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8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看到白尾巴的第一眼,青蛮就发现它身上缠绕着一股浓重的煞气。不过这煞气不是从白尾巴身体里传出来的,所以她没有直接动手。
     白尾巴修为低,并不知道什么是煞气,闻言黑豆眼里一片茫然,不过它还是配合地把那小布兜交给了青蛮。青蛮接过一看,才发现这是个能装万物的乾坤袋。她有些讶异,打开一看,发现里头……
     全是吃的。
     干果,花生,肉干,蜜饯,糖果,糕点,鸡腿,肘子……
     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小姑娘的眼睛一下瞪圆了:“这么多吃的!”
     白尾巴有些骄傲又有些羞涩:“今天……今天轮到我进城历练,这些都是家中兄弟姐妹们给我的任务,我……我都找到啦!”
     它完美地完成了历练,就是……
     青蛮咽了咽口水,忍下打劫的冲动,指着一块包装精美的糕点情不自禁地问:“这是什么?闻着好香!”
     “桂花糕……徐记糕点铺的桂花糕,很好吃。”说到吃的,白尾巴就不那么害怕了,说完还强调似的点了点小脑袋,一脸认真。
     “那……这个呢?”
     “丰昌酒楼的红烧狮子头,城里最有名的!”
     “这个?”
     “珍味阁的花生酥。那个是百味楼的梅子糖……”
     看着眼睛越来越来亮,话题却越来越歪的小姑娘,周围众人:“……”
     “嗯嗯我知道了,对了,那这把匕首呢?你从哪儿弄来的?”受害者家属还在旁边看着,青蛮不好做得太过,免得被人家叉出去,问了几句就压下满心激动,指了指那把静静躺在食物堆里,十分突兀也十分显眼的匕首。
     白尾巴一下又紧张了起来,它害怕地低下头,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小老鼠,这把匕首是杀人凶器,上头至少沾了五个人的血,你不坦白的话……后果很严重哦。”白黎懒洋洋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震惊地瞪大了眼。
     包括青蛮也是吃惊不已――这姓白的居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匕首上的煞气是沾染了人命所致,甚至连它杀了几个人都能说来!她都看不出后者呢!
     这家伙……大佬啊!
     白尾巴也是被这话吓得不轻,它不敢再隐瞒,很快就如实交代了。
     原来这把匕首是它在新房的床下捡到的,英国公府举办喜宴,酒好菜也好,它完成任务后路过这里,受到香气引诱,忍不住就进来蹭了顿饭,还偷喝了一点小酒,暗自祝这对新人白首偕老,幸福安康。
     吃饱喝足后,它准备离开,却因地方太大又喝得有点醉,不小心迷了路,最终不知怎么摸到了新房去。那会儿它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爬到了哪儿,见床下躺着一把闪亮亮的匕首,忍不住就想起了族里一个姐姐。
     姐姐因为小时候受伤失去了一只耳朵,族里的人总是嘲笑欺负它,但姐姐对它很好,白尾巴心中感激,一直想快点长大保护它。然而它天资愚钝,只练就了一身带姐姐逃跑的本事,并不能真正护住它。看到那把匕首,白尾巴很高兴,它知道这个东西叫做武器,碰到会受伤流血,它想有了这个,以后别人就不敢欺负姐姐了吧?
     醉醺醺的灰毛团子于是就把那被人随意扔在床下,看起来一点儿不重视的匕首捡走了。出门之后它依然没能顺利找到出去的路,因醉意上头,又累又困,便躲在后院的草丛里睡了一觉。等一觉醒来,它才听说了新郎遇害的事情。
     想起怀里的匕首,白尾巴很害怕,它不知道要不要这把这个东西还回去,犹豫徘徊的时候被壮壮发现了。看见天敌,白尾巴怕极了,慌乱中就跑到了这里来,之后就被抓了。
     听完它的话,李承朗眼睛又红了:“白大哥,这把匕首是……是杀害文锦兄的凶器吗?”
     匕首是不是杀害林文锦的凶器,白黎也好,青蛮也罢,并不能确定,但它是杀人凶器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狐妖……最少五条人命……难道……难道二郎的死与最近轰动的剜心案有关?!”
     林文祁的话让青蛮愣了一下:“什么剜心案?”
     她刚进京一天,自是不知道近来长安城中发生的大事。白黎看了她一眼,简单概述了一遍:“最近两个月,城里出现了一个专门剜人心脏的恶徒,受害人都是十五六岁,出身良好的姑娘。因已经死了六个人还没有半点线索,尸体边又发现了几根狐狸毛,所以大家都猜测是狐妖作的案。”
     “这也太凶残了!”青蛮吃惊,皱着眉头怒骂一声,这才又迟疑道,“可林二公子是男的,也没有被挖心……”
     “所以之前我们都没有把这事儿和那几桩剜心案联系在一起。”林文祁双拳紧握,看着白黎苦笑,“白先生,如果真是和剜心案有关,能不能请您……”
     “破案是大理寺的事情,如果有需要,他们会请国师府出手帮忙的。国师府的人比我这半吊子靠谱多了,世子放心便是。”不等他说完白黎就笑着婉拒了,青蛮有些惊讶,想说什么,又听他道,“世子不妨先请家人好好想想,二公子是否曾得罪过什么妖物,这才是最重要的线索。”
     林文祁欲言又止,终是叹了口气:“好。”
     李承朗似乎也想说什么,但动了动唇,到底没出声。
     “天色已晚,宵禁时间也快到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白黎说完对青蛮勾了勾手,“阿蛮妹妹,走吧,咱们回家。”
     ……谁跟你是咱们,还有咱们回家什么的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呢!青蛮想翻白眼,但想起这是个大佬,忍住了。
     “弟妹,那我们就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还有你们,好好照顾二夫人。”林文祁温和的声音让始终未发一言,像是被吓坏了的新娘杜娅若终于有了点反应,她抖着唇点点头,勉强挤出了一句“诸位慢走”。
     众人出了门,房门关上之前,青蛮又听到杜娅若喃喃地说了声“不可能”。这话乍听之下没什么问题,但青蛮心里却始终觉得不大对,她暗自思索,等出了英国公府之后,方才终于想明白是哪里不对――
     “那个新娘子,她看起来很不愿相信林二公子的死,但那种不愿相信好像不是伤心之下的不敢相信,而是带着某种笃定的不肯相信……白哥哥,她有问题!”
  
  
   第10章 狐祟(四)
     白黎的回答是懒懒一笑:“现在才发现吗?阿蛮妹妹真迟钝。”
     青蛮:“……”
     “不过没事儿,哥哥不嫌弃你。”
     青蛮忍,心里默念:对方是大佬,对方是大佬……
     等心里的气儿消下来了,她才又问:“白哥哥早就看出她不对劲了?那你方才怎么不说呢?”
     李承朗家在反方向,刚刚就走了,白尾巴要回去交差,青蛮也放它走了,因此这会儿只两人一猫。白黎看了她一眼,痞笑:“你猜。”
     青蛮:“……”
     见她瞪着眼睛,一副很想咬人,却又不得不憋着的模样,白黎忍不住继续逗弄她:“小姑娘家家的别操心那么多,容易老的。”
     青蛮深吸了口气:“……那换个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看到你都很恭敬的样子?”
     “这个,大约是因为我长得俊吧。”白黎长目微闪,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末了忽然一顿,状似惊讶道,“才发现你这么矮,哎,你真有十六岁了吗?”
     “……”小姑娘额角跳了跳,“啪”地一下拍开他,皮笑肉不笑道,“你猜啊!”
     白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一本正经地摇头:“瞧着不大像,十六岁的姑娘,都可以嫁人了,你这样……”
     青蛮是个识相的人,一般情况下明知自己打不过对方,她是不会选择作死的,可这姓白的实在是太讨厌了,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蹭地一下跳起,大怒:“我这样怎么了!啊!我怎么了!我前凸・后翘,要啥有啥,怎么就不是大姑娘,怎么就不能嫁人了?!”
     白黎沉默片刻,忽然……
     噗。
     “前凸・后翘,要啥有啥?”青年放声大笑,引来行人侧目,他没有收敛笑容,但压低了声音,“小阿蛮,你这是哪儿来的自信啊哈哈哈哈!”
     “……”青蛮恼羞至极,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忽然挺起胸脯,“你不信?不信你摸啊!”
     正在大笑的青年猛地呛了一下。
     壮壮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小姑娘:“……”
     快来人,给她挖个洞,她要钻下去!
     “可惜了,哥哥我对豆芽菜不感兴趣。”白黎呛完之后,贱嗖嗖地哼笑了一声。
     尴尬的气氛瞬间消散,青蛮松了口气,但又因他的话气得厉害,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却到底不敢再胡乱开口了。她脸色青红地瞪着他,忽然“哇”地一声掩面大哭起来:“你欺负人!你一个大男人欺负小姑娘,你不要脸!”
     嚎完一跺脚,抱着壮壮撒腿就跑,那速度快的,跟只逃命的小老鼠似的。
     白黎先是错愕,片刻反应过来,忍不住闷笑出声。
     狡猾的小丫头,这是想趁机摆脱他呢。
     青蛮一口气跑出大老远才停下来,回头见白黎没有追来,喘着气狡黠一笑:“可算甩掉这讨厌的家伙了……呼,累死我了!”
     被捂了一路嘴巴的壮壮无语地看着她:“你欠他的因果债还上了?还有,你不抓那狐妖了?没有他带着,你自己可不一定能进去那英国公府。”
     青蛮笑容瞬间僵住,她……她刚刚只想着与姓白的老死不相往来,把这两件事儿给忘了!
     壮壮看傻子似的看着她,语重心长道:“回去吧,乖,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青蛮:“……”
     ***
     夜色微凉,月色如水,白黎懒洋洋地倚在岸边石桥上,看着不远处慢吞吞走来的人影,眼底涌出点点笑意。
     “阿蛮妹妹。”
     青蛮眼皮一抽,捏着拳头做好了被他嘲笑的准备,谁想青年却只冲她招招手:“跑了那么久饿了吧?来吃东西。”
     小姑娘诧异抬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警惕。
     “刘婆婆烤的地瓜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好吃,你尝尝?”青年说着打开手里的油纸包,香味扑鼻而出,勾得小姑娘瞬间口水泛滥。然而……
     姓白的会这么好心?
     青蛮不是很相信,强忍着馋意别开头,小声哼道:“我不饿。”
     “你晚饭都没吃,怎么会不饿?”白黎说着将那烤地瓜掰成两半,递了一半到她跟前。
     看着这外焦里嫩,香得她鼻子都快要掉下来了的东西,青蛮眼睛都快直了。
     “我……我说不饿就不饿。”
     绝对不能向敌人妥协!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好好吃嘤嘤!
     “真不饿?”
     “不饿!”
     话音刚落,便听得“咕噜”一声,嘴犟的小姑娘刷地一下红了脸,捂住了自己不争气的破肚子。
     白黎笑出声,见小姑娘恼羞成怒地朝自己瞪来,懒洋洋地把手里的烤地瓜塞给她,自己咬住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