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快穿之妲己_第5章

小说下载:快穿之妲己作者:若然晴空更新时间:2017-11-08点击:

这么快,妲己却是心知肚明的,一个不在意情爱的男人必然更专注于其他,那么对他来说一切和这些“其他”扯上关系的女人,都代表着麻烦。
     越姬的身份看似是个死结,其实却非常能戳中嬴昭心里的那个点,亡国意味着毫无势力背景,自荐枕席说明除去抛弃尊严别无他路可走,男人的掌控欲和保护欲是并存的,这是前三十点好感度的基础。
     至于后三十点,则是妲己这些日子和嬴昭朝夕相处得来的,大殿上的事情是她留的引线,好让嬴昭认识到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至少别人朝齐姬看的时候,他不会堵心到变了脸色。
     自然,这些说给V384听它也听不懂,妲己其实对制造出这些机械意识的人很有几分好奇,明明就是懂得思考知道喜怒哀乐的意识,然而却似乎天生和人的思想情绪隔了一层,明明嬴昭的态度是逐渐转变的,可是到了V384这里,却只会用什么好感度来衡量。
     这一夜的嬴昭格外温柔,折腾了半夜,抱她入怀一同安睡,妲己在嬴昭睡着之后睁开眼睛,纤长的玉手在他跳动的胸膛上慢慢画圈,她迷恋男人的胸膛,似乎每一个她喜欢过的男人胸膛都是这么跳动的,平稳又让人安心。
     “王上……”她轻轻唤了一声,却不是任何一国的语言,带着难言的古韵,嬴昭眉头微微一动,却没有睁开眼睛。
     妲己把脸枕在嬴昭的胸膛上,嘴角微微上扬一些,听着一点两点上涨的好感度提示音,慢慢进入了梦乡。
     隔日嬴昭离开后,魏太后果然令人来传唤,妲己本也就想着该来了,倒是一点慌张也没有,理了发鬓跟着宫人往太后住的甘泉宫去。
     V384连忙整理了一下魏太后的资料想要传给妲己,妲己一看那长长的人物经历并性格分析,附加五花八门的讨好方案,整只狐狸都有些头疼,一把把这些资料塞还给V384,默念道:“这些都不需要,她会喜欢我的。”
     要是这魏太后是个男人,V384保证自己立马躺下喊666不管这事,关键那是婆婆不是丈夫,儿子喜欢的不代表当娘的就喜欢,何况这魏太后也不知是听了挑拨还是别的什么,还没见到妲己的面,对她的好感度就是零,昨天殿上更是直接降成了负二十,她哪来的那么大自信?
     然而妲己胸有成竹,V384没法子,只好把资料收回。
     说话间就到了甘泉宫,妲己进殿之时微微低下了头,眉眼带着恭谨,却仍旧掩盖不住那满身的风华艳色,眼波流转间宛若桃花绽放,美不胜收。
     魏太后昨天就见识了越姬的美貌,隔天再见仍旧被这副天人容貌惊了一下,随即蔓延上心头的就是不喜,美貌是和祸水挂钩的,昨日齐国使臣那直勾勾的眼神不知道落进了多少有心人的眼睛里,再加上越姬流落齐国半年才被送来,听闻还同几位齐国王子纠缠不清,这样的女人得了自家儿子的专宠,实在让她这个当娘的心里不舒服。
     齐姬就跪坐在魏太后的下首,仍旧涂了张大白脸配一点红,妲己能从那张大白脸底下看出她通红的眼眶,看来是哭了一夜的。
     妲己落落大方地行礼,让挑剔的魏太后找不出一丝错处来,想好的刁难也说不出口了,魏太后这会儿才想起,越姬也是公主出身,语气不由得缓了缓,道:“坐吧,今日叫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来了这里也有些日子了,住着可还习惯?”
     齐姬连忙接过话,笑靥如花,“回母后的话,秦宫甚好,比起齐宫,虽不够精致,但大气恢弘,非齐宫能及。”
     魏太后问这话时,脸是朝着妲己的,被齐姬这么一抢话,她细长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皱,还是缓缓点了一下头,又问妲己道:“越姬觉得如何?”
     “回太后,妾初来之时心有惴惴,日夜哭泣难眠,”妲己脸颊一红,微微低下头道:“好在王上体恤……妾只觉秦宫千好万好。”
     魏太后也有女儿,知道小女儿家平日里说话是怎么样的,越姬言语真诚,流露出的情绪毫不作伪,这一点上就比齐姬强得多,她语气又缓了缓,只是道:“王上体恤你,是怜惜你,你也要好生体恤王上才是。”
     妲己听出来这魏太后话里有话,只是一时没明白她话里是什么话,愣愣看向魏太后,桃花眸里清澈如洗,一副初嫁不知事的少女模样,魏太后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远嫁楚国的长女,楚国同秦国隔有天堑,一贯交情不错,秦公主嫁去几乎没有受气的,可她总也忍不住牵挂着。
     心一软,也就说不出什么挑刺警告的话来了,魏太后摆摆手,又问了些别的,齐姬似乎也看出了什么,憋着劲想要插话,闹得魏太后沉了脸色,不一会儿就推说身体不适,把两人都赶走了。
     妲己来时身边跟着的是嬴昭派给她的两个宫人,齐姬身后却浩浩荡荡跟了十几个从齐国带来的奴仆,离了甘泉宫,一行人就拦在了妲己身前。
     齐姬的大白脸杀伤力实在有点高,妲己忍不住别开了视线,然而这一个动作落在齐姬的眼里就成了示弱,她冷笑一声,说道:“越女,你还知道自己不堪?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你更贱的女人,自荐枕席,亏你想得出来。昔日对着我大兄二兄,你也是这样?”
     妲己理了理发鬓,柔声说道:“我自荐枕席于王上,是爱慕王上,情爱之事,何来卑贱?若枕席之事也是卑贱,公主千里迢迢来秦,同王上两日枕席,岂不是比妾卑贱在先?”
     齐姬眼睛瞪圆,怎么也没想到一向懦弱的越姬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抬起了巴掌,V384发誓妲己就是闭着眼睛也能躲开这个巴掌,然而她纹丝不动,任由齐姬的巴掌狠狠落在那张美得不似凡人的脸上。
     “公主,我已经不是你的陪媵了……”妲己鼻子抽了抽,似乎十分委屈,眼眶也勉为其难地红了红,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成了强忍泪水。
     齐姬只觉得心口一阵畅快,然而想起越姬近来的得宠,又隐隐有些害怕后悔,她咬咬牙,冷声说道:“秦齐两国联姻是为百年交好,我是王上明媒正娶的夫人,今日之事是你辱我在先,哪怕王上追问起,我也是实话实说,若是王上被你蒙蔽,想要偏袒你,我二兄可还在驿馆没走呢!”
     听了齐姬这满满骄傲的一声二兄,妲己开始有点想把那个田余一并勾到手了,他比嬴昭可要好弄得多,而且好掌控,然而想想田余那张油头粉面的脸,她就失了兴趣。
     脸上的肌肤最是娇嫩,妲己在回去的路上,脸颊就开始红肿了起来,开始还不怎么疼,随着红肿渐起,丝丝缕缕的疼意就从面颊上浮现出来,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宫人忍不住说道:“良人,齐夫人方才实在太过分了,您怎么就忍气吞声了呢?王上那样疼爱您,您好歹哭一哭,等王上回来……”
     “没事,”妲己轻碰了一下脸颊,疼得抽了一口气,语气还是十分温柔道:“也是我性子太坏,我这样的身份,本是不该顶撞夫人的,齐国使臣还在驿馆,不必为我一个人闹得不痛快。”
     然而脸颊上的伤一眼就能看出来,妲己咬唇,从内室里拿起了从未用过的胭脂水粉,宫人怎么劝也无法,只好心疼地替她上妆。
     事实证明大白脸配一点红也是要看脸的,越姬肌肤白皙,上一层薄粉也不显什么,遮盖了脸颊的红肿,肌肤的底色从薄薄的粉中透出来,红肿成了含羞似的薄红,朱红口脂点在唇上,更多一丝艳丽的诱惑。
     妲己从来没有上过妆,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只觉得自己比之前更美,又说不上来是哪里美了,宫人却只当她担心被王上看出来,心里简直柔软成了一滩水,她的良人啊,怎么就这么傻,这么惹人心疼呢?
     快到傍晚的时候,嬴昭没来,却让人宣了妲己去他寝殿,这正合妲己的心意。正如妲己之前没有上过妆,嬴昭也是第一次见她上妆,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一眼惊艳过后,又是零散的一点两点好感度。
     妲己对这数据化的好感度没有什么依赖性,什么都没有察觉似的对着嬴昭行小礼,低眸浅笑,“王上。”
     下意识的,嬴昭的手伸了出来,就在要扶起她的时候,手掌在半空中顿了顿,十分僵硬地收回身后,语气尽量平淡道:“起身吧。”
  
  
   第7章 七国第一美人
     越姬的心愿并不是得到嬴昭的爱,她一想做王后,二想踩齐姬,三要自己生的儿子做太子,四还要自己的儿子灭齐国。
     妲己其实对齐姬没有多大恶感,只是齐姬是好是坏都无法在她的心里留下波澜,就像当年比干剥狐狸皮给她做披风,借此警告于她,比干不觉得自己做了恶事。她杀人,也正如比干杀狐狸,人看狐狸和她看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嬴昭是个很难被打动的男人,然而真正动心之后却要比那些轻易上钩的男人要好得多,妲己笑看他冷着脸挥退宫人,随即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含糊道:“你今日,比往常更美。”
     “妾还担心王上看不惯呢。”妲己眸光带笑,语气婉转,“王上一贯只喜素颜,妾知道的。”
     嬴昭抚了抚她的发丝,热气呼上她耳畔,声音低沉,“寡人,只喜你的素颜,你上妆也好,不上妆也好,寡人都喜欢。”
     妲己微微红了脸颊,桃花眼清澈中泛上一丝羞意,低声道:“王上怎么说这样的话,真是……”
     嬴昭这是第一次和女人说这样近乎调情的话,很是不自在,但见妲己含羞低头的模样,心中又腾起一份安然来,忍不住在她泛着红晕的脸颊上轻吻一下。
     “嘶……”妲己低呼一声,嬴昭挑起了眉头,妲己也似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笑道:“妾没想到王上会突然……是妾失礼了。”
     嬴昭微微一顿,道:“无事,今日唤你来,是想带你看一样东西。”
     妲己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嬴昭牵着她的手来到内殿,妲己看去,内殿正中正摆放着一张红木桌案,上面琳琅满目,妲己本以为嬴昭是想送她礼物,然而V384却惊叫了一声:【那都是越国的珍宝!】
     齐国灭越国,越宫里珍藏的宝物自然也都尽数归了齐国,这一回齐国出使秦国,又带了一部分珍宝作为两国交好的礼物送给了嬴昭。
     妲己捂着嘴,看向那红木桌案上的珍宝,又看了看嬴昭,嬴昭抿唇,道:“这些东西你拿回去,旁人问起,只说寡人赏的就是。”
     嬴昭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这些东西按例是要清点出来充入国库的,可一想到越姬那哀伤迷惘的眼神,心里就止不住地发软,这心一软,就让他动了登基成王以来唯一一次私心,开了国君私库,用黄金换下这些珍宝,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迫不及待过来献宝。
     妲己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红木桌案的珍宝上,颤抖着拿起摆放在最中间的一支玉笄,低声道:“谢王上,谢王上……”
     嬴昭捏起她的下巴,用帕子给她把眼泪擦干净,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