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7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他看顾着,答应了就要做到。
     上午开考前言裕是把其他五个人都给一一送进教室的,之后还检查了准考证以及笔,确定没问题,这才去了自己的考场。
     考完了又把其他几个人的准考证给收起来统一交给周任军。
     下午以及第二天的两场考试言裕都这么做,就怕谁一时松懈出了茬子,这场高卡在这些一心想考大学的学生娃心目中的意义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虽然肯定有人会落榜,可至少不能是因为松懈而造成的。
     言裕他们班是理科班,江泽市为了不让陌生学生之间也发生抄答案作弊这事可谓是不怕麻烦,安排考场不像别的地方文科理科全都分开考区,他们是直接一个学生理科一个学生文科这么交叉着安排座位。
     所以胖子他们三班是文科班,胖子也能跟言裕一个考区。
  
  
   第8章 高考结束
     第一天考完语文数学,第二天文综理综,下午就是英语,考完大家回到招待所这才开始对答问问老师。
     同行来的周任军是教物理的,二班班主任是教语文的,三班班主任教的英语。
     周任军也在考完回镇上之前出去找关系拿到了一套高考试卷,带标准答案的那种,拿到之后周任军自掏腰包给一班的同学全都复印了一份。
     另外两个班的班主任也去复印了足份分发给学生。
     现在都是高考分数出来之前自己估算着分数填志愿,周任军也帮不上忙,只能给大家找来标准答案,力求在刚考完的空档还有记忆的时候把大概分数估算一下。
     拿到标准答案的众人也议论纷纷,那道题对了就咧嘴笑,那道题错了就一拍大腿哀嚎一声。
     让众人为之紧张的高考终于过去了。
     原本还讨论着要考完之后出去逛夜市的青春痘郝俊几人都蔫了,收拾好东西跟着周任军就一块儿回镇上。
     对于那些事最积极的也就郝俊他们那几个人,其他人都老老实实的,虽然对江泽市的繁华夜市心有向往,可现在手上拿着考卷答案,却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兴致出去逛了。
     因此一班的二十多人倒是齐齐整整的上了返校的车。
     同学最后的聚会什么的,大家也没那时间,只能在车上凑合着周仁军说了几句对大家未来人生道路的鼓励,又让几个班干部带头唱了几个合唱。
     黄思甜到底比较爱这种场合,被一班的男生带头起哄,起来给大家唱了几首流行歌,被一群同学捧场的鼓掌,因为第一天拉肚子而失落的心情也恢复了不少。
     想着以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感性的女生直接抱在一起哭了起来,有那男生也红了眼眶,装作扭头看车窗外的风景偷偷抬手擦眼角。
     毕业照之前会考完的时候就照过了,同学录也都交换过了,大家道了声再见就转身各回各家了。
     下午考完就是四点半,坐客车回镇上已经是七点多接近八点了,周任军不放心学生回去,想留他们回自己家挤挤凑合一晚,不过大家都体谅这几天班主任的劳累,没好意思去打扰。
     有那家离得远的,基本上之前都是留在学校考前三天假没回去的,有十几个男男女女就跟着郝俊他们去泡网吧去了。
     郝俊为了给张强黄思甜他们道歉,十分大方的一挥手表示谁愿意去网吧通宵都可以去,他请客,还带夜宵。
     没钱又家离得远,也不好意思蹭郝俊便宜的同学就跟之前留校的那些同学说好了,挤一挤或者借床破被单往地上一铺,也就凑合了。
     三班的胖子张延金一早就约好了让言裕去他宿舍住,搞什么夜谈,其实就是他想找个机会跟言裕唠嗑。
     之前出来参加高考的时候就了解过最后一科考试结束的时间,算着赶回家来不及,言裕直接跟方菜花他们说第二天上午回家。
     “哎言裕,你准备填哪所学校啊?”
     胖子宿舍只有两个人留下,另外一个人还已经去了另外一个寝室朋友那里挤着聊天作伴。
     所以现在宿舍里只有胖子跟言裕两个人。
     胖子突然问这个问题,言裕愣了下,失笑道,“怎么突然问这个?现在哪知道啊,等我回去好好对着答案估算一下,还要搞明白各高校往年划下的录取分数线以及今年的招生人数。除此之外,了解一下各专业的投档线,虽然投档线不代表该专业的真实录入分数线,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胖子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长叹一声真麻烦,“我的个乖乖,居然这么麻烦,算了我再也不骂我家老爸霸道野蛮了,要上哪个学校要去哪个专业我也懒得去分析,等明天回去了我就把估算的分数打个电话往我老爸面前一报告,啥都不用管,全让他去折腾得了。”
     胖子现在是跟他爷爷奶奶住一起,他爸早几年前就去了X省南城打工,听说是个包工头啥的,以前初中是跟着他爸在外地上学,高中因为高考必须回户籍原地才回来的。
     高考完过几天,胖子就要回他爸那边了。
     X省南城是个边疆城市,素有塞外江南的美誉,那边现在是ZF大力扶持城市建设的好时候,搞建筑搞市政的都往那边去了。
     虽然时不时的有什么民族矛盾之类的事件爆发,可依旧有越来越多的人流往那片土地输入。
     “也不知道我大学会是在哪儿,我希望能是G省那边的坤市,我还从来没看见过海呢,不过我老爸肯定不会把我往X省内的大学放就行了,那边的气候真比不上咱们老家,冬冷夏热,除非成天蹲在家里。”
     言裕不用接话,只需要时不时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胖子就能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我以后要努力挣大钱,然后养我爷爷奶奶老爸老妈,让我爷爷奶奶不用再种地,让老爸老妈不用顶着大太阳的往工地跑。”
     胖子最后总结了一句,而后就犯困了。
     宿舍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没片刻,又响起胖子的呼噜声。
     错过了平时入眠时间的言裕反而越来越有精神,不习惯跟别人睡一起,再加上胖子的呼噜声,言裕干脆起身下床,从书包里摸出一本文学类杂志。
     这是昨天中午的时候言裕在一中考场附近二手书店买的,杂志挑着类型各选一本,了解一下现在文学圈的现状。
     另外再买了两本比较有阅读价值的大部头世界名着,可惜是翻译版的,江泽市有能力去特意买原文版并且还把原文版卖到二手书店的人,估计是没有。
     想到挣钱的事,言裕又去路边的报亭买了两本如今销量最好的最新散文类书刊,最后一页有投稿方式的那种。
     想来想去,言裕现在也只有靠笔杆子能挣点钱了。
     之前说暑假出门找兼职,去了江泽市一趟言裕发现有点不大现实。
     江泽市只是一个三线小城市,两千年啃地鸡汉堡店之类的能够吸收大量兼职工的店也还没在华国普及,所以言裕要去兼职的唯一选择,居然只有去工地干活。
     还是最累的那种打杂小工。
     就凭干活地点是工地这一点,言四海跟方菜花肯定就会强烈反对。
     在他们眼里,他们儿子可是要上大学的人,连地里的活他们都舍不得让言裕干,更别说是去工地被人吆喝着干这干那。
     僵持的最后结果很有可能会是言四海出门去工地打工。
     这是言裕不想看见的。
     若是靠笔杆子挣了钱,言四海跟方菜花肯定会特别骄傲自豪,虽然言四海两口子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可他们对言裕是真的好,哪怕出发点不纯粹。
     可谁又有资格要求别人一定要不求回报毫无私心的对你好?
     虽然开始的几天言裕会觉得言四海两人想要好好对待的是原主,言裕还能带着点旁观者的心态,可现在高考也考完了,走出白鹤镇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言裕突然就有种脚底着地的踏实感。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也是真的可能回不去了。
     回头想想言四海他们,言裕生出了跟一开始完全相反的感想。
     不管言四海方菜花他们是想对谁好,毕竟现在被他们挖心掏肝好好对待的是他言裕本人,接受了人家的好,自然应该给与相应的回报。
     宿舍里学校直接就没有开电闸,只有走廊里的声控路灯开着,言裕打开门走到旁边宿舍外那盏路灯下,随意靠着墙垂头翻着一本新刊。
     散文类书刊在两千年的如今还是很受欢迎的,并不像数年后被各种画着粉色花瓣的小言少女书刊挤得市场份额大幅度缩水。
     现在小到初中学生大到退休老人,对散文还是比较热衷的,阅读散文需要的那颗安静恬淡的心,现在大多数人都还没丢失。
     咳,当然选择散文类书刊,最重要的还是言裕写不来那情情爱爱的。
     不过想想几年后的文学圈发展趋势,言裕觉得以后自己可以往那方面靠拢一点。
     不说写出一本你爱我我却爱着她的小说,好歹靠着逻辑文笔写一本悬疑探案类男性向阅读书籍应该还是可以的。
     今晚胖子问起大学的事,言裕也想过,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前世那样做个清闲教书匠的生活,所以准备报个中文系专业,干回老本行。
     想要做大学教授,以后大学毕业就要继续读研,而他考虑过,现在他的家庭情况肯定是不能说一直不事生产的不管不顾读个至少七八年的书。
     所以最后想来,还是动笔杆子挣钱比较好,在这方面言裕也算是有自信有经验,前世闲来无事,言裕也曾发表过一些文章。
     唯一不同的是,前世言裕都是随性而为,今生却要考虑下靠这个挣钱了。
  
  
   第9章 回家
     一直到天边都出现朝霞了言裕都没有睡意,从凌晨两点多站到早上五点多,言裕去宿舍外面正对着的小操场走了两圈,然后去校门口外面的小食店买了早餐,回来的时候胖子正眯缝着眼摸着门出来要去厕所撒尿。
     看见言裕提着早餐回来,胖子眉毛飞起努力扯开黏在一起的眼皮子虚着眼看见是言裕,抬了抬上一刻还在揉裤裆的右手跟言裕打招呼,“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好不容易可以放心的睡懒觉了,真不懂享受。”
     言裕无奈一笑,提了提手上的豆浆稀饭煎饺锅盔,“有得吃你还要睡?而且上午早点出发回家,到家还能吃上一顿好的。”
     胖子一想也是,他爷爷知道今天中午他会回去,肯定买了他喜欢吃的五花肉做好了等着他。
     于是胖子也不瞌睡了,小跑着去厕所放完水又小跑着回来,伸手就要拿言裕放在桌上的食物,言裕连忙把那只手挡开,“你还真是不讲究了是吧?洗个手再来吃。”
     胖子面不改色的撒谎,“我洗了的。”
     言裕无语,“洗了那你手怎么是干的?瞬间蒸发了不成?”
     胖子被拆穿,讨好的笑,“这不是饿得慌么,而且我刚才用的是左手。”
     言裕慢条斯理的坐在桌旁的空架子床床沿上给豆浆插上习惯,用特意多要的小塑料袋垫着,捡了一个蒸饺吃,“你刚才出门的时候,右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