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快穿之妲己_第6章

小说下载:快穿之妲己作者:若然晴空更新时间:2017-11-08点击:

音却硬邦邦的,“寡人说过,不想再看见你哭的样子,没有下次。”
     妲己含着泪连连点头,嬴昭满意了,刚要松开她,忽然目光一凝,泪水花了妆容,擦干之后,红肿的脸颊再也没法遮掩,妲己也想起了什么,连忙侧头捂住脸颊。
     “怎么回事?”嬴昭蹙眉道,“今日母后传召,是母后打你了?”
     妲己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不是,王上别问了……”
     嬴昭压抑着火气道:“齐姬?”
     “王上,”妲己哭道,“是妾有错在先,妾顶撞了公主,王上要怪就怪妾吧。”
     嬴昭深吸一口气,对妲己道:“你先就寝,寡人去去就回。”
     妲己怎么哭都没能让压抑着火气的嬴昭回头,然而嬴昭一出内殿,妲己就把眼泪擦了,一转身半卧在了床榻上,V384发誓如果这会儿是妲己原身在这里,九条狐狸尾巴都要甩出来了。
     【这个人完全瞎了,我怀疑陷入爱情的男人都是瞎子。】V384抽了抽嘴角,刚才它就想说了,妲己的演技是真的不行,一股浓浓的三流狗血玛丽苏剧女主风,原以为嬴昭那样拿着顶级男主剧本的高富帅能一眼看穿,没想到一个回合不到,人家冲冠一怒为红颜去了。
     妲己听不懂V384的吐槽,摸了摸红肿的脸颊,挑起眉头,“再窝囊的男人,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了也要恼的,和情情爱爱没关系,这是脸面。”
     自然,能这么毫不犹豫去替她出头,说明嬴昭压根也就没把齐姬当成自己的女人看待,对这样的男人来说,大约也只有越姬这样无依无靠的身份,才能是作为一个女人入他眼睛的前提。
     妲己抬手画了一个圆光镜,上面正显示出嬴昭冷着脸坐在车驾内的模样,V384也跟着凑过去看,任务者穿越全靠系统,妲己无法靠自己穿越世界,但V384将她传送过来,附身目标,她千年狐妖的法力还在,比V384这个做系统的强得多。
     嬴昭的车驾停在平西宫门口,平西宫的宫人们纷纷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来,然而听了通报的齐姬却瞪圆了眼睛,她今天刚打了越姬,晚上王上就过来了,不是为安抚她替越姬道歉,就是来替越姬出头的。
     妲己饶有兴致地看着齐姬一贯骄横跋扈的脸上神色变幻,还是抱着一点希望急匆匆整理了发鬓衣裳出去接驾。
     嬴昭压根没理行了小礼的齐姬,从她身边经过,抬脚进了殿内,齐姬咬了咬牙,低头跟着进了殿,这一回行的是大礼。
     嬴昭坐在上首,面无表情地打量齐姬,齐姬跪在地上,眼角余光瞥见殿内大气不敢出一声的宫人,嘴唇都要咬出了血,被自己的夫君惩罚不算什么,恼人的是当着这么多奴仆的面受辱,还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王上,妾……”齐姬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要解释,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公主放低了姿态,一看之下颇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寡人让你说话了吗?”嬴昭打断齐姬,鹰目微寒,“跪在这儿,直到天亮,寡人会让人看着你,要是你敢起,就让齐王再换一个公主做夫人吧。”
     齐姬瞪圆了眼睛,正要说话,就听嬴昭道:“多说一个字,多跪一日,寡人说到做到。”
     他说完就拂袖而去,两名内侍左右一个站到了齐姬身侧,对上齐姬投来的愤恨眼神,笑得谦卑。
     妲己对着圆光镜,目光落在嬴昭冷峻面庞上,挑了挑眉头,给了一个中肯评价:“还挺有气势。”
     V384死鱼眼看着她,果然就听妲己下一句说道:“真有想法呀……跪着直到天亮,不准起,也不准出声,啊……”
     妲己的声音娇柔得出水,然而V384却觉得自己的耳朵被强奸了,它拼命地捂住了耳朵,只觉得今天的它又比昨天更污了一点。
     嬴昭回来时一身火气已经散去大半,然而见了一脸担心的越姬,不知怎的火气又烧到了别的地方,顾不得多言,一把把柔弱无骨的美人揽进怀里,一亲芳泽。
     妲己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嬴昭只觉得今天的自己快要疯了,身体的欲望蔓延,点起心底燎原的大火,往常从来没有想过的龌龊事一一浮现在脑海,又被付诸实践,明知道会让她讨厌,可是却无法停止。
     V384在嬴昭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整间宫室里全是狐狸的骚气,换个人进来脑子都要被烧热了,这位爷还以为自己占据主动权呢。
     隔日天光大亮,妲己的手臂都抬不起来了,跪了一夜的膝盖发青发肿,比脸颊上渐消的巴掌印还要严重些,她满足地蹭了蹭嬴昭的胸膛,红唇怜惜地轻吻他眼底的青黑,随即嬴昭俊美的有些消瘦的脸庞上陡然焕发出一股生机来。
     妖物之欲本就不同于常人,妲己不靠采阴补阳,但她的寻常欢好,常人也无福消受,狐妖的气息能诱使人纵欲,嬴昭不是个重欲的人,只是被气息诱引,压根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异常。若不是妲己忽然发觉嬴昭身上阳气有所减弱,只怕妲己任务还没完成,就把嬴昭给活活榨干了。
     V384痛心疾首:【嬴昭这辈子第一次误了早朝,你也是太……】
     妲己披了件衣裳坐起来,抬手转着V384玩,红唇微勾,“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V384就不说话了,妲己回头看向嬴昭,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闭目的嬴昭很像是她曾经遇到的一个人,又或者王都是这样的,即便是睡着,都不许自己有一丝的狼狈,刻板,规矩。
     然而,狐狸的天性就是破坏,她就是喜欢看这些刻板到无趣的男人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撕下规矩的外衣,露出原始的,纯粹的欲望来。
     妲己红唇微勾,轻轻抚摸了一下嬴昭的脸庞,动作轻柔又怜爱,睡梦中的嬴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蹙了蹙,但终究没有醒来。
  
  
   第8章 七国第一美人
     嬴昭登基三年,从未有过半日懈怠,这早朝一误,就掀起了轩然大波,更惊动了魏太后,魏太后知道后宫的事情,只是对外一个字都没提,由着朝中大臣们心急如焚,以为自家勤勉的王上得了什么急症。
     秦王多短寿,先王不及四十而薨,也是急症,魏太后一向关心嬴昭的身体,尤其这会儿正是七国鼎立的关键时刻,幼主临朝是大忌,多的是兄终弟及,何况嬴昭连个子嗣都没有。当年先王去世时,若非嬴昭已经初显峥嵘,朝中支持者众多,也差点就让先王的兄弟继承了王位。
     原先嬴昭宠着越姬,魏太后只当他年少慕艾,提点几句也就罢了,可闹到误了早朝的地步,就不能怪她这个当娘的不讲理了,嬴昭知道自己有错,更知道自家母后传他和越姬过去是为了什么,他有些无奈。
     妲己一点也不怕,只是面上微微发紧,做个演戏的样子出来,好在这会儿人都单纯,V384都不知道她这股蜜汁自信是怎么来的,上了车驾,嬴昭低声对她道:“待会儿母后说什么,听着就是,寡人会护着你的。”
     “妾谢过王上。”妲己眸光盈盈地看了嬴昭一眼,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低下头,两颊泛上一些桃花似的羞红。
     车驾停在甘泉宫前,嬴昭先下了车驾,随即回过身,看着妲己在宫人的搀扶下站稳,才道:“走吧。”
     妲己跟在嬴昭的身后,步子规矩又袅婷,眼神流转间带着一股难言的韵致,魏太后对妲己的恶感不大,但刚出了这种事,做母亲的总是不肯责怪自己的孩子,心里免不了有些嬴昭是被她带坏的感觉,脸色就沉了下来。
     甘泉宫里几个稍有位分的妃嫔都在,齐姬也在,她跪了一夜,这会儿脊背挺直跪坐在魏太后下首,强要撑着公主仪态,见了嬴昭,面上带了些委屈,目光落在妲己身上,心中又是一阵快意。
     嬴昭和妲己一并行了礼,魏太后冷眼瞧着,并不叫起,嬴昭无奈地说道:“母后,孩儿是真的知道错了,孩儿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犯,您别气坏了身子。”
     “你还知道错!”魏太后没好气地瞪了嬴昭一眼,“今早信阳侯远陵侯一前一后进宫来打听,都是担心你病了,我都没好意思告诉他们。”
     嬴昭看了这两列跪坐的妃嫔,挑起眉头,看向魏太后,“那母后您找她们来干什么,瞧寡人的热闹吗?”
     魏太后瞪他,“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你站边上去,越姬!”
     妲己还没说话,就听嬴昭道:“母后,是孩儿昨夜睡得迟了,才误了早朝,您要教训就教训孩儿吧。”
     “王上分明是替这狐媚子开脱!”齐姬尖着嗓子叫了起来,“母后,王上一向勤勉,不是这狐媚子有意勾引,怎么会误了早朝,您不知道,这狐媚子脏得很,之前还在齐国的时候,她不仅勾引我阿父,连我几位兄长都为她神魂颠倒,几次做出……”
     “住口!”魏太后的脸色更沉,瞥了齐姬一眼,斥道:“王上说话,哪有你插口的余地,齐国莫非就是这样教你的?”
     齐姬是真的忍不住了,她被罚跪了一夜,打杀了好几个宫人也没散去心头的火气,一早给还在驿馆的二兄递了消息,不成想二兄怕事,让人回来劝她忍气吞声,这会儿又听见嬴昭字字句句维护那个空有一张脸的狐媚子,这才失了仪态。
     齐姬有火气,魏太后更是,见嬴昭这个时候还在护着越姬,越发觉得都是越姬的错,冷声对嬴昭道:“你近来消瘦,医官也说你有半年都未曾宣召于他,今日正好得闲,不如让他给你看看脉。”
     嬴昭无奈,知道自家母后除了关心他,还是想找个理由发作越姬,毕竟他连着宠了越姬这么久,正常来说身子都会有些亏虚,他看了看妲己,用眼神示意没事。
     早就候在殿外的医官听了通传,连忙恭恭敬敬低头进来,魏太后免了他的礼,让他去给嬴昭探脉。
     医官如何不知自己被当成了枪使?他原是满头大汗地想着说辞,不成想一探嬴昭脉象,脸色就有些不对起来,再探了一会儿,脸色顿时复杂了一瞬,魏太后蹙眉问了一句,医官顿时有些紧张地跪在了地上。
     “回,回太后的话,王上的身子康健,不见亏泄,并且还隐有,隐有龙精虎猛之势。”医官结结巴巴地说道:“太,太后,王上毕竟年轻气盛,长久不泄,容易伤身啊……”
     魏太后懵逼了,下意识地看向嬴昭,嬴昭摸了摸鼻子,看向医官,能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这也是个人才。
     魏太后当然也不信,一连召了好几个医官来,都是这话,甚至还有个上了年纪的老医官非常猎奇地扫了扫嬴昭的下半身,心中暗道,这么猛的脉象,他也就在书里读到过,上一个可是能夜御十女的神人。
     嬴昭莫名所以地承受了一众医官敬畏羡慕的眼神,看向魏太后,魏太后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只是身子再好,误了早朝也是该敲打的,然而她刚要开口,妲己就捂住了口鼻,一连干呕了好几声。
     还没走的老医官愣了愣,魏太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连忙让老医官给妲己探脉,老医官拧着眉头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