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4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考的压力,更加勤奋的学习。
     教室里空荡荡的就只有十几张桌子了,已经离开了的学生书桌都已经被学校后勤部搬走收到库房里去了,准备这一届高三生毕业之后下半年招收新高一学生的时候再搬出来用。
     现在用的还是那张长课桌,两人一起用的那种,不过因为人少,很多人同桌离开后就可以舒服的一个人占用一张课桌,不用担心书本太多桌面上写作业的地方都没有。
     言裕的同桌会考之后就出去打工去了。
     看见言裕进来,大部分同学都只抬头看了一眼,倒是有几个座位挨着的女生在言裕坐下来的时候回头笑着打了招呼。
     原主在班上女生里还算受欢迎,虽然性格对男生来说不好相处,可对女生,原主还挺端绅士范儿的,能伸手的地方也不推辞。
     再加上原主长得俊,这一点言裕也觉得挺惊奇的,原主居然跟他长得一模一样,言裕猜测自己可能跟原主有什么关联。
     咳,当然,说原主长得好不是言裕自卖自夸,只是实事求是。
     学习成绩也好,长得又斯文白净,在女生眼里这就足够成为她们私底下将他作为关注对象了。
     “言裕,你吃早饭了吗?”
     “言裕,你这道题做没有?帮我讲一下吧。”
     ......
     言裕先谢了关心他早饭问题的那个妹子前桌,而后拿过妹子同桌递过来的试卷看那道题。
     昨天言裕已经将老师发下来的十来张试卷挑选着做了,一眼就看得出答案的空着,理论公式生疏的就都细心的按照高中学习进度写了一遍,此时拿到卷子也不陌生。
     看了这张试卷的其他地方,发现这位妹子数学基础型题型都做了,于是言裕也没去掰碎了讲解,就是做了几条辅助线又拐用了几套公式。
     虽说是大学教授,可言裕好歹也算是为人师长,传业解惑的本事不是虚的,说了一会儿那位妹子就抬头做恍然大悟状。
     “谢谢,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一边旁听的妹子笑嘻嘻的扯着同桌转身,两人脑袋凑到一起嘀嘀咕咕。
     “言裕好像比之前更帅了。”
     “切你个花痴,言裕一直都这么帅好嘛,数学也厉害。”
     “噢数学厉害的所有人上辈子一定是天使,我想到数学就头痛死了......”
     言裕假装自己没听见,埋头整理书桌下面以及另一边桌面上堆积成山的各种书本试卷作业本。
     比起大城市里的学生,他们的辅导资料书实在算不上多,更多的还是老师发下来的一沓沓试卷,大家就刷题,之后老师讲解试卷,遇到典型题就自己拿笔记本摘抄下来。
     大家最多的资料,就是自己写的笔记本,有的学生光是笔记本就有厚厚的十多本。
     原主也挺努力的,笔记本写了八本,挺厚的那种软皮笔记本。
     硬皮的比软皮的贵。
     额外的资料书就只有一本英汉词典,就这也是很多人都没有的,要用的时候只能厚着脸皮去跟有的同学借。
     原主不乐意自己的书被别人借去用,所以这本英汉词典还保持了五分新。
     返校那天是五月七号,高考时间是七月七号,不算靠前惯例要放的三天假,距离高考还有五十多天。
     再多的纷杂或是少年少女的小心思,在即将降临的高考重压之下,也全都变得可有可无,现在还坐在教室里的人都是一心奔着考大学去的,便是看起来十分厌恶言裕的那个青春痘少年也没时间找言裕的茬。
     言裕觉得可能是没遇上的关系。
     虽然都是住在一个宿舍里,可大家天不亮就起床去教室看书复习,晚上晚自习结束之后还会留在教室看书刷题到十二点甚至一点。
     学校这时候也不心疼电费了,高三教室整宿都通电,有心疼学生的班主任会在十一二点的时候来教室里转悠,一是学生有疑问可以及时询问,二是到了时间点就赶学生回宿舍休息。
     熬夜太过了也怕后继无力,等到真高考的时候精神不好或者生病了,那才是糟糕。
     一天三顿饭大家都直接在食堂打了饭菜就随便找个地方站着蹲着给三两口吃完,饭盒去水槽里一冲就直接去教室了,宿舍只有在回去睡觉的时候才回去。
     刚上高中的那一年,还没分科时的班主任就曾严肃规定过,吃一顿饭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十分钟。
     这个训练据说每个班都经历过。
     虽然觉得知识掌握得挺好的,言裕在这样紧张的学习氛围中还是认真的跟着大家一起复习,有时候也跟人一起探讨一下某个难题,并没有松懈。
     言裕做事一贯习惯全力以赴,将认真严谨的做事态度贯彻到底。
     这最后的五十几天几乎是每天都有试卷发下来,全国各地的各年高考试卷宛如雪花飘到大家课桌上,最后被大家订到一起,成为一卷厚厚的试题资料。
     而私底下的模拟考试也进行了三次,很规律,一个星期一次。
     言裕在这几次模拟考试中缓慢进步,在原主的好成绩基础上,又进步了不少。
     这让授课老师很高兴,觉得言裕是个考大学的好苗子,私底下班主任也在晚自习的时候叫他去教室外好好做过思想鼓励工作,力求让这个状态良好平缓上升中的好苗子高考的时候能够正常发挥。
  
  
   第5章 奔赴高考
     高中学生的生活每天都被各种题挤得满满的,五十几天真的感觉一晃而过。
     中间月假回家,言裕也没有放松,哪怕是确信已经记得很牢固的知识点也会去翻一翻。
     高考前的这三天休息时间,有的同学选择了留在学校继续进行紧张的考前复习,言裕没留下来,将一部分的书用绳子绑好,凉席被子枕头之类的卷着往擦干的水桶里一塞,两只手不空,背着书包提着行李就出了学校。
     好在现在是夏天,棉被那些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就被方菜花特意来学校背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好坐车,来的时候是人等车,回去的时候是车等人,言裕提着一堆东西也不准备跟其他人一样舍不得车费,之后还有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要走呢。
     坐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哆嗦了半个多小时,言裕下车的时候发现言四海居然已经等在了岔路口那搭的棚子小卖部那儿。
     显然是已经等了不短时间了,言裕还没下车的时候言四海就看见他了,忙从棚子里走出来,将言裕手上的书跟行李接了过去,还递了支冰棍给言裕。
     两毛钱那种,外面是朴实的白纸红字包装,还印着熊猫。
     两毛钱买这么个东西,对言四海来说可以算得上奢侈。
     “不买东西也不好意思在那小卖部坐太久,你赶紧拿着吃,解解暑。”
     言四海带了背篓来,正好将言裕的书以及书包都给装背篓里,言裕没让,好说歹说让言四海把书包留给了他自己背,凉席枕头被单水桶这些却被言四海板着脸提在了手里。
     言裕本来是想去给言四海也买一根冰棍的,可用着对方给的钱去买,言四海得心疼死,到底还是算了。
     在家待考这两天,方菜花简直恨不得把鸡鸭猪的嘴巴都给堵上不让它们叫唤一声,就怕吵到言裕学习,言裕出房间走动一下都要被方菜花紧张兮兮的问这问那的。
     “裕娃子,看书看累?”
     “裕娃子,是肚子饿了还是口渴了?”
     “裕娃子,复习得怎么样啊?”
     “裕娃子......”
     得了,言裕直接转身回房继续看书。
     方菜花跟言四海也不懂那些什么会不会问错了话给言裕带来压力,好在言裕也不是真的十几岁少年,心理承受能力好歹也是久经考场锻炼出来的,对待高考也能保持个平静的心态。
     可惜原主没个什么别的书可以看看,言裕翻来翻去,只能拿教科书资料书作为消磨时间的读物。
     高考前提前一天去学校,发准考证适应考场之类的。
     等于说原本放假三天其实只能在家呆两天,因为高考是在江泽市里面去,所以全部参加高考的同学都要提前一天去学校教室集合,然后由班主任带着坐上客车去江泽市里找宾馆住下。
     其实这样的高考对于乡镇高考生是很不利的,一个是宾馆环境一般比较嘈杂,当然也有不嘈杂的宾馆,可那种学生就一般担负不起。
     陌生的环境也会造成十几岁的小年轻们太过紧张,晚上休息不好。
     另一个就是学校,跟宾馆差不多的道理,都是陌生环境,有的人适应能力不够的,到了全新的环境整个人都是懵的,等到考试了也全程飘乎乎的不知道答了些什么。
     早上方菜花又紧张兮兮的一大早就起来给言裕又是煮鸡蛋又是煎面饼的,还将昨晚特意留的一碗排骨滑肉给热了泡饭让言裕吃。
     一大早就起来待会儿要去山上拔草理红薯藤的言容真心实意的帮言裕整理行李,换洗的衣服带两套,昨晚就帮言裕刷洗干净的白胶鞋得检查一下有没有沾上脏东西,毕竟这是要进城呢。
     还有要用的笔,拿出来划拉几下看看墨水出来得顺不顺畅。
     言容就像自己要高考了一样,紧张的来回帮着检查了好几遍。
     言华倒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饭桌前,瞪着眼一直盯着言裕。
     言华发现自己这个大哥最近心比较软,只要她露出这样眼巴巴的模样,对方就会分点吃的给她。
     言裕被这样的视线盯着自然吃不下东西,抬眼示意言华去拿一只碗,然后分了一大半滑肉泡饭给对方。
     鸡蛋也分了一个,饼子不用言裕说,言华就偷偷藏了两个在衣服兜里,也不说拿个什么东西裹一裹,饼子弄脏了衣服,衣服又弄脏了饼。
     言裕看得抽了抽嘴角,垂眼假装没看见。
     “大哥,再给我两个鸡蛋呗,反正你肯定都吃腻了。”
     言华说话酸溜溜的带着刺。
     方菜花给言裕煮了五个鸡蛋,言裕只吃了一个,剩下三个放在言裕手边的瓷碗里。
     饼子言华还敢趁着方菜花不注意偷拿,可鸡蛋言华不敢。
     言华年纪小,可在这方面精得很,鸡蛋有蛋壳,待会儿方菜花喂完家畜回来收碗,若是发现言裕身前堆蛋壳的地方蛋壳数量不对劲,言华肯定就要被收拾。
     毕竟这个家里,只有言华会搞这些小动作。
     言裕这次没动,垂眸吃着碗里的饭。
     言华恶狠狠的瞪着言裕,心里骂骂咧咧,大哥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就会吃独食,简直就是资本主义走狗,专门剥削他们这些劳动人民。
     言华心里不爽,一点汤饭吃得呼呼的响,不过已经过来两个来月,言裕已经可以做到忽视的状态,只自己慢条斯理的安静进食。
     言华吃完饭,眼见着捞不着东西,只能气闷的背着书包就跑了。
     现在时间还早,去了学校说不定教室也还没开门,不过再早言华也不乐意呆在家里,不然随时有被方菜花抓去干活的危险。
     言华还在上小学三年级,八岁才开始上的一年级,七岁半的时候上过半年幼儿园。没办法,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