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6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不能上?”
     白黎看了她一眼,勾人的桃花眼里莫名透出几许诡异:“因为那上面关着可怕的恶鬼。”
     青蛮忍了忍没忍住,翻他一个大白眼。
     她看起来那么像傻子?
     白黎哈哈大笑,轻拍她的脑袋:“不信就算了,反正记得别上去,不然万一被吃掉,可不要赖我。”
     “哦。”冷漠。
     “要是累了可以先睡一会儿,晚上客人多了再下来。”
     白黎说完这话就走了,青蛮看着他的背影撇嘴,并不相信晚上客人会多起来。
     壮壮倒是兴奋,跳过去在床上美滋滋地打了个滚。
     昨晚没怎么睡,青蛮确实有些困,想了想,也走过去往床上一躺,懒洋洋地打了个滚儿。
     “壮壮,你说这姓白的把咱们骗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我怎么总觉得他是别有目的?还有,那个什么白含和红玉就算了,他为什么也不住自己家里,要住在这个茶馆里?对了,还有那个……”
     小姑娘又开始碎碎念了,壮壮赶紧折下耳朵大叫:“我要睡觉啦!不许再废话!不然诅咒你的胸变成小芝麻!”
     青蛮:“……我跟你说,你这样是要挨打的。”
     说是这么说,到底不再嘀咕,只满心郁闷地睡了过去,然后在梦里把那风骚讨厌的白衣青年当做香甜的烤玉米,狠狠啃进了肚子。
     “坏……哼,吃了你……”
     小姑娘的梦呓声很轻,但楼上的白黎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他微微勾唇,见红玉心满意足地推门而进,不由挑眉笑了起来:“看来我那可怜的小外甥很快就要被吃掉了。”
     “那是,我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能逃掉的。”红玉暧昧舔唇,末了旋身在一旁椅子上坐下,好奇地啧了两声,“倒是你……今天那小丫头怎么回事?不会是看人家可爱,想拐回来当媳妇儿吧?”
  
  
   第二卷 狐祟
  
  
   第7章 狐祟(一)
     青蛮不知道有人在谈论自己,抱着大砍刀香香地睡了一觉。
     醒来已是傍晚时分,天色昏暗,华灯初上,楼下不知发生了什么,突然掌声如雷,吓得壮壮弓着背从床上弹了起来。
     “谁!什么事!”
     青蛮也是一下清醒,爬起来嘀咕道:“难道那姓白的没有骗我们,晚上来客人了?”
     壮壮倒回床上,小胖腿抽搐两下:“吓死本仙女了……”
     “走,看看去。”
     出了房门,走向楼梯,一个慵懒随意的声音盖过那越来越小的嘈杂声,飘进了小姑娘的耳朵。
     “……却说那野猪精见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它手一挥,使了一招障眼法,老祖母的屋里顿时传出一声惨叫。那过路的小道士吓得不行,拔腿就跟着它往老祖母的房间冲去,却不想就在这时!”
     一瞬寂静后,期待又紧张的“这时怎么了”接连响起。
     “就在这时啊,跑在她前面的猎户突然踢到什么东西,重重摔了一跤……”戏谑的笑声,听得众人发出了失望的呼声,也让青蛮嘴角微抽,从惊诧中回过了神。
     “白哥哥这是在干什么呢?”认出声音的主人,小胖猫彻底不困了,扬着小脑袋直往楼下探,“快点,快下去看看!”
     青蛮捏了这小色胚耳朵一把,继续往楼下走。
     楼梯不长,很快大堂里的光就照到了小姑娘脸上,她下意识眯眼,缓了片刻睁开,双眼倏地瞪大了。
     白日里连个鬼影都看不见的大堂,此刻竟是座无虚席!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们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吃瓜,一边听台子上的人讲故事。台上的人讲到悲伤处,他们就目露难过;台上的人讲到紧张处,他们就绷紧身子;台上的人笑,他们也笑;台上的人叹,他们也叹,台上的人抬头朝她看来,他们也回头朝她看来……
     呃。
     骤然对上那么多双好奇的眼睛,青蛮一下僵住,好在白黎冲她眨了一下眼睛之后就继续讲起了故事,大家便也跟着回了头。
     “阿蛮,这些……都不是人!”
     壮壮惊诧的声音让小姑娘回了神,她看着那个离自己最近的美貌妇人,眼皮抽搐的同时默默往旁边挪了两小步。
     美貌妇人衣着鲜亮,曳地的裙摆长而灿亮,仿佛缀满了珍珠宝石。然而仔细一看,便能发现那些“珍珠宝石”是会动的,它们身体瘦长黑亮,举着两个螯,尾巴竖起,泛着银光,明亮的灯光下闪烁不停,美而妖艳。
     全是毒蝎。
     一口就能要命的东西。
     察觉到青蛮的注视,那美貌妇人转头冲她笑了一下:“姑娘可是没地方坐了?不如过来这边一起吧?”
     身子微动,腾出一个位置,随即玉手轻抬,冲她招了两下。
     青蛮呵呵干笑,刚要说什么,忽然一阵香风袭来,同时肩膀被人揽住。
     “谢夫人,这是我好不容易招来的新小二,你可不许吓她,否则把人吓跑了,你往后就得自己去厨房端茶了。”红衣艳丽,是红玉。她说完笑着拍了拍小姑娘身后的大砍刀,“何况我这小二可是会玄门道法的,你小心呐。”
     “原来姑娘是玄门中人,倒是妾身眼拙了。”谢夫人也不恼,带些遗憾地笑了一下,这便回头继续听故事去了。
     青蛮低头一看,她的裙摆已经黯淡下来,不见先前璀璨。
     红玉带着她走到一旁的柜台坐下,倒了杯茶递给她:“吓到了没?”
     青蛮接过茶杯,道了声谢:“那倒没有,就是惊了一下。”
     突然看到满屋子的妖,换谁都会惊诧,红玉并不意外,笑着解释:“白黎不喜欢说时下流行的那些故事,吸引不到什么客人,为了维持生计,咱们也只好另辟蹊径了。”
     人有人道,妖有妖道,这年头人们不喜欢听白黎说的志怪故事,妖却是很喜欢的。所以茶馆里白天没有生意,晚上却是妖满为患。
     “说故事?他是个说书先生?”
     红玉点头,青蛮吃惊,她以前听人说过书,可那些说书人大多都是满脸褶子山羊胡的老头儿,白黎这么年轻,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
     “这是你养的小猫?”红玉看向壮壮,眼里透出喜爱。
     壮壮对美女没什么兴趣,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打了个哈欠。
     “嗯,它叫壮壮。”一把按下要炸毛的小胖猫,青蛮眼睛亮亮地凑向红玉,“红……姐姐,那这些妖里头有没有作恶的坏妖呀?”
     她的眼睛大而圆,里头盛满了期待,看得红玉懒懒笑了起来:“我辈分大,你跟白黎一样叫我红姨就行。长安城里高人不少,会选择在这里定居的妖,一般都是安分守己的。就如方才那谢夫人,她只是喜欢恶作剧吓唬人,却不会真的伤害人。怎么,你想捉它们吗?”
     青蛮失望,摆手说道:“我只捉恶妖,不捉好妖。不过它们怎么一点儿不掩饰身上的妖气啊,我记得有些道士和尚是看到妖就捉的,它们不怕么?”
     能化形的妖基本都拥有掩去身上妖气的能力,通常情况下,想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妖,都得用法宝试上一试才知道。譬如青蛮碧玉葫芦里的酒,亦或是她的大砍刀,都可以试出一个人是不是妖。单凭肉眼,除非妖怪们自己不掩饰,不然是很难看出来的。
     当然,不懂道法的普通人,就是妖怪们不掩饰身上妖气,他们也看不出来。
     “外头有结界,妖气泻不出去。”一直伪装成人挺累的,所以妖怪们都喜欢来这里放松。
     青蛮恍然,片刻眼珠子一转,看向红玉甜笑:“那红姨,你们是人还是妖呀?”
     “我和白含是妖,白黎不是。”红玉出乎意料的爽快,只是提到白黎的时候长睫微微闪了一下。
     青蛮没有注意到,想说什么,门外突然踉踉跄跄地冲进来一个身着华服的年轻人:“白大哥!白大哥!救命啊――”
     ***
     年轻人约莫十七八岁,不知遇到了什么事,看起来像是吓坏了。他面无血色地冲上台,往白黎跟前一瘫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红玉讶异,抬步往前走去。青蛮好奇,也抱着壮壮跟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不是晋王世子么?怎么哭成这样?”
     台下客人们也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白黎起身走到年轻人身边,掏出一方帕子丢给他:“行了别哭了,说说,怎么回事。”
     “白大哥,文锦兄……文锦兄出事了!”年轻人不停哆嗦,眼泪从通红的眼睛里滚落,惊惧又悲伤。
     “林文锦?英国公家的二公子?他出什么事了?”
     年轻人又缓了片刻,这才终于稍稍冷静下来:“今日……今日乃文锦兄成亲的大喜之日,我与友人一道去为他贺喜,原本一直好好的,谁想吃完喜宴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却突然听到新房里传来惨叫。赶去一看,文锦兄……文锦兄竟叫人剥皮抽筋,惨死在了喜床上!”
     “剥皮抽筋”四个字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他是被妖怪杀死的!我,我在他身上发现了这个!”
     白黎接过一看,眯了眼:“狐狸毛?”
     “白大哥,文锦是我的好朋友,你帮帮我,把那杀害他的狐妖抓出来吧!”
     年轻人显然与白黎关系不错,白黎虽挑眉说了一句“我又不是捉妖师”,但还是跟着起了身。刚走了两步,眼前忽然冒出一双闪闪发亮的小脸:“白哥哥,你不是捉妖师,我是呀,我去给你帮忙吧!”
     故事还没说完他就走要,客人们都不大高兴,白含和红玉正在安抚他们。白黎戏谑挑眉:“你现在也不是捉妖师,是这里的小二。”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害人的恶妖,青蛮怎么可能轻易放弃,甜甜一笑,软声谄媚道:“我担心白哥哥,虽然白哥哥很厉害,可万一那妖怪耍阴招怎么办?我在后面帮你看着,肯定不叫它伤到你!”
     她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可爱又天真,可偏偏都是做出来的假态。白黎嘴角微勾,想说什么,一旁的晋王世子李承朗忽然鼻音浓重地开了口:“白大哥,这位姑娘是……?”
     青蛮眨眼一笑:“我是白哥哥的……”
     就在这时,一位高壮健硕的客人急着去茅房,一边大喊“让让”一边快速往外冲,小姑娘一心都在说服白黎带自己一起去捉妖上,完全没设防,人跑到跟前了才反应过来。她下意识想躲,却不慎踢到什么东西,一脑袋往白黎怀里栽去。
     白黎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随口坏笑道:“投怀送抱什么的,不适合大庭广众之下进行,阿蛮妹妹乖,等晚上办完事回来再说。”
     “晚上……”李承朗瞪大眼,用“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的眼神来回看着两人。
     青蛮懵了懵,待反应过来,顿时脸色一变:“不是你想的那样!”
     姑娘家都害羞,李承朗忙点头:“我懂,我懂的!”
     青蛮:“……”
     你懂个鸡毛!
  
  
   第8章 狐祟(二)
     世袭罔替的英国公府,威严华贵,富丽堂皇,因这日长房二公子娶亲,更添了几分喜气。然而这份喜气却被突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