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_第1章

小说下载: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作者:羲和清零更新时间:2017-08-02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
   书名: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
   作者:羲和清零
  
   十五岁那年,凌可发现自己是个基佬,他喜欢上了一个同性帅哥!凌可窥视着对方的朋友圈,关注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在私底下疯狂地进行着迷弟般的行为。只可惜,他喜欢的帅哥是个换女友如换衣服的傻B直男。
   几年后,凌可和暗恋的帅哥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成了好朋友。为了不让心上人讨厌自己,凌可压抑了自己的天性,硬生生地将自己伪装成了一枚24K纯金直男。
   拥有高颜值的戚枫是个社交达人,但为了维持自己光芒四射的万人迷形象,他一直隐藏着自己身为gay的真实性向,广交(伪)女友,活脱脱将自己艹成了个花心大萝卜的人设。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自己的真爱,对方看上去清秀文静,高冷得一逼,宛如他心目中肖想已久的那一缕白月光。
   只就是有一点,对方看上去,也像一个纯直男……
   总而言之,这是个俩怂逼gay假装直男相互套路的恋爱故事。
   【其他信息】
   【CP】表面高冷内心脑洞大开的闷骚学霸受 vs 表面万人迷内在少女心的双胞胎弟弟攻
   (……靠我的攻受前缀好长……)
   【更新时间】:每天中午12点更新。其他时间的更新都是抓虫,请无视。 【鸣谢】新闻系专业顾问:剑落亦微凉 PS.这篇文是临时起意写的,不是之前找资料的那篇,因为那篇文在做设定时遇到了瓶颈,需要再思考思考。为了不让读者们等太久,打算先写个小甜饼给大家解解馋。这篇文篇幅也不会太长,尽量日更,如若请假会在文案顶部和微博第一时间挂公告,么么哒!(づ ̄3 ̄)づ   
   ==================
  
     ☆、001.初次见面
  
     引子
     “喂,要不,你当我的男朋友吧?”
     凌可听见面前的人用低沉的嗓音问出这句话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他暗恋数年的人,此时此刻,对方微勾着唇角,笑容里透出一股让人捉摸不清的暧昧,深邃的眸子一错不错地望着他。
     ***
     001.初次见面
     凌可第一次见到戚枫,是在他小学毕业那年的暑假。
     还记得那个夏天气温出奇的高,骄阳似火,他独自坐地铁去音乐学院参加业余钢琴八级的等级考试,到了地方,热得浑身都湿透了。
     进了候考室,凌可找了个靠边位置坐下,翻着乐谱,回忆那几个会被重点考察的技巧点,尤其是那首克拉默的《21号练习曲》。
     这首曲子节奏很快,以训练右手的三四五指力度为主,这三指恰恰是凌可最薄弱的点,轮指练习时经常弹错,他试着在桌上轻轻敲击手指做小幅度练习。
     就在这时,身边突然一阵轻响,有个和他年纪一般大的男孩坐了下来。
     男孩穿一身精致漂亮的黑色演奏服,裹身的小马甲收着腰,一头黑发梳得整齐,衬着玉瓷似的肤色,虽然年纪还小,巴掌大的脸没完全长开,但他俊俏的五官已能瞧得出帅哥的雏形。加上一双天生带笑的眼,想必不出几年就会成为众星捧月般的人物。
     凌可呆呆地看了他两秒,以前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莫名有些紧张。
     “喂。”那人笑吟吟地看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淡淡的香,不知道来自衣服还是头发。
     凌可想起自己几乎被汗湿透的TS,怕让对方不舒服,下意识地往边上倾了倾身子。
     那人反而凑得更近了点儿,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戚枫。”
     “我叫凌可。”他低声回答。
     戚枫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伸着脖子又问:“你今年多大了?”
     他猫儿似的漂亮眸子扫了候考室一圈,转回来盯着凌可道:“我看这里就你跟我一样年纪,你小学毕业了吗?”
     凌可在人前的性格有些内向,没想到这人这么自来熟,熟得好像跟你第一次见面就像是你的老朋友,让人完全没有抵抗力!
     “我……毕业了,今年刚毕业。”凌可道。
     戚枫开心道:“哇,我也是诶!你原来是什么小学的?你初中上哪儿读啊?你学钢琴几年了?”
     对方车轱辘似的问了这么多问题,凌可都不知道先说哪一个了。
     理了理思绪,他报出了自己的小学和对口初中,又道:“我是二年级开始学琴的,有五年了。”
     二年级学琴不算早了,很多人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基础训练,到小学毕业之前就能考完十级。
     戚枫也主动说了自己的学校,凌可没听过,问道:“那是什么地方?好不好”
     戚枫挠挠头,道:“私立的,上的人比较少,好不好我不太知道,我也没上过别的,但我妈妈说这是我们市能去的最好的学校了,她也不想让我这么早出国。”
     凌可听了一怔,“出国”对这个年龄的他来说还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和戚枫之间的差距。
     戚枫又眉飞色舞地说了些学校里发生的趣事,比如爱吹牛的外教老师,丰富的课余活动,时不时的户外教学……
     凌可不禁心生羡慕,这学校比他们小学可有意思多了。
     说了一会儿,戚枫的注意力被他的考级曲谱吸引,伸手抽了过去:“哇,都翻这么烂了,你肯定弹得很好吧!”
     凌可窘道:“一般般。”
     戚枫挑起一边的眉毛:“啧,少谦虚了。”
     真不是凌可谦虚,的确是一般,他的钢琴老师总说他天赋平平,但老师也知道他学琴是为了什么,对他没太多要求。
     “你选什么曲子?”戚枫边问边直接翻他的考级书,页面最旧的肯定是常弹的,他很快自己有了结论,“我就舒伯特那首跟你一样诶。”
     在戚枫翻看他的谱子时,凌可却在关注他的手。
     弹钢琴的人,总是会下意识地去看同行的手,尤其是凌可这种小指短上一小截的,天生的弱势让他特别在意自己与他人的差距。
     戚枫的手很漂亮,尽管才十几岁,却已经生得干净修长,要是他的钢琴老师见了,肯定会如获至宝地赞一句“天生的钢琴手”。
     “喂,你以后想考音乐学院吗?”戚枫随口问。
     凌可的思绪被打断,几乎毫不犹豫地说:“不想。”
     考音乐学院?还不如杀了他吧!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凌可就没有过过一个轻松的暑假,每年七八月份,他都呆在家里一遍又一遍重复那些单调的考级曲目。五年来,他对钢琴的热情已经被这些枯燥的练习消耗殆尽,现在只想尽快考完级完成任务,这辈子再也不要碰琴了!
     戚枫有一点小惊讶:“那你学琴干什么?”没等凌可出声,他又恍然大悟般自问自答道,“我知道了,就是学着玩儿的吧……那你用不着考级啊,考级曲目太无聊了。”
     凌可无奈地坦白:“不是,是为了中考加分。”
     戚枫更纳闷了:“加分?”
     凌可简单解释了几句,戚枫评价道:“啊?那有什么意思?”  
     “是没什么意思……”凌可并不想装逼,也没有刻意掩饰自己对弹琴的厌恶。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精心打扮”的戚枫,凌可头一次为自己说出这样的学琴理由而感到羞愧。
     对方穿这么正式,应该跟自己很不一样吧……
     凌可瞥了戚枫一眼,盘旋心头的疑惑脱口而出:“你穿成这样不热吗?”
     戚枫低头扯了一下脖子上的领结,苦笑道:“我也不想穿的,可我的老师说,每一次在人前弹奏都要当是正式演出,所以必须要认真对待……哎,热也没办法啊。”
     稀奇的是,戚枫说着热,脸上却干干净净的,一点没出汗。
     “七号考生,李旭,”门口传来了工作人员机械的传唤声,“下一个八号考生,凌可,准备。”
     凌可一下子紧张起来:“快到我了。”说罢就没心思再跟戚枫聊天。
     戚枫单手托着下巴看着他,漫不经心道:“都快进考场了就别想太多啦,放松点,老师又不会吃人。”
     凌可听不进去,坐了会儿又觉得尿急,让戚枫帮忙看着自己的东西,赶紧去上了个厕所。
     转眼十几分钟就过去了,凌可回来后,戚枫笑嘻嘻地把曲谱递给他,道:“加油哦。”
     凌可:“嗯,谢谢。”
     克拉默的《21号练习曲》,他果然弹错了两次,不过后两个曲子还算顺利,尤其是舒伯特的《即兴曲》,是他练得最顺的一首。
     应该……能过吧?
     凌可舒了一口气,走出考场,犹豫着要不要再去陪戚枫坐一会儿。排在自己后面的人不太多了,也不知道那家伙是第几个考。
     可当他走向候考室时,工作人员拦住了他,轻声道:“同学你已经考完了吧?”
     凌可指了指候考室的方向,支吾道:“我……等人。”
     工作人员无情道:“等人的话去外面。”
     凌可只能认命地抱着曲谱离开考场。
     外头的太阳又毒又辣,他躲在阴凉处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戚枫出来。
     凌可的视线不由落在马路对面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上,只见车身漆面在光照下泛着锃亮的光。
     他恍恍惚惚地想起两个小时前发生的事,那时刚到音乐学院门口,入口处来来往往全是考试的人,他抱着快被揉烂的乐谱涌在指示牌前看考场的位置,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开过来。
     人很多,凌可只匆匆往那个方向一瞥,看见一个穿演奏服的男孩,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在候考室里遇见戚枫,被他主动搭讪,再到现在看见那辆轿车,凌可才把他们串联在一起。
     从那辆车上下来的人,好像就是戚枫。
     毕竟这么热的天还穿演奏服来考试的,人群中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哇,宾利耶!”这时,边上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打断了凌可的思绪。
     几个陪同孩子考完试家长们结伴路过,一个大人指着街对面的轿车咋舌道:“那个是送考生来的车吧?”
     另一个家长附和道:“是啊,我刚看见了,哎,有钱人的小孩都这么注重教育,我们的孩子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那孩子仰着头一脸天真地问:“妈妈,我们家没钱吗?”
     家长道:“没钱也砸锅卖铁让你学,你好好学习就是给我们的回报,知道么?”
     孩子“嗯”了一声,微微垂头,用欣羡的目光瞥了一眼那辆轿车。  
     酷热的温度很快磨光了凌可的耐心,使他有些莫名地沮丧。
     哎,就算等到了戚枫又能如何?顶多相互问一句“考得怎么样”,他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也许今天分开以后,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思及此,凌可甩了甩头,转身离去。
     晚饭时,凌可和父母汇报了考级情况,又好奇道:“爸,妈,什么是‘宾利’?”
     凌母搛了块肉到他碗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