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5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现在的小学,不上幼儿园的学校不让你进。
     言华到了小学直接往学校后面小房子里住的贾老师那儿跑,贾老师四十多岁还光棍一条,人却很好,不仅给大家讲故事,还时常给大家好吃的。
     不过贾老师好像总是偏爱俞梅,好几次都被她发现单独从贾老师房间里出来,之后书包里就总会多出很多好吃的零食。
     言华愤愤的捏了捏拳头,暗恨都是爸妈的错,老是把好吃的给大哥,新衣服也不给她买一件,害得她不能打扮得跟俞梅一样漂亮。
     想着想着,感觉鼻子痒,言华抬手使劲的抹了一把鼻涕。
     “裕娃子,到了城里好好考,别分心。”
     方菜花喂了猪,把手上沾着的潲水在身前的围腰上一抹,而后进房间摸索着抠了三十块钱出来。
     这是方菜花两口子早就准备上的,虽然还在努力的凑孩子大学学费,可方菜花也不愿意在这时候惦记省钱。
     对这个儿子,方菜花可是大方得很,对别人甚至自己跟言四海,方菜花就恨不得一分钱抠成两分钱的花。
     住旅馆每个人已经提前交了五块钱,来回车费四块钱,这三十块钱够言裕在城里放开了胃的吃喝。
     言裕抿唇接过,没说什么用不了这么多之类的话,如果他不带上,方菜花跟言四海在家里能日夜不停的担心个好几天。
     放假前班主任约好的是上午十一点在学校门口集合,农村人在农忙的时节起得早,一般五点多六点就起来了。
     现在言裕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也才六点,不过言裕还是起身带上东西准备走了,因为方菜花跟言四海显然比较紧张,一会儿担心路上出什么状况耽误了时间,一会儿又担心同学老师提前到齐了就不等人了。
     方菜花忙里忙外的念叨,言四海虽然不说话,可夹着叶子烟蹲坐在门槛上使劲的吧嗒也显然有些焦躁。
     有时候你很难理解一些人心里那份莫名的焦躁担忧,觉得那就是荒谬好笑的杞人忧天,可若是做出某些行为可以缓解他们的焦躁担忧,而这些行为对你来说又可有可无没什么损害,不如抱着体谅的心情去做一下就好。
     对你来说只是有点麻烦,对别人来说却可能是狠狠松了口气,不用被焦躁忧虑所困扰。
     方菜花换了衣服用凉水将头发抹得光溜溜的,这才脸上带着紧张的跟着言裕一块儿往镇上赶。
     言裕本来是不想让方菜花送的,毕竟这也是大白天了,随身带的东西除了两套换洗衣服也就几本书一个作业本外加一个文具盒,轻得很。
     若是方菜花送,哪怕只是送到岔路口,来回走一遭山路就要花四个多小时接近五个小时。
     可还是那句话,方菜花跟言四海都不放心,就怕山路上没个什么人家,言裕一个人出个什么意外错过了高考。
     言裕也就只要随她去了,这刚出门就这么紧张担心了,言裕觉得自己高考结束回来,说不定方菜花跟言四海都会瘦一圈也说不定。
     方菜花一路上如何叮嘱言裕暂且不提,王大山一大早因为知道附近这片有要去参加高考的学生娃子,特意开着拖拉机跑了好几趟,言裕上车的时候已经是王大山跑的第三趟了。
     “大家伙也别太紧张,平常心,好好发挥就行了。”
     “去了城里也别贪新鲜热闹,稳住了考完了试再去逛也不迟......”
     王大山一路笑哈哈的给车上的几个载着的学生娃做心理安抚,到镇上大家下车的时候还坚决不要大家的车费钱。
     “王叔我跟你们父母那辈儿也是没遇上你们这样的好时候,要不然也不至于在这里开拖拉机,以后你们考上大学有出息了,记得回来修个马路建个桥啥的回报相亲父老就成!”
     王大山说完,调转车头又回去了,他还要再去跑一趟,看看还有没有要来镇上的学生娃,若是遇上了他就直接把人往车上拉,说好了不收车费,免得有那家庭困难的学生娃心里虚,不敢上车。
  
  
   第6章 江泽市考场
     言裕到的时候校门口还真是已经到了不少人了,那原本就留在学校的也就不说了,回了家离学校比言裕家还远的居然都已经到了好几个人了。
     班主任显然比较担心人员能否按时到齐,紧张的来回点人头。
     镇上这所高中也才存在七八年的时间,言裕他们班主任也就带过三界高三生,看起来比即将参加高考的同学们也轻松不了多少,关键是面上还要绷着不露怯,随时注意学生的心理情况好及时鼓劲儿打气。
     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多,班主任让人去附近小店随便吃点面条米线之类的填肚子,一点多的时候总算人都到齐了,刚好镇上的客车午休时间结束,大家直接坐上了客车。
     三个班参加高考的人总共有六十多个人,客车坐满就出发,第二辆客车没满员,不过因为载的是要去市里高考的学生,司机倒是十分好说话,直接不等人了,让后面排着的同事另外开辆客车顶上那个时间点的班。
     一个人交五块钱,订的宾馆肯定不能说有多好,好在还算安静,是以前的老招待所,现在也是承包给了私人经营。
     小房间十块钱一晚,两张床是架子床,安排四个人住,他们要在这里住两晚。
     招待所一日三顿可以提供餐食,可是需要自己用钱去买,热水倒是无限供应。
     有家庭条件好的也可以选择单独去订单人间,不过只有两个人去换了房,其他人有的是家庭条件限制,有的是一个人住更紧张,干脆就跟同学挤在一起,好歹也有个分散紧张感的同伴。
     言裕也没换房间,其他人嘀嘀咕咕紧张激动的说着说那的,言裕就不言不语安静的坐在床边翻着书随意的看着,算是打发时间,心里想着考完试之后去书店里看看,了解一下目前文圈的发展程度是个方面,另一个也是实在想要找点教科书资料书以外的书籍看看。
     言裕阅读这个习惯前世从十岁开始就养成了,做了二十多年,现在突然就被迫中断,感觉就像精神食粮被斩断了一般,十分难受。
     之前一个多月好歹靠着教科书资料书以及题卷给撑过去了,如果高考完之后还是没书可看,言裕觉得自己要成为侄女口中经常念叨的那条咸鱼。
     “喂,你们待会儿试过考场之后要不要出去玩?班长跟文艺委员都已经约上了。”
     房间门被人直接推开,有两个少年勾肩搭背的站在门口敲门板朝着房间里的人笑嘻嘻的吆喝,很不凑巧的,除了喊话那个,另一个刚好是一直挺看不惯言裕的青春痘少年。
     原主留下的记忆并不是很全面,至少言裕就没找到青春痘少年看不惯他的原因。
     “啧!”
     青春痘少年刚咧嘴想要说什么,被他身边原本就搭着他肩膀的少年晃了下肩膀,青春痘就对着言裕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了。
     跟言裕一个房间的三个少年有些意动,毕竟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上城里,没想到城里这么多人,还没有赶集日,那么多商店一整天都是开着的。
     听说到了晚上还有好看的霓虹灯......
     “班主任不是说过让咱们别私底下乱跑吗?”
     有个人弱弱的嘀咕,想劝阻却又自己也想去。
     “嗨,这有个啥,我叔叔就是市里的,我经常来市里玩,待会儿我们去试了考场回来的路上咱们就去附近河边那条街走走,顺便找个小店吃个饭。”
     青春痘一脸自豪的挺着胸膛叉着腰,大包大揽的保证没事。
     从头到尾就把言裕给忽略,还是跟言裕分到一个房间的眼镜有些不好意思的顺嘴问了问言裕去不去。
     青春痘家里条件不错,算是小富,跟手上宽裕没见过苛待自己的言裕不对盘是整个班大家都知道的,眼镜男这么一问也就是顺嘴客气客气,问完就后悔了,怕青春痘对他有意见。
     好在言裕识趣的没有真的跟着去。
     “你们自己去吧,吃饭最好还是回招待所吃,这里的厨子老师打过招呼的,不至于吃了出什么意外。”
     言裕不是个太过于好为人师的人,甚至骨子里有种冷漠,对待没放进心里的人,都抱着一种“别人的人生别人决定,别人的决定别人自己负责”的态度。
     我作为旁观者劝你一句,你采纳与否,都是你的事。
     青春痘直接就嘲讽脸刺溜言裕一句“不懂装懂”。
     “人家城里开饭店,你以为是乡村里啊,都是要有经营许可证的,还有相关部门定期检查卫生情况......”
     青春痘不无优越感的解释,让原本被言裕那句话说得有些不安的同学彻底放下心来,跟着青春痘出了门,准备先去楼下大堂玩一会儿。
     时间安排得比较紧凑,一点半出发,坐客车用了三个多小时,到招待所安顿好已经是五点多了,班主任又去考场所在学校确定了一下入校试考场的行程安排,之后就满头大汗的赶回招待所招呼大家赶紧跟着走。
     看班主任一个四十来岁大男人顶着大肚子扯呼着小短腿忙得满头大汗,脸都晒得通红,言裕直接在招待所大厅的冰柜里买了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对方。
     周任军愣了愣,不过看言裕满脸认真递过来的模样,到底没有推辞,拿过来咕噜噜灌了大半瓶下去,这才觉得要冒烟的头顶清凉多了。
     一边跟青春痘他们站在一起打闹的女班长见状,连忙跑到楼上扯了自己带来的毛巾浸了凉水打湿,给班主任递过去。
     周任军一边随手接过来胡乱擦了一下脸跟脖子,又擦了手,嘴上不停歇的叫大家收拾收拾现在就去考场看看,把自己的考场找到,免得明天早上去正式考试了还得满学校到处找考场。
     七点学校就要拒绝外校人员进入了,周任军作为三个班的领头老师,没办法跟其他两个班的班主任那样留在招待所休息,只能跑着去摸清状况,免得到时候大家都摸瞎。
     今年全市高考考场是彻底打乱了的,市区里六所中学外加市内唯一本科师范大学被作为考场清场,同一个学校的参考生甚至有可能每个学校分几个人。
     言裕他们学校的就被分到了四个考场,没办法,周任君将离考场最近的几个人送进学校叮嘱一番之后,就带着其他人去了另一个考点。
     另外两个老师一开始就各自领个一个考场的学生过去,不用像周任军那样跑两个地方。
     虽然这时候三个班主任都想带自己班的学生,担心不熟的老师带学生会慌张,可也没办法,今年教育局针对熟人一个考场搞作弊这一现象,是下了死命令要求争取同一个班不能超过十个人安排在一个考试教室。
     而这些一个教室的人相互之间的位置距离也必须超过三个学生。
     言裕被分到离招待所最近的江泽市一中,还挺幸运的,周任君让他们自己去按照指示牌找教室,再三叮嘱实在找不到就去问人,别装哑巴。
     言裕对学校这个大体环境是熟悉得不能再熟的,在校门口门卫室外面站着认真的看着校园地图心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