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5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罪,但到底是欠下了因果债的,您老人家还是想想法子,赶紧给还上吧!”
     老祖母茫然:“这……怎么还呢?”
     “就是补偿和报恩,你们自己看着吧。”
     青蛮是不管这些的,说完抱着小胖猫就要走。赵家老祖母却拉着她不肯放行,还一再挽留她吃过午饭再走。小姑娘偷瞄一眼正在向花妖要花粉的青年,眼珠子一转,惊讶地指着不远处低呼一声:“那是什么!”
     趁老祖母回头的空隙,小姑娘捂住壮壮的嘴巴就狗撵似的跑了。
     花粉对于花妖来说是繁衍后代的东西,白黎这一问,花妖顿时闹了个大脸红,支支吾吾好半晌才从袖子里摸出一小包给他。
     “多谢。”青年收好花粉包,回头看着小姑娘偷偷摸摸做贼似的身影,哎呀叹了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真叫人伤心。”
     说是伤心,脸上却满是兴趣盎然的笑,花妖和野猪精对视一眼,莫名感觉那小仙姑是被……盯上了?
     ***
     青蛮御着剑,一口气跑到城门口方才停下来。
     “臭阿蛮,剥夺我和美人道别的权利,白哥哥长得多好看啊,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看着这碎碎念了一路的小胖猫,小姑娘收起大砍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家伙是人不是公猫,你快点给我死心!”
     春天到了,发・情期也到了,虽说已经成妖的动物能克制自己的欲望,但免不得也会有些躁动。闻言,念累了的壮壮很是失落地叹了口气:“怎么就不是公猫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心意的……”
     青蛮嘴角抽搐:“你所谓的合心意,就是看脸?”
     “当然!”壮壮理直气壮,“像我这样的小仙女,怎么能找一个丑不拉几的夫君呢,必须要好看才行!”
     “还夫君,麻烦你先好好修炼,化形成人吧。”
     一说到修炼就颓丧的胖猫果断躺倒装死。
     “……”青蛮不想搭理这没出息的小色・猫了,回头看着巍峨的城门上苍劲大气的“长安”二字,眼睛闪闪亮亮。
     大唐都城长安,风烟鼎盛之地,因天生地灵而吸引了无数妖精前来修炼,这里,就是她日后大展身手的地方了。
     还有城里的各种美食……
     她来了!她来了哈哈哈!
     “阿蛮妹妹在想什么?看起来很高兴呢。”
     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戏谑的笑意,听得小姑娘笑容一僵,整个人跟见鬼似的跳起来,拔腿就要跑。
     然而……
     “你放开我的衣领!放开!”
     “放开了阿蛮妹妹又要不告而别了,”白黎笑眯眯地把小姑娘拎到自己跟前,低头冲她眨眼,“真叫哥哥伤心,咱们好歹共患难过呢。”
     青蛮心里狠狠呸了一口,见四周人来人往,不由眼珠子一转,扯着喉咙放声大喊:“救命啊!非礼啦!救命啊――”
     叫着叫着竟还掉下了眼泪来,看起来可怜又凄惨。
     白黎:“……”
     真是个人才。
     他好笑地凑近她,屈指轻弹她的脑门:“行了别嚎了,没人会信的。”
     青蛮口中不停,余光往旁边一扫,对上了围观群众“人家长得那么俊,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会饥渴到当街非礼你一个豆芽菜?”的眼神。
     就连壮壮也满眼嫌弃地看着她,一副无法直视的样子。
     “……”
     这个万恶的看脸的世界!
     感觉自己被羞辱了的小姑娘气得浑身发抖,收起哭脸瞪向白黎:“你想怎么样?!”
     “不跑了?”
     “……哼。”
     白黎这才松手,笑眯眯地看着她:“要进京?”
     青蛮气哼哼地转过头:“与你无关!”
     白黎啧了一声:“原来阿蛮妹妹这么讨厌我,好吧,那你走吧。”
     青蛮:“……?”
     见他真没有再拦着自己的意思,小姑娘一秒变脸,甜甜地说了声“白哥哥再见”就抱紧壮壮跑了。
     跑着跑着,忽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青年正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眉目含笑,白衣风流,勾得街上的大媳妇小娘子们频频回头往他看。
     壮壮一脸陶醉:“他一定是舍不得我!”
     青蛮:“……呸!”
     她脚下越发地快了,同时很有心机地钻进周围小胡同乱跑,却不想因跑的太急,在某次拐弯的时候直直撞上了一人。
     那人被撞得整个往后倒退了一步,手里的东西也碰地一声掉落在地,摔了个稀碎。
     “哎,我的玉佩!”
     声音熟悉,青蛮猛然抬头,对上了一双风骚的桃花眼。
     “你?!”小姑娘变了脸色,阴魂不散呐这人!
     “阿蛮妹妹?真巧呀。”青年笑眯眯地说完,弯腰捡起那碎成三瓣的玉佩,“这可是我刚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上等淮阳玉,才到手两天呢……”
     青蛮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抱着壮壮后退两步:“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没拿好才会摔坏的!”
     “阿蛮妹妹莫非是要耍赖吗?如果不是你撞到我,我又怎么会拿不稳?”白黎抬头看她,笑得好看又无奈,“不过你说得对,也怪我自己大意,这样,我也不要你全赔,你拿出一半的钱给我,另外这一半我自认倒霉,如何?”
     青蛮很想说不如何,但因果债难还,她更不想和他纠缠不清,只得不甘不愿地开了口:“一半……多少钱?”
     “也不多,三十两。”
     三十两她倒是有,都是之前帮人捉妖赚来的。小姑娘忍着肉疼拿出来,想到这些钱可以不知道买多少好吃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不是银子,是金子,三十两金子。”
     “……你怎么不去抢?!”
     看着龇牙咧嘴,一秒变成母老虎的小姑娘,白黎痞痞一笑,慢悠悠地说:“淮阳玉价格都是这么高的,阿蛮妹妹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别人。”
     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身后的大砍刀一眼。
     这是威胁!这绝对是威胁!
     青蛮磨牙,硬生生忍下那口恶气,挤出“我很乖巧,我不生气”的笑容,抖着手把那三十两递了过去:“我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白哥哥,不是我不愿意给,实在是没有多的了呀!”
     白黎嘴角微勾,抬手接过了钱袋:“不是我要为难阿蛮妹妹,实在是这三十两金子对我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这样吧,你帮我一个忙,就当还剩下的债了可好?”
  
  
   第6章 青蛮(六)
     看着这坐落在长安城最繁华的东市,却冷冷清清,安安静静,半个客人都没有的小破茶馆,青蛮嘴角微抽,无言地看了白黎一眼。
     这就是他说的那家“生意太火,人手太少,时常忙不过来”的铺子?
     骗傻子呢!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白黎偏头看她,笑眯眯道:“午饭时间,自是没什么人来喝茶,等晚上客人就多了。”
     青蛮:呵呵。
     当她没看见斜对面那家正人来人往,客源不断,跟你这连个匾额都没有破茶馆形成了鲜明对比的茗香茶馆?
     见她不说话,白黎挑眉:“阿蛮妹妹不信我?”
     “……没,白哥哥想多了,我们进去吧。”
     “好。”白黎勾唇,风骚地做了个“请”的姿势,“接下来就有劳阿蛮妹妹了。”
     一想到自己得在这破茶馆里打上至少半年的工才能还清欠他的钱,青蛮心里就一万个不乐意――这家伙看着笑眯眯的,其实心里蔫坏,她一刻钟都不想和他多待。然而想到真要欠下因果债,日后只会更加麻烦,她又不得不压下开溜的念头,憋屈地点头应是。
     算了算了,不就是在这里打一阵子工么,有吃有住的也不算差。
     小姑娘不断宽慰自己,末了才深吸一口气,抱着兴奋得直抖耳朵的壮壮迈进大门。
     “以后可以天天看见白哥哥了!幸福!太幸福了!”
     “……求求你有点儿出息吧小仙女,不然我怕自己忍不住掐死你。”
     茶馆不大,一眼就能扫尽。进门左手边是柜台,柜台后面上楼的楼梯。右手边则是待客大堂,大堂里搭着一个台子,台子上放着一张红木雕花的太师椅和一张同样颜色款式的案桌。台子下方则整齐地摆放着半新不旧的桌椅,一共有大概十来桌,因没有客人,看着有些空荡。
     青蛮以前没去过茶馆之类的地方,一时好奇,忘了生气,指着那台子问白黎:“那是做什么的?你们茶馆还给唱戏听吗?”
     白黎桃花眼微挑,刚要回答,楼梯上忽地冲下来一人,满脸通红地抱着头,口中大呼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是个书生打扮的男人,瞧着三十多岁,身材文弱,面容清秀,抱着头慌慌张张往下跑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儿呆。
     “大外甥,你这是在楼上做什么坏事了?”
     “舅舅?”听见白黎的声音,男人激动抬头,看到救星了似的冲过来,“你回来了!”
     看着这刺溜一下躲到了白黎身后,动作无比熟练的男人,青蛮:“……”
     他叫白黎什么?
     舅舅?!
     “嗯,红姨不是说茶馆里忙不过来,让我再请个小二么,她就是。”
     男人一愣,这才发现自家舅舅身边站着个陌生的小姑娘,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只大肥猫,正满眼痴迷地看着他。
     “什么小……”
     巧妙地侧身挡住蠢外甥茫然的神色,顺道给他一脚堵住他的话,白黎这才偏头对青蛮笑道:“这是我表外甥白含,这里的小二。”
     话音刚落,楼上又跑下来一个约莫十七八岁,头发湿漉,一身水汽,显然刚洗过澡的红衣姑娘。她一边伸手去扯白含,一边跟个流氓似的嘻笑:“哎呀跑什么跑啊?你还没告诉我我洗澡的样子好不好看呢!”
     白含红着脸闪躲,口中结巴道:“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没有!”
     “你说你没看到,那你脸红什么?”红衣姑娘肤白貌美,气质英美,如同一团火焰,美得张扬而肆意,她弯着波光潋滟的眼睛冲白含坏笑不停,笑得他整个人红成了一只熟虾,最后忍不住拔腿往外冲。
     “真孬!”她嘟嘴嫌弃,脚下却不停地追了上去,路过青蛮的时候,自来熟地冲她挤了挤眼睛,“等姐姐回来再疼你!”
     青蛮还没回答,她已经跟阵风似的远去。
     “这是红姨,这里的老板。”
     “红……姨?”
     比他大十几岁的男人管他叫舅舅,他又叫一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姑娘姨,然后那个姨好像和他那个外甥有一腿……
     青蛮嘴角抽搐,心说贵圈可真乱。
     “是啊,她是我母亲的朋友,我自然该叫她姨母。”小姑娘一脸凌乱,看得白黎低笑出声,他说完带着她往楼上走,“先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
     这茶馆一共有四楼,一楼是待客大堂,二楼是客房,一共有四个房间。白含和红玉各住一间,剩下两间是空的,白黎让青蛮选一间。
     三楼是白黎的住所,得知他平时也住在这里,青蛮顿觉生无可恋,不过一听白黎说四楼不能上,她又有些好奇,忍不住出言问道:“为什么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