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8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揉了裤裆还抓了屁股。”
     说着这样的话还能淡定的吃东西,言裕觉得自己进步很快。
     最后胖子腆着脸去洗了手,看见水池边有块不知道谁丢弃的香皂,还拿来搓了两遍手,保证自己手洗得香喷喷的绝对干净。
     吃完早饭胖子要给钱,言裕没要,结果等言裕去学校门口外的邮政局买信封邮票的时候,胖子跑去给言裕买了一袋子饼干糖果,“是兄弟就拿着,就当我给你家里人买的。”
     谁跟你成兄弟了?
     言裕嘴角不自觉的翘起,没再推辞,抬手握拳给了胖子肩膀一拳,胖子笑嘿嘿的。
     “哥们儿,暑假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X省玩儿?车费食宿我都给包圆了,咱们一块儿去那边骑马看草原怎么样?”
     胖子觉得言裕这人是个可结交的,可惜以前自己眼瘸,居然听了别人的话就真觉得言裕爱端架子小清高。
     不过就算言裕清高那也是有资本的不是,看看人家长得,要脸有脸,要身条有身条,关键是性格好脑袋聪明讲义气,跟他呆在一起还特让人有安全感。
     一看就是可靠的。
     言裕自然是拒绝,不说突然跟着新交的朋友去他家玩,还又吃又住又花的,那也太尴尬了,更不用说言裕还有别的事要忙,不是玩的时候。
     “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不过这回真不行,我还要回家帮我爸妈做点农活,等不了多久可就要离开老家去外地上学了,准备这次就在家多陪陪家人。”
     胖子惋惜的叹了口气,不过也理解的点点头,“那我这几天也好好陪陪我爷爷奶奶,等过两天回学校填了志愿我就要过去我老爸那边了。”
     他们现在是C省,高考后估分就要填志愿,填完了过半个多月才能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
     不过有的省更坑,是高考前一个月就填志愿交上去。
     至于等两天再返校填志愿,也是给学生们多一点考虑琢磨的时间。
     考试之前学校就统一订购过一批往年高校录取分数线以及各大高校简介历史之类的,算是填志愿的重要参考书。
     胖子爷爷奶奶家跟言裕家方向是相反的,所以两人在校门口就分了路。
     今天白鹤镇恰好不是赶集日,街上冷冷清清的,言裕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王大山的拖拉机,那条马路现在只有王大山那一辆拖拉机在拉人。
     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言裕也懒得等车,就直接走路,路上不方便看书,只能开始构思投稿的第一篇散文。
     看着路边最普通不过的水田青山,农村独有的乡村恬静让人心思放空,胸中的诗情画意也被勾起。
     言裕恨不能立马找个地方坐下挥笔疾书将一切都记下来。
     好在言裕是个稳得住的人,心里默默打了腹稿,又来回琢磨了几遍,遂将初步定下的文章内容默记在心。
     言裕从小书读得好,记忆力比旁人好许多,很多文章书籍多看一两遍,不说能倒着背下来,可顺着背却是没有问题的。
     记忆力这个东西,除了先天生就,还能后天锻炼,背下来的东西越多,记忆力就越好,前世言裕在父亲的监督下曾进行过这方面针对性的训练,如今一篇一千字左右的文字看一遍能记下,看两遍能记牢。
     至于数万字的书籍便需要看两到三遍才能记住,这里所谓的记住并不是短时间记忆,而是一辈子都能记住,只要有一个提取记忆的关键点。
     言裕想着是,脚下步子就没慢过,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言裕一个小时就走完了,到岔路口的时候果然不出意料看见有人等他。
     这次是方菜花站在岔路口马路边上等他,估计是已经等了许久了,背的背篓被方菜花斜倒在地上当成临时板凳给坐着。
     原本就伸着脖子往马路这边看的方菜花在言裕转过马路那个拐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言裕,一张圆饼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咧嘴笑得牙根都露出来了,一双眼更是眯成了一条缝。
     方菜花起身,被屁股坐出了一个凹的背篓也顾不上了,疾走几步往言裕这边迎了过来,最后更是激动的双手紧紧抓住言裕的手不放,“裕娃子你可回来了!考得怎么样?在城里有没有吃好睡好?哎哟这肯定没吃好,才三天就瘦了这么多了。”
     “走走走,赶紧回家,今儿一大早就喊你爸将家里的老母鸡给杀了炖上了,炖的你大姐在山上捡的菇子,香得很,回家休息一会儿就能吃了。”
     “对了裕娃子,这考完了是不是要填志愿啊?你想上哪个大学?这两天你爸跟我都在家翻那本填志愿的参考书呢,也不晓得你想上哪个大学。”
     说得就好像言裕想上哪个就能上哪个似的,方菜花对自己儿子那是从来都自信得很的。
     虽然这几天言裕出去参加高考的时候方菜花跟言四海都紧张得很,不过那都是担心言裕遇到个什么头疼脑热耽搁考试的意外,并不担心言裕考得不好。
     言裕将自己想选的几个学校认真的说给了方菜花听,也并不因为方菜花听不懂就不耐烦细说,还将自己选这些学校的原因解释了一下。
     并且还说了对以后职业的规划。
     方菜花听说言裕以后要读研究生当大学老师,第一感慨不是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而是欣慰的拍着言裕的手臂说,“我家宝贝儿子就是能干,会读书,只要你想读就继续读,别担心学费的事,总归家里有我跟你爸呢,我们今年也才四十多,还干得动十好几年,以后还能挣钱养孙孙呢。”
     言裕:“......”
     总觉得如果是原主,肯定要被方菜花两口子这么宠出问题来。
     到家的时候,言裕又被大姐言容拉着手抹着眼泪的感慨了一番瘦了,然后言容也不用方菜花吩咐,扭头就高高兴兴的去厨房给言裕盛了满满一碗的鸡肉蘑菇汤出来,将筷子往言裕手里塞。
     方菜花在一旁看得直点头,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大女儿也不是那么不好,至少懂得照顾弟弟,平时干活也勤快,不用她这个当妈的一样样吩咐安排。
     想是这么想,方菜花却是去猪圈转了一圈,盘算着家里卖了肥猪之后还差多少才够儿子大学学费。
     这大学可是一交就交一年的学费哩,最近马大娘说的那几家男娃子居然抠门得只愿意给三五百,有一家倒是开口说愿意给一千,就是那男娃子脑子有点不灵光。
     不过过日子嘛,也没什么。
     方菜花算着要是加上那一千,裕娃子去外地上学的生活费也能给宽裕,听说那些城里人可是十分看不起乡下娃子的,要去大城市上学,怎么也要给儿子多带点钱到时去了大城市买点好的衣服鞋袜。
     乡下虽然卖得便宜,可肯定是比不上大城市的好......
     五月农忙虽然过了,可山上还是有不少的活,五月里种下的东西,六月到八月里可正是长的好时候,除草追肥怠慢不得。
     若是这人怠慢了庄稼,等收获的时候庄稼地就要怠慢你了。
     方菜花接了言裕回来,眼看着也快十一点了,干脆就不上山,叫上言四海一块儿去附近不远处的自留地里侍弄菜地去了。
     言裕喜欢吃蔬菜,冬天里蔬菜不多,方菜花就在夏天蔬菜正多的时候就晒点菜干,冬天里菜干泡了水扔到锅里,再加上几片腊肉跟着一炖,滋味可是十分不错的。
     言华小学还没放假,中午十一点四十的时候放了假就火急火燎的往家里冲,连俞梅又被贾老师单独留下来也顾不得嫉妒了。
     今天一大早言华就看见爸爸杀了只肥肥的老母鸡哩,也不知道大哥回来吃了多少了,虽然那只老母鸡好肥好大一只,可那么好吃的鸡肉,指不定大哥一个人能吃一锅呢,就像她一样。
     不过想想大哥那人假正经,肯定心里特别想吃一锅也不会真的吃,怕被人羞羞脸,言华想着,刚放慢脚步突然又一想,也不一定,万一大哥跟妈说喜欢吃然后妈就把一锅的鸡肉全给大哥留着一个人吃那可咋办?!
     作者有话要说:  言裕【教导主任脸】:你说我是假正经?
     言华【抬手一抹鼻子】:你给我两毛钱我就夸你二十个字,干不干?
  
  
   第10章 谈话
     这么一想,刚停顿下来的脚步立马又加快了,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言华就觉得心里的怒火要从头顶突突的冲出来了,哪里还顾得上累不累的。
     一路火烧火燎的跑回了家,言华连书包都来不及放就直接蹿进了厨房里,等揭开锅看见锅里满满一锅的汤正在咕噜噜的翻滚,一路上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锅里有菇子跟鸡肉时不时的随着翻滚的水花从锅底翻上来,言华眼珠子都恨不得掉进锅里与鸡肉挤到一堆去。
     见厨房里没人,言华伸手想去那一旁灶台上的大铁勺,偷偷捞几块鸡肉吃,结果这手才刚碰到大铁勺,背后的门外就走进来一个人,言华顿时吓得浑身一抖,手上拎着的锅盖就哐当当掉下去,重新将锅盖得严实。
     言华扭头一看,是言容,顿时朝言容不满的翻了个白眼龇牙抱怨,“走路也不带个声,差点吓死我了!”
     一看言华这架势,言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手上端着空碗捏着筷子,言容板着脸瞪言华,“你想偷鸡肉吃,你以为我不知道?这鸡是因为小裕才高考了回来,正需要补补身体爸才杀的,你能沾着小裕的光喝点鸡汤还不知道感激!”
     言华最讨厌她大姐这副嘴脸了,好像全世界的好东西都理所当然是大哥的,而她们这些人就因为是女孩就活该吃些剩饭剩菜。
     简直就是封建思想教育下的奴仆!
     “大姐,他是你阿弟我就不是你阿妹了?而且他还是大哥,大的让着小的天经地义,就咱们家把他给宠得!”
     言容听不得有人说言裕的坏话,抬手要打言华,言华缩着脖子往后一躲,最后看了言容手里的碗筷一眼,气愤的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厨房外跑。
     路过堂屋看见刚从房间走出来的言裕,言华还恶狠狠的瞪了言裕一眼,也没注意到言裕手上提着的塑料袋,昂着下巴就进了她跟言容一起住的房间,把门摔得砰的一声,墙上的泥土都给震下来不少。
     言家的房是言四海分家之后跟方菜花拼死拼活攒钱重修的,下面是青石条,中间是木板子,上面是竹篾板子混着粘土糊的,头顶盖的瓦片,每年都要翻检一回才不会漏雨。
     家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吃放加待客的堂屋,厨房是单独搭的偏房,猪圈鸡鸭圈以及厕所是在另一边偏房,那边还挤挤攮攮的堆着许多柴火。
     被瞪了还摔了满头的泥巴灰,言裕一开始还没弄明白,不过回头看见言容从厨房里出来,脸上还带着点气愤,言裕也就想明白了。
     说来也可能是因为方菜花夫妇的重男轻女思想,导致了家里三个孩子各个的性格都十分不一样。
     言容温厚体贴,可性子有点太过于善良了,委屈自己让别人好甚至已经成为她思维里十分理所当然的一条生活真谛了。
     言华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