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5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的后花园里,眼前正是傅冉才开垦出来的一块地,挨旁边摆着一排被剁成块的马铃薯,已经长出嫩绿的芽。
     “皇上,我没骗您吧?”傅冉也把自己送了进来,蹲在一排马铃薯旁,新奇道:“这是我昨天才剁开的马铃薯,这么快就发芽了,我听娘说至少要七八天才能长芽呢!”
     因为太激动,傅冉开心到忘形,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说敬称。
     “皇上,臣妾......”
     颜冬青抬抬手,或许是心情好的缘故,没搁在心上,他也蹲下来,拿起一块发芽的马铃薯,扭头看傅冉:“现在能种了?”
     傅冉点头:“您歇着,臣妾来种。”
     “一起。”颜冬青左右看看,拾起铁铲刨坑,丝毫没有眼高手低的样子。
     “还要浇水,臣妾去打水。”
     傅冉记得前院有口井,她刚想去,颜冬青起身道:“你待着,朕去打。”
     两人很快把马铃薯种上,之后,颜冬青又把整个凤鸾宫前前后后走一遍,心里有了打算,招手示意傅冉过来。
     “朕有事和你说。”
  
  
   第6章 上山下乡
     听见颜冬青喊,傅冉忙扔了手里的水瓢,蹬蹬跑过来:“皇上,有什么要叮嘱臣妾的?”
     颜冬青咳一声,视线落在她被晒红的脸蛋上:“以后别再喊皇上,被人听见了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傅冉深有感触,自打三年前那场莫名其妙的抢烧打砸开始,大家说话行事都小心了很多,生怕被挂上大zi报游街。
     而“破四旧”恰恰又首当其冲,她和颜冬青可是他们最该打倒的统治阶级呢。
     “臣.那喊您什么才好?”称呼是大事,傅冉觉得有必要征求本尊意见。
     “就喊朕三哥吧。”颜冬青似乎早就想好了。
     傅冉明白了,皇上无论是在大魏还是现在,在家族中都是排行三,就算当着颜家人的面喊,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颜冬青两手背后,要求道:“先喊一声听听。”
     傅冉抬眼看他,以为他是故意的,哪知人家脸上一本正经,没有半点调戏的意思。
     倒是她多想了.
     “三哥。”傅冉声音小小的喊了一声,怪不好意思的。
     颜冬青似乎挺满意,嗯一声,转说:“我们来这不短时间了,你都学了些什么?”
     突然被问及这些,傅冉局促的低下脑袋,揪着褂襟子道:“臣妾.我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下文,余光瞥见颜冬青脸上浮现无奈神色,傅冉突然想到什么,变得有底气起来:“我能带您来这里。”
     果然,这个技术别无仅有,令颜冬青无话可说。
     他示意傅冉坐下,食指敲敲石台阶:“既然我们能来这里,就不能白浪费这个地方。”
     傅冉明白点头:“您放心,以后但凡我们大魏没有的,我都会想办法弄点存到这里。”
     颜冬青笑了:“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马铃薯能种到地里,那电呢?煤炭呢?”
     傅冉顿感压力大,为难道:“皇上,发电开矿,这些臣妾都做不来......”
     “放心,有朕在。”颜冬青把手递给她:“带朕出去吧。”
     “等下。”傅冉突然想起厨房那堆食材,脸上露出笑:“皇上......”
     对上颜冬青目光,她忙改口:“三哥,想不想吃肉?我带你去吃点好的补一补。”
     说话间,傅冉引他去厨房,像献宝一样指给他看:“三哥你看,好多大米,面粉,还有鸡蛋鱼肉!”
     在南州城这个地方,吃大米的机会并不多,粮站偶尔供应一回大米,还不是精米,全是糙米粒,白刷刷的掉粉,就那样了,还不一定能抢到。
     至于面粉,有三个等级,上等的是精粉,除非国庆春节,粮站基本不供应,中等的是富强粉,赶上收成好的年头,一个月能供应个两三回,最差的是普通黑粉,加工粗糙,小麦麸皮还杂在里面,讲究点的人家和面时会拿细箩筛筛一遍,条件差点的就直接掺麸皮和面上蒸笼了。
     无论是糙米还是普通黑面粉,总归都不是能经常在饭桌上出现的粮食,最常见的还是玉米面、地瓜干面,还有更次点的高粱面。
     对于颜冬青和傅冉这样吃惯山珍海味的“统治阶级”来说,日子确实很难熬。
     傅冉动手淘了米,把腊肉切成薄片,一起倒进大铁锅里,又翻出笼屉搭在灶台上,剁半只腊鹅,大火蒸上。
     腊肉拌饭,就着蒸大鹅,颜冬青不歇气的吃了两大碗。
     傅冉也吃了一碗半,满足的摸摸肚子,喟叹道:“皇.三哥,我们这一顿可是吃了两个月的肉呢。”
     颜冬青不得不承认,这顿饭是他近两年来吃得最饱的一次。
     扫眼厨房的鸡鸭鱼鹅、山很海鲜,他眸中带了几分揶揄:“朕本以为皇后在宫里不适应,看来是朕多想了,皇后的日子过得很惬意。”
     大概是气氛轻松,加之吃得太撑,脑袋有些糊涂,傅冉脱口便道:“臣妾一个月的俸禄才二两银子,还不兴吃好点啊。”
     颜冬青听出了重点:“哦,原来皇后一直在怪朕抠门。”
     傅冉心道怪的可多呢,最怪的是他棒打鸳鸯,拆散她和表哥。
     傅冉是个死心眼,要说跟她表哥海誓山盟情比金坚,倒也不见得。
     男女大防,尽管她和表哥有婚约,见面的次数也不多,只是表哥无论是长相,脾性,还是声音,恰好都是她喜欢的样子,加之两家人都有意亲上加亲,这门亲事几乎是水到渠成。
     当然,前提是没有皇帝从中横插一脚。
     .
     再出来,还是在三厂的矿地上,怪的是刚才在凤鸾宫里明明日头正当空,现在出来,矿上却乌漆墨黑一片,只隐隐可见远处门卫室一抹亮光。
     两人对视一眼,来不及多想,摸黑匆匆赶回家。
     才到家,傅冉就挨了一扫帚疙瘩。
     徐兰英两手掐腰,气得不行:“死丫头,疯哪儿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怎么不被拐子拐走算了!正好省点粮!”
     中午就没回来吃饭,徐兰英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儿,又去前院问廖娟,说是两个孩子一块出去的,她家的也没回!
     这可急坏两家人了,两个孩子都不算大,这要是给老拐子拐走了可咋整!
     傅向前吓得两腿打软,当即就去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倒也热心,派了好几个同志不歇气的帮找。
     眼下见傅冉安然无恙回来,傅向前大松一口气,忙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别再吓闺女了,快给闺女整点饭先吃上,我去公安局知会一声,让他们别找了。”
     傅冉无措的低下头,走到徐兰英跟前,扯扯她娘的棉袄袖子,及时认错道:“娘,我下回再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你就是个讨债鬼,尽不让我省心!”徐兰英又骂了几句,不解气,食指在傅冉额头上狠戳了几下:“下回再乱跑,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
     明明挨了打,傅冉却头一回感到窝心,张臂抱住徐兰英的腰,在她胸脯上蹭了蹭,小声的说:“娘,我饿了......”
     这是白瞎了那一锅腊肉蒸米饭,傅冉后知后觉的发现在里面吃了饭竟然不管饱!
     骂归骂,徐兰英还是从面口袋里舀了半碗黑面粉兑上水摊煎饼。
     黑面粉是今早刚从粮站买到的,本来打算留着过年蒸三合面馒头,给傅燕瞧见了,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
     大院里的邻居都夸她懂事,爹娘当着外人的面也都说疼她,可只有傅燕自个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爹娘显然更偏袒傅冉和傅声,上回她发烧快四十度了,她娘连个卧鸡蛋都舍不得给她吃。现在不过年不过节的,却把黑面粉调糊摊成煎饼,说要给她妹压压惊。
     这到底算哪门子的疼她?!
     此时的傅冉还不知道傅燕已经嫉妒上了,眼看就大年三十,新年的气氛愈发浓烈,至于傅冉和颜冬青走丢的这点不快,很快被两家人抛诸脑后。
     蒸馒头,炼油渣,包饺子。
     家家户户的砧板敲得梆梆响,空气里到处飘荡着油渣子的香味儿,穿上新衣裳的娃们迫不及待出来显摆,家属院里满是欢声笑语。
     来这两年,傅冉也渐渐融入到了这个环境里,熬红薯,黏糖瓜,炒瓜子.中案长条桌上的收音机被她放得哇哇响,播音员字正腔圆的声音响彻大院。
     “又是一年新春季,长江两岸,春风吹麦浪,柳芽新发,丰收的脚步又在朝我们一点点靠近......”
     .
     新年三天假,一直热闹到年初三,气氛才算渐渐冷下来。
     年初三这天,傅冉起了大早,赶去送颜冬雪。
     尽管颜冬雪再不情愿,里外这么多双眼盯着,怎么也逃不过去支援大西北的命运。
     她要去的地方是大西北的一个农场。
     时下的上山下乡有两种形式,主要是农场和插队,农场则含纳了兵团和干校。
     相较农场严格的政审和名额限制,插队属于集体所有制,换句话来说,就是把城市毕业生安插在农村生产队,和普通社员一样挣工分、分口粮。
     尽管插队要松散一些,但颜立本还是让颜冬雪交材料政审,选择去管理严苛的农场,至少那里有合格的“后勤”,对于颜冬雪这样年轻漂亮的大姑娘来说,去农场要比插队更安全。
     为了送这批毕业生,一零五附中特地办了个欢送会,校党委的书记同志挨个为即将前往西北和滇南的毕业生系上红领巾。
     两层的水泥小楼上,喇叭在不间的断播放主席语录。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
     水泥楼下,廖娟抓着闺女的手红了眼眶,把事先换好的全国粮票连带五十块钱一起塞到颜冬雪棉袄襟子里,不迭叮嘱:“到那边想办法往厂里打个电话,实在找不到电话,就写封信回来,啊。”
     颜冬雪抹泪点头,转头对颜冬青道:“照顾好咱爹咱娘,别惹爹娘生气。”
     颜冬青应声,在颜冬雪抱他时,站着没动,给她抱了抱。
     抱完颜冬青,颜冬雪又抱了傅冉,一个大院里长大的,数这孩子有心,知道过来送她,她和傅燕倒同学过,也不见傅燕过来看一眼。
     “姐,这是我娘煮的鸡蛋,她去矿上上班来不了,叮嘱我给你带着。”
     傅冉没说假话,徐兰英确实煮了鸡蛋,只是家里就剩两个了,傅冉又偷偷从凤鸾宫摸了几个鸡蛋出来,一块煮了让颜冬雪带上。
     一旁的廖娟看得窝心,一张鸡蛋票才换十二个鸡蛋,大半都给了她闺女,她没想到徐兰英这婆娘这么够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六八年是上山乡下的高峰,颜父让颜冬雪政审去农场也是有原因的,相对插队,去农场更容易回城就业。
  
  
   第7章 开花结果(捉虫)
     傅冉不知道大西北在什么地方,颜冬青把地图册翻出来,红皮封面,对开样式,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