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_第8章

小说下载: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作者:汪三岁更新时间:2017-01-10点击:

人安置了数颗星子。他晃着沈母的手臂:“娘,娘,娘~亲~我们去舅舅家吧。今天就去好不好?”
     沈母为难,但看在儿子为这事哭了一场的份上终究点了点头,沈秋笑了笑,拔腿往外跑。
     “警告。宿主试图改变剧情。启动临时修正计划。本计划每个世界限用一次,是否使用?”
     “是。”
     沈秋一只脚跨过门槛,突然听见一声系统提示音,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从稻草堆里醒来,幼小的孩童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村落,刺鼻的血腥味随着潮~湿的冷风弥散开来,单薄的雾气在阳光下一片缥缈。
     往日安宁的小村落此时一片死寂,没有一丁点生命的气息。
     沈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自己熟悉的小院子,却怎么也走不进去了。他的爹娘,虽然不是真的,却给了他这具血肉,给了他完整的疼爱。
     深吸一口气,沈秋一步一步走过去,他的脸色一片惨白,嘴唇哆嗦着,手指无意识紧攥成拳,脚步虚浮而沉重。
     堂屋的门大敞着,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沈秋猛地瞪大眼睛,鼻子一酸,忍不住呜了一声,但他还是走了进去,看到倒在桌子旁的父母,沈秋终于忍不住痛苦着扑了上去。
     “爹!娘!呜呜,爹!爹!娘!娘!你们醒醒啊!你们醒醒!”眼泪咸涩,流进嘴里,他哭的难以自拔,满心都是酸楚。他不相信,却无能为力。明明那天都已经和父母说好了要离开的,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晕倒,又为什么会在稻草堆里醒来。手下的血液已经冷却到冰凉,沈秋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液,终于承受不住身子一软倒在旁边。
     林清浊跑进门正看到这一幕,瞬间目眦欲裂,跑过去抱起沈秋:“秋儿!秋儿!醒醒!”
     沈秋掀了掀湿漉漉的眼皮,只看到一个半大孩子的身影,心中巨大的痛苦仿佛突然有了发泄口,眼泪涌~出来,伴随着小声的呜咽:“清浊哥哥。”
     林清浊看着怀里满脸泪痕的小孩,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叔婶,眼睛一红,咬着牙才没哭出来。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林清浊把沈秋背起来,坚定地往外走。
     外间不知何时从天而降的天心宗弟子察觉到异动,纷纷竖剑,却见一个孩子背着另一个更小的孩子从一处农户出来,背上那个闭着眼睛,满脸泪痕,即使在昏睡中小身子也一颤一颤的。
     “他们・・・・・・”站在后面的一个人微微皱眉,咬着嘴唇看了眼领头的人,踌躇道,“大师兄。怎么办?”
     对面的人全部穿着同等质地同色的衣服,林清浊环顾一圈,看着站在最前面的人,与其他人相比这人的气度更加沉稳,他压下心底的悲痛,猛地跪在地上,却没有说话。
     那人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一阵,叹了口气,自袖中抽~出一张黄符祭出,沉声道:“先将他二人送回宗门吧。”
     林清浊只觉得一阵暖光袭来,再睁眼已是在陌生之地。
     四周云气缭绕,隐约可见水声,他扭头找到扔在沉睡的沈秋抱在怀里晃了晃,只见他皱起眉头,似乎梦里也不安稳,眼睛一挤便落下泪来。
     林清浊看着他眼角晶莹的泪珠,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忍不住将他抱紧了些。看了看四周的景色,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他早前去私塾读书,听人说这世上除了人间界的俗世官场还有更加厉害的地方――宗门。传说宗门是修真者的集结地,存在在许多地方,这些地方依照实力和资源划分等级,有从属之分,他们的小村落算起来属于一个三级宗门,但是因为路途遥远,又从未出过天赋异禀之人,因此,并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些事情。林清浊本来把这些当做故事听听,想着找机会讲给沈秋听,却不想,如今,真的遇到了。
     他隐约觉得通体舒畅,如同泡了个热水澡之后身体疲懒却又轻松,连抱着沈秋都不似平日吃力。
     “爹~”睡梦中的小孩突然梦呓起来,抓着他的衣襟无声落泪,“娘~”
     林清浊一手拍着他的后背安抚,另一只手将他往自己怀里搂的更紧一些:“已经没事了。秋儿,没事了。”
     沈秋受到安抚慢慢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充满担忧的眼睛,他难过的很,也没在意两人此时的姿势,伸了手抱住眼前这人的腰~腹,小手攥着他的衣裳,声音因为憋闷有些模糊:“清浊哥哥。爹娘被坏人杀死了。我要找到坏人给他们报仇!”
     林清浊拍着他的后背,良久才说:“好。”
     两人收拾了心情,沈秋微微红着脸蛋站在林清浊旁边看着周围奇怪的场景,片刻,仰头看着林清浊伸出手指了指正南方:“清浊哥哥。我们往那边走吧!”
     林清浊看着他被泪水洗涤的明亮而清澈的眼眸,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郑重的迈开了第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个bug,但是我一点都不想改,你们发现了吗?
   宿舍的网弄好啦,但是我早起就正式开始上课了,真是悲伤的一笔。然而我是如此的坚强。下午没课的时候我又不困的话,就会很努力的码字的!么么~
  
     ☆、3-4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五个仙风道骨的大能正围着一面水镜团团坐,看着里面的两个孩子顺利出了入门阵法,纷纷点头。在醒来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关键所在,不错不错。
     林清浊和沈秋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沈秋被林清浊攥着手,乖巧的跟在他身边,稍有异动便往他怀里挤。把一个刚刚遭受大难,父母双亡的受惊儿童演绎的惟妙惟肖。
     到了大殿,沈秋更是跟在林清浊身后瑟瑟发抖,低着脑袋缩着肩膀,一副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反观林清浊,即使在这么多人盯视下仍旧站得笔直,呼吸均匀,一看就是成大事者。
     几人心里多少遍有了计较。
     正说着,先前派去探查的人进来,沈秋颤抖了一下,警惕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惶恐,林清浊皱了皱眉,悄悄握住他的手,小声安抚道:“秋儿别怕。哥哥在这里。”
     沈秋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有点红,随即低下头安静的站着。
     那人站定,背上背着一架神龙氏七弦琴,他拱手行礼:“凝琴殿第十三代掌门亲传弟子孟白安参见掌门师伯,师父,各位师叔。”
     “白安不必多礼。你此次前去可有查明什么讯息?”坐在中间位置的老者温声道。
     孟白安又行了一礼,浑身散发着古板的浩然正气:“回掌门师伯话。弟子此次前往稻香村,根据多具尸体上的伤口以及死亡惨状,及稻香村中氤氲的残留魔气,猜测稻香村屠村一案的凶手与其他村落的凶手为同一人,应当是魔教所为。。”
     “魔教?”上方有人说话,正是孟白安的师父,片刻目光落在两个无辜孩子身上叹了口气,“可怜这两个孩子了。白安,你将他们送到安全地方安置下来吧。”
     这话说得,怕是要把他们送走了。
     沈秋眼睛一红,攥着林清浊的手突然大喊了一声:“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学本事给爹娘报仇!”
     说着眼泪已经掉了下来。林清浊皱了皱眉,摁着他的脖子跪下来开始磕头。沈秋起初还不明白,头磕在地上时突然开了窍,不要命一般一个连一个的磕。
     林清浊攥着拳头,不畏不惧的看着高台上的几位大人物:“我们两兄弟年纪轻轻便惨遭灭门,已经无处可去。还请各位神仙大发慈悲收留我和弟弟!求求你们!”
     沈秋适时的接话,一边磕头,一边用小奶音哭着喊:“求求神仙!求求神仙收留我们!求求神仙!”
     他磕的真心实意,这才一会儿已经脑袋发红,看着便让人难过。
     不知谁叹息了一声,轻声道:“不若,先看看吧。若是个好苗子・・・・・・”后面的话他没说,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除了地上还在磕头的孩子。
     孟白安站在一旁,眼睛里满是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比他刚上山时还要小,这么一个一个头的磕,怕是要把脑子磕坏了。
     又有人进来,端着一个红木茶盘,上面搁着一块白色玉石。此时玉石黯淡无光,被红色的茶盘一衬,像是一块顽石。
     林清浊把已经有些两眼发黑的沈秋从地上拽起来,站在一边。
     那人行过礼便端着茶盘站在他二人身侧,沉声道:“请。”
     两人未动。
     先前开口那人忍不住解释:“你只需握住这块玉石即可。”
     林清浊看了眼沈秋,目光落在他渗出~血丝的额心满是心疼,但这种时候显然不适合安抚自己的兄弟。他深吸一口气,伸手将那块玉石握在手中。
     大殿之中突然安静,似乎人人都屏住呼吸盯着他,林清浊却毫无所觉,他握着手里的石头,感受到它在手中散发着热量,被引导一般开始慢慢输出力量回馈它。
     细小却色泽鲜亮的雷电包裹住他的手掌,慢慢的被玉石吸收,他的肌肤上隐约可以看到狰狞的蓝紫色雷电浮纹,在接触到空气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击声。
     沈秋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盯着林清浊的手,哇,好厉害,这简直像是加了特效一样!太棒了吧!
     他内心充满了感叹,直到林清浊松开玉石收回来还是忍不住盯着看,察觉到他的目光,林清浊虚弱的笑了笑。
     孟白安看着那个孩子,眼中充满赞叹:他才不过十岁吧!竟然是天灵根,而且还是专治邪魔的单系雷灵根!这么纯正的雷系,内心一定是非常正直的人!
     上面几人刻意压低却藏不住兴奋的议论声传来,虽然每年宗门都可以收录许多有才华有天赋灵根优异的弟子,但好的苗子再多也不会有人嫌弃不是。几人议论纷纷,甚至已经有了要争吵的苗头。坐在右边最角落的人看到这个现象,轻轻咳了一声,目光落在了只有五岁的沈秋身上。
     旁边的人配合的弯下腰,让他能够拿得到玉石,沈秋迟疑了一下,才伸出手,可是一如预料中的,玉石在他的手中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廉价石头。
     他攥了很久,久到高台上的人已经开始隐隐争吵,才失落的松开手。
     林清浊轻轻拍了拍他的发顶,却不知如何安慰。
     沈秋低着头不说话,实际上是在想自己到了外门之后要怎么才能打发20年的无聊生活。
     上面的争论始终没有结果,有两个人更是站出来毫无形象的争夺:“小子。你自己说,是要入我寒剑锋还是入他凝琴殿!”
     此话一出,大殿中气氛有一瞬冷凝,对面仙风道骨穿着一身紫袍的高雅道者眼尾轻挑看着看着对面脾气暴躁的对头,冷哼了一声,面向底下的林清浊:“顾名思义。我凝琴殿以琴为武器,属乐修。适合远攻,群战。意蕴深远,风姿卓越。而对面的寒剑锋头目,武器多为冰冷武器,属剑修,以贴身搏击为主,暴力,而有碍观瞻。”
     “你这个死乐修说什么!”
     “哼!”
     两人的争吵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坐在中间的掌门发话了:“文师弟。你凝琴殿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