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王女韶华_第3章

小说下载:王女韶华作者:溪畔茶更新时间:2017-10-07点击:

主先前的亏空应当都养回来了。这翻到明年,说不定还能再给娘娘添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外孙呢!”
     滇宁王妃最是爱听这话,她衣着大致是汉家装扮,但在一些小的饰品上仍保留着百夷女子的风俗,手腕上叮叮当当套了好些手镯,一片金玉富贵之气,当即就捋下一个,掌心托着轻轻往外一送。
     许嬷嬷满面堆笑地蹲身接了镯子,口里又是一连串的奉承话出来。
     滇宁王妃手面阔气,还能留在屋里的几个心腹都是知道的,当即不甘示弱,也要搏一搏这额外的彩头,只是新鲜的词儿还未想好,屏风外已传来了丫头的通传声。
     “启禀娘娘,二姑奶奶回来了,在外求见娘娘。”
     连同沐元瑜在内,屋里诸人皆有些讶异地循声望去。
     却望不见什么,云南气候温暖,少有像今年这样的寒冬,是以门前格外多加了一道屏风,以遮挡每回帘隔掀起时卷入室内的寒风。
     滇宁王妃收了些喜气,语气平淡里蕴着一丝不耐烦:“叫她进来。”
     小丫头应诺出去了。
     屋子里没外人,滇宁王妃也不掩饰,直接道:“二丫头这时候跑回来,不尴不尬的,又不知惹什么麻烦了。”
     目光转向沐元瑜,立刻放缓:“瑜儿,你先到后面去,你二姐总没正事,你别听她那些话。”
     沐元瑜心下有数,这位二姐闺名芷芳,和他不同母,乃是孟夫人所出,也比他长了好些岁,六七年前便嫁出去了,嫁的是陇川宣府使家长子杨晟。这对夫妻于子女缘上很顺,已有了嫡出的一对儿女,但在夫妻情分上却不大合得来,一直过得磕磕绊绊的。
     现在外面天色已黑,又还飘着雪,沐芷芳捡在这时候回来,很显然不是正常归宁,十之八九,又是和丈夫赌气闹矛盾了――这本来也不是头一回。
     不过一般沐芷芳回来都是找着孟夫人去抱怨,会到滇宁王妃这里来,倒是少见。
     沐元瑜有了好奇心,就不想走,撒娇道:“我大了,母妃叫我跟着听一听罢。”
     滇宁王妃对着小儿子是个无条件的慈母,就笑了:“好好,瑜儿长大了,那你就在这里。”
     这两句话功夫,一个身披大红羽毛缎斗篷的青年贵妇进来了,取了兜帽,露出满头珠翠来。
     沐元瑜站起来:“二姐姐。”
     他和沐芷芳其实不熟,毕竟年纪差得多了,他才开蒙时,沐芷芳就已经嫁出去了。不过也因为年纪差得远,他和沐芷芳之间闹不上什么争端,一年里见个三四回面,双方都很和气,沐芷芳犯不上得罪他这个金贵的宝贝蛋,他也没必要和已出嫁的异母姐姐有龃龉。
     但是这回,沐芷芳却不如以往般保持着一种客气的亲近,而是眼圈一红,哽咽着道:“小弟,二姐这回就指着你给讨个公道了!”
     沐元瑜:“……”
     忽然被寄予厚望,他愣了愣,才要说些什么,滇宁王妃的脸冷下来:“二丫头,有话好好说,你进来就这么没头没脑,也不怕唬着你弟弟。”
     接受到滇宁王妃的冷眼,沐芷芳方收敛了些,抹着眼去了斗篷,上前行罢礼,丫头引领着她在下首坐下来,又奉上茶。
     滇宁王妃不耐绕弯子,直接道:“说罢,怎么回事?”
     沐芷芳的眼圈立时又红了,咬着唇道:“母妃,我实在是受不得了――他又寻了个不要脸的贱人!还说要抬回来做二房!”
     这一句出来,下人们不禁面面相觑,连滇宁王妃也顾不得怪她言辞粗俗,皱了眉道:“――二房?姑爷不是气话,是认真要如此?”
     沐芷芳见滇宁王妃是明显不赞同的样子,像找着了主心骨,哭道:“是真的,若只是我们夫妻私下拌嘴的话,我哪里敢来烦母妃。”
     虽猜到了沐芷芳是夫妻失和,但也没想到失和到了这种地步,沐元瑜惊讶地握紧了丁香悄悄给他端来的一盏杏仁茶。
     沐芷芳可不是一般贵女,作为郡王之女,在云南这块地界上的同辈里,除去有封号的广南县主沐芷媛之外,第二“贵”就是她了;她的丈夫惹些风流罪过还罢了,正经公主也未必管得住驸马一生一世一双人,但要在家里摆个正经二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太打脸了。
     怨不得沐芷芳这幅形容哭回来。
     沐芷芳呜呜地哭:“母妃不知他们多不要脸,叫我抓了个正着,没有一点羞惭之心,竟还顺势逼着我要过了明路。我自嫁到他们杨家去,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哪一样儿做得不周到;房里人也不是没有给他,雪儿桐儿,哪个不是美人胚子,他还不足厌,还要在外面沾染那些贱人,我早些年不服气,为这事闹过几场,如今我知道管不动他,他就那个性子,再改不了的,也睁一眼闭一眼地罢了。可他倒好,更踩起我的脸来,竟要把那贱人弄回家来,真叫他如了意,往后我还有什么脸出门,拼着和他闹个一拍两散,我也不能依!”
     滇宁王妃叫她哭得有点头疼,也不管她后面那一长串诉苦,只管从第一句开始问起:“你当场抓住的?是无意撞上了,还是先知道了消息去的?”
     沐芷芳把自己哭得也有点发晕,脱口就道:“他动了私房,新置了处宅子。”
     那就是有备而去了。滇宁王妃简洁问道:“人现在打成什么样了?”
     沐芷芳:“……”
     她红肿着眼睛噎住了。
     滇宁王妃皱了眉:“打死了?”
     她深知这个庶女可不是只会哭回娘家的受气包,若是猝不及防地撞上了还可能吃点亏,既是做好了准备就奔着抓奸去的,那不打个七零八落就怪了。
     沐芷芳忙道:“没,我家那胳膊肘往外拐的爷护着呢,我的人都没怎么沾着那贱人――”跟着却又吞吐起来,“只是,只是不小心误伤了别人。”
     她声音低下去,末尾的“别人”两个字十分含糊。
     滇宁王妃眉心皱褶不耐地加重,许嬷嬷上前一步,笑道:“二姑奶奶,老奴多句嘴,二姑奶奶既是回来向娘娘诉屈,当把话说清楚了才好,娘娘才知道该如何替您出头不是?现在误伤了谁,二姑爷那边又是什么个景况,要不要紧,这事不理顺了,早点拿出个章程来,耽误的是您呢。”
     沐芷芳听了,犹豫了一会,终于道:“……伤着了三堂弟。”
     她一语既出,满室俱静。
  
  
   第4章
     沐元瑜当先回过神来,在椅中欠身道:“可是二伯父家的三堂哥?”
     滇宁王这一辈共有兄弟三个,长兄早逝,余下的就是行二的奉国将军沐二老爷和行三的滇宁王,两兄弟各自开府,因着旧年间有些宿怨,平日里极少来往,至于这宿怨是什么――从滇宁王排行居下却能承袭王位就很可窥明了。
     沐芷芳低着头,把脑袋点了点。
     沐元瑜大是奇怪:“二姐姐,这我便不懂了,二姐姐的家事怎么会牵挂上了三堂哥?”又关切地问,“三堂哥怎么样,伤得重吗?”
     单以儿女论,滇宁王府要多些,沐元瑜上头足足有六个姐姐,除去没养大夭折的两个,也还有四个;但若以子嗣算,则沐二老爷家就兴旺多了,共有三子,长子次子俱已长成娶妻成家,最底下一个小儿子沐元茂却是巧,正好和沐元瑜同年生的,今年一般是十二岁,只是沐元茂在月份上大了两个月。
     沐二老爷和滇宁王这两兄弟关系差到几乎对面当不相识,但沐家的家祠在滇宁王府里,每年年根下祭祖沐二老爷是不得不携家眷来的,孩子间的顾虑总比大人要少些,沐元瑜便在这每年短暂的会面里和沐元茂玩到一块去了,沐二老爷虽然极厌抢了王位的弟弟,但他将半百的人了,终究不好对矮墩墩的小侄子横眉竖目,便拉着脸由孩子们玩去了。
     几年玩下来,沐元瑜和沐元茂这对堂兄弟的交情正经还挺好的。
     沐芷芳拧着帕子,有点哼唧地道:“我也不大清楚,当时乱糟糟的,似乎有个不晓事的小厮打了三堂弟一棍,听他喊腿疼,头上好像还破了个口子,后来他那边的人过来,护着他走了。我真不是有意的――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赶着回来问母妃讨主意了。”
     沐元瑜无语服气:这可好,丈夫养的外室没怎么样,先把自己家的堂弟打破了头,两家关系再不好,也姓着同一个“沐”,这算怎么一回事呢。
     难怪他二姐姐先进来时当这么些人哭这么惨,恐怕是一半气一半怕。杨晟在外面置私宅养外室,凭养的是什么大家女小家妾亦或是暗娼粉头之流,沐芷芳打上门去都是占了理的,打个半死只算活该,哪怕是打死了,以沐芷芳的身份也不会摆不平,可伤着了沐元茂,问题就没这么简单了。
     沐二老爷只愁没借口给滇宁王难看,如今儿子伤在了兄弟家的庶女手里,这将闹成什么样,沐元瑜想一想都觉得麻烦,别说沐芷芳了。
     她一个庶女,在滇宁王面前本就没多大脸面,又眼看着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大节前给滇宁王找了这么个晦气,滇宁王知道,别说替她出头,能饶了她都算给出嫁女留面子了。
     滇宁王妃则很生气,不是生气沐元茂受伤,而是想到了为什么沐芷芳一进门会向沐元瑜求救,这桩事故里,苦主沐元茂本人的意向自然很有分量,而滇宁王府内外上下所有人丁里,只有沐元瑜心宽,不看人下菜碟,肯和沐二老爷那边的人玩耍,和沐元茂说得上话。
     这个蠢货!
     抓奸这样的小事都能办出差错来,还想拉她的瑜儿下水!
     滇宁王妃一拍桌案,喝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原原本本地说清楚,再有含糊,你有本事犯糊涂,就该有本事自己收拾,不必在我这里多说什么了!”
     嫡母发了怒,沐芷芳哆嗦了下,怕真被撵走,终于不使什么春秋语法了,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始末全交代了出来。
     原来杨晟勾搭上的那位外室也不算外人,乃是那边府里沐二夫人娘家的一个侄女,姓施,七拐八绕的关系论起来,沐芷芳也能叫一声表妹。
     这表妹运气不好,出嫁不多久丈夫就一病死了,夫家人还算好说话,见施表妹年轻轻不想守,没多留难,放了她大归。
     沐二夫人是继室,本身家世较为普通,父亲在邻县县学里任着一个小小的八品教谕,施表妹成了寡妇回了家,家里寻摸了一圈,人脉有限,找不着什么合适的,只有求上了沐二夫人。
     沐二夫人挨不过求恳,把施表妹接到了自己府里借住着,云南民风比之中原要开放许多,施表妹要再寻个人家原本并不难办,只是她既然都到了沐府里住着,那显然是想往上奔了,寡妇还要高嫁,这就没那么容易了,施表妹在沐府里一住两年,也没如愿――或者说,她算如了一半愿,跟沐芷芳的夫婿搭上了。
     杨晟在女色上前科累累,沐芷芳很快就觉出了不对劲,有这么个丈夫,沐芷芳在抓奸上也算经验丰富,她没立刻发作,而是先暗查,从丈夫的资金流向上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