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残次品_第7章

小说下载:残次品作者:priest更新时间:2017-11-11点击:

便利,人们也像古地球人给手机装一堆应用软件一样,不断开放着自己的授权。
     《精神网络保护法》规定,伊甸园中每一项应用,必须充分告知公民隐私披露的可能性,得到公民授权才能链接。不过这些通告内容事无巨细,动辄十几万字,大家一般都懒得看,反正伊甸园建立伊始,立法和监管就相当严格,没闹出过泄露用户隐私的丑闻。
     而当今,开放、包容、坦率和自由表达是无可置疑的政治正确,除了少数笃信苦修能磨砺自己的宗教人士,也就只有林静恒和他的白银十卫会屏蔽伊甸园了――这其实是林将军生前的一桩“罪名”,骂他的人说他是包藏祸心,一点也不磊落,死后则变成了“功劳”,联盟政府特意写文章说他“为了磨练钢铁之军,身先士卒地拥抱痛苦”。
     林静姝选择用这种方式纪念亡兄,跟茹素差不多,格登没什么意见,还十分体贴地给了她半个臂膀,让她靠着自己休息。他的温柔有点在白银要塞作秀的意思,也有真情实感――不管大秘书长私下里和当年的林上将有什么龃龉,他对林静姝还是很有感情的。
     没有办法,这样的美人,即使是个摆在家里的死物,看久了也能让人生情。
     白银要塞的新守将李将军早早迎出来,在路边恭候元帅和秘书长夫妇,两排卫兵在他身后列队,军容整肃,一水的年轻英俊、细腰长腿。但仔细一看,又有点违和,因为这些卫兵英俊得太过整齐划一,除了军装上的编号,几乎是一个蛋里孵出来的,叫人一眼扫过去,简直要被他们英俊出密集恐惧症。
     元帅是老牌人物,一看这仪仗就皱了眉,李上将小声解释:“白银十卫现在走得不剩什么了,其他……其他那些都是权贵子弟,桀骜不驯,很不好管束,为了第一星系的安全,我调来了一批人造人,您看这个模式……”
     老元帅不阴不阳地打断他:“这倒是个办法,回头我就写封信给联盟议会,让他们派个人工智能来统辖白银要塞,往后机器人指挥机器人打仗,又文明又省事,也省得整天勾心斗角。”
     李上将特意带了一支机器人模特队出门相迎,本想展示自己灵活变通,不料被老元帅当众挖苦,只好臊眉耷眼地在前引路,再也不敢多嘴了。
     一行人走进白银要塞,径直沉入地下,来到地下最深处,元帅用联盟军的最高权限打开了七道封锁的大门,随着最后一道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抬起,一架巨大的机甲落入所有人眼里。
     它近乎完美、近乎璀璨,冰冷的机身熠熠生辉,像一条沉睡的巨龙。
     格登秘书长仰头赞叹道:“这就是‘湛卢’。”
     “对,”李上将似乎是怕惊醒什么,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静恒……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唤醒湛卢,它拒绝一切精神链接,包括伊甸园。湛卢是人类瑰宝,是白银要塞的旗帜,我们不想人为破坏,强行链接,可是这些年星际海盗越来越猖獗,联盟实在需要它,没有办法,才想请格登夫人来帮这个忙。”
     李上将说着,冲林女士欠了欠身:“您是静恒唯一的血亲,分享同源的优秀基因,或许能打动湛卢。”
     林静姝退让半步不肯受礼,还了他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老元帅上前,伸手摸了摸湛卢的机身,伸手按在舱门上,试探说:“请求链接。”
     整个地下空间先是“嗡”的一下,随后,那声波频率很快离开了人耳分辨范围,好似一声无声的咆哮,海浪似的往四下回荡,与此同时,老元帅觉得某种极强大的压迫力当头碾了过来,沉睡的机甲像一头困兽,一旦睁眼就要张嘴噬人。
     老元帅陡然一惊,连忙松手,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元帅!”
     老元帅摆摆手,挡开李上将谄媚的手,浑浊的眼睛盯住了他,一字一顿地说:“260年,新星际恐怖主义和海盗团勾结,林静恒奉命出战,最著名的那场战役里,他一个人入侵了十五架敌军机甲,强行接管对方权限――同一时间。”
     李上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林静恒不是靠一架机甲统领白银要塞的,湛卢不接受链接也是情理之中,链接你们这些废物是对机甲的羞辱。精神阈值达不到,血缘?亏你想得出来!”老元帅冷冷地说,随即疏离有礼地转向林静姝,“格登夫人不用试了,夫人身体不好,也没受过军事训练,容易被湛卢震伤,让美丽的您受伤会是首都星的无上损失。抱歉麻烦您专程跑一趟,请。”
     秘书长本来就是过来做个样子,并不是真心想帮忙,乐得围观军方一筹莫展,二话不说拉起林静姝,跟着大步流星的老元帅离开白银要塞。
     他没看见自己“柔弱”的妻子回头看了湛卢一眼,鸦羽似的睫毛垂下,掩住了她一点诡异的笑容。
     同一宇宙时间,第八星系,北京β星。
     天刚蒙蒙亮,四哥细致地把手洗了三遍,洗完想了想,又顺手抹了把脸。
     墙上的机械手仍在休眠,他自己动手把胡子刮了,换了身衣服,随后打开了“破酒馆”的窗户和前后门。
     风声与寒意穿堂而过,北京星已经从瑟瑟发抖的寒夜中醒来了。
     四哥给自己倒了杯隔夜的咖啡,又从保鲜柜里翻出了一团三明治――第八星系特产,四哥举起来看了看,实在没看出里面夹了些什么玩意,他也不在乎,四门大开地就着寒风开始啃,还顺手给蜥蜴投喂了点面包虫。
     外面人声渐起,有行人匆忙的脚步声,有手忙脚乱的主妇嘹亮的叫骂声,不学好的小孩子学着大人说粗话,还有“日可云车”五分钟一次的鸣笛,这是第八星系特有的生机。
     “破酒馆”里干干净净,蜘蛛已经不见了。
     四哥这个人,精力充沛的时候没有很活泼过,这会熬了个通宵,也显不出萎靡,他像棵松树,风霜雨雪也好,春和景明也好――都是一个样。
     皮糙似铁,不知炎凉。
     “您不该对着冷风吃早餐,会引发肠胃问题。”三个小时一到,挂在墙上的湛卢准时变回了美男子。
     四哥好似被什么吸引似的,凝视着窗外没回头:“不会。”
     他话音没落,酒吧的门窗同时关上,室内气温迅速回升,铜墙铁壁似的把北京星寒冷的清晨隔绝在外。
     湛卢严肃地说:“会,迎风吃冷食和肠胃问题呈现显著正相关性。”
     四哥:“……”
     湛卢拿走了他这凑合至极的早饭,把隔夜咖啡泼了,磨了一杯新的,又把三明治加了回热:“您审问了蜘蛛。”
     四哥跟他说话不绕圈子:“嗯,三个月前,毒巢在第八星系外围,遇到了一伙来历不明的人,这些人声称自己手上有一百台机甲,两艘带武装的星舰,要跟他们谈一笔军火生意。芯片就是这伙人带过来的,植入心脏里,不单能随心所欲地影响半径两百米内的人和人工智能,还能让他们变成刀枪不入的超人――据我所知,伊甸园都没有这种功能。”
     一百台机甲是什么概念呢?
     五年前,联盟政府秘密派兵包围白银要塞,也只出动了五百台机甲。
     湛卢:“不是八星系本土的帮派势力。”
     “应该不是,”四哥说,“这些神秘人开价很低,第一批军火几乎是白送,只是让毒巢帮忙搜罗两到四岁的小孩,一百个一批,已经跟他们要了两批,猜测可能是在做什么人体实验。那些神秘人不让他们在同一个地点拐小孩,可能是怕拐得多了被人发现,也可能是在利用毒巢这群傻瓜测试生物芯片――现在毒巢这帮人在整个星系里乱窜。”
     湛卢静静地等着四哥的结论。
     四哥心不在焉地吃了加工过的早饭,这才说:“不急,如果是域外海盗想干什么,毒巢应该只是他们伸出触角的一个试探,迟早会找上门来。在这之前,最好先弄清楚那个生物芯片到底是什么。”
     “我会全力协助陆校长,”湛卢顿了顿,“对了,您今天会应邀参加陆校长的开学典礼吗?”
     “我吃饱撑的?”四哥把咖啡一饮而尽。
     湛卢:“可是我注意到您把衣服换了。”
     四哥随口打发他:“昨天那件沾了血,脏得很,处理掉了。”
     湛卢“哦”了一声,收走了四哥的餐具和空杯:“那么稍后我会把这项安排从您的日程里划去。”
     四哥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会:“谁让你列入日程的?”
  
  
   第8章
     陆校长被湛卢提上日程的开学典礼还没开始,他本人先遇到了一点麻烦。
     开学典礼安排在上午,在此之前是全体教职员工大会。
     初建的星海学院下,总共设了三个专业学院,分别是机甲机械设计、机甲操作和信息科学,教材都是校长亲自撰写……加东拼西凑的。
     依照陆校长的伟大构想,未来的星海学院应该是人类智慧的终极殿堂,配备最尖端的实验室、通感图书馆,自己的出版社是宇宙最权威,研究所遍布八大星系,汇集全人类的精英,与遥远沃托星上的乌兰学院文武相当、遥相呼应,无数在人类历史上光芒四射的名字都将打下星海学院的烙印。
     陆必行身无长物,就是敢想。
     积跬步至千里,陆校长坚信,眼下这三个球球蛋蛋的小破专业,就是他伟大事业的第一小步。
     然而开学在即的大好晨光中,三个“小步”的院长一起愁云惨淡,向校长展示了冰冷的现实。
     机甲操作系的院长是个暴脾气,不等校长讲完对新学期的美好展望,上来就抢话:“陆校长,我是教不下去了,我院上学期不及格率百分之九十,这还是期末考试所有科目分数都开根号乘以十的结果,您说怎么办吧!”
     机甲机械设计院长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刀:“我院不及格率百分之百。”
     陆必行听了这骇人听闻的数字,宽容地说:“设计专业对基础知识要求比较高,没关系,大不了我们延长学制,您看,第一年是不是也不要太严格了,差不多的给提几分,让他们及格算了。”
     “提不起来,”设计院长一脸哀莫大于心死,“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那我院学生只有一个人平均分上两位数了。”
     陆必行:“……”
     “我院就不说了,没数据,”信息科学院长是位面容清矍、白发苍苍的老人,说话慢悠悠的,“校长啊,我不知道您招生广告是怎么做的,好多报考本专业的学生都认为我们是教怎么打探小道消息的,我跟他们解释,说我院不是间谍系,也不叫特务系,结果呢――报道来了四十九个,退学了五十个。也就是说,我现在只有新生,没有二年级了。”
     陆必行把老院长的话从头捋了一遍:“……退学的比报道的还多是怎么回事?”
     老院长说:“有个学生报道手续走了一半,发现学校里有一帮小混混是他仇家,怕挨打,直接跳到了退学程序。”
     学校的老师是陆必行走遍第八星系,从犄角旮旯里挖出来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