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1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
     书名: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
     作者:山楂丸子
     文案:
     这是一对帝后穿错了年代的坑爹故事。
     你以为帝后之间的日常是这样的?
     皇帝:皇后,三宫六院近来安稳?
     皇后:回皇上,近来李妃踩了赵良娣的脚,高婕妤挠花了李妃的脸,李妃又连撕了高婕妤和赵良娣的头发。
     事实上他们是这样的:
     皇后:皇上,好饿,臣妾想吃国营饭店的大肉包。
     皇帝:再等等,等下个月朕领到粮票了,就带你去下馆子。
     阅读指南:
     1.架空文,考据党绕道走;
     2 .甜文,结局HE;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古穿今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冉颜冬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这是一对帝后穿错了年代的坑爹故事,买粮要粮票,买肉要肉票,出门还要介绍信,小皇帝挣钱学技术之余,还要想办法把小皇后骗到手做媳妇,再生一窝崽,过上婆娘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本文文笔流畅,故事新颖,情节有趣,代入感强,值得一读。
     ==================
  
   第1章 初来乍到
     时值隆冬腊月。
     鹅毛大雪连飘了几日,放眼望去,整个南州城银装素裹,一排排冰凌子悬垂在低矮的房檐下,摇摇欲坠。
     一零五附小办公室内,张德怀凑在铁皮炉前烤着手,时不时看眼墙角的座钟,待十点一到,他拿起办公桌上的铜钟和小铁锤,站在房檐下“铛铛铛”,连敲数下。
     听见下课铃,傅冉抽抽鼻子,按捺住掉泪的冲动,把才写完一半的试卷交到讲台上。
     油墨印的卷子,黑乎乎一团,傅冉低头嗅了嗅,一股子劣质的墨香味。
     同桌高雪梅凑过来,拿胳膊肘拐拐她:“考的咋样?”
     “还有一半没写,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高雪梅一听,放心了,黑乎乎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怕啥,我也没写完,大不了再过两三年够年龄了,咱两一块去矿上筛石子!”
     她们念的是一零五的附属小学,一零五不单单指一个工厂,它是一个化工生产链,含纳铀矿的开采、筛选,还有提炼和精炼。
     只是精炼浓缩铀这一块,就有一厂和二厂两个化工厂来负责,三厂和四厂则是负责相对简单的铀矿开采和前期提炼。
     高雪梅口中的去矿上筛石子,是在铀矿开采之后,进行初步筛选。
     傅冉现在的“娘”就是三厂的筛矿工,筛矿工没什么技术要求,只要满十六岁,没念过书的人也能去干。
     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傅冉不想去筛矿,又脏又累不说,粮食指标也是厂里最低的,她娘筛矿筛了十几年,一个月的粮食指标只有二十七斤,工资只拿到十六块五。
     傅冉无奈叹口气,把破旧的军绿书包斜挎在身上,去找颜冬青。
     颜冬青早已交了试卷,站廊檐下等她。
     此时的颜冬青只有十三岁,清瘦的像是刚发苗的豆芽菜,他还没长开,个子甚至比傅冉还矮半头,穿一身半旧不新的深蓝色中山装,没有一点杀伤力。
     尽管如此,傅冉还是潜意识的畏惧他,是一种深到骨子里的畏惧。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大魏皇帝。
     傅冉走过去,等没人的时候,才小声而恭敬的问:“皇上,您考的怎样?”
     和大魏朝的科举制度不同,这里的人无论男女,都要先念小学,再考初中。
     初中念完之后,会有一个风水岭,听说大多数人会选择考中专,少部分人被推荐继续念高中,还剩一拨念不上书或不想念的直接等开春工厂招工。
     “还行,应该能考上。”颜冬青没把这种考试搁在心上,他看傅冉:“你呢?有没有把握考上?”
     傅冉心虚低下头,声音更小了:“皇上,好多题目臣妾都做不来,尤其是那个乘法口诀,臣妾总记不住......”
     颜冬青嘴角微颤,撇开头随意道:“朕以前听传闻说傅太傅的二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那真是传闻害死个人了。
     傅冉深感冤枉,硬头皮道:“臣妾的爹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颜冬青似乎被噎住了,好一会儿才提醒她:“朕不管有德没德,不要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
     事实上,傅冉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起因据说是大魏的国师有天心血来潮,与他徒弟合力,为大魏推演了一次国运,最后得出两个结论。
     其中一个结论是,刚登基的年轻帝王需要去极远的地方历练一下,道家修仙的人俗称“历劫”。
     另一个结论是翰林院傅太傅家的二姑娘,德才兼备,性情温良,实乃帝后绝佳人选。
     就这样,原本已经有婚约在身的傅冉,被一道圣旨棒打鸳鸯,晕乎乎成了大魏皇后,又晕乎乎的随皇帝来到了这里。
     傅冉还记得两年前他们刚来的那会儿,也是冬天。寒风呼呼的刮,整个南州城被湮没在风沙中,到处灰蒙蒙一片。
     低矮的平房,狭窄的街道,青色墙砖上的鲜红标语,马路牙子上的行人面黄肌瘦,和国师形容的太平盛世完全不一样。
     据国师原话所说:大大习年间,楼高百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吃肯基基,喝洋汽水,还有穿不完的超短裙。
     傅冉不知道肯基基是什么东西,但从国师神往的眼神中,她可以笃定,绝对不会是她现在吃的糠菜团。
     以前傅冉从没听过糠菜团,更别说尝过,直到来这里之后,她才知道糠菜团是用小麦麸皮和野菜干搅在一块蒸出的窝窝头,是地主家庭拿来喂猪的东西。
     “姐,愣啥呢?!不吃啦,不吃快给我!”
     傅声伸长胳膊,要来抢傅冉还剩一半的糠菜团。
     “不给。”傅冉忙扭身避开傅声脏兮兮的手,三两口把糠菜团吃进肚子里,太剌嗓子了,差点被噎住。
     “瞧你那贼头贼脑的样儿!”徐兰英气得拿筷头敲傅冉手背:“我看你吃得差不多了,稀面粥就别喝了,都留给你爹喝!”
     傅冉瘪瘪嘴,她还饿着呢,哪舍得把自己的粮食让给别人。
     坐她旁边的傅燕一声不吭,先把自己碗里的玉米面粥喝光,然后轻声说:“爹,锅里还剩点,我去给你盛一碗。”
     “好,好。”傅向前欣慰应声,又转头看傅冉:“傻闺女,快趁热喝了,别给我,你姐去盛了。”
     说着,他又忍不住说一句徐兰英:“你也是的,闺女瞧着都够傻了,你再吓她,吓坏可咋整。”
     傅向前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跟徐兰英只疼儿子不同,他三个孩子都疼,手心手背都是肉,硬要做个比较的话,他还是更喜欢大闺女。
     大闺女懂事又贴心,二闺女也好,就是脑子不灵光,成天傻不拉几不知道在想些啥。
     最嫌弃的其实是小儿子,小祸害精没少让他操心,不过总归是个带把的,每回他想管教,他婆娘都得跟他干仗。
     傅冉不客气的把属于自己的玉米面粥喝了,碗筷送到外边灶台上。
     吃完饭,傅向前歪在铁皮炉旁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徐兰英侧屁股搭坐在炕上,趁着外头天还亮堂,缝补几个孩子穿破的衣裳。
     缝着缝着就叹了口气,眼看过年了,存了大半年的布票数数才一尺五,只够做一身罩衫,还有棉花票,工会的廖大姐说了,今年棉花收成不行,不发棉花票!
     不发可咋整?大冷的天,难不成光穿件漏风罩衫?!
     傅声吃完饭就跑没了影儿,傅燕腰间系着破围裙,站在灶台前刷锅洗碗,把统共还不到五十平的职工房收拾的干净又利落。
     大闺女这么能干,傻不拉几的二闺女就有点不够眼了,徐兰英看眼趴在窗户上搓雪团的傅冉,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抄个扫帚疙瘩扔过去,正好砸中傅冉屁股。
     傅冉哎呦一声,反手摸摸屁股,无言望天。
     要是搁在大魏,敢打皇后娘娘,该让小顺子拖出去斩了吧。
     “死丫头,也不知道给你姐搭把手干点活!”
     门口刷锅的傅燕笑着接话:“小冉笨手笨脚啥也不会干,娘,别让她给我添乱了,让小冉玩吧。”
     瞧瞧多会说话,不仅显示自己能干,还顺带踩她笨手笨脚。
     比起淘气的傅声,傅冉其实更讨厌原身这个心机姐姐。
     傅冉也恼她自己无用,没办法,她是不会干粗活,毕竟没有哪个贵族小姐兼皇后娘娘是干粗活长大的。
     以前有句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而她分明就是百无一用是娘娘。
     “娘,那我帮你缝衣裳吧。”
     傅冉从针线箩里拿针线,她也就这点优势了,论针线活,没人比她强。
     可惜她娘还不信,没好声道:“你行不?缝坏了仔细我揍你啊!”
     傅冉像模像样的穿针引线,没长开的身体,声音还带几分软濡,不轻不重的顶嘴:“你这也怕我弄坏,那也怕我弄坏,我什么时候才能帮你做活?”
     徐兰英想想也是,傻闺女从小就呆,本来想把她扔了,可终归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也舍不得,加上婆婆疼这孩子,说扔奶娃会遭天打雷劈,就一直养在农村,直到快上学了,才把人接到城里来。
     傅冉不敢太过显山漏水,故意把针脚缝的歪歪扭扭,比徐兰英差点,但也勉强能看。
     “娘,你看我缝的行不?”
     徐兰英拿过衣裳,对着光瞅了瞅,有点诧异,再看傅冉,就跟看傻孩子突然开窍了一样,扯扯傅冉的脸蛋,直乐呵:“傻闺女,不错,变能干了啊!”
     傅冉挣开徐兰英的手,揉揉自己发疼的脸蛋,爬下土炕,对她娘说:“娘,我出去玩一会儿。”
     徐兰英这回好说话了:“别疯太久,早点回来给你姐生火做饭。”
     傅冉哎一声,快活的跑出去,直奔颜冬青家。
     傅冉家和颜冬青家住一个家属院,这个家属院一共住了四户人家,颜冬青家住在前院,傅冉刚穿过穿堂,就见他拎着酱油壶从外头回来。
     傅冉忙招呼:“皇上,您去打酱油呢。”
  
  
   第2章 皇帝皇后(捉虫)
     “皇上,您去打酱油呢。”
     傅冉没注意到,她说完这句话,颜冬青的脸有点黑,大约是被皇后瞧见打酱油,有些掉面子。
     颜冬青没理她,径自进家。
     傅冉熟门熟路的尾随进去。
     四户人家挤一个两进的跨院,平均一家分不到六十平,前后穿堂只有一个自来水管子,为了节省地皮,几户人家商量好似的,都把灶台搭在外边,加上房檐跟前延长的石棉瓦,让本就不大的两进跨院更加拥挤。
     颜冬青家的情况要稍好点,不是因为他家分房面积多,而是他家孩子最少。
     时下基本哪家都是四五个小孩,傅冉姐弟三算少的,颜冬青家就更少了,只有姐弟俩。
     傅冉最喜欢颜冬青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