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2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壮壮,青蛮惊奇,快速上前检查了一下老祖母的身体。
     老祖母身体里的邪气已除,也没有被什么妖物上身。再一看那双粗糙苍老,饱经风霜的手,小姑娘终于忍不住啧了一声。
     她确信自己刚才没有眼花,那是怎么回事?
  
  
   第2章 青蛮(二)
     为了搞清楚老祖母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晚青蛮在赵山家里住了下来。
     睡觉前,她在院子周围布下了法阵,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老祖母的身体,确定她只是累极昏过去,这才放心地去了赵山临时收拾出来的客房躺下。
     夜色正浓,四周一片寂静,青蛮和衣躺在床上,神智清明,没什么睡意。
     “今天过去我们下山就满一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唔,是挺快的。”壮壮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尾巴卷起青蛮的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
     青蛮轻挠两下,壮壮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
     “就是不知阿赐它们怎么样了,还有爷爷……”小姑娘撇了一下嘴,“壮壮,你说老头儿到底去哪儿了啊?”
     “叫我仙仙!”
     “好的壮壮。”
     “……”壮壮忍下挠她的冲动,“睡觉!”
     “可是老头儿……”青蛮幽幽叹气,“我有点儿担心他。虽然收满一万颗妖丹就可以换来直通六界的千里镜,找到他的下落。可是一万颗呢,得很久很久的,我怕他等不及。而且他脾气不好,在外头很容易挨打的,你看老树爷爷就总说爷爷是个作死的货,早晚有一天会被人打死……”
     “……”小姑娘话痨的毛病又犯了,圆滚滚的小胖猫胡子微抽,生无可恋地抬爪捂住了耳朵。
     “所以壮壮……啧,又装死,算了算了,睡觉吧,一会儿还得起来捉妖呢!”不知过了多久,青蛮终于意犹未尽停下念叨,抱着胖毛团子闭上了眼睛。
     大约是说累了,睡意渐渐袭来,她小小打了个哈欠,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窗外,月亮不知何时拨开了层层乌云,洒下了些许银辉。院子里,一阵若有似无的雾气渐渐漫开,带着某种诡异的气息。
     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来了。
     ***
     青蛮做了个梦。
     梦里爷爷正坐在悬崖边的大树上喝酒唱歌:“弯弯的月亮长长的河,美丽的姑娘呀在唱歌,风儿吹过她的发,我想带她回我的家……”
     歌声朦胧,含在酒里,衬得原本轻快的曲调多了几分伤感和醉意。
     小小的她坐在爷爷腿上,一边给他凌乱的胡子编辫子,一边问他:“爷爷,这是什么歌?”
     爷爷喝了一口酒,懒懒摆手:“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一边玩儿去。”
     她已经五岁啦,都会自己梳头发了呢!小青蛮嘟嘴,想了想,又问:“那爷爷,为什么我们和壮壮阿赐它们长得都不一样呢?”
     爷爷看了她一眼:“因为我们是人,它们是山中精怪。”
     月净山是一座荒山,爷孙俩住在山顶上,终年与草木动物为伍,所以小青蛮不是很理解爷爷口中的“人”和“精怪”有什么区别――直到她十五岁那年,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突然出现,带走了她的爷爷。
     “好好守家,爷爷回来的时候给你这小馋鬼带好吃的!”平时胡子拉碴,脸都懒得洗的爷爷不仅刮了胡子,还认真地梳了头发――他看起来高兴极了,是青蛮从未见过的一种高兴,“还有,这把斩妖刀给你,万一有不长眼的看老子不在欺负你,你就抽它,往死里抽!好了,爷爷走了,你好好修炼法术,不要偷懒,不然叫我知道,再也不给你做好吃的了!”
     “嘻嘻那我还是偷懒好了,爷爷做的东西太难吃啦!”――青蛮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气得爷爷直骂她“小没良心的”,然而现在,她却只想拉住爷爷让他别走。
     爷爷下山之后没有按时回来,反而从此失去了踪迹,她想尽办法都没能找到他,只好去求山神爷爷,最终在它的指点下带着壮壮下了山,进入了真正属于人类的世界。
     人间热闹有趣,还有很多好吃的,可青蛮还是想快点找到老头儿,跟他一起回月净山上呆着,没事儿喝喝酒吹吹风,逗逗山上的小妖精们。
     “阿蛮,我走了!”
     梦里,爷爷的身影渐渐消失,青蛮有点儿着急,跑过去拉他:“老头儿,不要走,不要下山……”
     话还没完,周围忽然变得一片漆黑,小姑娘忽然一阵心慌,猛地睁眼坐了起来,“爷爷!”
     声音不小,吓得正在打呼噜的壮壮毛发炸起,跟个球似的弹了起来:“喵?!”
     青蛮回神,刚要说什么,忽然感到一阵不对,几乎是一瞬间,她就刷地一下抽出大砍刀朝床尾砍了过去。
     凌厉的杀气袭来,缩在床尾的黑影吓了一大跳,惊叫着抱头蹲在了地上:“仙仙仙姑!是我!”
     赵山?青蛮一愣,猛地变了方向,大砍刀“哐”地一声砍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姑娘有起床气,这会儿语气不大好,赵山咽了咽口水,好半晌才结巴道:“我……我担心奶奶,一直睡不着,然后,然后刚刚听到外头有奇怪的声音……我有点儿怕,所以就来请仙姑帮忙看看,但是敲了半天的门仙姑也没醒,所以……”
     她刚刚确实睡得很深,不然不会做梦。但,她向来浅眠的。青蛮眯眼,飞快地背起大刀跳下床,四处看了看。
     朦胧的雾气从半开的窗户飘进来,带着一种隐约而甜腻的香气。
     青蛮冷哼一声,飞快地捏了个手诀。
     一道青碧的光芒从她指尖射出,一下把那诡异的迷雾破了个干净。
     “和之前林子里的妖雾一个气息,应该是那只野猪精搞的鬼。不过一只猪,怎么会有本事造出让人沉睡的雾气?”壮壮打着哈欠跳过来,“而且你不是在外头设下法阵了么,它怎么进来的?”
     青蛮也是不解,她猜到那妖物半夜会来,所以特地在院子四周都设下了法阵,只要那妖物接近,她就会第一时间感应到,可从方才到现在,法阵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出去一看,也没有被破坏――太古怪了,难道那只野猪精先他们一步躲进了赵山的家?可她之前查看过,除了老祖母身上那点子,院子里并没有其他妖气……
     “仙姑,那妖物……那妖物它来了吗?”
     赵山面色紧张,青蛮刚想说什么,老祖母的屋里忽然传出一声巨响。
     “祖母!”赵山大惊,转头就跑,却因动作太快不慎绊了一跤,“哎哟!”
     因他堵了路,青蛮下意识伸手去扶他,谁想就在这时,赵山突然从地上弹起,大手闪电般朝她的喉咙扼来。
     小姑娘一惊,想躲,却忽然一阵头晕――又是那股香到甜腻的气味!
     “阿蛮!”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壮壮一惊,大叫着扑了过来,不想有人比它更快,一把搂住青蛮的腰将她扯远,同时一巴掌拍在了赵山的脑门上。
     赵山躲闪不及,发出一声女子的尖叫,随即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你是谁?!”
     附身在赵山身上的野猪精被迫现出了原形,青蛮一愣,等看见她手腕上带着的那条玉石手链,方才明白过来。
     难怪她一点都没发现野猪精附在了赵山身上,原来这野猪精身上带着能掩盖妖气的法宝。又想起先前她逃跑时故意抓赵山做挡箭牌的那一下,青蛮顿时明白了――这野猪精应该就是那时候附在赵山身上的,刚刚偷偷潜入她的房间应该也是想害她,可无冤无仇的,为什么?
     直到身后响起一声懒洋洋的轻笑,陷入沉思的小姑娘才回头看去。
     粗布麻衣,银白头发,满是褶子的菊花脸,方才救了她的,竟是本该在屋里睡觉的老祖母!
     青蛮惊讶得瞪圆了眼睛,想说什么,却见老祖母戏谑地冲她眨了一下眼,而后一个闪身冲野猪精袭了过去。
     “方才不是还一口一个奶奶么,好孙女,叫奶奶好好看看你!”
     青蛮:“……”
     这显然是个假祖母。
     壮壮挠了挠耳朵:“怎么回事?这老太太也被附身了?”
     “也许是附身,也许是别的,到底怎么一回事,抓住那只臭肥猪就有答案了!”青蛮轻哼一声,刷地一下抽出大砍刀,冲过去加入了战场。
     青蛮打架厉害,那假祖母打架也很厉害,野猪精很快不敌,吐血倒在了地上。眼看不好,它挣扎着起身,拼尽最后的力气往院外冲去。
     已经被它逃过一次,哪里还会再被它逃第二次,青蛮从袖子里摸出捆妖索就甩了过去,却不想就在这时,林中忽然闪出一道紫光,卷起大惊失色的野猪精就要跑。
     紫光带着甜腻的香气,正是之前众人闻过的古怪味道,只是要浓郁很多。
     “终于找到你了!”
     假祖母看起来对那道紫光很感兴趣,眉头一挑就要去追,不想就在这时,院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鬓发斑白,狼狈不堪的身影急急冲了进来:“阿山!奶奶回来……”
     话还没完就对上了院中那张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脸,真正的老祖母先是愣住,而后大惊,“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紫光已经卷着野猪精消失不见,青蛮翻了个白眼,想说什么,四周却蓦地吹来一阵雾气,罩得四周一片朦胧。
     假祖母惋惜,回头冲真祖母一笑:“我……”
     “你个作死的玩意儿,竟敢假扮成老婆子来害我的阿山,看老娘不抽死你丫!”却是老太太突然看见地上昏迷不醒的赵山,担心之余顾不得害怕了,撸起袖子就跟阵风似的冲过来,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假祖母的胳膊上。
     猝不及防挨了抽的假祖母:“……”
     原来老祖母不是被人附身了,而是有人假扮成她的样子守在了赵山家里。又想起先前看到的漂亮大手和桃花眼,青蛮眼珠子一转,摘下腰间的碧玉葫芦就小小喝了口酒。
     噗!
     险险避开却还是被喷到的假祖母:“……”
     吓了一跳的真祖母:“哎哟小姑娘你又是谁啊?”
     “一捉妖的。”壮壮说完与青蛮咬耳朵,“被这酒喷了两次都还没有现形,这家伙道行不浅!”
     “我知道……”
     “你……就不能用泼的么?”假祖母有点儿崩溃,喝到嘴里再喷出来什么的,这是要逼死洁癖啊!
     “当然不行!”
     “……为什么?”
     青蛮理直气壮:“这个酒不多了,泼完了我就没的喝了呀。”
     “?!”假祖母差点呛到,不敢置信地问,“你不会是觉得喝进去再喷出来,还能多少尝到点酒味吧?!”
     青蛮惊讶:“你怎么知道?”
     假祖母:“……”
     正无语着,周围雾气中忽然飞来一只透明的手,直直地冲着青蛮而来。青蛮想躲,假祖母却快一步拽她入怀,带着她躲开了攻击。
     清冷的梅香没入鼻尖,冲淡了四周那种浓腻的甜香,青蛮一愣,下意识抬起了头。
     一身白衣的青年,墨发随意地半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