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_第9章

小说下载: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作者:山楂丸子更新时间:2017-10-31点击:

打饭,这么晚,她该饿了。”
  
  
   第11章 二八永久
     乡下老农民身上没粮票没油票,出门要是不自带干粮,进饭店都会被轰出来,寻常无事老农民也懒得进城,就算过来,也是当天回,像贺寡妇这样,只能干巴巴等儿子孙女送饭,不然就得干饿着!
     傅冉拎网兜赶到医院,一间病房摆三张床,贺寡妇靠窗睡最里头。
     其他两个病友都是商品粮户,到吃饭的点,家里人从国营饭店买碗猪油葱花面,带上医生开的处方,还能让大师傅再加个卧鸡蛋。
     病房里弥漫着炸葱花的香味,贺寡妇时不时看眼在吃饭的两个病友,等对方察觉她视线朝她看来时,又忙转向病房门口。
     瞧见傅冉过来,贺寡妇原本稍显孤寂的眼睛一亮,笑着坐起来:“你姐说你白天上课去了,咋样,上中学习不习惯?”
     “和小学差不多,都习惯了。奶,你怎么样?气喘有没好点?”傅冉把网兜子搁床头柜上,笼布解开,里面装的是三合面馒头和辣子炒马铃薯。
     晚上他们吃的是糠菜团子配萝卜干,徐兰英嘴上赌气说不管贺寡妇,但还是把家里最好的饭菜留给了她。
     傅冉把筷子递给贺寡妇:“奶,快吃饭。”
     “还有肉呐!”贺寡妇盯着铝制饭盒里的红烧肉,咽咽口水。
     浓油赤酱,色泽金黄,闻起来喷香,自傅冉打开饭盒那刻起,整个病房的炸葱花味似乎都被这股肉香味给冲散了。
     其他两个病友停下筷,朝她们这边看。
     贺寡妇忙侧个身,把饭盒挡住,心里欢喜,嘴上却责备道:“咋还烧肉呐,弄点馍馍咸菜就好啦!”
     “娘烧的,快趁热吃。”傅冉小声道:“奶,别说出去,娘偷给你烧的,要是给傅声知道了,一准缠着我娘让包饺子!”
     其实红烧肉是傅冉偷烧的,怕被怀疑,她只在饭盒里装了三块,并且拿徐兰英作遮挡,反正也没人会为一顿饭去求证什么。
     对于贺寡妇来说,这顿饭堪比过年,她在农村压根吃不到肉,到年末生产队才会杀一头猪,全生产队的社员平均分,一刀下去,连皮带肉不会超一斤。
     贺寡妇跟小儿子和小儿媳妇住一块,光听别人说生产队杀猪,却从未见到一点肉末星子,她心里头跟明镜似的,知道是小儿媳妇领走了属于她的那份肉。
     “奶,香不香?”
     这还是傅冉头一回做红烧肉,连肥带瘦剁成巴掌那么大的肉块,大铁锅里煮开,倒上酱油糖,生姜大料拍开,一直闷到现在。
     贺寡妇吃得满嘴油,眼睛发酸,不住点头:“香,喷香!”
     说着,她把筷子往傅冉手里塞:“太多了,奶吃不完,小冉你快吃两块!”
     统共就三块肉,怎么就吃不完了?好说歹说,才劝着贺寡妇把肉吃干净,空饭盒傅冉拿去水房洗。
     她前脚刚走,睡贺寡妇隔壁的病友就道:“你这孙女好,比白天来那个强!”
     白天那个瞧着模样挺周正,就是讲话阴阳怪气了些,不讨喜,还是这个好,白生生的小姑娘,喜欢笑讲话又好听。
     贺寡妇听着高兴,快活道:“这个我养大的,这丫头打小就招人疼!”
     夜里傅冉就蜷在贺寡妇脚边将就着睡。
     时下来医院看病要自带铺盖,棉花是稀缺品,家家户户都不宽裕,这点农村要稍好点,起码多少能分到点棉花,存个三五年够打一床棉被。
     贺寡妇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往年存下的棉花要么给大儿媳妇要么给小儿媳妇,以至于她铺盖的被褥又破又薄,这一夜傅冉几乎没怎么睡,心里琢磨着要怎样把寝宫的东西不着痕迹的放出来,起码给贺寡妇整床像样的被褥。
     转天是周末,傅向前跟矿上工友调休,一大早赶来医院,换傅冉家去休息。
     周末不用上课,从医院回来,傅冉直接去了颜冬青家。
     颜冬青正在写信,傅冉探头看眼,开心道:“冬雪姐来信啦?!”
     颜冬青嗯一声,停了笔:“已经在喀什农场安顿下来,说同去支援的同志对她挺照顾。”
     “那您记得帮臣妾代问声好。”傅冉在小马扎上坐下,等他写完。
     颜冬青刷刷写完最后一段,合上钢笔盖,回头问傅冉:“朕让你找的金条找出来了?”
     傅冉点头,然后跟变戏法似的,放两根金条在颜冬青书桌上。
     “皇上,您打听到哪里能卖了吗?”
     颜冬青道:“朕不用卖,这里的银行收购黄金。”
     时下国际金价两百美元一盎司,但国内金价收购一直不高,颜冬青去银行问过,回收价是十块钱一克,傅冉的两根金条有一斤重,换算成国际重量是五百克,既是说,两根可以卖到五千块。
     傅冉听得糊涂,问道:“您还没告诉臣妾什么是银行?”
     颜冬青想了想,换种说法给她解释:“跟大魏的钱庄是一个意思。”
     不怪傅冉不知道,时下居民和银行接触的并不多,尤其是像傅家这样勉强维持生计的工人家庭,一个月几十块的收入,压根用不着去银行存钱。
     颜冬青把信塞进牛皮纸信封里,又翻出户口本,对傅冉道:“走,朕带你去银行长长见识。”
     傅冉鸡啄米点头:“皇上您等臣妾几分钟,臣妾回去跟家里人说一声。”
     徐兰英在家拆洗冬天的棉袄,傅冉把饭盒放灶台上,伸脑袋进屋:“娘,颜冬青带我出去玩。”
     知道他俩关系好,徐兰英头也不抬道:“知道了,别跑太远,当心拐子。”
     傅冉应声,立刻掉头往外跑。
     见傅冉一溜烟跑远了,傅燕才道:“娘,小冉快成大姑娘了,成天跟冬雪她弟玩一块,不大合适吧,再大点该让人讲闲话了!”
     徐兰英是个粗心的,还真没往这上面想过,听傅燕这么说,不在意道:“才十三岁的娃,能有啥?这一天到晚的,就你心眼多!”
     傅燕不快的抿抿嘴,不软不硬道:“农村那些说婆家的姑娘,不也才十五。”
     闻言,徐兰英皱了眉,没再说一句,像是把傅燕的话听进了耳里。
     家属院外,颜冬青推了辆自行车站路口等。
     傅冉走到颜冬青跟前,激动道:“皇上,您什么时候学会骑的?”
     颜冬青家早就有自行车了,是傅向前成天惦记的二八大永久,可傅冉从没见颜冬青学过。
     为了学自行车,颜冬青摔过好几回,当然,这么丢脸的事他不会跟傅冉说,只是拍拍后车座说:“先上来。”
     这辆二八大永久对傅冉来说有点高,颜冬青先把刹车踩下,掐住她胳肢窝把人抱了上去。
     “坐稳了,朕要上去了。”怕把傅冉一脚踢下去,颜冬青从前杠上去,猛蹬脚踏板,自行车一下窜出老远。
     傅冉坐自行车的次数有限,实在是有点怕这两个车轱辘的东西,忙拽上颜冬青的后腰,害怕的说:“三哥您慢点儿!当心摔了!”
     颜冬青似乎很开心,踏板飞速的蹬,把傅冉吓得哇哇叫,还不厚道的笑。
     “这样吹风快不快活?”颜冬青回头问。
     傅冉哼哼唧唧,虽然难得御驾出行一次,但她还是怕,迎着风大声说:“臣妾还是喜欢拖拉机,要是有机会,您还是开拖拉机带臣妾兜风吧。”
     “...........”
     路过社区邮局,颜冬青停下自行车,进去把信寄出去。
     傅冉也跟了进去,转一圈,唯独对电话机感兴趣,她还没打过电话呢。
     她刚想碰碰,就被梳两根麻花辫的大姐吼了一嗓子:“干啥呢!要打电话?排队交钱去!”
     寄信八分,拍电报三分一个字,打电话两毛钱一分钟。
     傅冉被麻花辫大姐吼蒙了,一时站原地没动,颜冬青走过来拉她,朝麻花辫大姐冷冷看了一眼:“劳动无贵贱,服务不分家,你这是搞歧视!”
     麻花辫大姐悻悻撇嘴,见他俩出去,呸一声:“乡巴佬!”
     傅冉心有余悸道:“三哥,这里并不咱们大魏好到哪儿,嘴里喊平等,还是遍地搞歧视。”
     颜冬青拍拍她脑袋:“别管她,哪都有好坏人。”
     两人又去南州城里唯一的银行,颜冬青用颜立本的户口在银行开了个户头,只兑换一根金条,十块钱一克,换了两千五百块,暂时先全部存在银行。
     银行工作人员在审核完户口本之后,咔咔盖戳,把存折递给颜冬青,没什么情绪道:“明天来拿印鉴。”
  
  
   第12章 巧妇为难
     从银行出来,傅冉兜里揣着存折,还晕晕乎乎的,总觉得太简单。
     “三哥,两千五百块就这样到手啦?”
     就拿傅向前来说,工资三十五块一个月,得不吃不喝存六年才能有这么多钱呐!
     虽然颜冬青也意识到哪不对,但还是道:“既然银行回收黄金,面向的就是全国百姓,朕打听过,跟倒卖古玩字画不一样,不犯法。”
     闻言,傅冉放心了不少,又问:“钱是有了,买拖拉机的介绍信可不好开呐,起码得有工厂或公社给证明。”
     颜冬青回头道:“朕再想想办法。”
     银行里,办事员小郑把刚回收的金条锁进保险柜里,提上半旧不新的公文包,对行里的高大姐道:“大姐,帮我照看下,我去矿上做个调查。”
     高大姐爽快应声,叮嘱道:“是得好好查,半大不点的孩子,哪来的金条呐?打听好了,赶紧向组织汇报,组织绝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打入人民内部的奸.细!”
     那些解放前的大地主大资本家,抄家没抄利落的,抛开古玩字画不谈,单说黄金白银,总会有个把件浮出水面,办事员暗访核对之后,只要家庭成分没啥问题,印鉴自然会很快刻出来,要是有问题,第二天过来拿印鉴必然是有来无回。
     办事员小郑提着公文包,直奔一零五,向矿上工友旁敲侧击打听颜立本情况。
     打听之下,还真吓一跳。
     颜家祖上是资本家不错,却是不折不扣的红色资本家,战火纷乱那会儿,颜家祖上变卖家产,为前线提供军需物质,解放之后,上头领导曾放话,有dang一天就有颜家一天,光凭这点,别说颜家人兑换一根金条了,就是兑换五六根,组织也不能说啥啊!
     颜冬青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调查个底朝天,只是第二天去拿印鉴时,银行办事员对他的态度有点不大对,三分客气,三分小心,眼里还露出几分崇敬。
     “取钱在哪儿取?”颜冬青问他。
     小郑忙喊高大姐:“这位小同志要取钱,快给办理下!”
     颜冬青从柜台取走两百,沿大道往城东郊区走,附近农村转一圈,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个破布口袋。
     “三哥,您提的什么?”
     傅冉在搓衣裳,面前一张大木盆,里面泡着傅家上下换下的脏衣裳,瞧见颜冬青回来,跟他打招呼。
     颜冬青招招手:“来我家一趟,有事和你说。”
     傅冉哎一声,正要过去,傅燕听见了,从屋里探出颗脑袋,不满的喊:“傅冉,你活干完了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