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残次品_第1章

小说下载:残次品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7-11-11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残次品》作者:priest
  
   文案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狄更斯《双城记》
   “我带着深藏骨血的仇恨与酝酿多年的阴谋,把自己变成一个死而复生的幽灵,沉入沼泽,沉入深渊,我想埋下腐烂的根系,长出见血封喉的荆棘,刺穿这个虚伪的文明。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偶像包袱三吨重的二百五攻 VS 城府深沉的流氓头子受
   年下=w=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未来架空 星际 传奇
   主角:林,陆必行 ┃ 配角: ┃ 其它:流氓职业教育学院的崛起
  
   作品简评
   新星历270年3月6日,驻守白银要塞的上将林静恒回首都星接受质询,途中遭遇星际海盗袭击,舰毁“人亡”。林静恒借此假死,隐藏身份成为第八星系的“隐形政府”掌权者四哥。然而一场策划已久的袭击,导致星际大战毫无征兆的爆发,北京β星顷刻沦为一片废墟,四哥终于露出本来身份,一场充满战火硝烟和激情的星际航行就此拉开序幕……本文开篇单刀直入的星际政治斗争,令人紧张又激动的情节发展,顷刻间便能摧毁一个星球的战斗力,以及在逃亡中无时不刻缓缓流淌的细腻感情,都牢牢地抓住读者的心。priest继《默读》之后又一力作,开启全新星际题材,偶像包袱三吨重的校长与城府极深的“黑洞”老大,将会在星际旅途中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敬请期待。
  
   第一卷 荒漠之星
  
   第1章
     新星历270年3月6日。
     星际联盟紧急发出传唤,命白银要塞林静恒上将即刻回首都星沃托,接受质询。
     林静恒悍然抗命。
     隔日,沃托日报头版头条,赫然是一句暴怒的隔空喊话――“林静恒,你要造反吗?”
     3月底,白银要塞被全线封锁,五百架超时空重型机甲组成的机械部队停靠在人工大气层外,白银要塞里的精英们将炮口对准了自己的同袍,对峙双方都不肯退让,及至26日夜,剑拔弩张的僵持已经持续了将近48小时。
     亲卫长洛德悄无声息地把朗姆酒和冰块放在上将桌上,后脚跟轻轻一碰。
     正站在窗边的上将朝亲卫打了个指响,示意他留下。
     这位凶名遍布八大星系的林上将个子很高,从头发丝到皮带扣,无不严谨妥帖,整个人透着一股严丝合缝的冰冷意味。他端起酒杯,随手加了几块冰,左耳上有一圈虚影――上将的通讯开着,正在跟人通话。
     通讯技术已经十分发达,电话都是直接接入个人终端,想说什么,大脑发出信号就能直达对方接收器,不用再劳动口舌,也不用担心被第三人听见,旁边人只能通过通话人的表情判断这通电话是问候还是骂街。
     然而亲卫洛德安静地侍立在侧,从上将脸上看不出一点端倪。
     当代社会鼓励坦率、开放和真情流露,林身上那种旧式的保守与封闭十分不合时宜,媒体和政敌们揪住这一点,天天写文章骂他心机深沉、目中无人。
     心机深沉的上将结束通话,含着的酒在舌头上转了一圈,若无其事地对洛德说:“元帅致电,让我战略性妥协,先回沃托。”
     洛德一愣。
     “战略性妥协。”林上将又十分玩味地把这个词重复了一遍,笑了,挥手打开时事新闻。
     沃托的各大媒体都在瞩目着形势紧张的白银要塞。
     新上任的大秘书长格登正站在首都星国会门口,在一圈记者的包围下发表简短的演说:“我与林将军是同学,是朋友,更是亲人,我以我的事业、人格、我的一切发誓,林将军对沃托的忠诚无可质疑,他绝对不会背叛沃托,也绝对不会背叛联盟,所有对他忠诚的质疑,都是恶意中伤!”
     林上将听着这番慷慨陈词,“咯咯吱吱”地嚼了个冰块。
     “静恒,如果你能看见,请你给我一分钟,听我说,”大秘书长深情地转向镜头,语重心长,“不要让那些子虚乌有的指控扰乱你的判断,不要放任这场误会,造成亲者痛、仇者快的争端。回来吧,我和静姝都在沃托等你,静恒,沃托还有你的家人啊!”
     镜头随即扫过了旁边的一个女人,她一身黑裙,不施粉黛,皮肤苍白,除了浓墨重彩的眉目,脸上几乎毫无血色,却有种近乎惊心动魄的美感 。
     林静姝是上将的亲妹妹,一年前嫁给了联盟七大星系里最前途无量的男人格登。
     被卫兵簇拥的格登夫人没有发言,目光放空,仿佛一具精美的人偶。
     林上将毫无触动,转头问自己的亲卫:“你觉得大秘书长这人怎么样?”
     洛德斟词酌句,谨慎地回答:“是个风云人物。”
     “唔,确实是个人物。没别的毛病,就是听他说话我起鸡皮疙瘩,这语气让不知道的人听见,还以为我跟我妹夫有一腿。”林静恒失笑,抬手关了屏幕,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太肉麻了。”
     洛德接过空杯,同时压低声音说:“将军,不用管那些杂音,‘白银十卫’已经整装完毕,我们随时可以战斗,只要您一声令下。”
     “干什么,造反吗?”林静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问,“洛德,你是第一军校毕业的?”
     “是,长官,我是乌兰学院260届荣誉毕业生!”
     “家里是做什么的,有兄弟姐妹吗?”
     洛德有点困惑,不知道上将这个节骨眼上拉什么家常,但还是一板一眼地回答:“我父亲经营一家医疗机构,母亲在乌兰学院任教,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林静恒一哂。
     随时准备战斗……
     这不懂事的小青年,说得到轻松――和谁战斗?
     将你引以为傲的父母兄弟么?
     第一军校的别称就叫“乌兰学院”,虽说乌兰学院被称为高级军官的摇篮,但毕业后能直接进入白银要塞的寥寥无几。
     除了对成绩要求极高外,上层的政治博弈还将毕业生的去向与其户籍所属地挂钩,美其名曰“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让士兵们离家近点。白银要塞作为第一星系的军事重地,所接收的毕业生必须拥有第一星系户籍。而他们大多出身良好,父母是富商、高知、社会名流,甚至官员政客。
     这使得白银要塞的政治生态十分复杂,大体分为两个派系――
     一部分是和林上将一起追杀过星际海盗的嫡系部队,叫做“白银十卫”,人数大约占要塞驻军的十分之一。白银十卫和它的统帅一样臭名昭著,是一帮宇宙知名流氓,三天两头要闹个丑闻出来给民众助兴,有人说,当年他们跟星际海盗作战,纯属是“以毒攻毒”。
     剩下的指挥官和士兵都是乌兰学院出身的少爷,每个人身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家族和人脉,织就了一张网,牢牢捆住他们的忠诚,确保白银要塞固若金汤。
     林静恒冲亲卫长摆摆手,吩咐道:“拿一套礼服给我,发函给沿途关卡,说明行程,我明天启程回沃托。”
     洛德吃了一惊:“长官……”
     “元帅都发话了,让我战略性妥协,还想怎样?白银要塞全体――”林静恒顿了一下,目光射向窗外,万千星舰指向人工大气层之外的不速之客,它们机械而冰冷地熠熠生辉,让人想起大海中成群的银鱼,波光粼粼地倒映在上将那灰蒙蒙的瞳孔里。
     他摘下手套,丢在一边:“卸下武装。”
     第二天,静渊号星舰像漫漫星海中的一叶扁舟,驶离白银要塞,人工大气层外虎视眈眈的机械军团让出一条狭窄的道路,沉默地目送着这位军事独裁者谢幕的背影。
     非武装星舰禁止安装跃迁阀,按照正常程序,从白银要塞回首都星沃托,静渊号需要经过六个关卡,历时十三天。
     第四天,静渊号途径西玛星附近,意外遭遇小行星流,星舰本想暂时避让,但首都星第四卫将林静恒视为头号危险人物,迟迟没有接到原计划应该抵达的静渊号,第四卫吓破了胆子,一天之内连发十二道一级警戒,勒令静渊号不得耽搁。
     静渊号被迫绕行至“玫瑰之心”――第一星系唯一未曾被人类探索过的禁区。
     新星历270年4月6日,静渊号在玫瑰之心外围,被一支藏匿在此的星际海盗袭击,林静恒上将遇刺,舰毁人亡。
     消息传回首都星,舆论哗然,白银十卫哗变,白银要塞直接瘫痪,元帅痛失爱将,暴跳如雷地把辞职信砸到了联盟议会的圆桌上,而与此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十年前被林上将彻底打出联盟八大星系的海盗团不知从哪闻到了味,卷土重来,突然袭击了第六星系的民用航道,混乱的军部反应严重滞后,造成大量民众伤亡。
     这一连串事件,史称“白银祸乱”。
     从第六星系开始,大规模的游行像瘟疫一样,顺着一个一个的跃迁点拾级而上。
     重压之下,沃托被迫变了脸色,先是安抚联邦军委,随后又对林静恒生前被强行召回一事绝口不提,一应政府唇舌集体失忆,原来用多大篇幅臭骂林上将,现在就用多大篇幅来纪念赞美他。
     “心机深沉”的林上将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了人类瑰宝,空前伟大光荣正义。
     盛大的葬礼在沃托举行,林上将一套从来没穿过的礼服代替他本人,被请进了沃托的烈士陵园。现场观礼票炒出了天价,林上将因为死得奇贵,还被吉尼斯载入了史册,堪称一死成名。
     葬礼当天,林静姝身披黑纱,向每个前来吊唁的权贵还礼致意,这位沃托有名的美人即使在这种场合,也依然娴静优雅,形象完美得天衣无缝。
     她真是美――所有见了她的人都忍不住心生赞叹――也真是没心没肝。
     格登秘书长走过来,林静姝菟丝花似地挽起丈夫的手臂,柔顺地接受他的照顾,让他替自己戴上黑纱帽,继而安静地坐好,自然流露出崇拜又依赖的目光,听格登上台作一场沉痛的秀,不时拿出丝绢,象征性地在眼角点上几下。
     现场记者围着她拍了一会,又索然无味地各自散了――因为格登夫人的坐姿和她上次参加“反对将宠物抛尸太空”的义卖会一模一样,优雅得乏善可陈,完全可以一片两用。
     围着她的记者们一哄而散,林静姝依然纹丝不动。
     她像一朵孤芳自赏的名花,不管有人看没人看,都自顾自地迎风绽放。
     此时,这朵“名花”眼含热泪,面带微笑,如画的五官上仿佛镀着人类文明之光,看着台上哽咽难言的格登,她心想:“我要你偿命。”
     人类进入新星历纪元以降,平静了两百多年,而今,镜花水月似的和平裂开了一条狰狞的缝――
  
  
   第2章
     五年后。
     新星历275年,第八星系,北京β星。
     “北京β”是个烂大街的行星名,每个星系都有一打“北京星”“伦敦星”或者“津巴布韦星”系列,就好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