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3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挨着年关,除了粮票是硬性规定,其他像肉票和油票,分别由原来的半斤长到八两,一两长到二两,除此之外,又多了几样平时见不到的票,诸如花生瓜子票,大酱票,葱姜票,白糖票等等。
     至于工业唬除了参与劳动的傅向前和徐兰英各有两张,他们都没有。
     傅冉将一摞花花绿绿的票全领完,到家之后就把从不同地方领来的粮票分开,挨个核算,如果不对,还能及时去补,要是隔几天才发现票少了,那只能算倒霉。
     傅燕坐在门口,迎着太阳,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
     傅向前和徐兰英不在,她不用再扮懂事,讲话也比平时尖锐,她斜眼睨傅冉,嘴角挂着讥讽:“算术这么差,能算明白不?”
     傅冉不硬不软呛她:“要看跟谁比,跟你比,我稍微强点。”
     傅燕撇撇嘴,没再吭声。一直以来,她都厌恶这个多余的妹妹,如果没有她,家里只会过得更好,到过年也不会有人跟她抢新衣裳。
     自打傅冉来城里,傅燕已经好几年没穿过新衣裳了,她娘说对傻闺女有亏欠,想多弥补点。
     等明年她进了工厂,无论如何不会向家里交一分钱,工资她要自己收着,粮食关系也要转到单位食堂,粮票用不完就去买点心当零嘴儿,工资用不完就存着,以后她总归要说婆家置办嫁妆。
     傅燕兀自盘算着,傅冉哪知道她心里这些小九九,忙着核算,结果连着算了两遍,怎么算也不对。
     “坏了,校长少给我发五斤粮票!”
     傅冉坐不住了,立刻跳下炕,急急往附小跑。
     对于就指望粮票活命的商品粮户来说,缺粮票可是大事,傅燕“啪”反扣上镜子,后脚追上傅冉,一路上没少数落她:“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你除了会吃会喝,到底还会啥?!”
     傅冉听烦了,蓦地停住脚步,意有所指道:“上次是哪个算术不好,少领十斤粮票,被娘吊起来抽的?”
     打那以后,徐兰英留了心眼,再也不让傅燕领粮票了,每到月底,这些活儿都落到了傅冉头上。
     不管如何,缺粮票是大事,两人不停争吵,待到附小时,又不约而同停嘴,匆匆去找校长张德怀。
     以往每个月发粮票多少都会出点差错,为防有人骗粮票,张德怀都会留个底儿,他把记账本拿给姐妹两看。
     “小丫头,你可看仔细了,三十斤粮一斤都不少,不光我数过,还有核对员签字,我看啊,十有八九是你这丫头心大弄丢了!”
     傅冉仔细回想,直摇头:“不可能,我全塞兜里了。”
     傅燕狐疑看她,不阴不阳的说:“要是自己偷藏了,趁早拿出来,不然小心娘回来揍你!”
     傅冉气:“我要是偷藏起来,还用得着跟你说粮票少了?”
     再回家,傅冉把家里翻个底朝天,就是没找到那五斤粮票。
     看她找得满头汗,傅燕有点幸灾乐祸的提醒:“咱爹咱娘一会儿该放工了。”
     傅冉心烦气躁,瞪她一眼,索性出去寻个安静的地方仔细想哪里出了问题。
     从附小到家属院这段路,她没碰过裤兜,所以根本不存在半路掏粮票弄丢的情况,到家之后她立刻核对,期间没离开过炕半步,傅燕也不可能有偷藏的机会。
     想来想去没想出个头,傅冉悠悠叹口气,照目前情形,估计是逃不过挨揍了。
     “你在门口蹲着干什么?要饭?”颜冬青声音里带点疑惑,朝她走近。
     傅冉无精打采抬头,见他手里拿一沓花花绿绿的票,突然灵机一动,对颜冬青说:“皇上,我.臣妾想管您要俸禄......”
     在大魏,皇后官属一品,是有俸禄可拿的,逢年过节还有各种赏赐,杂七杂八加起来,足够寻常百姓一家数口半辈子的开销了。
     不过颜冬青是个勤政爱民的皇帝,要知道,这皇帝一旦爱民胜过爱自己,难免就抠门起来,自他登基之后,所有大臣和娘娘的俸禄一律减少,尤其是后宫的娘娘。
     到目前为止,傅冉只领过一次俸禄,二两银子.
     当然,颜冬青登基之后,还没来得及扩充后宫,就带她出“远门”游历了,后宫也就只有她这一个倒霉的娘娘。
     傅冉说完要俸禄之后,很自觉的稍微弓下腰,尽量显得比颜冬青矮。
     “你要俸禄做什么?”颜冬青稚嫩的脸蛋上浮现一抹无奈。
     傅冉早想好了措词,低声说:“臣妾总吃不饱饭,想吃国营饭店的大肉包。”
     凤落平阳被犬欺,不把五斤粮票补上,徐兰英会把她吊起来抽。
     她话音才落,眼前就多了两张五市斤面值的粮票,藏青色的底子,南州城自印的地方粮票。
     “收好了,等下个月朕的爹发工资,朕管他要点钱,再带你去下馆子。”颜冬青摸摸她头,声音难得的温和。
     傅冉有点受宠若惊,只拿其中一张:“皇上,五斤就够了。”
     “都拿着。”颜冬青把视金钱如粪土的架子抬了出来:“朕给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
     “那臣妾先谢过皇上。”傅冉笑起来,脸颊上两颗酒窝隐现。
     颜冬青心情好的跟着弯起了眉眼。
     晌午,徐兰英放工回来,头一件事就是喊傅冉:“傻闺女,粮票领没?”
     傅冉还没说话,坐在灶膛前烧柴火的傅燕就轻声说:“小冉今天不小心,弄丢了五斤粮票。”
     话音才落,徐兰英脸色拉了下来,肉疼的不行,嗓门不由拔高:“你姐说的是真的?!”
     傅冉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把一沓票往徐兰英手里一塞,抬抬下巴说:“在我裤兜里又找到了。”
     徐兰英本来还气着呢,听傅冉这么说,一下变成要笑不笑的样子,但还是没好声道:“下次不许这样吓唬老娘,咱家可就指着这点粮食过日子了!”
     贫困家庭琐事多,傅冉能理解徐兰英的难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平常没少骂她,但也没怎么亏待过她。
     粮票是凑上了,可那五斤粮票到底去了哪儿,傅冉一直没想明白,直到颜冬青给她的另外一张五市斤粮票也不知所踪,她才真的急起来。
  
  
   第4章 真实梦境
     傅冉记得特别清楚,颜冬青给她的那张粮票还是装在了棉裤兜里,她打算等傅家人都不在的时候找个地方藏起来,可眼下不仅裤兜里没有,翻遍整个炕也没有。
     “大冷的天,在被窝里抖擞啥!”徐兰英反手朝她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吼道:“给我安生点睡觉!”
     傅冉摸摸挨打的屁股,委屈的缩在墙角,特别心疼那五斤粮票.下午她都听说了,颜冬青挨他娘狠揍了一顿,说是弄丢了十斤粮票。
     廖娟哪里会知道,她的好儿子在外养了一个小娘娘。
     傅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告诉颜冬青,估计要把他气死。堂堂皇帝,白挨一顿打,还什么都没捞着。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直到困意来袭,傅冉把脑袋往被窝里缩了缩,沉沉地进入梦乡。
     梦里,她在偌大的宫殿里穿行着,琉璃地砖,黄花梨睡榻,织锦被,还有雕花木架上支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傅冉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里是她的寝宫。
     她有些激动地喊伺候她的宫女秋景,边喊边往厨房走。
     凤鸾宫是大魏历代皇后居住的地方,坐北面南,面阔连廊九间,进深三间,前后两个跨院,外带后花园和厨房。
     傅冉一路摸索到厨房,还是没找到秋景,厨房里空荡荡没个人,占据半间屋的石砌台面上摆放着各类食材,井然有序。
     石台上空悬挂着腊肉鸭鹅,角落的大水缸里养了数条鲫鱼,地上的木盆里还放一堆鲜笋。
     作为大魏最尊贵的女人,尽管傅冉俸禄极少,但在衣食住行方面,皇帝从没亏待过她,凤鸾宫有单独的厨房和厨子,每天都会从御膳房调新鲜食材过来,山珍野菌,米面粮油,事无巨细。
     尽管傅冉能猜到这只是个梦,但眼前的一切太过真实,她甚至听见一阵咕噜噜的叫唤声,无不在提醒她饥饿的事实。
     灶台的大锅里煨着一盘羊肉水晶饺儿,开锅那刻,浓郁的肉香味扑鼻而来,勾得傅冉口水直流,想着反正是做梦,至少要在梦里尝点肉味。
     滑嫩的羊肉沫儿,鲜美的汤汁,仔细咀嚼还有葱姜的香味,傅冉吃了一个之后,嗓子眼里跟长了钩子似的,不歇气的把整盘吃干净。
     天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沾过肉末星子了.
     从厨房出来,傅冉沿着廊檐往后花园走,正要下台阶时,余光瞄见一丝异常,忙走近细看。
     藏青色的底子,背面印着南州城的古城墙,正面是大写的“五市斤”字样,可不就是她昨天丢掉的两张粮票!
     粮票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傅冉锁眉想了一会儿,下秒,在自己胳膊上狠拧了一把。
     疼!
     不是在做梦?!
     意识到这种可能,傅冉有片刻无措,她回大魏了?那颜冬青呢?
     傅冉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凤鸾宫里乱转,翻遍凤鸾宫,也没看到个人影,正当她要拉开凤鸾宫大门出去找时,忽然感到一阵疼痛,她猛地睁眼。
     “快起了,娘让你去排队打豆油。”
     是傅燕把她掐醒了,掐得用力,说话的声音却很温柔。
     傅冉缩在被窝里没动,转眼珠打量四周,低矮的平房顶,脱落斑驳的墙面,和已经烂掉的报纸糊窗户.这一切无不提醒她刚才就是在做梦。
     可梦里为什么还是能感觉得到疼痛?
     “死丫头,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睡,快起来去打豆油!”徐兰英作势要过来掀被。
     生怕她娘动手,傅冉叽里咕噜从被窝里爬起,下一秒,又呆愣在原地。
     她手里还攥着那两张五市斤的粮票.
     “去打油,听见没有?!”
     见她没反应,徐兰英又吼了一嗓子。
     “听见,听见了。”傅冉忙下炕,背过身子,偷偷把粮票塞进棉袄兜里。
     提油壶,拿油票,傅冉一头扎进颜冬青家里,气喘吁吁道:“皇.颜冬青,你去不去打油?咱两一块!”
     “去去去!”
     应声的不是颜冬青,而是他娘。
     廖娟把油票连带油壶一起塞到颜冬青手里,又不放心叮嘱:“装好了,统共四两的油票,可别再弄丢了!”
     一旁的傅冉心虚低下脑袋。
     颜冬青很淡定,甚至还跟廖娟讨价还价多要来五毛钱。
     社区粮油店打完豆油,颜冬青兜里揣着五毛钱带他的皇后娘娘去了国营饭店。
     不中不晌的时间点,卖饭窗口没什么人。颜冬青做主要了了四个大肉包,一碗鸡蛋葱花面,全搁在傅冉面前。
     “吃吧。”
     傅冉心里有点感动,忙说:“皇上,您也吃点,臣妾吃不完。”
     说话间,傅冉从筷笼里抽出两双筷子,知道颜冬青爱干净,去水龙头下洗刷一遍才递给他。
     颜冬青接过筷子,夹了一个肉包咬一口,吃完之后还给个评价:“肥肉太多,没有小顺子做的好。”
     傅冉却吃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