙食也相对的好了很多。
     林家大伯来过一次,送了两斤大骨头,只有骨头没有肉,沈母看着白花花没有一丁点肉沫的骨头愤愤的啐了一句:“呸!就是养条狗也啃不这么干净!”
     那天的骨头被沈母一阵小跑追上去送了回去,晚上沈父回来特别心有灵犀的买了半斤排骨。虽然只有半斤,但肉多骨头少,沈母熬了一大锅排骨汤,下雪天里,一家人乐呵呵喝了一大锅骨头汤,连邻里都每户分了许多。
     沈秋长得可爱,白白~嫩嫩又乖巧,邻家没少给他零嘴吃,沈秋也乐得去邻家。他娘绣工一流,免费带着邻居家几个小姐姐绣花,他就攥着林清浊的袖子撒娇打诨的要他抱自己去隔壁玩。
     这天入了十一月,沈秋正努力坐在床~上练盘腿,对面林清浊手里拿着一颗桂花糖,只要他练得好了就给他,沈秋馋的流口水,神情严肃起来越发可爱。
     两人正闹着玩,沈母的兄弟妯娌来走亲戚,人人都带了礼物,一式两份,沈秋一手攥着自己脖子上的小金佛另一只手去够林清浊脖子上的,他也配合,低着头任由他抓着看。
     “哥哥和阿秋一样的!”沈秋乐呵呵的道,弯弯的眉眼让人一阵心软,林清浊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嗯。我和阿秋是一样的。”
     旁边的人看着又是可怜又是欣慰,这就算是认同林清浊了。
     转眼间,过了两年,到了剧情即将开始的地方。
     虽然知道这是虚拟的,是不真实的,当做演戏就好,可身边的人都是真真切切对他好的,他娘他爹他的那些亲戚,还有隔壁的叔叔婶婶姑姑婆婆,沈秋托着下巴坐在小院子里很难过,难过的眼睛都红了。
     林清浊抱着书本进来就看见沈秋红着眼睛,登时心里一紧,放下书本就跑了过去:“秋儿,怎么了?”
     沈秋瞪着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看他,他这几年被林清浊宠着让着脾气有点大,见他过来,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嘟嘟囔囔的发小脾气:“清浊哥哥你跑出去玩不带我,我生气了!要清浊哥哥买来的豌豆黄亲~亲才能好。”
     林清浊被他的撒娇弄得哭笑不得,但豌豆黄在镇子上,他现在去买要走两个时辰,实在是买不了。加上沈秋平日里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林清浊心里一思索便知道沈秋没说实话,小拳头攥的紧紧的:“秋儿,怎么突然想吃豌豆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哥哥!”
     沈秋想说就是有人欺负我了,它不仅欺负我还要欺负爹娘欺负咱们全村的人,可是说了有什么用,他只能压着心里的难过抱着一个小孩子寻求一点微不足道的安心:“清浊哥哥。”
     “嗯。我在呢。”林清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觉得心都要被这句‘清浊哥哥’叫碎了。
     两个小孩在院子里抱了好一阵,沈秋揉着眼睛从他怀里钻出来,后知后觉的脸红,低着脑袋甩下一句‘我没事了’就跑到屋子里去。
     沈母正带着村里没出阁的姑娘绣锦帕,她们手艺好,心又细致,关键是帕子做的耐用,做出来托人带到镇子里去卖,每次都卖的很好,不说给家里添补家用,赚个零花钱还是够的。
     此时,一群小姑娘见粉~嫩嫩~肉嘟嘟的沈秋跑进来都停下手里的活看过去的,等看清楚他哭过的红眼睛都是又急又怒。
     沈母也有些紧张,她这个儿子打小长得好看又乖巧,从没让她操过心,上次哭还是看见清浊受伤。一时心里难过,低声问了好几遍,可儿子咬着粉~嫩嫩的小~嘴唇硬是不说话,最后还是林清浊在外面喊他,沈秋才小声的说了句:“我想舅舅了。”
     沈秋私心里不愿意他的爹娘经历那种惨事,可又没法说为什么哭,随口说了个理由,说出来却觉得这不错,他舅舅家住在镇子上,他爹又总是在镇上工作,林清浊也是在镇子上学习・・・・・・如果他们家全家都去了镇子上,那么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件祸端呢?
     沈秋越想越兴奋,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被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