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王女韶华_第2章

小说下载:王女韶华作者:溪畔茶更新时间:2017-10-07点击:

,忙道:“好。”
     沐元瑜转身离去。
  
  
   第2章
     清婉院,西次间里。
     窗下的紫檀雕螭纹罗汉床上铺着猩猩红织锦毛毡,身着家常乌绒道袍的滇宁王姿势放松地坐着,一手搁在中间的小几上,微眯着眼,半斜着身。
     床边立着一位丽人,穿妃色对襟长袄,挽着简单发髻,髻上只插着一根珠钗,她抬着手,轻轻替滇宁王捶着肩头,随着她一下一下的动作,那珠钗钗头上镶嵌的明珠跟着微微晃颤,床脚摆一架宫灯,灯光珠光交相映衬,映得丽人清婉动人无比。
     这丽人便是自进王府一直盛宠不衰的柳夫人了,随着结香掀开锦帘,再度进来禀报广南县主之事,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着意望了一眼滇宁王的表情。
     只见他眼睛睁开,眉头向上一耸,嘴角跟着舒展开来。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喜悦神色,柳夫人柔声细气地向结香道:“有这样好的消息,怎么不早说来?世子呢,还不快请进来,说一说究竟,女人生产,可是件极不容易的事,不知县主遇着什么凶险没有。”
     她一边说一边留心着滇宁王,见他虽未首肯,但未反驳,这便是默认了,柳夫人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转望向结香,目中含了催促之意。
     结香看得懂主人的眼色,但却没法依言出去,只能轻声道:“世子听说王爷已经歇下,便退走了……”
     滇宁王的嘴角垂下,才生出的喜意褪了个干净。
     柳夫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打个转圜,却又不好说――这个辰分,将将到用晚膳时,离滇宁王惯常安歇的时候还早得很,滇宁王先前那么说不过是个不想见儿子的托辞,这也不是头一回了,父子两边心中都有数,但赶上今天这种情形,世子带了好消息回来,明明是有机会进来请安的,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掉头便走了――
     虽说是滇宁王自己的意思,可在他的角度看来,恐怕仍会觉得被儿子扫了面子。
     他此刻身上散发出的冷意便是明证。
     屋里陷入沉默,结香感觉到气氛不对,有点不安,张嘴想说“世子还没有走远,不如请他回来”,话未出口,柳夫人察觉到了,抢在她先一步道:“外边晚膳让人摆了没有?”
     结香硬把话吞了回去,转道:“――已经吩咐人去了厨房,应当快回来了。”
     柳夫人点点头,转回去柔声向滇宁王道:“王爷,妾身先出去看一看,若好了,请王爷移驾用膳。”
     滇宁王垂着眼,无可无不可地“哼”了一声。
     柳夫人脚步轻盈地带着结香出去。
     厚厚的锦帘一放下,柳夫人面上柔和温婉的表情就尽皆转成了无奈。
     结香尚有两分不解,把声音压得低低地道:“夫人,为何不让我请世子回来?有县主的好消息在,难得王爷心情好,世子岂不领夫人的情……”
     柳夫人摇摇头:“世子若没走罢了,走都走了,再叫回来,不是那个味了。”
     结香闻言有点领悟,但她年岁尚轻,上位成为柳夫人的心腹年份不是很长,还没有摸到这座滇宁王府尊荣之下掩盖的暗流,那不解更多地仍旧留存着,嘀咕道:“嫡嫡亲的父子,王爷膝下又只得这一根独苗,连个偏心的地儿都没有,如何还有这许多计较。”
     柳夫人幽幽叹了口气:“你问我,我也不知该问谁……”
     她是江南姑苏人氏,天生一种婉柔态度,面上轻愁一笼,结香同为女子都禁不住心疼起来,跟在柳夫人身后往门边走了两步,劝道:“罢了,以后夫人别管那些事了,管来管去都是白效力,既没个作用,也没人领夫人的情――才我出去,跟世子来的是王妃身边的丁香,我请世子等一等,她还冲我说怪话,难道我不是好心不成。”
     柳夫人听了倒不生气,宽容地道:“她是王妃身边的人,瞧你自然不大顺眼,你忍一忍便是,世子总是没说什么罢?”
     结香点头:“世子还是一样客气,只是他要肯等一等就好了。”
     柳夫人素手挑开一线帘隔,望着廊外细密小雪,嘴里轻轻地道:“你不懂――王爷不想见世子,但真见不到,又要不高兴;最好是他不要见,但世子孺慕恳切,一心巴着他求着他,就要承欢膝下,他才觉得畅意。世子又不是奴婢之流,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受这个排揎?他可以低这个头,也可以不低,王爷拿他又有什么办法。”
     结香似懂非懂:“夫人说的也是,确实并没见世子犯什么错,不知王爷为何如此。不过,既然这样,夫人又何必还帮他们穿针引线,替人缓颊。”
     柳夫人唇边飞过一抹轻飘笑意:“王爷和世子怎么样,是他们父子的事,我做什么,是我的事。”
     结香知道自己跟的主子外表柔弱,实则内里是个有主意的人,便收了抱怨,转而附和着道:“夫人大度,好在夫人这一片心不算全白抛费了去,世子见了夫人总是格外有礼的,西院那里,世子可不大愿意去搭理。”
     她说的西院是滇宁王的另一位夫人所居之地,那位夫人姓孟,在王府的资历比柳夫人深得多,住的院子也好,仅次于滇宁王妃所居的容正堂。
     当年柳夫人进府后,滇宁王得她如获至宝,看偌大王府剩下的空余院落皆不入眼,便打上了让孟夫人让贤的主意,孟夫人虽为妾室,好歹也是有封号的,且为滇宁王生养了两个女儿,娘家父亲不大不小还任着个官儿,哪里丢得起这个脸面,便闹起来不依。
     柳夫人才进府,不想与前辈争风,主动劝说着滇宁王退了一步,滇宁王倒是听了她的劝,但却更心疼她懂事知礼,于是没再去让孟夫人迁居,却另选了一处地方,把屋舍全部扒掉重建。
     滇宁王这一脉本为中原汉人迁居而来,不过几辈人在南疆繁衍生息下来,难免有被当地同化之处,建筑装饰风格也有些受到影响,与中原生出了差异来,滇宁王为了解爱妾的思乡之情,却是不惜靡费,不远千里从柳夫人的故土江南运来了工匠及许多材料,耗费了极大功夫,最终造就出这一座玲珑雅致的清婉院。
     随着清婉院的落成,柳夫人的盛宠踏踏实实地坐实了下来,与此同时,跟孟夫人那边的怨结也是干脆利落地打了个死扣。
     听见结香提起这一点,柳夫人的笑意深了些,嘴里却道:“别胡说,我并不求压倒别人,只望着世子别听了小人谗言,误会了我就好了。”
     结香很明白她的言下之意,滇宁王已是快知天命的年岁了,柳夫人却将才三十,老夫少妾,两边年纪差了这么多,滇宁王的身子骨又不算十分硬朗――因前些年遇刺遭了场大罪,虽王府不缺神医灵药,慢慢养治了回来,到底亏空了些元气。柳夫人眼下风光无匹,可将来晚景如何,滇宁王恐怕管不到她,倒是着落在那位小世子身上更多一些。
     明白归明白,结香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夫人要是能自己生养个小主子就好了,贴心贴肺的,再不用这样委屈。”
     “……”
     柳夫人眼中闪过极其复杂难辨的光芒,是结香无论如何也看不懂的,不过因柳夫人很快低下头去,她根本也没机会捕捉到,她只见到柳夫人往自己平坦的小腹看了一眼,然后道:“我如何不想,只是我已经这个年纪――”
     她摇了摇头:“罢啦,总算世子温和知礼,不是残暴之人。”
     虽如此说,对于专宠十来年却膝下犹虚这件事,柳夫人心底到底不是不遗憾的,再抬起头来时,面上笑意便惘然散去了。
     结香一时多嘴勾起主子憾事来,说完就后悔了,好在见到回廊里几个着一般样式比甲的丫头们过来,手里捧盘提盒,是自小厨房取了晚膳来,便忙转移了话题道:“夫人,晚膳好了,您往里面站站,这里在风口上,一会帘子打起来,仔细受了寒。”
     滇宁王还在里间,柳夫人也不想在这时陷入忧悒,便点点头,顺着离开了帘隔边,莲步轻移,往里面走去了。
  
  
   第3章
     与清婉院的微妙气氛不同,处于王府中轴线上的荣正堂里此刻却是一片欢声笑语。
     滇宁王妃端坐上首,打知道女儿得子的好消息后嘴就没合拢过,管事嬷嬷大丫头小丫头们一层一层地上来道喜,吉利话儿说个不停,滇宁王妃听得更是容光焕发,她非汉人,乃是滇宁王在本地迎娶的百夷女子,秉性爽利脆辣,一挥手,就道:“府里这个月的月钱都发双倍,我们院里,格外再多一倍!”
     这就是三倍了,当一个月差拿三个月钱,当下别说底下的小丫头们了,连上头在主子面前得脸时常有赏的嬷嬷大丫头们都个个欢喜,尽皆雀跃起来,重排了位次又是谢赏又是继续道喜。
     一片过年似的欢腾里,帘隔掀起,一个清亮的声音满是笑意地响起:“那儿子也要替院里的姐姐们多谢母妃了。”
     “世子来了!”
     还排在堂中行礼的最后一波小丫头们听得这一声,忙都往边上散开挤去,让出地方来。
     沐元瑜从紫檀边彩漆屏风后绕出来,他从清婉院出来后就直接来了荣正堂,滇宁王拿架子不大搭理这个儿子,滇宁王妃却是视他如宝的,见他身上落了雪,匆匆问了两句就忙打发他先去沐浴换衣了。
     此时他重又过来,穿着身墨蓝棉袍,一根青玉发笄束了发,面庞上泛着刚从热汤里泡出来的微红,脸颊微嘟,五官清秀里蕴一股英气,是个十分能讨长辈喜欢的小儿郎面相。
     滇宁王妃一见就从心底里爱起来,不叫他行礼,一把拉了到跟前来,摸着他的手问:“瑜儿,我才叫人送的姜汤你可喝了?”
     沐元瑜笑着点点头:“多谢母妃关心,已经喝了。”
     “这就好。”滇宁王妃摸着儿子的手热乎乎的,应当没有因落雪而受寒,方才放了心,把屋里的丫头们撵出去大半,只留了几个心腹伺候人,细细问起武定那边的景况来。
     “……很顺利,姐姐准备做得足,稳婆大夫早早一应全备下了,我到时姐姐已经发动,我不好进去,就和姐夫在院子外面等――”
     滇宁王妃忙道:“怎么维栋也在?他今儿不去卫所当差?”
     “原是去的,得了姐姐发动的消息,又跑回来了。”
     滇宁王妃不由满意地笑了笑,沐元瑜就接着往下说,不过生产既然顺利,其实没什么可多说的――即便过程中有什么,他一个半大少年,这样事肯定不会叫他参与,他也很难说得出什么来,叙述的重点就放在了新生儿上。
     体重样貌,如何康健,哭声如何嘹亮,滇宁王妃真是百听不厌,一样样都反复细问,恨不得那小外孙就在眼前,她能抱在怀里,亲手摩挲才好。
     说过一回又心疼女儿:“唉,再顺利,媛娘也是吃了苦头了,她上回生产可伤了底子,这回就算顺利,月子里也要好好调养才行。”
     立在她身侧的许嬷嬷笑道:“娘娘放宽心,哥儿亲自去看着的,说县主无恙,那就肯定是错不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