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凤凰男[穿书]_第9章

小说下载:凤凰男[穿书]作者:喵崽要吃草更新时间:2017-11-07点击:

呢,同样是女孩子,可性格尖锐狡猾,还有着白眼狼天赋属性,不懂得感恩。
     虽然他们身上的这些特征并不是言裕喜欢的,可现在她们已经成为他不可剥离的家人,言裕也想要在这三个来月的假期里尽量多引导引导。
     言容已经二十一岁了,很多思想已经固定成型,可言华才十岁,虽然不能保证彻底扭转,可好歹能学着辨别是非黑白才行。
     言裕把胖子给的饼干糖果直接递给了言容,“大姐,这是我朋友送给你们的,你拿去分了,给妈他们留一半,另一半你跟阿妹一人一半。”
     房间门原本就躲在门背后竖着耳朵留神外头动静的言华一听有东西要分,要分给她,立马变了脸,怨恨的表情毫无违和感的变成了灿烂的笑脸,吱嘎拉开了房门,“大哥,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
     说着话,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言裕手上的袋子里。
     似乎每次言华积极的时候都是在吃食上,躲得最快的就是干活。
     想想如果家里条件好,想吃的都能随便吃到,言华也不会这么馋了想方设法的弄吃的。
     不过也不排除到时候又会生出另外的不满了。
     一个人不懂得知足,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一直都不知足,那便一直无法得到幸福感。
     言华馋得眼睛都要绿了,不过言裕也没直接把吃的就给了言华,若是就这样给了她,言华只会一心一意的记恨为什么不给她多一点。
     若是再顺了她的意多给了,对方又会怨你为什么不全部给她。
     人性是门深奥的学问。
     言裕让言容分,言容也从没吃过这些东西,以往只有大伯带着奶奶堂弟们从邻镇回来过年的时候能分到点。
     可那时候原主一说喜欢吃哪样,言容不用方菜花说就会主动给了原主,其他的又要时不时被睡一个屋的言华偷吃,到最后言容一般是吃不到嘴里的。
     言容也自认已经二十多岁了,哪里还需要吃这些东西。
     不过这次言裕再三强调让她留一份自己吃,言容拗不过,嘴里怪着言裕浪费好东西,脸上的笑却没消失过。
     言容给方菜花言四海留了一大半,又给言华分了一小部分,三姐弟里最多的理所当然的是言裕,最少的是言容自己。
     言华看着怀里抱着的东西,虽然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多,可想想爸妈那里的大半袋子,心里那点满足瞬间就变成了浓浓的不满,“大哥为什么要分得比我多?大哥带回来之前肯定吃过不少了,回了家还要分!”
     对这样的言华,言裕真喜欢不起来,毕竟他又不是搞幼儿教育的,教育的对象都是初步拥有独立学习能力的大学生。
     言容抬手就给了言华背上一巴掌,板着脸教训,“你说什么话呢,要不是你大哥带回来,你能有这么多零食吃?不愿意就还回来,别吃了拿了还要恨别人。”
     被拍了一巴掌言华一点不在乎,可言容要把东西拿回去可不兴,言华连忙抱紧了怀里的东西,瞪着眼愤愤的瞪言容,“这本来就是他朋友给我们买的!”
     “要不是因为你大哥,人家都不认识你,能给你买东西?”
     言华似乎很有拉仇恨的天赋,家里哪怕是最没脾气的言容都能说两句话就心窝里闷起火来想要跟她吵架。
     言裕拦住了言容,“没事,大姐你先去忙吧,以前咱们也是疏忽了阿妹,这一个多月我在家里闲着,阿妹我会多看顾着。”
     言容跟方菜花差不多,觉得家里最能干的就是这个会读书的阿弟,因此见言裕这么一说,毫不怀疑的就走了。
     走之前还把自己那份东西给放进了自己房间里唯一挂锁的木箱子里。
     言容走了,言华鼓着眼睛瞪言裕,言裕面无表情的回视。
     虽然言华平时一点不胆怯的总爱攀扯言裕,可现在真的面对面对峙,到底是怂了,收回视线扭身一哼,“不跟你这个吸全家人心血的家伙多说什么了,我要回房间做作业去了!”
     言裕抿唇,一言不发的跟着言华走了进去。
     言华见言裕跟了进来,莫名其妙的瞅了他一眼,而后一脸提放的一边看言裕一边把东西全都一股脑塞进了书包里。
     言裕看了看言华跟言容的房间,而后挑选了一个能坐的破凳子坐下,双手撑在膝盖上,背脊挺直,扳起了脸,严肃的看着言华,“刚才你那句话说得不错,不过除了我,你自己也是。”
     言华被言裕这副架势吓得心里怯了怯,小姑娘不知道这是属于教导主任的气场。
     言裕这话让言华愣了愣,而后眼睛瞪得更大了,一脸凶相的鼓着脸,“胡说,我在这个家吃也吃不好穿的也全是破烂,就连冬天睡的棉被都没你房间里那新棉被暖和!”
     “知道付出与收获之间的关系吗?”
     言裕突然转而提出了这么个问题。
     言华再精也就是个十岁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村里小姑娘,觉得这个问题真的莫名其妙,扭头不想回答,结果言裕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乖乖回答我,这颗糖就给你。”
     一说到吃的,言华立马精神了,眼神里满是惊疑不确定,可撇了撇嘴还是没撑过奶糖的诱惑,顺着言裕的意思回答了。
     “切,这么简单的问题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有付出才有收获呗。哼哪像你,在家啥也不干,扫把倒了都不带伸手扶一下的主儿,我们家其他人全都被你压榨!”
     言裕发现言华没说几句话就要带上资本主义剥削压迫之类的文ge时期残余思想,也怪不得言华成了个典型怨天尤人激进分子的性格了。
     言裕言出必行,既然言华回答了,那奶糖自然就该给言华。
     言裕把奶糖递过去,言华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言裕,不过手还是十分利索的一把将糖抢了过去,急急的将糖塞进了书包捂在怀里抱紧,这才松了口气。
     得了甜头的言华继续抬头盯着言裕,用渴望的小眼神看言裕,无声的催促言裕继续问。
     言裕递出糖的右手握拳抵着唇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继续端着教导主任的架势问,“那你觉得你对这个家庭付出了什么?你又该相应的获得什么?”
     言裕这次摸出了两颗糖。
     言华看得眼馋,使劲儿的琢磨,可原本以为这种问题她肯定能脱口而出说出一个让言裕羞愧到脸红的答案。
     可想来想去,言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了。
     言裕不吭声,继续板着脸捏着糖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第11章 照顾阿妹
     一边是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贡献,一边是两颗好吃的奶糖,言华急得抓耳挠腮。
     虽然脑袋里也有一些比如收拾碗筷打猪草扫地之类的答案,可言华知道如果她真这么回答了,说不定会气得言裕再不肯拿好吃的来问她问题了。
     言裕等了一会儿,言华放弃般的怒着一张脸反过来撕扯言裕,“你问我,那你自己对这个家又付出了什么?没爸妈付出得多,偏偏还享受的比谁都好,不公平!”
     言裕沉着眸子盯着言华看,言华梗着脖子一腔怒火也被这冷淡的眼神看得如同浇了冷水一般刺啦啦的灭了,肩膀不由得缩了缩。
     “我也并不是没有付出,爸妈跟大姐的付出是体力上的,创造的东西也是看得见的,可我的付出以及创造的东西,是看不见的,却也能感受到。”
     言华觉得言裕这是胡说八道,撅着嘴不信。
     “现在可能不明显,等一段时间吧,现在空口跟你解释你也不懂,更不会服气。既然你认为我在家不事生产,那么这段时间我在家干活,你也跟着我一起吧,这就是你要的公平。”
     言华不信言裕真的能干什么活,反正她从懂事起就没见这个大哥干过啥活,有时候看见妈跟大姐扫院子里的鸡鸭屎还一脸嫌弃的避开,一整天都不会让妈跟大姐靠近。
     作得跟自己就是什么富贵少爷似的。
     说不定现在是不知道干活到底有多累,到时候干个几分钟肯定就得找借口不干,到时候她也能理直气壮的跟着也不用干任何的活了。
     想到这里,言华点头。
     言裕松了口气,如果面对的是大一点思想成熟一点的学生言裕还能引经据典的阐述道理摆明事实。
     可言华这丫头,满头满脑的歪道理却偏偏认为自己拿着的是能够对抗全人类的思想大旗帜,并且还对此坚信不疑,跟被人洗脑了似的。
     言裕将手上那两颗糖晃了晃,“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了这糖就还是给你。”
     原本以为没办法拿到这两颗糖的言华眼睛顿时一亮,巴巴的点头,跟等待投喂的小狗似的,可惜这小狗不可爱,还很擅长咬人。
     “平时你那套资本主义走狗剥削以及奴役的说法,是谁教你的?”
     这个问题,言华回答得都不带犹豫的,虽然心里也知道这有出卖贾老师的嫌疑,虽然贾老师对她好,可对俞梅更好。
     反正贾老师也是个大人,就算被言裕知道了也不会有事的。
     所以言华卖得心安理得,“是学校里的贾老师!”
     回答完,言华一把将言裕手上的糖给抢了过来,喜滋滋的塞进书包里,一边扭头看言裕。
     言裕没别的想问的了,站起身,言华以为言裕要走,没问题问她了,顿时失望的撇了撇嘴,结果言裕一巴掌按在她脑袋上。
     “好了福利时间过了,刚才跟大姐说的话可不是骗她的,这三个月你就归我管,现在先把今天的作业拿出来,马上就快要期末考试了,别又考得不及格回来气爸妈。”
     言华第一次被人摸头,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听言裕这话顿时就不满的炸毛了,“不及格又怎么样,反正爸妈也不在乎,以后肯定是要让我跟大姐一样小学毕业就要回家种地干活,以后说不定还要出去打工挣钱供你一个人上大学买房子娶老婆。”
     按照方菜花的性子,这些还真有可能干得出来。
     不过那也是在言裕只会花钱不会挣钱家里负担太大的前提下。
     言裕按着言华的头压了压,“别想些乱七八糟的,明明就是自己学习不好,赶紧把作业拿出来。只要你愿意读书,以后考大学我养你。”
     言华撇嘴,“可拉倒吧,就你,还养我。”
     可心里却是第一次被灌入了对未来的憧憬,一股子陌生的热流在胸腹间左突右撞的,心脏被激得砰砰乱跳。
     如果我也能上大学,那会是什么样?
     言华嘴上死犟,可行动上却没再迟缓,翻着书包把皱巴巴的书跟作业本掏出来,却见着说要看着她写作业的言裕转身往房间外走。
     言华顺嘴一秃噜,“哎你去哪?”
     言裕回头冲着言华抬了抬手,“洗手,顺便让大姐给你烧点热水,待会儿好好洗个头。”
     说完想起了什么,言裕停下脚步,“对了你头上有没有虱子?”
     这话把言华问得恼羞成怒,手拍得床板砰砰的响,“滚滚滚!!!”
     真是个不可爱的小狼狗。
     然而言裕从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