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信了你的邪_第1章

小说下载:信了你的邪作者:走在田间更新时间:2017-09-25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信了你的邪》作者:走在田间
  
   文案
   盛连捧上了公务员的铁饭碗,以为从此之后朝九晚五打卡看报
   结果进了科室才知道,抓妖是日常,外勤天天跑,时不时还要被隔壁科室借去当镇妖净化的外挂
   然后某一天,他遇到了只吃素的丧葬集团大佬季九幽
   大佬:“来我这边,泳池别墅千万跑车随你挑。”
   盛连:“好的大佬!”(RQ)/
   后来才知道,别墅建在幽冥界、泳池造在忘川水边,千万跑车还是地府牌照,人间界禁行
   盛连:“……”老子信了你的邪!
  
   万能吊命天山雪莲受X丧葬集团总裁大佬攻【别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幻想空间
   主角:盛连,九幽 ┃ 其它:全国大型连锁丧葬集团总裁和他的小可爱
  
   作品简评
   盛连大学毕业,和好友一同考入特办科9处当了一名根正苗红的公务员,虽然本体原型长得像包菜,却是朵绝无仅有的天山雪莲,理所当然被分到了净化科,结果入职后办的第一个案子,“妖怪”见了他就哭着下跪,不仅如此,紧跟着还发生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禁令盛连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本文以“轮回河”“往生树”“定魂镜”为主线,讲述了人间界与幽冥互通之后寻找三神器的故事,主角性格洒脱、人物性格鲜明、情节推动快,主角间互动有爱,是一本闲暇之余看了解解闷的小故事。
  
   第一卷 轮回河
  
   第1章
     盛连出生在A市一个普通双职工家庭,父母本本分分的老实人,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儿子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捧上碰瓷也碰不烂的铁饭碗,光宗耀祖。
     盛连不负众望,考上了。
     盛家夫妻欢天喜地,还特意回老家办了酒。
     院子里台桌搭了十几个,浩浩荡荡延伸到这县郊农村二层小楼的大门口,盛家夫妻热情招待乡里乡邻,盛连这个主角却遗世独立地坐在老家二层小破楼的院子台阶上啃黄瓜,嘎嘣脆地啃,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他爸妈,不是很理解二老对铁饭碗的执念。
     不就是份稳定点的工作吗。
     盛连啃完最后一口,擦擦手,起身,转回屋子里,去了他奶奶房间。
     盛连的奶奶今年八十岁,老当益壮,一字马跨得比小姑娘都开,村里人都说盛连的奶奶是活得开明心态好的老姑娘。
     此刻,这满头银发的老姑娘正背对着房门口,对着屋内桌案上的一个莲花座磕头祈福。
     三跪三拜,结束了,还上了一支香,又拜了拜,才算完事儿。
     “奶奶。”盛连进门,目光在那莲花台上扫了眼,至今也不是很明白他奶奶到底在拜什么。
     老太太看到孙子进门,乐呵呵地笑了笑,朝他招手,真论起来,盛连其实和老太太更亲近,因为盛家夫妻从前忙工作顾不上儿子,都是老太太在亲自照顾这大孙子。
     如今大孙子学业有成、又考上了公务员,老太太自然高兴。
     但高兴归高兴,还是悄悄拉着盛连,谨慎地看了眼闭上的房门,压着苍老的声音,耐心叮嘱盛连:“你上班的地方要是离家远,就找理由搬出去自己一个人住吧,千万别被你爸妈发现,会吓到他们的,知道吗?”
     盛连点头:“我知道。”
     老太太又不放心地问:“你一个人能行吧?”
     老太太这是拿他当小孩儿,盛连特意加重语气承诺:“能,可以,绝对行。”
     老太太点头,可缓了缓,又唉声叹气地一感叹:“哎,不怪我这年纪大的多嘴啊,谁让你是个包菜精呢。”
     别人家都是亲妈亲爹,他家这绝对是亲奶奶。
     “哦对,”老太太责备自己的老糊涂,“我又忘了,不是包菜,是天山雪莲,嗯,雪莲精。”
     盛连不是人,准确来说,不完全是人,他的本体是一株天山雪莲。
     这事儿说来也怪,盛家上下几代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职业从他爸妈那代朝前都是贫下中农,连个算命的都没有,结果这一辈却生出了一个“妖物”。
     这妖物打娘胎出来是个人,长到三岁的时候,某一天跟着盛老太太去蔬菜园挖包菜,挖着挖着,盛连忽然就变成了一只戳进土里的大包菜,盛老太太转头没见孙子,却见了这么大的包菜,抬手就挖。
     老太太秉着“这么大赶紧挖回去煮了”的朴实心态,孙子都忘了,抱了就走,抬腿进厨房,却忽然听到一声奶声奶气地哭腔――
     “奶奶!别吃我!呜呜呜呜……”
     这是第一次,盛连化出了他形似包菜的天山雪莲的原型。
     不过提到曾经那些旧事,盛连也很佩服她这位大字不识几个的奶奶,文化是没有的,可胆色俱全,大孙子变成了怀里的包菜,非但没被吓哭吓傻,第一时间抱回屋子里,对着莲花座三叩九拜,念念有词的祈祷,没多久,盛连又变回了孩童模样。
     小时候的事盛连多不记得了,但他跟着盛家老太太长大,一直谨记不能向任何人吐露他原身这件事,后来渐渐长大,盛连懂事了,也自觉死守秘密。
     他只是偶尔疑惑,奶奶当初是怎么透过他包菜嫩叶子的皮相看出他天山雪莲的真实身份的,真的确定不是包菜?还是说,奶奶曾经也目睹过一株天山雪莲?
     盛连不得而知,因为老太太从不多言,就像她从不告诉任何人,她桌上供奉的莲座到底曾经卧着哪位神佛。
     老太太年纪大了,不免唠叨,叮嘱颇多,不久,盛连妈妈过来叫盛连出去敬酒,把人给拉了出去。
     合上门的时候,瞥了眼那案桌上供这的莲座,盛家妈妈问盛连:“你奶奶和你说什么了?”
     盛连简单道:“没说什么。”
     盛家妈妈叹了口气:“从我嫁进这个家门开始就发现你奶奶整天神神道道的,现在是好些了,只供个空莲座,老早还特意请师傅做了什么‘孟婆’‘崔判官’‘黑白无常’的画像供着呢,别人供都是供神佛,你奶奶倒好,供些阴间的,真是不知该怎么说好。”
     盛连也知道这些事,不说什么,心里却默默地想:没供个包菜神在家里,他奶奶真的已经算是挺克制的了。
     酒宴闹了一个中午,临近两点才结束,宾客散尽,盛连却要提前走,因为他后天一大早就要去部门报道。
     奶奶还在午睡,盛家夫妻送盛连朝院门口走,不停叮嘱,要盛连进了单位和审计署的同事好好相处、努力跟着领导学做人、勤快积极地做事,也好为将来的仕途铺路。
     仕途?
     盛连想了想他那个科室,别的不清楚,但这未来看报纸的仕途应该会很一帆风顺。
     盛连踏上了回程的火车,而事实上,关于他的工作,他没有说实话。
     他考的根本不是他父母口中的审计署,而是一个较为神秘的特派办,入职科室是这个特派办下的“净化科”。
     盛连曾经找朋友打听过这个所谓的“净化科”到底是做什么的,朋友很坦率地说:“也不做什么吧,就是你们一群莲花蹲一个科室里发扬一下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偶尔出个外勤给其他物种做一做思想工作之类的,很轻松的啦。”
     盛连天真地信了这句“的啦”。
     次日,他在家里接到了特派办的电话,是个女人的声音:“盛连是吧?”
     盛连:“是我。”
     对方:“你好,我是你在净化科的同事,我今天通知你提前来报道,等会儿我给你发个地址,你要是没什么事,这就过来吧。”
     盛连有些意外:“今天?”
     对方反问:“有问题?”
     盛连心说反正也没事,找房子不急,便答应了,换了身白衬衫和黑西裤,打车去了对方发给他的地址。
     下车的时候他却直怀疑司机是不是开错了路,特意又看了眼手机,再抬眼,震惊了――叫他来报道的人给他的地址竟然是A市最贵的独栋别墅小区,随随便便一套房子几千万的那种。
     看着面前富丽堂皇又警卫森严的小区大门,盛连颤着心口给对方去了电话重新确认。
     女人理所当然道:“对啊,没错啊,你从正门进来,之前寄给你的入职卡你带了没有,带了直接刷,保安拦你,你就说09栋的,他会让你进来的。”
     果然,盛连去刷门卡,保安来询问,他说09栋,保安便直接放行了。
     而等他敲开09栋别墅的大门,步入200平的宽敞大客厅做的开放式办公间之后,他第二次震惊了。
     就算是特殊部门,也特么不能腐败到直接拿三层楼的独栋别墅当办公地点吧?
     别墅内倒是没有高档的装修,纯公务性质的办公区域,盛连在前台报了名字,被请上二楼,敲了敲那间门牌上写着“净化科一”的科室大门。
     半天没人应。
     他只能轻轻推开门缝朝里头看了看,一看之后又吓了一跳,叫他来报道,偌大的一间办公区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难道都喝完下午茶集体睡觉去了?
     盛连紧跟着震了第三次惊,他默默在心里想,他考什么公务员,报什么道,这另类的特派办蹲两个月,万一碰上中纪委反腐,第三个月他是不是就要改去蹲号子了?
     亏他一开始还自作聪明报考了一个所谓的都是“自己人”的部门――自己人的意思就是,大家都不是人。
     忽然背后有人咳了一声:“盛连是吧?”
     盛连转身,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制服套装的年轻女人,认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打电话叫他提前来报道的那位。
     盛连点头:“是我。”
     年轻女人也点头:“你好,我是黄莲花。”
     真是个别致的名字。
     女人又跟着看盛连:“对了,你也是草本吧,什么科的莲?”
     盛连了悟了,黄莲花不是名字,是在说本体原身。
     说实话,盛连很不适应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他虽然本体是雪莲,不能算作是个纯粹的人了,但他经由母胎出生,被当做普通人类养大,习惯了作为普通人的生活,他和朋友之间相互打招呼从来只问名字,就没听说过问他什么科的。
     但既然来之则安之,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和同类接触的路,自然要有所改变。
     盛连略略适应了一下,客气地说:“我查查。”果断掏出手机搜索了下,念出了百科里的资料:“天山雪莲,呃,菊科。”
     菊科?雪莲竟然是菊科的?这科目怎么感觉怪怪的。
     白莲花女同事愣了下:“什么什么?”
     盛连客气又平静地开口,为了表现得有点亲和力,还特意微微笑了下:“菊科。”
     白莲花女同事:“不是!你什么莲?”
     盛连:“天山雪莲啊。”
     白莲花女同事做出一副受怕惊吓的样子,连着后退了两步,倒抽着气喃喃惊叹:“天山……雪莲……”
     盛连有些莫名,朝她眨眨眼:“嗯,对。”
     女同事却忽然转身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