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王女韶华_第5章

小说下载:王女韶华作者:溪畔茶更新时间:2017-10-07点击:

己吓死了。
     许嬷嬷夸她那么长一串都是溢美之词,事实上她觉得自己身上要真有什么比别人强的长处,那就一条:心宽。
     这等头上悬刀的日子,她硬是过得有滋有味,在白捡来的慈母滇宁王妃的庇护下,学这个学那个,在要命的世子位上坐得还挺稳当。
     一晃就过去了七年,她彻底融入了这个新人生。
     现在,因定好了明日要去探望沐元茂,用过晚膳后,滇宁王妃便催着她回去休息了。
     十岁以前,沐元瑜都同滇宁王妃住在一处,两年前她大了,方分到了自己的小院里去住。
     虽分出去,但小院离荣正堂极近,从荣正堂最后一进增建的小花园出来,穿过一条竹径,就到了她的恒星院。
     这名字是沐元瑜自己起的,寓意不论时光如何逆转,头顶上的同一片星空永恒闪烁,亘古不变。
     光的传播需要时间,几年几十年几百年上千年都有可能,说不定她在现代时看见的某道星光,就是从这时传去的呢。
     如此一想,偶尔喝多了水,午夜憋醒起来时,一瞬间油然而生的那种异乡异客的刻骨孤独感似乎就被压下去了。
     ――她心再宽,人生经此剧变,毕竟还是会有控制不住怅然的时候嘛。
     恒星院里伺候的下人不多,以沐元瑜的身份地位来说,那就是少到离奇:一个姓张的嬷嬷坐镇揽总,屋里四个大丫头贴身服侍,屋外四个二等丫头做些杂事传唤,除此外,没了。
     要说用是足够用了,加起来九个大人专管一个孩子的饮食起居,怎么也能照顾得妥妥帖帖,但滇宁王府这样仅次于皇家的一等门户,自然不是以“够用”来衡量日常用度的,讲究的是排场脸面。
     论起这个,沐元瑜还不如她几位出嫁的庶姐在家时。
     这很有些违背常理。
     但滇宁王和滇宁王妃要如此,那再违常理,也不要紧。他们就是这座王府的理。
     没人敢去问他们要解释,孟柳两位夫人要卖好,在滇宁王面前劝过一次,皆叫滇宁王甩了脸色,明言“恒星院事勿要他人插口”,那以后,人人都知道识趣了。
     也许是怕人多了势力杂,外人容易把手伸进去吧。
     奉国将军府那一府雄壮的男丁们都虎视眈眈着呢。
     没有沐元瑜前,沐二老爷可没少在外面嘲笑滇宁王无后。
     恒星院里的人少就少些,以沐元瑜的金贵,本也用不着在使唤下人上彰显威风,他身边的人少而精也挺好。
     这就是上位者的优势,他不想解释的事,那就不用解释,底下人自会自发自动地揣测出他如此做的理由来,并努力合理化。
     沐元瑜性别上的秘密由此一直被保持得很好,王府里知道她真实性别的除了滇宁王和滇宁王妃外,就只有一些极亲近的贴身心腹,这些人不但本人的身家性命全在滇宁王夫妻的一念之间,连全族都捏在他们的手心里。
     比如恒星院里贴身服侍沐元瑜的四个大丫头,本是深山里的生苗女儿,初被滇宁王妃找来时,不通汉话,不识汉字,与山下没有过一丝来往,宛如四张白纸,全由滇宁王妃教导。而她们的父母族人,则仍在深山里,守着她们那一族的规矩,封闭尤甚武陵捕鱼人撞见的桃花源人,对外界非但不向往,还很为排斥。这四家唯一的变化,只是因献出了一个女儿,于是在本族的地位得到了一些提升而已。
     这样的四个丫头自然是很可靠的,旁人便想收买,都很难找着下手的门道。
     至于张嬷嬷,是滇宁王妃身边跟了几十年的老人,与滇宁王妃同族,来历比丫头们更为牢靠,亲眼看着沐元瑜出生,沐元瑜还养在荣正堂里时便是由她和许嬷嬷二人照顾,及到分了小院,她受了滇宁王妃的托付,跟了出来。
     沐元瑜的秘密不是她一个人的秘密,其后牵连着一府的生死荣辱,从她出生至今,所有知情人都在尽全力护持着。
     哪怕是如今待她日益冷淡的滇宁王。
  
  
   第6章
     沐元瑜安心地在她的小院里睡了香甜的一觉,早上起来,出门一看,小雪已经停了。
     过了一夜,青石板道上只余了一些湿意,不用扫也看不出下过雪的痕迹,倒是走过竹径时,道旁的苍翠竹叶上还能见着些微凝结的雪花。
     风一吹,扑簌簌往下飘落一阵。
     沐元瑜就近先给滇宁王妃请了安,再去清婉院见滇宁王。
     半路上“偶遇”了沐芷芳。
     沐芷芳昨夜在生母孟夫人处歇的,此刻重换了身莲青色貂鼠皮袄,她遇了烦心事,没有睡好,脸上扑的粉遮得住黯沉的肤色,遮不住浮肿的眼皮,从岔路上跨出来,勉强撑出惊喜的笑容:“小弟,这么巧,你也去向父王请安?我们一道走罢。”
     沐元瑜见她手笼在皮袄里,冻得有点窝着肩膀的模样就知道她在这等了有一会了,也不揭穿,只笑着打了招呼:“二姐姐早。”
     就顺了她的意同她一道走。
     她知道沐芷芳想什么,无非是想借她的脸面挡一挡滇宁王的恼怒而已。可惜了,她昨晚懒得惯滇宁王的脾气,溜得太快,以滇宁王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小心眼儿,今天肯定也不会愿意见她了。
     果然,在清婉院阶下站了不过片刻,结香就满面为难地出来回话说,请沐元瑜回去,不用她请安。
     滇宁王这回大概恼得很,连个“已经歇下”的托词都不给了,结香不敢擅自给添上话,但就这么干巴巴的一句,听上去活脱脱的撵人,结香一点也不想得罪沐元瑜,难得地传话都有点磕巴了。
     沐元瑜不管那许多,不见她,她走就是。
     沐芷芳傻了眼,忙一把扯住她:“小弟,你这就走了?”
     沐元瑜无辜道:“父王大约是有事要忙,我不打扰他了。二姐姐,你不着急,在这里等一会罢,我还有事呢。”
     她就要挣脱开沐芷芳的手,沐芷芳着急起来,忙加把劲再拉住她,定定神,低头道:“小弟,你是不是惹父王生气了?乖,别闹孩子脾气,你便一时淘气做了什么错事,进去给父王赔个礼,父王一向宠你,岂有不原谅你的,怎么能甩手就走呢。”
     走了她的事可怎么说啊?想到要独自面对滇宁王,她腿都有点发软。
     唉,还是带把的弟弟有脸面,明显滇宁王在里面不高兴了,还能不当回事,看这惯的。
     沐元瑜道:“我没惹父王生气啊,不信你问结香姐姐。”
     以孟夫人和柳夫人的对头关系,结香都不用犹豫,直接站到了沐元瑜那边,赔笑道:“世子一向懂事乖巧。”
     沐芷芳没了话说,只是尤不甘心,不肯放手,沐元瑜道:“二姐姐,我是真的有事,我和母妃说好了今天要去看三堂哥,你再拉着我,时辰耽搁下去,我可能就去不成了。”
     沐芷芳焦虑的眼神一亮,忙道:“你要去看望三堂弟?”
     沐元瑜点点头:“我想,不管二姐姐这事预备怎么办,三堂哥受了伤,我们家总该出人去看一下,这也是我们家的礼数,去的越早,越显得我们的诚心,二姐姐说是不是?”
     沐芷芳昨晚就想把沐元瑜拉扯进来,被滇宁王妃严厉制止了,她不敢硬来,回去闷闷了一夜,此时听说沐元瑜肯主动去,忙附和着道:“当然是了,小弟,你果然懂事知礼。”
     沐元瑜道:“那我去啦。二姐姐,等会父王要问起,劳你顺便跟父王禀一声。”
     沐芷芳这回不敢再拉着他了,但想起要独自面对滇宁王仍旧肝颤,手纠结着要放不放,沐元瑜用了点力挣出来,乘机走了。
     
     忽悠过了沐芷芳,沐元瑜回去用了早饭,带上滇宁王妃给准备的一些礼物,就坐了大车,慢悠悠往隔了大半个城的奉国将军府去。
     说起来,沐元瑜和沐元茂这对堂兄“弟”间的友谊是由沐元瑜先开启的。
     过程费了不少劲,两人见面机会太少,而长辈间还结了仇,沐元瑜小时候养得好,脸上肉比现在还多,胖乎乎又雪白粉嫩,脾气还好,总笑眯眯的,沐元茂就本心而言并不讨厌她,但他得顾虑他爹沐二老爷的感受,便不敢轻易接过沐元瑜递过来的友谊橄榄枝,总是沐元瑜凑近他,绕着他转。
     俗语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尤其又是这么一张稚气和善的脸,绕一年,绕二年,沐元茂是个没掺水份的小孩子,终于撑不住了。
     开始是偷偷摸摸地,沐元瑜找他说个话儿,他小声答了;跟他分享个果子,他犹豫片刻,望望小堂弟殷勤的小脸,忍不住偷偷塞到了衣袖里。
     搭上了线,后面就好办了。慢慢就从暗地里过到了明路上――这是沐元茂自以为的,其实从头到尾都没逃过他亲爹沐二老爷的眼睛。
     在沐二老爷心里,滇宁王阴险毒辣臭不要脸,十分不是个东西。
     这王八蛋弟弟生出来的小东西也不会是个好货。
     沐二老爷表面上没多说,其实是冷眼旁观,想看看沐元瑜一个劲地倒贴沐元茂到底打什么坏主意。
     看一年,看二年,看不出个头绪。
     两个小东西凑到一起,无非说说话,聊聊天,拉着手在王府里瞎转悠两圈,这两年大了,能出门了,沐元瑜试探着主动登门找沐元茂出去玩,沐二老爷没拦,暗地里却多派了人跟后面看着。
     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论宝贝程度,沐元瑜可比沐元茂重多了,肩挑滇宁王府未来的独苗,出来到哪去都是前呼后拥,沐元瑜开始上武课以后,滇宁王妃还特意从娘家要了一队私兵来,这队私兵也是百夷族人,连滇宁王的面子都不大买,就只听命于沐元瑜。
     手里有这么些人,沐元瑜要想干点什么很容易,但她老实得不成话,来找了沐元茂出去,两个人就在府城里逛,这条街逛到那条街,买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分手各回各家,沐元茂开开心心地出去,心满意足地回来。
     从沐元瑜接近沐元茂开始,到两人关系真正亲近,这么好几年暗暗观察下来,沐二老爷终于不得不承认,他以一个成年人的立场把事想复杂了,其实真细想很明白:滇宁王就算想动坏心眼儿,也不会派沐元瑜出场,他有三个儿子,小儿子就算有个什么万一也能承受,滇宁王就这一个,可丝毫消耗不起。
     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以后,沐二老爷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沐元瑜跟她几个姐姐画风不太一样,王府四女都更随滇宁王行事,对他这个有宿怨的二伯很冷淡,对比之下,沐元瑜的态度虽也算不上热络,但起码的恭敬是有的,还不怕奉国将军府上下的排斥一直来寻沐元茂玩。
     说到底,永茂身上有什么可让人图谋的呢?
     别说他身上这个奉国将军传不下去了,子孙们都得自谋生业,就算能传,且能传给沐元茂,一个闲散爵位比之滇宁王的王爵也差得太远太远了,作为现在的滇宁王世子,未来的滇宁王,沐元瑜毫无必要在白身的隔房堂哥身上花心思。
     这侄儿贴永茂,应该就只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