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6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里默算,找到大致区域了这才进学校。
     方向感不错的言裕没用二十分钟就找到了,遇到还一脸着急没找到教室的同校同学来询问,言裕也没事,干脆就带着他们一起找。
     等回招待所的时候,跟言裕一样分到一中考场的六个同学已经互相知道了姓名,聚在一堆能闲聊几句了。
     “你们复习得怎么样?我今天坐在位置上的时候手就紧张得发抖了。”
     “啊?这还没开始考试呢,那明天怎么办啊?你这么一说我也紧张起来了。”
     “哎呀之前在学校的时候还觉得复习得差不多了,可现在马上要考试了,总觉得这也记不住那也搞不懂的......”
     “言裕,你紧不紧张啊?怎么看你走路都这么悠闲?”
     有个扎着红头绳的高马尾女同学突然扭头问走在最后的言裕,其他人也跟着声儿回头看言裕,这才发现言裕一路就手指上捏着准考证上面那个小夹子,一边云淡风轻的走在漂浮着薄薄灰尘的人行道上。
     整个人一点急躁紧张不安的情绪都没有,看着这个人都觉得浮躁的心情缓解了。
     突然被人点明,原本还在记路过公交站牌指路信息琢磨后天考完逛图书馆的言裕无辜抬眼,“紧张什么?”
     马尾女同学噗嗤一笑,小麦色的脸上都泛着光似的,“你说紧张什么?除了高考还能有什么?”
     言裕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不紧张,反正时间不会因为你紧张与否就停下脚步,不如放松心态,虽然明天考试的环境甚至陪考的同学老师都是陌生的,可试卷上的题我相信不会陌生。咱们疯狂刷题都要走火入魔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话说得其他五个人纷纷笑出声,笑完了你看我我看你的,觉得言裕这话虽然有些搞笑,认真一想也是事实,之前被搞出来的紧张情绪也缓和了不少。
     众人开始有意转移话题,聊着考试之后自己要怎么过这个漫长暑假,也没提未来大学的事。
  
  
   第7章 半夜意外
     这几个人显然觉得一班的言裕也不像传言中那么高傲,俨然有结成临时小团体的趋势,马尾女孩还十分热心的把言裕也拉进了团。
     似乎在他们看来总是形单影只的言裕十分需要被人同情照顾。
     言裕心里觉得无可奈何的好笑,却也觉得这些小年轻性子单纯得可爱。
     六个人凑着份子让招待所多炒了个单独的小炒菜,说是荤菜其实里面肉少得很,不过大家都不好意思夹,到最后蔬菜吃得差不多了,盘子底里还全是肉。
     马尾女生给笑着边调侃边给大家分了,“咱可别推让着反而把好东西给浪费了,肉不多,大家分着塞塞牙缝也是好的,是吧?反正我闻着这肉香味儿就已经是嘴巴里冒口水了。”
     大家这才笑着吃到了肉。
     马尾女生叫张笑笑,跟她总是手挽着手关系看起来就特别亲密的女生叫何花,脸小个头也小,瓜子脸白皮肤,眼睛细长鼻子小巧,嘴巴也小。
     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就娇娇小小的,特别能激起男生保护欲的那种。
     虽说脸上皮肤不够细腻,还有一切雀斑,可在这时候的村镇学校里,已经算是数一数二的漂亮人了,听张笑笑调侃说,何花是他们二班的班花,还是学习委员。
     何花在张笑笑说她的时候,十分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羞恼的作势要掐张笑笑腰间软肉,张笑笑笑哈哈扭来扭曲的躲。
     闹腾了一番,自觉这样不够文静的何花不好意思的偷偷抬眸瞄了一眼言裕,发现对方正侧头认真听着一个男生跟他说话,心里有些失落。
     “你们二班还有班花?咱咱们三班没有啊,言裕,你们一班有没有?”
     有男生来了兴致,追问起这茬。
     言裕还没回答呢,在各班都有初中老同学的一个小眼睛胖子就乐哈哈的接过了话头,“咱们三班那尽是些歪瓜裂枣,比如说我。说起言裕他们班,我倒是听有人私底下说,一班就是那最漂亮的文娱委员黄思甜站咱们言裕面前,那都要被衬托成塑料花。”
     胖子张延金这么一瞎扯,别说其他几个人,连言裕都没忍住笑了。
     “哟,你们这笑得这么高兴啊?心态不错,继续保持。”
     刚好周任军带着无精打采的几个学生回来了,进了招待所的门就看见班上性格算是比较内向的言裕在那儿跟几个学生娃笑得开心,这疲倦的心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学生能笑,说明心态好,心态好明天考试就肯定能考得好,周任君那颗悬了好几天的心好歹有了点安慰。
     张笑笑也不认生,站起来就把胖子之前那段话给说了,周任军也笑,最后还赞同的点头,说言裕这男娃长得俊。
     言裕被一群人笑,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前世也被人赞长相,可那是小时候,长大了因为性格的原因,也没人在他面前直白的说这些话。
     看周任军一行人累得恨不得瘫地上,言裕去后厨帮大家张罗饭菜,还给周任君倒了杯水。
     周任军脸上带着欣慰的笑直点头。
     最晚回来的一批是青春痘他们几个,伙同班长跟文娱委员,一共有七八人,招待所已经没饭了,也不卖宵夜,不过这些人在外都吃过了,打了热水回房间随便洗洗就上床睡觉了。
     明天就高考了,想想当年刚上学的时候,再想想明天,总感觉寒窗苦读一切就在这场考试中完结了,是喜是悲,前途难辨。
     十几岁的小年轻,原本就是多愁善感的时候。
     心绪复杂的一群人能够在今夜安然入眠的人实在是少得几乎没有,除了言裕。
     嗡嗡的低沉聊天声中,已经住宿舍住了二十多天的言裕安然入眠。
     没办法,身体已经自行接受并习惯了这样的入睡环境,这点声响也就不能影响什么了。
     半夜的时候,言裕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急促的脚步声进进出出,还有人闷声低吟,言裕顿时惊醒,起来一看,一个房间的其他三人,有两个趴在床上捂着肚子嗯嗯哎哎的,还有一个刚捂着肚子皱巴着脸冲了出去。
     言裕眉头一皱,这是闹肚子了?
     抬手摸到摘下来塞在枕头下的电子表,这还是上高三之后方菜花咬牙给原主买的。
     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言裕从床上坐起来,“你们拉肚子了?有没有告诉周老师?”
     下午出声邀请过言裕一块儿出去溜达的眼镜男有气无力的抬头朝着言裕摇了摇头,“我们都拉得腿软了,肚子还咕咕的叫,而且外面的药店肯定都已经关门了。”
     眼镜男叫张强,另一个瘦得跟麻杆一样的男生叫胡凯,捂着肚子坐在床上嘶了一声,站起身又要跑厕所。
     “这继续拉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天还要考试呢,我去找周老师想想办法。”
     张强勉强扯了扯嘴角想要向言裕道谢,可肚子发出一阵响亮的咕噜声,张强顿时腿一夹硬撑着爬起来往外面冲。
     周任军住在二楼走廊最右边那一间,跟其他两个老师住一个房间,半夜被言裕敲门声吵醒,揉着眉心声音疲倦的问出了什么事。
     “张强他们拉肚子,估计是下午出去吃了什么东西,当时跟他们一起出去的还有好几个人,估计他们也出问题了。”
     一听这事,周任军就一拍脑门眉头皱得都要打结了,随便及拉着皮鞋后脚跟都没来得及蹬上就快步往言裕他们房间跑,看了看情况比较严重,周任军又去其他几个学生房间看了看。
     得,除了一个因为太紧张晚饭吃得少的女同学,其他七个人还真是都中招了。
     周任军一拍脑门,让言裕赶紧回去到他那床位抓紧时间休息,自己跟另外两个老师大半夜的跑去附近人民医院拿了药。
     另外跟那几个拉肚子的男同学住一个房间的三个人也被周任军做主临时安排到老师住的那间房间里休息。
     不能因为这几个人就影响了其他学生的休息。
     至于跟女班长还有文娱委员一个房间的女生,老师也没办法安排,住宿都满了,老师占的那个房间也给了言裕几个男生。
     这两个女生本来就因为太紧张,下半夜才睡着了,现在被吵醒也没办法,一开始还想忍着熬一晚,可班长跟文娱委员跑来跑去的,后来还呜呜的哭起来了,两个女生没办法,只能去找相熟的朋友商量着今晚挤一挤。
     好在医院买回来的药见效快,折腾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张强他们几个人好歹止住了。
     不过人也完全没了精神,第二天早上七点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蔫的,看得周任军脑仁疼,偏偏现在还不敢教训这几个人,怕影响他们上考场的情绪。
     主导这件事的青春痘郝俊此时也蔫哒哒的垂着头,一贯跟他走得近有点暧昧关系的黄思甜和班长钟小燕一直都沉着脸,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这些都是别人的事,对于言裕来说,除了半夜被吵醒之后换了个房间换了三个室友,其他的都还算顺利。
     准考证老师担心学生弄丢了忘带了,一直到进考场学校大门的时候才给发的,周任军还是负责送两个考场的学生进学校。
     好在这回另外两个班主任体谅他,给选了两个距离比较近的学校。
     考场大门那儿堵了很多人,一直要到即将开考四十分钟左右才让考生进去,周任军没办法,只能把准考证交给言裕,让言裕帮大家拿着。
     毕竟一中考场这留个学生里,言裕看起来最稳重,而且这六个人对言裕似乎都挺信重的,虽然言裕在六个人里面话最少,可其他几个人隐约都对言裕有种依赖感。
     考场不允许带文具盒进去,周任军在出招待所的时候就给大家分发了教育局统一发放下来的透明厚塑胶笔袋,草稿纸也是不允许带的,手表这些有数字的也不行,除非是那种刻度表。
     所以言裕的电子表留在了招待所床上的书包里。
     言裕被周任军叮嘱了好几遍,自然也将胖子等人的事看重了不少,当做责任担了起来,况且张延金他们性格也不错,不像是昨天青春痘他们那种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
     做老师的就爱这样的学生娃。
     六个人寻了个距离大铁门远一点的地方等着,期间张延金他们紧张的嘴里不停叨叨着问那句古诗怎么背哪个公式又给忘了。
     言裕都随口给他们答了上来,言裕的信手拈来淡定从容,给了他们不少的信心。
     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平时成绩也排名相差不远,复习进度也是同一批资料,言裕能行,他们肯定也能行,只是太紧张了一时给忘了。
     自信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存在。
     特别是上午第一场语文默写古诗句的时候恰好考了一句早上言裕回答过的诗句,张延金出了考场就给了言裕一个大大的拥抱,笑容里看得出,似乎这场语文考得不错。
     其他四个人脸上也都是带着笑的,言裕看着心里也很舒坦,这就跟做老师的都喜欢学生考得好一样的道理。
     虽然这几个人不是他学生,可言裕自觉周任军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