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快穿之妲己_第7章

小说下载:快穿之妲己作者:若然晴空更新时间:2017-11-08点击:

前,隔着一层帕子探了一把妲己的脉,有点不确定地犹豫了一下,才道:“这,这位娘娘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比起这个……”
     他话还没说完,魏太后已经站起了身,从上座走了下来,嬴昭看向妲己,冷峻的脸庞上满是茫然的神色,似乎不大能理解医官说的话。
     齐姬的眼睛都要气红了,想说话又怕挨骂,指甲生生掐进了肉里。
     V384终于理解了妲己的蜜汁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了,这也实在是它的惯性思维作祟,妲己是狐妖,和人是生不出孩子来的,它却忘了,越姬是个正常的,健康的女人,又得嬴昭夜夜独宠,想不怀上孩子都难。
     妲己从怀孕那天就知道,只是凡人的医术最少也要一个月才能诊出来,不然按她的性子,当时就说了。
     这一日玉霞宫的门槛都快要被来来往往的宫人踏破了,赏赐如流水入库,妲己有些新奇地摸了摸小腹,就这一个孩子,她能感觉到嬴昭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按照V384的说法,就是好感度瞬间突破八十点大关,不知道省了她多少心力。
     V384确实很兴奋,一般这种S级任务,再厉害的任务者至少都得干个十年八年才能见曙光,妲己来这个世界不过两个月,这好感也有了,孩子也怀了,再刷一段时间估计就能满,以嬴昭的能力,必能秦国攒下灭六国的资本,下一任秦王灭六国是妥妥的事情,至于齐姬,别说妲己没放在眼里,就是它也不大在意的。
     嬴昭是真的很茫然,他这一生顺风顺水,烦心的从来都是朝政大事,他不屑在女人身上花心思,更不屑情爱,然而就是那么一个柔弱娇美如同玩物的女人,却一步步侵蚀了他的心,还没来得及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他和她就有了孩子。
     以往来过许多次的玉霞宫不知为何变得处处陌生,站在殿外台阶下,嬴昭竟然一时有些不敢进去,各种各样他不会形容的滋味涌上心头,又酿成了一种沉淀着甜蜜芳香的美酒,让他迷醉。
     没有让人通报,嬴昭来到玉霞宫的内殿前,正要进去,忽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幽幽的琴声,那是母后特意让人送来给她的绕梁琴,怪不得弹得如此动听,似乎每一下拨弦声都响在他的心底。
     嬴昭想着,是不是她太高兴了,所以要弹琴作乐,然而听了一段,却怔住了,那琴声哀伤低迷,幽幽寒寒,满是亡国的凄楚和无处可依的迷惘,宛若浮萍低鸣。
     步子一顿,嬴昭忽然就想起自己这些日子和越姬相处的情形来,他从未对她说过一句交心的话,至多是夸赞她的容貌,他不屑于她的身份,又迷恋她的身子,两相矛盾之下,对她一直很恶劣,昨夜还那样……哪怕他这会儿进去表明心意,她大概也是不会信的吧。
     嬴昭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他是秦国的国君,秦国的王上,她不过就是一个亡国的孤女,能得到他的宠爱是她的幸事,她还不知感恩,背地里自怨自怜,若换了一个人,他早就把她打进冷宫了。
     只是偏偏是这么一个女人,偏偏是她,他连想一想她掉眼泪的样子,心都发疼,就连现在,他羞恼不堪的同时,也恨不得分出另外一个自己冲进去,紧紧地抱着她,告诉她,他是她的依靠。
  
  
   第9章 七国第一美人
     嬴昭的脚步声渐远,妲己一曲弹罢,把琴推开,随侍的宫人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V384惊恐地发现嬴昭的好感度从八十点降到五十点,又从五十点飙到九十点,九十点又一下子压到三十点,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了好一阵,终于定格在了八十七点左右。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V384尖叫了一声,妲己挑了挑眉,并没有回答它。
     玉霞宫被收拾得焕然一新,隔天妲己就被封了美人,魏太后亲口许诺,若诞下王子,即刻许她夫人之位。自然,对一个亡国的公主来说,做到夫人已经是顶天,即便为嬴昭诞下长子,也不可能封后。
     妲己对位分没有执念,越姬又没说要怎么封,死了追封也是一样的,V384对此深表支持,经历过那么多任宿主,它最怕遇到的就是那些心理脆弱地分不清现实虚幻,爱上任务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在任务世界的宿主。
     嬴昭从那日之后,再过来时脸色就冷了许多,妲己却能一眼看穿他冷淡表象下的无所适从,这是个骄傲的男人,那日的事情大约是他在感情上唯一一次挫折,所以即便再喜欢也不肯对她低头,她要的就是这个。
     嬴昭生来是太子,登基即为王,他见过的太多,拥有的太多,想要得到什么都很轻易,她让他轻易得到,就像一块包裹着烈毒的饵饼,轻轻松松地攻破了他毫不设防的情关,但如果只是这样,作为嬴昭眼里一件轻易得到的东西,她可能要花费一辈子的时间去滴水穿石,这实在划不来。
     因为怀有身孕,嬴昭这些日子过来并没有什么亲近的举动,仿佛只是例行来过夜,妲己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嬴昭的变化,仍旧温柔顺从。
     V384眼睁睁地看着嬴昭的神色一天比一天冷,好感度却一天比一天高,等到妲己的肚子微有显怀,嬴昭的好感度已经上涨到了九十二点。
     三月显怀,安胎药就该换了,妲己蹙着眉头看向那碗气味浓烈的安胎药,看向送药的宫人,送药宫人是魏太后派来的,妲己在魏太后身边见过,该是亲信一类,只是她一闻就知道,这药不对。
     送药宫人不卑不亢道:“太后吩咐婢子,要等娘娘把药喝了再回去复命,药凉了损药性,娘娘还是尽快喝了吧。”
     妲己不懂医理,越姬却是懂的,她拧着眉头尝了一口药汁,脑子里顿时灵光一闪,也没说什么怀疑的话,一口接着一口,把药喝了个干净。
     魏太后派来的宫人刚走,嬴昭的车驾就停在了玉霞宫前,他连着数月一直宿在玉霞宫,玉霞宫的宫人见了他也渐渐不再战战兢兢,嬴昭大步进了内殿,见妲己手捧一卷竹简,正在看书。
     “王上。”听到动静,妲己抬头,连忙放下竹简,起身行礼。
     嬴昭的眉眼不自觉柔和了下来,语气却十分僵硬冷淡,“我听闻越国一向尊墨家学说,怎么看起法家的东西来了?”
     妲己似是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才笑道:“妾想着,诸家争相入秦,大约正因为秦不拘一家一派,世人都说妾父王贪心不足攻齐又攻楚,以致越国覆灭,只是妾觉得……”
     “越国覆灭,并非只在战上,”嬴昭冷声道:“墨者大公,但连墨子本身都做不到的事情,越国上下却在效仿,人心难聚,自然溃散,越国也曾为一方霸主,纵齐楚并攻,也不至三年而亡。”
     妲己咬了咬唇,嬴昭心头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语气一转,十分生硬道:“这是门客谋士该操心的事情,你看多了,当心头疼……陪寡人用膳吧。”
     “妾刚才用过药,医官说服药后一个时辰不可用膳……”妲己柔声道:“妾侍候王上用膳就好。”
     嬴昭一顿,“药换了?”
     妲己微微低下眸子,不去看嬴昭的神色,“是,王上大约不知道,妇人有孕,安胎药一共要换三次的。”
     “你还懂医理?”嬴昭的语气有些奇怪,并不是赞扬的意思,医者贱业,堂堂一国公主怎么会去学这些东西?
     妲己红唇微微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眼神仍旧是避着嬴昭的,“不止妾,太后和齐夫人大约也是懂的,贵女出嫁前都会学一些孕事上的医理,好规避一些恶事。”
     嬴昭第一次听说这些,有些新奇,不过也没大在意,然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道:“出嫁前……你曾有婚约?”
     妲己似乎没想到嬴昭会问这个问题,反应过来之后,低眸道:“王上不要取笑妾,妾年前及笄,定了同魏太子的婚事。”
     魏太子是有正妻的,越姬嫁过去至多是个夫人,基本上和送去做妾没什么两样了,这和秦国的情况不同,嬴昭未曾立后,他的夫人只要生了王子就能争后位,尤其秦国强势,无论哪国公主以夫人之尊嫁过来都是幸事,若他有了王后,除非一些需要仰仗秦国威势的小国之外,是没有国家愿意把自家公主嫁过来的。
     嬴昭一想就觉得恼怒,他心爱的女人就应该被捧在手里好好疼爱,不曾想差一点她就要嫁给别人,何况那个魏太子年逾五十,都可以做她的爹了!
     “这些事都过去了,”嬴昭道:“寡人同魏太子一样,不能给你一个正妻的名分,但你只要一直留在寡人的身边,寡人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V384听了这话想哭,妲己却笑了,低身拜了下去,“妾信王上。”
     换了安胎药后,腹中的孩子也渐渐有了胎动,V834紧盯妲己,生怕她也像那些不知所谓的任务者一样,一孕傻三年,觉得怀了原身的孩子就对孩子有了责任,死活非要留在任务世界,然而妲己该吃吃,该喝喝,一点也没有身为母亲的自觉。
     孕中的人总是要比平日更嗜睡一些的,常常嬴昭上完早朝回来见妲己还在睡,夜里想说说话,几句话的工夫她又陷入了梦乡,算起来,她一天里有一大半的时辰都是睡着的。
     嬴昭起初没觉得,渐渐地才发觉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只是宣遍了宫里的医官,也没有得出任何异常的结论,魏太后还宽慰了他好几次,让他不要太过紧张越姬。
     妲己闭目枕着玉枕,乌发散着,玉手拢在小腹上,恍若一副静止的画卷,美人春睡,美不胜收。V384的声音忽然响起:【那药究竟有什么问题?魏太后为什么要害你?她不想要孙子了吗?】
     越姬的身子陷入了沉睡,妲己的意识却是清醒的,她语气里带了些许笑意道:“就是因为想要孙子,才要害我呀。”
     V384不能理解妲己说的话,正要开口,忽然一个激灵,【母体供胎!】
     妲己的语气柔柔的,“我原以为越姬是被人害了,才只活了三年,如今想来,该是她身子本就不好,即便生下孩子,也是病胎,所以魏太后要用药刺激越姬身体潜能,让她生下健康的孩子。”
     V384只觉得背后发凉,魏太后看上去不好相处,时间长了就很有些慈爱的模样,它以为那就是个面硬心软的老太太,没想到竟然能这么狠!
     妲己不在意这个,她的任务其实已经快要完成了,六个月的胎儿在她腹中长得壮实极了,以越姬的身体,压根没法把孩子生下来,除去剖腹取子别无他路。
     不是她想用这么惨烈的方式结束任务,而是嬴昭这辈子过得太顺,只有在他心上挖开一个口子,让他鲜血淋漓,让他痛彻心扉,那她才有可能得到嬴昭亲口许诺的王后之位,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有机会以太子的身份登临大位,从嬴昭手中继承秦国大业,成为下一任的秦王,注定天下共主覆灭六国的秦王。
     越姬沉睡的面容上似乎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妲己听到外间的脚步声,一转身附在了越姬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