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2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家里的三头猪都是早晚各喂一顿,煮一次就能应付一天的。
     夏天不用热,冬天的话,傍晚那顿就得给猪热一热。
     言家除了三头猪,还喂了一群二十来只鸭子并十几只鸡,鸭子一年四季都养着,每次上高中的原主要回来拿生活费了,家里就会抓几只鸭子去卖。
     不过现在田里插了秧苗,每家每户的鸭子在秧苗落根站稳之前都是不准放进田里的,否则若是哪家的鸭子糟蹋了别人的秧田,也不是没有直接举着锄头撵到家里来打架的。
     十几只鸡多是母鸡,留着下蛋,只有几只公鸡是养着,等原主回来了,偶尔杀了给原主补身子,也要留几只过年的时候吃。
     母鸡生的蛋方菜花都攒着,除了舍得给原主吃,其他的都拿去卖钱。
     可以说,这个家里享受到的待遇最好的就是原主,连当家人言四海都靠后。
     原主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一切,可言裕面对着端到自己面前的一大碗蒸鸡蛋,到底下不去嘴。
     不过也说得过去,毕竟原主是方菜花真正的儿子,享受父母家人的偏爱总归有种有恃无恐的理所当然。
     虽然言裕曾认真思考过如果自己儿子就是原主这样的性子,可能他会选择拍死对方。
     咳,还没机会当上父亲的言裕自然不会有那种身为人父的慈爱。
     言裕也就是在心里胡思乱想时一个玩笑般的假设了一下罢了,对原主的行事准则并不批判或赞同,毕竟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思想不够成熟是可以被谅解的。
     “爸,你们这段时间干活辛苦,也别太节省了,等我高考完,我想去找点挣钱的事做。”
     言裕几天的时间也慢慢能叫出爸妈这两个词了,虽然心里略有些别扭,可想想以后还指不定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多久,言裕也就没再抗拒。
     言裕说着话,将面前的蒸鸡蛋用勺子分别给言四海以及方菜花舀了几勺到饭碗里。
     晚上吃的还是红薯白米干饭,一般儿子在家,方菜花会将家里的伙食开好很多。
     如果儿子不在家,又不是农忙的话,方菜花一般就会安排成一天三顿稀饭两顿酸菜辣椒酱凑合着过。
     言四海有些意外,不过一贯沉默的他此时却眼睛高兴得眯了起来,被太阳晒得黑黄黑黄的脸上笑容压都压不住,一边的方菜花脸上带着笑却又扯着嗓门骂,“我们在家都干习惯了哪有什么累不累的,你读书费脑子,赶紧自己吃!”
     一边激动得端着碗递过去想要让言裕也分点鸡蛋的言华被方菜花啪的狠狠拍了一巴掌手,又瞪了一眼,言华不甘心的撅嘴,“妈!大哥自己要分的嘛,人家要发发善心你拦着干什么!”
     “哎你个死丫头,一天天的就知道吃吃吃,啥活也不干!”
     方菜花沉着脸骂人。
     “我怎么就没干了?我今年才十岁,你这是压榨童工你知不知道?”
     言华不甘示弱的反驳。
     言华可不怕,反正如果方菜花要打人,她就端着饭碗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业务都熟练得很了。
     “还童工?我看这十里八乡就你最懒,你姐姐五岁就开始在家烧火喂鸡扫地洗衣,八岁就包了家里家外的家务活。就是隔壁那胖丫头,人家十岁了还上山干活下田拔秧......”
     一旁的言容着急的想要拦几句,结果反过来被方菜花吼了两句,言容也就不再多说,端着饭碗默默刨碗里的红薯。
     吃晚饭还有好些活儿要干呢,家里鸡鸭太多,鸡屎鸭屎的就多了,房前屋后每天都要扫一扫。
     如果阿弟不在家,一般是几天才扫一次,可阿弟在家的时候,方菜花都叮嘱过要每天扫两遍。
     言裕看方菜花跟言华吵起来,也基本麻木了。
     刚开始的时候言裕还吓了一跳,忙着笨嘴笨舌的劝两句,不过之后发现每次方菜花跟言华见面都要吵吵闹闹的折腾一番,言裕也就渐渐淡定下来了。
     此时言裕也跟言四海一样不再说话,手上将蒸鸡蛋给一家几口都分了,等方菜花想要拦的时候言裕言四海跟言容三人都吃完饭了。
     至于言华,早在言裕分给她的时候就呼啦啦几口给刨进嘴里胡乱吞了。
     只有吞进肚子里的东西才是属于她的,气气方菜花这个封建家长当然比不上吃重要。
     原本还想在饭桌上跟家里人说说挣钱这事的言裕识趣的不再准备在饭桌上多说什么了。
     总归每次吃饭都要吵吵闹闹的,不拍桌摔碗都是因为怕拍烂了桌子摔坏了碗钵。
     第二天一早四点言裕就起床了。
     虽然是上午八点半上课,可从家里到镇上,得花两个多小时翻过两座大山,之后坐个半小时的拖拉机。
     如果运气不好没坐到拖拉机,就得多走一个小时的路。
     镇上学校高中部还好,都是一个月放一次假,那些上初中的就惨了,每个星期都要来回这么折腾。
     当然,初中的也可以选择周末不回家,学校宿舍根本就没有大门,每间房一个锁,不过像初中部的宿舍,学校周末都断了电。
     这次五一长假放完回学校,六月再回来一次,之后就是七月初高考前那一次了。
     方菜花给了言裕四十块钱,还煮了十个鸡蛋,一罐碎肉末炒的酸豇豆。
     这个时候有的同学甚至一个星期就两块钱的生活费,对比起来,方菜花给的这四十可谓是一大笔钱。
     原本学校是可以背米去换饭票的,饭票除了买米饭,还能换馒头包子,很多家里没钱的就直接用饭票换了馒头,一天三顿再买点稀饭就凑合过去了。
     偶尔打个牙祭,就跟要好的朋友花四毛钱去买一份食堂里的素菜。
     言四海两口子舍不得儿子每个月背着大米走山路,每次开学的时候就一次性背了几十斤大米去学校换了饭票。
     因此原主只需要每个月回来拿上饭票跟钱,真可谓一身轻松。
     言裕本身并不太喜欢水煮蛋,再加上方菜花给他装包袱的时候一旁的言华又眼睛放光的盯着吞口水,言裕就偷偷摸出了四个,给了一个给言华,另外三个给了言容,让她待会儿给爸妈一人分一个。
     相处几天言裕还是看出来了,若是将鸡蛋都交给言华去分配,言华肯定会偷偷藏起来一个人吃。
     言华显然对言裕的行为很失望,拿着自己那个鸡蛋不甘心的狠狠瞪了言裕一眼,被言裕平静的看了一眼又吓了一跳,抬手一擦鼻涕水,揣着属于她那个鸡蛋不知道躲哪去吃去了。
     言容倒是十分感动的样子,还侧身背着言裕摸了摸眼角。
     言容作为长姐,刚出生那会儿并没有因为是第一个孩子而受到疼爱。
     甚至因为是个女孩儿,奶奶家成天用她做筏子骂方菜花是不下蛋的老母鸡,方菜花也不是软蛋,都是直接骂回去,可心里却跟言奶奶的想法差不多,回家难免就会朝还是小孩子的言容发泄情绪。
     直到方菜花生了原主这个儿子,言容的日子才好过了一点,因此言容对于父母的偏心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种扭曲的赞同感在里面。
     父母长辈甚至生存环境对一个人的三观性格塑造,真的太重要了。
     虽说有了原主之后言容生活好过一些,可也就是相对而言,每年过生日都没吃过鸡蛋,只有每年过年的初一早上能够吃到煮在汤圆里的鸡蛋。
     因为那是本地风俗,初一早上吃汤圆跟圆鸡蛋,圆圆滚滚没坎坷,团团圆圆一家全。
     言容总觉得这两天阿弟有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高高在上,看一眼她都觉得是在施恩。
     虽然心里有些忐忑,可言容心里挺高兴的,觉得这个弟弟终于愿意认她这个又蠢又丑的姐姐了。
     原主上学比较早,今年高三也才十七岁,当然,这个上学比较早是相对而言的,班里很多同学都是十八九岁了,甚至有些已经二十岁了。
     言容比原主大四岁,今年也已经二十一了,若是别家的姑娘,都已经嫁人生孩子了,可方菜花看家里言华是个惯会偷奸耍滑的料,若是没了言容,家里的家务就没人干了,毕竟她自己还要跟着言四海忙活田地呢。
     因此方菜花一琢磨,就对外说是国家都规定了二十一岁才给领结婚证,那说明晚一点结婚生孩子对女娃子身体好,她家的言容就要响应国家号召,不能太早结婚生孩子,损了身体就不好了。
     其他人听方菜花这话,谁不知道真是缘由?
     可大家都是这么个情况,谁家也别笑话谁家。
     倒是言裕前两天听方菜花跟言四海嘀咕过,说是准备今年给言容相看人家,争取在言裕上大学之前嫁出去,那样也好拿到男方给的聘金,给言裕凑大学学费。
     方菜花担心家里的三头猪卖了凑不够大学学费,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大学要多少学费,毕竟这十里八乡的还没有哪家哪户出过一个大学生呢,多是中专之类的,更多的是辍学回家种地......
  
  
   第3章 返校学习【修叔舅称呼BUG】
     四点起床,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方菜花不放心,让言四海起来借了隔壁邻居家的手电筒送言裕。
     “妈,不用送了,待会儿爸回来又要白白走几个小时。”
     言裕不想让人送,骨子里他还是那个已经三十多的老男人,自觉上个学都让人送,挺尴尬的。
     方菜花可不听,虽然她是家里最偏爱儿子的,可事关儿子安全,她就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这可不行,虽然现在山里不像以前那样危险了,可万一有什么豺狼毒蛇的碰上了可怎么办?听话,反正你爸也就只送得了这么一回了,下次再送也是送你上大学去。”
     说到这里,方菜花一张圆盘子脸都笑成太阳花了,就好像已经看见言裕考上大学有大出息了。
     方菜花怕儿子不高兴,连忙又捡了以前小时候吓唬孩子的话来念叨,“当初你妈我还小的时候,这大山里哪没个狼啊蛇啊的,有些狼没了吃的还会下山到家里偷小娃娃吃哩。还有那黄鼠狼,饿极了也是要吃娃娃的,特别是那才生下来不久的小奶娃,身上有血腥味,别说黄鼠狼,就是饿狠了的野狗都要吃。”
     “你大舅舅脚下原本还有个小舅舅,就是你外婆外公上山干活的时候放家里被黄鼠狼给吃了的,等你外公外婆回家,你那小舅舅就剩下一个脑袋在箩筐里......”
     那时候的孩子生死似乎是件十分微不足道的事,没了个孩子,做父母的麻木的烧两件贴身的小衣衫烧了,再拎着去路边坡上随地一埋,回家接着继续生孩子过日子。
     或许是生活的艰难磨灭了他们对亲人对生命的感情,没有在那个时代打过滚的人是完全不能理解那种麻木感的。
     甚至很多时候在我们看来,还有点可怕。
     言裕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对于方菜花说的这些事,也只是心里感慨一番,然后内心老处男的教授又会忍不住的想若是自己有个孩子遭了这样的罪......
     言裕觉得还是不要去想为妙,因为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环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