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王女韶华_第7章

小说下载:王女韶华作者:溪畔茶更新时间:2017-10-07点击:

里不对,还是先告诉长辈一声为好,这回幸亏跟你的人救得及时,若慢一慢,真伤到了什么要紧处,你自己受苦不说,二伯父和二伯母也伤心哪。”
     沐元茂听得有点蔫,他着急分享这么一段本为在堂弟面前展示自己的本事来着,结果反被训了,颇为没趣,道:“瑜弟,你怎么和我娘似的,叨叨这些,我又没真怎么着。”
     沐元瑜抬手戳他额头:“嫌我嗦,你这会儿难道不痛?”
     她小心地控制了手劲,但沐元茂昨天才挨的打,伤口还新鲜着,仍旧被戳得“嘶”了一声。
     沐元瑜吓一跳,忙要凑近了看:“我劲使大了?”
     “没,我没事。”
     被这么关心,沐元茂那点不开心又飞了,他嘴上逞强一直说着“没事”,其实作为富贵乡里温养出来的小少爷,他长到如今没吃过这么大亏,自己回想起好几个人拿着棍棒等物冲他招呼下来的场面也觉得后怕,苦着脸承认道:“唉,我没想那么多,就看他们那么敞着门闹,看热闹的人顷刻间挤了里三层外三层,太丢人了,我才上去拦了拦,哪知道连我也打了。”
     沐元瑜道:“这是我二姐姐的不是,没管好底下的人,不过,她也是一时气急了。”
     “我知道,你二姐凶是凶,但这事不怪她生气,”沐元茂很讲道理地道,“是我表姐不对,她惹事在前。”
     沐元瑜跟沐芷芳不熟,沐元茂跟施表妹更不熟,都犯不着为此投注太多心劲,更不会为此产生间隙,对着脸说了两句,沐元瑜很快把注意力转回到沐元茂的伤口上去了,道:“三堂哥,听说你伤了头脸,母妃特地给我找了一瓶雪肌膏,对去疤生肤有奇效,才跟着别的东西一起交给二伯母了,你记得找出来用。”
     “什么雪肌膏,这名字也太娘了。”沐元茂先脱口道,但随即见沐元瑜眯了眼瞪他,他又觉得小堂弟这副叮嘱人的小大人口气怪好玩的,笑嘻嘻转而应了,“好啦,回头我问娘要。”
     沐元瑜知道沐元茂只是长相骗人,内里实则是个糙汉型,不放心地再补一句:“我同你说真的,你别不当回事,你以后是要走科举的人,颜面若有损伤,就算伤处小,终究不美。”
     “哎,那是我爹自己做美梦呢,你也跟着当真哪?”沐元茂有点别扭地抓了抓脸,“我爹没学问不知道,你懂的嘛,我这点水平,也就比我两个哥哥强点,真要到外面去跟正经读书人比,那哪里比得上。”
     说来心酸,沐元茂在他们义学里是个吊车尾,他在堂弟面前要面子,开始都藏着从来不提,还是有一次沐元瑜来寻他玩,他功课忘了收了,让沐元瑜看见了一叠的“中下”、“下”的先生批语才露了馅。
     “你起步晚嘛。”沐元瑜安慰他。
     这要从沐元茂的两个哥哥说起,国朝渐趋稳定,虎将猛将不那么吃香了,开始流行的是儒将,为将来的长远发展计,沐大沐二虽走的是武道,沐二老爷还是给费心请了先生――不是什么好先生,就是个屡试不第的老童生,没法儿,边疆条件有限,有学问有功名的人也有,但这样的人在这片地方想谋个官位什么的根本不难,谁还做个没多大油水的启蒙先生呢,那时候又还没有义学。
     沐大沐二跟书本那真是好像上辈子结了仇一样,相看是两相厌,沐二老爷培养“儒将”的梦碎了两回,到沐元茂时心灰意冷,想着与其费那些无用功,不如让沐元茂从小就习武,文是不指望了,武好歹赢在起跑线上吧。当然奉国将军府这样的人家,也不可能把子孙养成文盲,正好,沐二夫人是教谕之女,识字,讲个《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不成问题,茶余饭后教教沐元茂应该够了,沐大沐二空在书房里呆坐了几年,背起这些来还零零落落的呢。
     结果世事难料,沐元茂那小细胳膊细腿,练了几年在校场上一个时辰的马步都坚持不下来,动不动一跌啃得满嘴泥,他在一点闲暇时间里跟沐二夫人学的书倒是能顺溜背下来,比他两个哥哥都强。
     沐二老爷方醒悟过来,可能给儿子选错了路,连忙调整方向,只是沐元茂跟沐二夫人学的那点学问终究少了点,不算正经启蒙,进了义学,跟别的一开始就择定文道的官宦子弟们比起来,就显得不够用了。
     “三堂哥,你别着急,你还小呢,以后日子长着,你好好用功,总能追上来的。”
     沐元瑜是认真鼓励人,不料沐元茂哈一声笑了,脚从被子侧面伸出来踢着她玩:“瑜弟,你逗死了,你比我还小两个月呢,装什么大人。”
     他脚在被窝里捂得热乎乎的,沐元瑜顺手抓住,挠他脚心作为他不识好人心的报复,沐元茂怕痒,没挨两下就笑得发抖,连连求饶:“瑜弟我错啦――哈哈,你快放手,别挠了,哈哈――”
     沐元瑜怕他挣扎起来牵连到伤处,才松手放了他一马。
     两个玩闹一阵,沐元茂想起来反过去问她打听:“你家那边预备怎么办?昨晚我表姐好像回来了,我喝了药晕乎乎的,恍惚听见我娘骂她,叫把她先关起来。真是的,我以前看她挺温柔的,没想到这么讨厌,她想攀高枝也向外攀啊,怎么偏冲着亲戚下手。”
     “也许是没门路?”沐元瑜回道,不过按理说沐芷芳和奉国将军府形同陌路,施表妹一个外八路的亲戚在内部也不会有什么见到杨晟的机会,里面到底有什么账,她暂时也不清楚了。
     “我早上来前,我二姐姐正去给父王请安,父王大概会训她一顿,让给你赔礼道歉,至于更多别的,要看二伯父怎么要求了。”
     “还要什么别的呀。”沐元茂很大方,“我又没大碍,照我的想法,这事能别把我娘扯进去就行了,二堂姐愿意和表姐怎么闹,她们女人家自己闹去。”
     这是理想的处理状态,但两人都知道,施表妹住在奉国将军府期间勾上了杨晟,沐二老爷又和滇宁王有解不开的怨结,背景太复杂,很容易造成扯一根线头扯成滚雪球的乱象。
     此事的走向到底将向何方,不是他们两个小辈能控制住的。
     沐元瑜想了想:“看你表姐的行动,恐怕不能让二伯母置身事外,不然她就不会回来了。”
     施表妹家就在邻县,隔得不远,她勾搭杨晟害得亲戚失和不说,还连累沐元茂受了伤,沐二夫人不看别的,为着儿子也不会给她好脸色,这一点施表妹不可能不知道,但她还是在沐芷芳已经退走、没人约束她的情况下不回家,也不顺势跟着杨晟走把事坐定,而是回到了奉国将军府面对沐二夫人的怒火,她打的主意,不问可知。
     单从这一点看,施表妹实在不是个笨人。
     杨晟虽是高枝,但沐芷芳也是贵女,沐芷芳管不住杨晟在外面拈花惹草不安分,要控制住自己内宅不出现个荒唐的二房却不难。施表妹要是回了自己家,沐芷芳绝不可能再容她踏进杨家一步,而施表妹要是现在趁着沐芷芳无法兼顾直接跟着杨晟走,那她也不可能获得任何名分,等沐芷芳腾出手来,照旧要往死里收拾她。
     当然,就算施表妹能明公正道地作为二房抬进杨家,也不代表沐芷芳就收拾不了她了,只是对比之下,一个二房比一个普通贱妾的安全系数总是要高一些。
     而施表妹想达成这个心愿,靠自己是万万办不到的,靠杨晟都不够,她必须引入外援,也就是奉国将军府。
     这个道理不难懂,沐元瑜一点出来,沐元茂发了下愣,很快想明白了,怒道:“表姐简直恩将仇报,我家容她住了两年,供她吃供她住,我娘还一直想法子替她打听人家,她倒好,到这会儿了还想坑我娘!不行,我现在就去把她撵走,她这么有本事,自己施展去,别想拉扯我娘!”
     掀被子就要下床。
     沐元瑜忙把他按住,哭笑不得道:“你急什么,你都知道要撵人,二伯母不知道?哪里就用你去了。”
     “我生气!”沐元茂气得捶了下被子,“早知她这么坏,我才不替她拦着,叫她让二堂姐痛打一顿才好。”
     沐元瑜道:“你安心养伤罢,不值当为这个烦神。你表姐要进不了杨家门还好,真让她心想事成了,才是她的苦日子到了。”
     施表妹小家碧玉出身,没深入接触过沐芷芳这个层级的贵女,不确切晓得她们的脾气,大概还以为像一般富贵人家那般斯文,围绕着男主人展开十八般心计,却不知沐芷芳腰杆子太硬,根本不会屈尊跟她玩这套。
     她的态度始终平和,终于把沐元茂安抚了下来。他也是受了伤,撑不住太激烈的情绪,觉得脑袋里面有点尖锐的疼痛,发作了一下就不得不往后倒回了迎枕上。
     还待不满地再抱怨两句施表妹,没来得及说,棉帘忽然被一把拨开,绿琦急急走进来,满面焦色道:“世子爷,外面来报,杨公子忽然闯了来,我们老爷和大爷二爷都不在,家里没个爷们,太太辖制不住他,气得不行,只能请您出去帮个忙了。”
     沐元瑜和沐元茂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杨公子是谁:杨晟养外室才惹出了祸来,老婆气回了娘家,他要赔罪哄人,也该先去找着沐芷芳才是,跑来奉国将军府做什么?
     且听绿琦口气,杨晟似乎还来意不善。
     沐元茂捂着头又要跳起来:“怎么没有爷们,我不就是,小爷这就去会会他,还有脸来我家,小爷羞不死他!”
     沐元瑜一把把他按回去,他们这个年龄段,男女在力气上的差异上尚未体现出来,沐元瑜又习着武课,她真使了劲,一手就把沐元茂按了个结实,不容置疑地道:“三堂哥,你好好躺着,我去和他说,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对二伯母不敬。”
     绿琦也忙着劝:“三爷,您受着伤呢,这要去了,太太又要多操一重心。”
     沐元茂挣扎不开,脑袋里还疼着,本有些力不从心,让人接连劝说,只得不甘心地罢了,道:“那好吧,但有什么事,不许瞒着我,得及时来告诉我啊。”
     沐元瑜答应一声,匆匆跟着绿琦出去。
  
  
   第9章
     杨晟上门,沐二夫人正生气,本是不要见他的,但他竟硬闯了进来。
     也是凑巧,沐大沐二这个辰光都在卫所里当值,沐二老爷赶去滇宁王府找麻烦了,还把府里大半青壮下人都带了去,以至于杨晟硬闯时,门上竟分不出人来拦他,让他一路闯到了垂花门里。
     总算他还知道理,进二门时把带的随从都留在外面了,自己一个人进了后院,饶是如此,也把沐二夫人气得险些晕了过去。
     “这、这无法无天的蛮子!”
     杨晟即是当地俗称的所谓“土司家的少爷”―― 本朝疆域,分两京十三省,云南行省作为国朝最西南边陲者,内有百夷种族,外有暹罗安南等近十个部落小国,地理人文复杂如乱麻,又远离中枢,上千年下来,造就出了土司这一特殊的割据势力。
     现今的云南大大小小约有百余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