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7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来的噩耗毁了个干净,青蛮三人到的时候,下人们已经在撤喜绸,挂白布了。
     好好的喜事变成了丧事,新郎还被残忍地剥了皮抽了筋,换做是谁遇到这种事都得崩溃,所以一进门就听到震天哭声什么的,青蛮并不意外,只暗自叹了一声可怜。
     “白先生!”下人进去通传之后,英国公世子,新郎林文锦的同胞兄长林文祁很快迎了出来。他双眼通红,声音嘶哑,显然是在强忍悲痛,“你来了,劳烦跑这一趟……”
     白黎收起脸上的漫不经心,与他行了个礼:“林世子,请节哀。”
     林文祁回礼,目光扫过白黎身后的青蛮,勉强笑了一下:“这位是?”
     青蛮可不想再来一个李承朗,赶忙学着白黎的样子行礼:“见过世子,我叫青蛮,是个捉妖师,与白哥哥是朋友。我是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的,您请节哀。”
     心中却是好奇:这姓白的到底什么身份,为什么身份高贵如英国公世子都对他客气有礼?还有旁边这胖子李承朗,堂堂晋王世子,竟称一个在茶馆里说书的平民百姓为大哥……
     林文祁一愣,有些讶异,大约是觉得她看起来不大像玄门中人,但他原也只是随口寒暄一声,因此并没有多问。
     “姑娘有心了。”他说完转身看向白黎,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先生,二郎他……”
     “先带我去出事的地方看看吧。”
     “好……请随我来。”
     林文锦所住的院子名唤春晖院,布置华贵,风景雅致,许是为了查案,这里眼下灯火通明,恍如白昼,四周美景看得一清二楚。
     青蛮心中惊叹,小声儿地与壮壮说:“原来真正的富贵人家长这样,比咱们以前去过的什么地主员外家漂亮太多了!”
     壮壮鄙夷看她:“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整的跟没见过市面的乡下人似的!”
     青蛮捏了它耳朵一把:“我本来就是山里人,倒是你,这么有出息的话,回山以后别和阿赐他们吹牛啊!”
     正在思考回去该怎么吹才最帅气的壮壮:“……行了到地方了,办正事儿去,别老跟我贫嘴!”
     青蛮的回答是掐了它肥嘟嘟的屁股一把。
     壮壮生气,想骂她又怕吓到周围的人类,只好抬爪拍了她两下。
     “好了不闹了,交给你个任务,去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五条小鱼干!”
     “三条!”
     “五条!”
     “四条,我的钱都被你那白哥哥剥削走了,没钱,四条不能再多了!”
     “……小气!”虽然有些不甘愿,但壮壮还是跃下她的肩膀,跟个球似的滚进了路边树丛。
     ***
     今晚宾客中不少是大理寺的官员,他们已经第一时间检查过出事现场,暂时排除了人为作案的可能。因怀疑是妖物作恶,他们没敢动林文锦的尸体,所以青蛮刚跟着白黎迈进新房大门,就被迎面扑来的血腥气熏得差点吐出来。
     “青蛮姑娘还是别进去了吧?里头的场景十分……十分血腥。”脸色惨白的李承朗抖着声音劝道,他先前曾随众人进屋看过,转头就吐了,若不是惦记着要帮好友抓到凶手,只怕已经和当时在场的大多数人一起吓昏过去。
     虽然觉得一个大男人怂成这样叫人鄙夷,但他到底是一片好心,青蛮便也没说什么,只摇头说了句“我不怕”,大步走进了屋子。
     血腥气越发浓重,与新房里满目的红交织在一起,在噼里啪啦燃烧着的烛火里流动,莫名地透出几许阴森来。
     青蛮捏着鼻子朝正站在床边不知道干嘛的白黎走去:“白哥哥,你在……”
     话还没完,眼前忽然一黑。
     “确实是狐妖下的手,我们出去……”青年状似无意地抬手挡住她的视线,然而话还没说完……
     “哎你挡着我了!”青蛮着急地把他拨到一边,探着脑袋挤了进去,“呀!原来人被剥皮抽筋是这样的,看着好恶心啊!”
     小姑娘一点儿没被吓到,只满脸嫌弃地撇了一下嘴。
     白黎:“……?!”
     这不会是个假丫头吧?
     青蛮却已经凑过去查看起尸体。她自幼在山上长大,见惯了野兽捕食的血腥场景,因此并不觉得害怕,人也好动物也罢,血肉模糊的样子都差不多啦。
     两人仔细检查了一下尸体,确定林文锦是被妖怪所害之后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四周,除了一根狐狸毛,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这世上那么多狐妖,光凭这两根毛很难找到凶手的。”青蛮想了想,转头冲白黎甜笑,“修行不易,一般妖怪是不会随便伤凡人性命的,否则会被天道不容。那狐妖会这么猖狂,肯定是有法宝在身,只怕我们轻易找不到它。还有,它不杀别人,就杀这林二公子,很可能是因为林二公子得罪过它,咱们不如去问问林二公子的家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呀!”
     白黎转头看她,桃花眼微挑:“我怎么觉得阿蛮妹妹比我还着急捉到这狐妖呢?”
     因为我要收集妖丹啊。话到嘴边转了一圈,还是咽了下去,青蛮轻咳一声,转着眼睛打哈哈道:“我这不是……同情林二公子么,好好的洞房花烛夜,却惨死在新房里,多可怜呀!咱们早些把杀害他的凶手抓出来,他也能早日瞑目不是!”
     这姓白的心肠蔫坏,万一和他说了实话,他故意欺负人,抢她的妖丹怎么办?她可打不过他。
     哼哼,不能说,不能让他知道。
     小姑娘觉得自己机智极了,说完暗自一笑,心中十分得意。
     白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是么……”
     “当然!”斩钉截铁,十分可信的样子。
     白黎哼笑,扫过她咕噜咕噜直转的大眼睛,没有再追问:“走吧,先去看看新娘子醒了没。新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应该比我们清楚。”
     ***
     新娘子杜氏娅若,宰相杜之恩嫡出的女儿,今年十六岁,是个才貌出众,素有美名的千金闺秀。她和林文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去年八月定的亲,今日正式结为夫妇。
     林文锦性格温雅,才华出众,又生得面如冠玉,俊美不凡,素有如玉君子之称。京中仰慕他的姑娘不在少数,其中不乏身份比杜娅若高贵的,然而最终却是杜娅若成功与他订了亲。
     杜家人为此很是自得,他们家姑娘嫁了个顶顶好的郎君呢!
     谁都没想到,这洞房都还没入,新郎就变成了一滩血肉。杜娅若陪嫁的那几个丫鬟有两个看到新郎尸体后,直接两眼一翻昏了过去,剩下几个没昏的,也是脸白如雪,尖叫连连。
     “所以你们是听到一声古怪的巨响才会进屋查看,然后进屋的时候新娘已经昏迷,新郎也已经惨死?”
     “是……是的。”
     “什么样的巨响?”
     “就是……就是东西倒地的声音。”
     问了最开始发现案发现场的丫鬟们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青蛮不由有些失望,好在没一会儿杜娅若就醒了,她这才重新亮了眼,催促正懒洋洋倚在走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白黎:“白哥哥,咱们快进去吧!”
     白黎回头看她,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似笑非笑地“嗯”了一声。
     青蛮觉得他的眼神有些诡异,警惕地转了转眼睛,决定再多防着他一点。
     杜娅若身上的喜服染了血,丫鬟们已经帮她换上常服了,听说林文锦惨死在了新房,她整个人都懵了,好半晌才不敢置信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可能的……”
     众人也是这时才知道,她在新郎进来之前就昏睡过去了,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她脸上那种震惊茫然的神色不似作伪,青蛮虽然奇怪她为什么会昏迷,却也没有怀疑,只是……
     除了这个,好像还有哪里不大对劲。
     正歪着脑袋思考着,一丫鬟进来禀报,说是方才伤心过度昏过去的英国公夫人醒了,请白黎去见她。
     他们来找杜娅若只是想弄清楚新房里发生了什么事,如今她什么都不知道,自然没有再问的必要。而且如果真是狐妖复仇的话,林文锦的过去才是关键,所以大家很快就起了身。
     然而就在他们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屋里突然碰的一声大响!
     回头一看,杜娅若正神色惊恐地看着床下,脸色惨白如雪,两个丫鬟扶着她,也是抖如糠筛。
     “下面……下面好像有东西――!”
  
  
   第9章 狐祟(三)
     床下确实有东西。
     丫鬟话音刚落,众人便听得“吱”的一声尖叫,随即“咚咚”几声闷响,一个胖毛团子叼着什么东西跟个球似的滚了出来。
     “壮壮?!”青蛮瞪圆了眼睛,收起正要劈出的大砍刀跑上前,“你怎么会在这儿?”
     壮壮没回答,“呸呸”两声把口中的灰毛团子甩到地上,肥嘟嘟的屁股往旁边一瘫,爪子戳着它的脑袋:“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么?怎么不跑了,啊?丫的累死老娘了……”
     灰毛团子瑟瑟发抖,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只呜呜哭道:“猫大王饶命!猫大王饶命!我……我刚从臭水沟里爬上来,还没有洗澡,不……不好吃的……”
     两只小家伙一怒一怕,都忘了没化形之前不该在凡人面前口吐人言,吓得青蛮白黎以外的几人面色煞白,惊骇不已。
     “白白白大哥!这!妖怪啊!”
     拍了下意识往他身上蹦的李承朗一把,白黎挑眉安抚:“壮壮是阿蛮妹妹养的,大家不必害怕。至于这小鼠妖……”
     低头看着身上挂了个小布兜的灰毛团子,青年桃花眼微眯,声音顿了一下。
     “哎?你不是那只请我吃过瓜子的鼠小哥吗?”
     灰毛团子尾巴上有白毛,正是那天晚上在树林里与青蛮有过一面之缘的白尾巴。听见青蛮的声音,它先是一愣,而后才抖着身子害怕又羞涩地说:“仙……仙姑。”
     “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尾巴抱着小布兜紧张不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壮壮?”
     壮壮正对白黎伸爪子求抱抱,闻言哼了一声:“你自己问它,谁知道它鬼鬼祟祟地躲在后面花园里干什么!”
     想着白尾巴那句“我刚从臭水沟里爬上来,还没有洗澡”,青年冲这小胖猫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一步。
     他笑得好看极了,壮壮沉迷美色,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嫌弃了。倒是青蛮察觉到他的小动作,嘴角微抽地看了他一眼。
     白黎坦然自若地冲她勾了勾唇,眉眼风流,无端惑人。
     骚!
     青蛮心中嫌弃,面上冲他甜甜一笑,然后赶紧转头看向白尾巴:“鼠小哥别怕,我们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不会伤害你的。”
     白尾巴没法不怕,它方才被壮壮吓破了胆。不过鼠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它不敢反抗,只得哆嗦着点了一下小脑袋。
     “好,第一个问题,你这小布袋里装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的煞气?”
     ***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