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2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姐姐颜冬雪,说话慢吞吞,脾气也好,相较心眼多的傅燕,她宁愿亲近这个邻居家的姐姐。
     可这会儿,颜冬雪眼眶子通红,坐在炕上抹眼泪。
     瞧见傅冉进来,颜冬雪反手擦擦眼,强撑起笑,招手让傅冉上炕坐,热乎乎的手握上她的:“外头冷吧?晌饭有没吃饱?”
     说着,她喊颜冬青:“冬青,去把中午剩的半个馒头拿给小冉。”
     颜冬青虽然是皇帝,天生的架子大,但还算听“姐姐”的话,从锅里拿出仅剩的半个馒头,递给傅冉。
     “吃吧。”颜冬青又给她倒一碗热水。
     傅冉没吃饱,小声说了谢谢,接过大口咬起来。以前没觉得馒头多好吃,现在能吃上白面馒头都是一种奢望。
     两人同时来这里,显然颜冬青的运气比她要好,颜父是一厂的总工程师,颜母是工会办公室主任,两人领的都是行政工资,粮食指标也比其他人高。
     尤其是颜父,每个月四十二斤粮食里,细粮占四斤,还有两斤的肉票,四两的油票,半斤糖票,光是这些,都足以让颜家过得比其他三户人家强。
     傅冉就着热水吃下半个馒头,才觉得饱了些,她往颜冬雪跟前凑凑,关心的问:“姐,谁欺负你了啊?”
     颜冬雪拍拍她脑袋,强笑说:“没有,没人欺负我。”
     傅冉还算有眼见,见她不想说,识趣的没再继续问,不过私下里还是问了颜冬青。
     “为响应上山下乡,朕的姐姐要去支援大西北建设。”
     怕她不懂,颜冬青又给她解释什么叫上山下乡:“类似于大魏的一种制度,鼓励知识青年到农村和边疆垦荒。”
     “那要去多久?”
     颜冬青摇头:“不知道,可能是一辈子。”
     上山下乡的浪潮在今年底达到高峰,不仅大学毕业的人被号召支援农村建设,高中和中专毕业的人也没能幸免。
     上面红头文件发下来,这一批的毕业生明年开春主要去支援大西北建设。
     得知这个消息,颜母揪心的几天几夜都没睡一个安稳觉,颜冬雪对于未知的将来也感到恐惧,娘两个成天愁眉苦脸,连带着颜父和颜冬青的日子也不好过。
     晚饭桌上,颜立本抿口二锅头,看看没精打采的闺女,鼓励她道:“主席同志都说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放屁!”廖娟拍了手里的筷子,差点没吼出声:“咱家冬雪从小到大哪吃过啥苦头,去那种地方,让她咋活!”
     这还不是作为一个母亲最担心的,往年厂里不是没有职工子弟上山下乡,可怕的是,有的闺女已经在农村扎根,在那里生儿育女了!
     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连个电话也不通,闺女真要碰到啥腌H人的事,那可咋办!
     相较忧心忡忡的颜家,傅家没有任何顾虑,一家子围在矮八仙桌旁吃饭,为了省电,徐兰英不让开灯,尽管黑灯瞎火,也不影响他们东家长西家短。
     “听说再开春,廖大姐跟前那丫头,要去大西北支援建设。”
     一零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厂与厂之间都有联系,哪家哪户随便有点什么,很快就能传遍整个家属院。
     徐兰英怪喜欢颜冬雪的,替她可惜,不免又庆幸:“亏得我有先见,没让咱家燕子念高中,要不然也得跟冬雪一样,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遭罪,等明年开春,咱家燕子满十六,又是初中文化程度,傅向前你留个心眼打听,最好把咱家燕子弄去工会或厂委,可别像我,成天筛石子,乌烟瘴气的一鼻子灰!”
     傅向前没吱声,就着雪里蕻,闷头喝面粥,直到徐兰英不满踢他,他才瓮声瓮气道:“我一个成天下井的挖矿工,哪认识啥工会或厂委的领导,再说,咱家燕子初中才上几天呐,又没毕业,往年能进工会、厂委的,哪个不是至少高中文化程度?”
     傅冉竖耳朵听这两口子讲话,尽管她来这里有不短的时间了,厂里很多事她还是不懂。
     不过有一点傅冉很清楚,时下的工资制度大体分三种。
     行政工资和部队工资相似,统共二十五级,行政二十五级是最低级,月工资只有二十五块,最高级的是上头极个别的领导人,工资能拿两百多。
     像走技术路线这类,有十几个档,以教学方面为例,统共十级,一二三级是正教授,四五六级是副教授,七八级是讲师,九级和十级则是小学初中高中教师常拿的工资级别。
     至于工厂,则实行八级工资制,最高级别为八级,月工资一百来块,最低级是学徒工,拿八级工资,十六块五,学徒工要五年出师,才能转成二级工,能拿到二十块八。
     抛开走技术路线的不谈,对比下来,行政工资普遍高于工厂的八级工资制,虽说工农兵一家亲,但真正落实到吃饭活命的生计问题上,就不是一回事了。
     所以徐兰英才会想让傅燕进工会或厂委。不然的话,进车间只能当学徒工,要干五年才能熬成二级,那得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直没吭声的傅燕,轻落落的提醒:“冬雪她娘不是工会主任吗?她应该清楚明年招工情况。”
     一语惊醒梦中人,徐兰英坐不住了,端着才喝一半的稀面粥要去前院跟廖娟套近乎。
     傅冉一把拽住火急火燎的徐兰英,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去不合适:“大娘因为冬雪姐的事烦着呢,娘你现在过去,不是讨人嫌吗?”
     徐兰英不耐打开她手:“去去去,你懂啥!”
     说完,掀开破被帘子去前院。
     傅冉话讲到了,其他事她也不管,饭后,她从灶洞里舀一瓢热水,洗脸洗脚,早早爬上炕。
     南州城地处北方,家里睡床的不多,几乎都是睡炕,一条炕从东到西,挤全家人,炕下放个尿盆子,夜里拉屎屙尿声听得清清楚楚。
     比起这些,傅冉最不能忍受的是,有时候傅向前和徐兰英两口子会干点那种事儿,就在她旁边,被子@@的动,粗重的喘气她也听得清楚。
     不出傅冉所料,徐兰英从颜冬青家回来,脸色就不太好看,一个劲的嘀咕廖娟那人不讲情面,傅向前懒得听这些,手不轻不重的捏他婆娘,估摸着三个孩该睡着了,他先探手推推二闺女。
     黑暗中,二闺女两眼紧闭装死。
     又拿脚踢踢小儿子,小儿子睡得跟死猪一样。
     至于大闺女,一直没听她吱声,应该也睡了。
     没几时,熟悉的低喘声不停钻进傅冉耳朵里,她偷偷捂紧耳朵,心里不是不委屈,不由得开始怨起颜冬青来,她才不想当什么劳什子皇后,如果不是皇帝,她不会来这里,只会欢欢喜喜嫁给她表哥,为她表哥生儿育女。
     她跟表哥是定了亲的,是狗皇帝一道圣旨拆散了他们。
     傅冉越想越气,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直掉,直到她鼻子被堵住,狠狠打了个哭嗝。
     身旁那道此起彼伏的喘息声立刻没了.
     第二天,天刚擦亮,外头就有讲话声和呼啦啦的接水声。
     傅冉顶着肿眼皮起床,傅声瞧见了,凑过来揪她眼皮子:“姐,你咋成眯眯眼啦?”
     傅冉拍开他手,胡说八道:“被你烦的。”
     傅声有片刻安静,像是在自我反思哪里招惹到她了,没一会儿,他大声说:“骗人,关我啥事啊!”
     说完,他趿拉鞋气呼呼下床,半天都不再理傅冉。
     傅冉往嘴里塞根牙刷,蹲在排水道前刷牙,前院和后院只有这一个排水道,颜冬青也过来了,立在排水道前居高临下的看她,视线最终落在她肿眼泡上。
     尽管傅冉不想理他,可迫于龙威,还是含糊说:“皇上,早。”
     “你眼怎么了?”颜冬青站着漱口。
     傅冉扭开头,没说话。
     不亏是皇帝,很快就想到某种可能,不由沉了脸,尽管顶着一张稚嫩的脸蛋,可一点也不影响龙威。
     “傅冉,给朕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再怎么不情愿,你也是朕的女人。”
     傅冉不服谁的时候,会选择不说话。眼下她不想吱声,因为狗皇帝的棒打鸳鸯,她到这里之后,话少的可怜,加上对陌生坏境的恐惧,很长一段时间傅家人都以为她是个小傻子。
     “朕和你说话,听见没有。”狗皇帝凉飕飕的朝她看。
     到底是怕惹怒龙颜,傅冉垂眉低眼,低声道:“皇上说的是,臣妾知错了。”
     其实皇帝完全多虑了,再借给她十个胆,她也不敢给皇帝戴绿帽啊.
  
  
   第3章 粮票消失
     傅冉之所以这么怕颜冬青,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他们迟早有天会回去。
     自古以来,帝王心胸多狭隘,现在她要是敢触怒龙颜,等回去之后皇帝随随便便找个理由,就能要她小命。
     这里虽然穷的快吃不上饭,但也有让傅冉羡慕的地方,譬如主席同志常说的“妇女也顶半边天”。
     在大魏,妇女别说顶半边天了,要是能让男人不纳妾,那都算顶有本事的女人。
     傅冉抬眼皮瞄瞄眼前的皇帝,心里难免不满起来,暗叹生不逢时,如果有机会,她一定带爹爹过来看看别人家的“皇帝”是怎样的英明神武。
     尽管他们很穷.
     不过傅冉心里也很清楚,衡量一个帝王如何,关键还是看百姓是否安居乐业。单从这点来看,颜冬青无疑是个励精图治的好帝王,他也有足够的魄力,否则不会单枪匹马来这里偷学人家技术。
     也不是.他不是单枪匹马,他把皇后也拽了过来。
     关于这点,傅冉始终没搞明白,她手无缚鸡之力,学习能力差,适应力也差,除了每天气气皇帝,似乎没其他作用,过来到底能干什么?
     难道是这里人常说的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想到这种可能,傅冉禁不住抖了抖身子,吐掉漱口水,小声禀告:“皇上,臣妾刷好牙了。”
     跟皇帝相处就这点累,连放个屁都要报备一下。
     颜冬青不大想理她的样子,不咸不淡的嗯一声,吩咐道:“下去吧。”
     “那.臣妾先行告退。”
     洗梳好,傅冉去锅里盛了一碗稀面粥,夹一根腌萝卜干,有滋有味的吃着。
     徐兰英出门前叮嘱她:“今天别乱跑,街道过来发粮油票,在家等着领。”
     闻言,傅冉两眼腾地亮了起来,保证道:“娘你放心,我哪也不去。”
     她不仅要把街道发的粮油票领了,还要去附小领一次。
     一零五虽然属于安山社区管辖,但又跟个小社会一样,有它自己独立的一套管理体系,社区和工厂管理交杂在一块,难免混乱。
     傅家一家五口,光是领粮油票就得去三个地方。
     傅燕早就不上学了,因为未满十六岁,一直没有工作,属于集体户,粮票由安山社区发放,一个月二十七斤粮。
     傅冉和傅声都在一零五附小念书,粮票由附小发放,也是二十七斤,不过因为他们在上学,学校开出证明之后,去粮食局可以增加到三十斤。
     至于傅向前和徐兰英,直接由工厂发放。
     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