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4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嘴油,很满足的舔嘴巴,顺嘴提醒他:“皇上,您别挑剔了,有的吃就不错啦。”
     颜冬青轻轻一哼。
     傅冉以为触怒龙颜,条件反射放下筷子,立刻反思:“皇上,臣妾知错了......”
     “...........”
     颜冬青有点无奈:“朕长着一张会吃人肉的脸?”
     傅冉心道您张口朕闭口朕,不就是时刻在提醒她记住自己身份吗?
     心里这么想,她嘴上还是拍马屁道:“不,您是最平易近人的皇上。”
     颜冬青显然不满这个回答,脸色沉沉问:“你喊朕出来什么事。”
     提起这个,傅冉正色起来,扭头四看,见没人注意才小声说:“皇上,臣妾的身体有点不对劲......”
     闻言,颜冬青拉上她的手:“哪里不对?生病了?”
     傅冉不知道该怎么说,把昨晚似梦非梦的场景讲给颜冬青听,因为太紧张,都没注意到颜冬青的手一直在握着她的。
     “皇上,您比臣妾聪明,您帮臣妾分析分析怎么回事儿。”
     这种情况颜冬青也闻所未闻,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他低缓开口:“国师曾对朕说过,在这里如果遇上困难,不必钻牛角尖,随缘破解。”
     见傅冉脸上露出懵懂神色,颜冬青拍拍她手:“先不要多想,当它只是个梦,若真是异相,再跟朕说。”
     傅冉不迭点头,本来心里很没底,被颜冬青这么一说,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渐渐安心下来。
     “您是个好皇帝。”傅冉由衷的说。
     颜冬青提醒她:“如果朕没听错,大婚前,有人在府上骂朕是狗皇帝。”
     “那您一定听错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她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抱着万事随缘的心态,傅冉没再想那个梦境,眼看就要过年,家里人跟打仗一样忙活,一来要大扫除,二来要抢米面粮油。
     大酱花生瓜子票,样样都得用掉,这月要是不买,下个月想买也买不了,除了粮票、布票、棉花票、工业话茨晔效,其他都是到月作废。
     二十六这天一大早,工会老大姐廖娟风风火火的挨家挨户通知:“注意了,注意了啊!矿区副食品店到一车马铃薯,拿上副食品唬赶紧的,去晚可就没了啊!”
     正在做活的妇女们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儿,找蛇皮口袋,撕副食品.
     傅冉被徐兰英喊去抬马铃薯。
     在大魏,傅冉从没听说过马铃薯这种东西,还有玉米和红薯,她也不知道。倒不是她孤陋寡闻,而是大魏压根没有这些农作物。
     娘两个赶到副食品店的时候,已经排了老长的队伍,一辆解放大卡停在副食品店门口,一车的马铃薯已经快卖掉了一半。
     相比其他食物,傅冉最喜欢吃马铃薯,听她娘说把发了芽的马铃薯切成块埋进地里,来年五六月份就能收获,非常好种,而且还高产。
     要是有机会,她想带几个回大魏,让大魏子民也有机会吃上这东西。
     心里这么打算着,到晚上,傅冉又梦到了她的凤鸾宫。
     这一次,她在凤鸾宫的后花园角落里找到几个马铃薯。
     因为有过类似经历,傅冉没有太惊讶,她知道,这个地方既不是她真正的寝宫,也不是梦境。
     应该是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空间。
     傅冉托下巴坐在台阶上,盯着几个马铃薯陷入沉思,过一会儿,她抬头看看天,像是想到了什么,把马铃薯放到温暖的日光下接受照射。
     闲着没事,傅冉又把后花园的草拔掉,腾出一小块地,从后厨翻出一把铁铲,给地松松土。
     干完这些,傅冉拍拍手起身,决定再去凤鸾宫以外的地方看看情况。
     她把厚重的宫门栓抽下,拉开大门,呆愣在原处。
     门外漆黑一片,像是巨大的黑洞,什么也看不到,傅冉抬手试着往外伸了伸,却意外的被弹了回来。
  
  
   第5章 随身空间
     腊月二十七,本该是发面蒸馍忙过年的日子,一大早的,颜立本和廖娟干了一仗,不为别的,就因为上头通知下来了,颜冬雪这届毕业生年初三集体出发,前往大西北。
     颜冬雪胆子小,又从没出过远门,听见通知之后,吓得眼泪哗哗往下滚。
     廖娟心疼闺女,气道:“啥破政策啊,咱不去,咱不去了!”
     廖娟这人性格爽直,又在工会干了多年,每天处理的都是工友们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时间长了,变得碎嘴起来,讲话有时候难免不过脑子。
     颜立本听得眼皮子直跳,急得拍桌:“不是我说你,你身为dang员,不响应主席同志的号召就算了,还带头反对主席同志,要是给别人听见.可有你好受的!”
     “咋地,我说两句咋地啦?”廖娟抄着铁勺进屋,指指颜冬雪,吼道:“我一个水灵灵的闺女被弄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感情这不是你闺女,你不心疼啊!”
     “是我闺女也得去!为响应主席同志号召!”颜立本态度很坚决。
     “哎呦,你个烂肠子黑心肝的!”
     廖娟挥铁勺就往她男人头上砸,一时间,板凳桌子刺啦响,两人扯作一团。
     “臭娘们儿,再敲头,我揍你了啊!”
     “揍啊你,你今天不揍死我,我廖娟跟你姓!”
     颜冬雪本来哭得稀里哗啦,这下也不哭了,忙上去拉架。
     “冬青,快,快拉住咱爹!”
     说实话,颜冬青有时候挺看不上颜立本的,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混到挨婆娘揍的地步,换作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女人骑到他头上作威作福。
     他把颜立本扯出去,逼仄的胡同里,爷两个四目相对,颜立本扶扶被打歪的眼镜框,有点尴尬。
     “去给我买包烟......”
     颜立本从棉袄兜里掏出五毛钱,还有一张烟票。
     烟票是单位福利,考虑到烟民们的需要,每个月都会发一张,凭借一张烟票能买两包南京,两包飞马,或者两包勒丰和一包大铁桥。
     至于再好点的牡丹和中华,都是特供品,得要特供票才能拿买到。单位半年才会发一次特供票,还得是行政工资十五级以上的领导才能有。
     “再给五毛,不然我告诉娘你偷藏私房钱。”颜冬青把五毛装进兜里,又朝他爹伸手要。
     “臭小子,竟然威胁你老子......”颜立本才挨过揍,不想再被揍一顿,虽然嘴上咋咋忽忽,还是不情不愿的又掏了五毛钱。
     怀揣着一块钱,颜冬青给他爹买了包最便宜的大铁桥,只要一毛三分钱。
     供销社的胖大姐,是一零五职工家属,对这片地儿的邻居都很熟,她认识颜冬青,听颜冬青说要大铁桥时,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啥?你爹啥时候改抽大铁桥了?”
     颜冬青眼皮子都不抬,淡定的说:“最近。”
     一毛三的烟,还剩八毛多,颜冬青改道去了趟国营书店,买了本关于电机方面的书,厚厚的一本,牛皮纸封面,只要五毛五。
     颜冬青回去的时候,颜立本还蹲在胡同口巴巴等着,头顶几撮稀毛被风刮的东倒西歪,他搓搓手,见颜冬青递来一包大铁桥,愣了下:“我给你一块呐,你就给我买包这个?”
     颜冬青嗯一声:“挣钱不容易,将就着点儿,就抽这个吧。”
     视线落在颜冬青手中刚买的书上,颜立本无奈摇头笑,臭小子随他,好学习爱看书,是个好现象!
     他拍拍儿子肩,说道:“外头冷,快进去,你娘要是问起.记得把你爹境况说惨点啊。”
     颜冬青扯扯嘴,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她那么凶,怎么不休了她?”
     “休.休谁?”颜立本半响才反应过来要休谁,差点没蹦起来,神色极为严肃的说:“臭小子,你的思想严重有问题,需要及时反省!再说,你娘犯啥错了?我干啥要休她?”
     颜冬青点点头,是他多管闲事,原来这两口子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再回家,廖娟腰间系个围裙,在灶台上和面,见颜冬青回来,不大自在问:“那啥.你爹呢?”
     “快冻死了。”
     “啥?”廖娟瞪大眼。
     颜冬青没多说,他习惯把话说一半,给他娘留足想象空间。
     掀棉帘进屋,傅冉正坐炕上陪颜冬雪说话。
     见他回来,傅冉跳下炕,凑到他跟前:“皇.颜冬青,你有事不?一块出去玩?”
     颜冬青听出她话里意思,搁下书,转头对颜冬雪道:“我出去趟。”
     颜冬雪笑,声音温柔的叮嘱弟弟:“别玩太长时间,晌饭前回来。”
     在这片家属院里,颜冬青是最不合群的,打小就不跟别的小孩玩,出了名的架子大,除了傅冉,也没其他小孩愿意跟他接触。
     所以每回傅冉过来玩,颜家人都很欢迎,都是十多岁的孩子,大人们还没有男女大防的心思,谁也没多想。
     三厂南边有块矿地,赶着春节放假,矿地上没一个人,傅冉走在前头,把手伸给颜冬青看:“皇上您看,我手里什么也没有。”
     颜冬青一时没懂。
     傅冉心里不断念叨夜明珠,再把手给颜冬青看时,掌心里就多了个晶莹剔透的夜明珠。
     颜冬青认得,这颗夜明珠是他们大婚之后,他赏赐给她的。
     “冉儿?”
     傅冉小声而又激动的说:“皇上,臣妾好像能进凤鸾宫,既能把这里的东西带进去,也能把凤鸾宫里的东西带出来。”
     今早天还没亮,傅冉就醒了,缩在被窝里偷偷的练,一会儿拿个发簪出来,一会儿送一分钱进去。
     开始不熟练,多来几回,傅冉也摸索到了技巧,如果她想拿东西出来,必须要记着那个东西的具体摆放位置。
     同样,如果她记住凤鸾宫的每一个角落,外边存进去的东西就不会不知道搁在哪儿。
     譬如她想把一分钱装进首饰盒,脑中只要想到首饰盒的具体方位,那这一分钱就不会落在别的地方。
     傅冉想的是,她跟颜冬青来自同一个地方,并且有共同目的,那她很有必要把这个秘密说给颜冬青听。
     “皇上,臣妾在里面存了几个马铃薯呢。”
     颜冬青懂她的意思:“你想把种子带回去?”
     傅冉不迭点头:“臣妾想试试看,万一能带回去,也算造福我大魏子民了。”
     颜冬青眼里蕴着笑意,突然伸胳膊了把她搂进怀里,抬手覆到她脑袋上,声音有着不合年纪的成熟:“冉儿,跟朕出来,辛苦你了。”
     傅冉眼睛泛酸,怎么不辛苦,在大魏,她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哪像现在,吃不饱穿不暖就算了,还三天两头挨揍.
     不过一想到颜冬青身为皇帝,照样挨打,也不比她好到哪儿去,心里又平衡了点。
     趴了一会儿,傅冉灵机一动,生出一个胆大的想法。
     “皇上,要不臣妾把您带进凤鸾宫看看吧?”
     既然她能把马铃薯、把一分钱、把粮票都送进去,大活人一定也可以!
     正如傅冉猜测的那样,当她集中意念不停想颜冬青时,颜冬青就如同空气一样,在矿地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凤鸾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