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3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中出生成长。
     言四海送儿子上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初中去镇上上学开始,每次原主上学言四海都会送儿子走完那段两个多小时的山路。
     出了大山那边就地势比较平坦了,而且沿途的住户也多,还有了公路,虽然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公路,可行人也多了,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言四海一路走在后面小心的打着电筒给言裕照亮脚下的路,至于他自己,这段山路走了四十多年了,闭着眼都能走。
     虽然是山路,可没有什么悬崖之类的,只是因为周围都没有人家,甚至还要穿过几处坟地,所以夜里一般人还真不敢一个人走。
     “爸,您在家也别太辛苦了,我都长大了,等高考完就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挣钱给家里减轻负担。大姐相看人家的时候也别太看重聘金,大姐在家辛苦了这么多年,后半辈子可不能再因为家里的原因让她继续苦一辈子。”
     言裕不是多话的人,说话喜欢说重点,心里酝酿了半晌,等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个来小时的时候言裕斟酌着开口。
     言四海沉默了一会儿,闷闷的嗯了一声,“你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好好读书,考上大学你就不用像祖祖辈辈的人那样背着太阳过山了。”
     言裕知道言四海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还是以上大学为重中之重。
     这种想法是很难改变的,毕竟这个时代限制着,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多年,外面的大城市经济迅速腾飞,可像他们这样的大山农村,却好似与世隔绝一般。
     像言四海这样抱着只有读书才能跳出大山挣脱贫穷的想法的人有很多,多得不可思议。
     这个时候的大学生,在大山农村人眼里,那简直就是镶金的金凤凰。
     言裕默默对着慢慢浮起一缕缕红色云彩的天空吐出一口气,不再言语。
     他知道,在考上大学之前,无论他想要做什么,言四海跟方菜花都不会答应,甚至会强烈反对。
     好在别的不说,读书学习,言裕却能自信的说一声刚巧擅长。
     言裕到公路那里没等多久,拖拉机就突突突的来了,言四海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显然是高兴儿子不用再走一个小时去学校了。
     言四海摸着裤兜掏了支卷烟递给司机,又笑着跟司机说了两句话一边将车费给交了。
     司机跟言四海是认识的,当初十里八乡的同龄男女都差不多认识,哪怕没见过,只要一说名字或者绰号,就心里明白了。
     司机叫王大山,以前帮公社开拖拉机的,公社散伙以后就把公社那辆拖拉机给买下来,这几年就开着个拖拉机拉人拉货,什么都拉,每年播种的季节还会拉着肥料到处卖,日子混得不错。
     车费是按照路途算的,像言裕他们所在的这个岔路口到镇上要半个小时车程,车费就收的五毛钱。
     王大山接了车费跟卷烟,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乐呵呵的笑,招呼言裕坐他旁边。
     拖拉机后面的车斗全是光溜溜的,最高的位置就是用来坐的铁皮,连个扶的地方都没有。
     整个拖拉机就只有前面头上有个破布斗篷遮雨,身后还有可以抓着的铁架子。
     于是拖拉机前面挨着司机那个位置就算是一个好位置了。
     说是座位也不算,原本那是一个工具箱,里面放着启动拖拉机的铁拐以及一些扳手之类的,王大山这箱子是木质的,坐在上面还算舒服。
     言裕坐上去的时候车斗里一个人都没有,一个是这个时辰去镇上学校的只有高三学生,这时候能一直念到高中的学生本来就不多。
     一个是岔路口往公路更远的地方起,车费就要一块钱,很多人宁愿半夜起来走路也不愿意花一块钱坐车。
     公路就好像一个贫富分割线,越往深处的越穷。
     言裕上了车,王大山也不多耽搁,朝着言四海挥了挥手就开着拖拉机突突突的走了,言裕回头看,言四海一直站在原地看着拖拉机离开也没转身回去。
     言裕心里泛起一点感动,这个老实巴交思想甚至有点愚昧的男人,对原主这个儿子确实是疼到骨子里去了。
     虽然很大程度的疼爱是建立在原主性别为男以及有希望考大学为他们光宗耀祖之上。
     也不知原主到底去了哪儿。
     言裕有点想家了,虽然他父母从小跟他感情就不温不火的,可言裕还是想他们了。
     咳,虽然三十多了还想爸妈是有那么一点点丢脸。
     “怎么?舍不得?好好考大学,等你考个大学回来,你爸就比吃了仙丹还高兴了。”
     王大山以为言裕是舍不得离开家,笑呵呵的安慰了几句。
     言裕道了谢。
     看出来言裕不是活泼的性子,王大山也就没多话了,心里开始琢磨着自己今天要进多少肥料回家。
     最近山上种的庄稼用肥不多,不过等段时间这些庄稼长起来了,那就需要追肥才能让庄稼长好了。
     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有不少人上了车,车斗里坐着不少背着包甚至背着背篓的学生,镇上只有一个高中。
     这时候去的都是高三学生,言裕就瞧见有两个甚至是他班上的同学,其他的人就都是其他三个班的。
     镇上高中一个年级只有三到四个班,一个班有五十多个人,前段时间高三会考之后又走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冲着拿毕业证的,会考之后就能拿毕业证,这些人就急着出门打工去了,还能多挣一个月的工钱。
     原主班上现在就只有稀稀拉拉二十来个准备考大学的人了。
     下车之后言裕又走了十几分钟,穿过镇里的唯一一条街道,就到了一个大斜坡,斜坡之上就是镇上唯一的中学。
     这中学也是简陋,两边一边一根水泥铸的四四方方水泥柱,上面再加一个水泥平顶,下面一道大铁门中间开个小铁门,就是学校大门了。
     至于侧门后门什么的,后门就是通往垃圾坑的,没侧门。
     进了大门正对着就是一栋崭新的四层教学楼,这还是这两年才修建起来的,只有高中部搬了进去,初中部依旧在老教室那边,红瓦青砖的,上课的时候还时不时掉只黑乎乎的瓦虫下来。
     在初中部学生的心目中,这栋高中部教学楼简直就是心目中最向往的圣地。
     迎着朝阳,教学楼正中间那用红色瓷砖拼凑的“江泽十一中学”的几个大字格外夺目。
     虽然名字是十一中,看起来排得还挺靠前的,可江泽市区域内一共也才十九座高中,排在前面几位学校师资力量不错的都建立在江泽市市区里面,只有不入流的中学才会建在辖内各镇上。
     这所学校所在的镇叫做白鹤镇,名字还挺仙气的,言裕觉得取这个名字多半是因为这里白鹤确实挺多的,不过不是那什么珍贵白鹤,就是除了腿长能飞,其他跟鸭子差不离的普通白鹤。
     言裕没去教室,现在七点多,还有一个小时才上课,言裕还有时间去宿舍放东西。
     总觉得包里的那罐酸豇豆味儿有点大,带去教室的话,一间教室都能是那个味儿。
     走了一批人之后,原本拥挤的宿舍也空了不少,很多上铺的木架床已经变成了大家堆放闲杂物品的地方。
     言裕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第4章 备战高考【修高考时间BUG】
     早上返校的只有高三生,高二高一以及初中的学生要下午才返校,所以学校食堂早上没做饭,要中午才会做。
     宿舍里有不少人正在吃东西,看见言裕推门进来,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在意的收回了视线。
     原主跟同学之间关系不算太好,在家习惯了被当成世界中心捧着,到了学校,原主难免有种其他人理所当然应该捧着他的思想。
     十七八岁的少年谁还不认为自己是世界中心未来凹凸曼呢。
     因此原主跟同学三年相处下来,关系不冷不热,还好原主学习不错,有老师关注着,也不算难熬。
     原主坚信等他考上大学,跟这些庸才划分出等级之后,这些人肯定会后悔得痛哭流涕的抱着他的脚大喊佩服。
     言裕:“......”
     um,中二期的少年思维真神奇,当初他好像还真没中二叛逆过,没办法去换位思考理解这些想法。
     没人搭话言裕也不尴尬难受,自顾自将东西归置好,这宿舍也没个柜子什么的,每个人就一张木架单人床,什么东西都只能放床上。
     言裕把装酸豇豆的玻璃罐拿出来,看油渍没漏出来,就依旧用那赶紧的塑料袋装着,放到床位那个鞋盒子里面。
     相比起满是脚臭的床底,言裕犹豫都没有一下的选择还是放在鞋盒里吧。
     方菜花担心早上言裕饿肚子,昨晚就特意盛了一碗白米饭额外留着,今天早上就早早的起来做了泡饭。
     不过刚起床的时候言裕没什么胃口,就吃了一小碗,路上折腾了三个多小时,言裕感觉肚子有点饿,就从包里掏出一个方菜花炸得金黄的面饼,就着随身带的水壶里没喝完的凉开水就算是早饭了。
     吃完了一个饼,言裕又摸出枚鸡蛋,毕竟包里还有六个呢,不吃的话再捂一捂就得坏了。
     “啧,瞎显摆什么,搞得像谁没吃过鸡蛋似的,一身穷酸相还老爱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恶~”
     有人也不直接对着言裕说话,就怪声怪气的对着自己同伴故意骂骂咧咧。
     言裕剥蛋壳的手指微微一顿,而后继续慢条斯理的剥。
     麦壳色的蛋壳被剥开,露出里面白嫩嫩的蛋清,好歹看着挺养眼的,言裕强忍着那股蛋腥味,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有人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发现声音太大了,顿时脸红红的抱着书就脚步匆匆的拉开宿舍门跑了出去。
     “切,那么能耐,干啥不给大家都分一个?吃独食还臭显摆,就显得他一个人特别。”
     那瞎咧咧的人见言裕居然反常的不接话,顿时气不过又朝着空气拉拔高了嗓音想惹恼言裕,他身边的同伴起哄的笑。
     言裕吃完鸡蛋,喝着凉开水想要清理一下口腔,不过想起没个排水口厕所之类的,犹豫了一下,愣是将嘴里含着的水给咽了下去,然后内心感慨,果然人类是最能适应生存环境改变的物种。
     至于那个青春痘少年显而易见的挑衅,言裕根本就没听进耳朵里。
     老教授心态的言裕只感慨一声年轻真好,就收拾好东西起身出了门,去教室上课去了。
     言裕这样的作为,反倒让那出言找茬的青春痘少年气得面红脖子粗的,身边的几个同伴也看戏不嫌事大的哄笑出声。
     言裕不知道宿舍里的后续,出了宿舍就直奔教室。
     说来也是有趣,学校里每年搬教室,升一个学年就降一层楼,到高三的时候就刚好降到了二楼或者底楼。
     原主所在的班级高三一班正好是楼梯口旁边的左起第一间。
     因为只有三个班,高三只占据了左手边的三间教室,楼道口右边刚好是高二年纪的三个重点班,这也算是学校特意安排的,让高二三个重点班的学生能提前感受到高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