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青蛮_第9章

小说下载:青蛮作者:花里寻欢更新时间:2017-11-12点击:

一半:“好了好了,不闹你了,快吃吧。”
     他自己也吃了,那这玩意儿应该……没问题?
     青蛮眼睛亮了起来,又被手里的香味勾得不行,纠结片刻,到底心一横,低头一口咬了下去。
     软糯香甜的味道让方才还蔫哒哒气哼哼的小姑娘一下弯了眼睛:“唔!好好次!”
     看着她闪闪发亮,再看不见半点儿郁闷的小脸,白黎莫名好笑,想说什么,一旁壮壮翻着白眼抗议了:“我说你们俩有点人性行么?本仙女还饿着呢!饿的快萎啦!”
     白黎回神,从袖子里摸出一个油纸包:“当然不会少了猫姑娘的份儿,陈记小鱼干,又酥又脆。”
     壮壮“喵”地一下蹦起来:“白哥哥是这世上最俊最好的人!”
     “好眼光。”白黎懒懒挑眉,把整包小鱼干都递给了它。
     壮壮幸福得喵喵直叫,啃完半个烤地瓜,肚子却还空得很的青蛮:“……壮壮。”
     “没门!”壮壮警惕,叼起油纸包就跑,留给她一个肥嘟嘟的屁股。
     青蛮:“……”
     说好的真爱呢?
     这时白黎又拿出一个香喷喷的芝麻葱油饼,小姑娘咽了咽口水,眼睛都快黏上面了。
     “白哥哥……”
     “嗯?”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好吃的呀?”
     “挺多的,刚刚顺路买了不少。嗯,我看看,有桂花糕,炒栗子,杏仁酥……”
     “!”小姑娘瞬间变脸,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冲他甜甜一笑,“方才是我脾气不好,谢谢白哥哥没有怪我还给我买吃的,你真是这世上最善良心胸最宽广的人!”
     白黎一顿,撑着脸大笑出声,这到底是哪儿来的小逗货啊!
     ***
     一刻钟后,青蛮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白哥哥,你哪儿来的那么多好吃的呀?”
     “方才等你的时候买的。”
     吃饱喝足之后的小姑娘心情很好,提起方才的事儿也没有再生气,只好奇道:“你知道我会回来?”
     “阿蛮妹妹是个守诚信的人,答应了我的事,想来是不会食言的。”
     猝不及防被夸奖,青蛮一愣,心说这人还挺有眼光,再一想他还给自己买了那么多吃的,心里的恶感顿时消退很多。
     这姓白的好像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坏,就是嘴欠了点,喜欢欺负人……
     算了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计较了。
     这么一想,青蛮心情更好了几分,她歪着脑袋,一边与他往茶馆走,一边说起了正紧事儿:“白哥哥,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新娘子有问题的?”
     白黎没有再卖关子,漫不经心地说:“一是你刚刚说的,听说林二郎的死讯后,她的反应有些古怪。二是听到‘狐妖’俩字的时候,她的右手下意识抓住了左手的袖子,并且比之前更慌了。”
     青蛮没注意到后者,她有些诧异青年的细心,片刻才又奇怪道:“难道林二公子的死与她有关?可那是她的新婚夫君,她有什么理由要害他?”
     “查查就知道了。”白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顿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剜心案中的第六个受害者好像是这位新娘子嫡亲的表姐……”
     “表姐?”青蛮惊诧,随即反应过来,“那咱们可以从她俩身上开始查,肯定能查到线索!”
     白黎却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我不会再管。”
     青蛮一愣:“为什么?你不是答应了那什么晋王世子要帮忙抓凶手的吗?”
     “既然这事儿与剜心案有关,大理寺和国师府的人自然会去查。”
     白黎说完便不再对这事儿多言,青蛮谄媚也不管用,撒娇也不管用,得到的只有痞笑与逗弄。她心里十分不解,却也无法,嘟囔了一句“那我自己去查”就不再问了。
     只是她初到长安,没几个认识的人,对方又是出身高贵的千金小姐,该怎么查呢?
     小姑娘陷入了沉思,翻来覆去一整晚,这才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第11章 狐祟(五)
     “娘子,该用膳了。”看着呆坐在窗前,一夜枯萎的少女,春喜忍下心中难受,走上前温声劝道,“都是您喜欢吃的菜,您看看?”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绵绵不停,听在耳中,如同哀曲。杜娅若没有回头,只看着窗外杏花残影,哑声回道:“我不饿。”
     “娘子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
     “春喜,我真的不饿。”杜娅若说完沉默片刻,“外头怎么样了?杀害林二郎的凶手……抓到了吗?”
     春喜心疼,忙安抚道:“大理寺与国师府的人来了,正在查寻线索,娘子莫急,有国师府的高人们在,那杀害郎君的孽畜定然很快就会落网的!”
     杜娅若身子微僵,下意识握紧了双手,她动了动干涩的唇,许久才带了几分急切道:“我阿娘来……”
     还没说完,外头突然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个长相与杜娅若有五六分相似的贵妇人便红着眼睛冲了进来:“若若!我可怜的儿!”
     “阿娘……”看见来人,杜娅若眼睛倏地红了起来,她抖了抖唇,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扑进母亲的怀抱就大哭出声,“阿娘!阿娘!”
     裴氏心疼坏了,拍着她的背不停安抚:“不怕不怕,我可怜的儿,阿娘这就带你回家!你父亲已经答应阿娘了,这门婚事,咱不作数,不作数啊!”
     大唐民风开放,女子丧夫再嫁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只是杜宰相觉得人家林二郎刚死,他们就迫不及待接女儿回家有些不厚道,所以一开始没有答应。裴氏为了说服他费了不少劲儿,这才没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唯一的宝贝女儿竟摊上了这样的惨事,她心里难受得厉害,眼下见杜娅若哭成这样,更是心疼,抬头就对春喜道,“快去收拾东西,咱们这就回家!”
     春喜还没应声,杜娅若已经急急抬头:“阿娘,我不走!”
     “若若?”裴氏一愣,低头看着满脸泪痕的女儿。
     “不管怎么样,我与林二郎都已经拜过堂了,虽然……虽然此生无缘做夫妻,但我愿意为他守孝半年再回家。”厚道人家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这么做的,杜娅若不愿让父母被人说凉薄,况且……
     “不行!阿娘不许你留在这里!虽说只有半年,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迁怒于你!”因受不住丧子之痛而怨怪新嫁娘克夫的这类例子并不少,这也是裴氏为什么拼着叫丈夫不喜也要马上接女儿回家的原因。
     少女面色微白,握紧了袖子里的东西,半晌才挥退屋里伺候的奴仆,颤抖着从袖子里摸出一物:“阿娘……林二郎的死,也许……也许与我有关……”
     那是一个白玉雕成的哨子,约莫拇指大小,通体莹白,十分精致,裴氏低头一看,猛然瞪大了眼:“你!你吹响了这个哨子?!”
     又想起林二郎好像是被狐妖杀死的,这贵妇人顿时脸色煞白,“难道……难道你……”
     杜娅若再也压不住心中的害怕,眼泪刷刷而下:“我不知道,阿娘,我不知道,我只是好奇才……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没想让林二郎死,我只是……只是……”
     到底是习惯了大场面的人,裴氏很快忍下心中惊惧,握紧女儿的手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与我说一遍。”
     ***
     “所以我猜的没错,那狐妖真是新娘子叫来的?”
     “是,是的仙姑!”浑身灰毛,只尾巴一点白的毛团子端坐在椅子上,认真地汇报着今日成果,“新娘子的阿娘小时候救过一只受伤的小狐妖,小狐妖的母亲来报恩,给了她阿娘一个小哨子,告诉她如果遇到困难就吹响那个哨子,小狐妖就会来报恩。她阿娘说自己那时候年纪小,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一直到新娘子出嫁前一天,她在整理东西的时候意外看到那个哨子,这才突然想起来。然后她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新娘子,还把哨子送给了她。新娘子好像是在花轿里吹了哨子,然后见到了狐妖……”
     与它面对面而坐的小姑娘急道:“但是什么?她为什么要吹哨子?吹哨子叫来狐妖之后呢?林二郎是狐妖杀的吗?”
     方才还侃侃而谈的白尾巴顿时低下头,小声地说:“对不起,这,这些我就不知道了,有人进屋,她们没有再继续说了。”
     青蛮失望,但见这小家伙一脸不安,便嘿嘿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一颗丹药递给它:“没事儿,还是谢谢你,今天辛苦了。如果再有什么新的消息,随时来告诉我。这个你拿着,能帮你修炼的。”
     白尾巴受宠若惊,小心翼翼接过,欢喜得眯起了一双黑豆眼:“谢谢仙姑!”
     “嗨呀不客气,你可忙了我不少忙呢。哦对了,还有新娘子的表姐,可有查到和她有关的事情?”
     “嗯嗯,新娘子的表姐是路侍郎家的五娘子,她是有一天晚上去戏楼听戏的时候被人遇害的。”
     “其他的呢?新娘子和她感情好吗?她们平时来往多不?”
     “好像不大好,路五娘子是个高傲的人,不大喜欢样样都比她出色的新娘子。”
     确定没有其他线索之后,青蛮就挥手送走了白尾巴。
     白尾巴走后,趴在床上舔爪子的壮壮懒懒翻了个身:“你怎么想到让这小不点儿给你打探消息的?看着不靠谱,效果倒是不错。”
     正在沉思的青蛮回神,得意一笑:“知道什么叫聪明人了吧!姓白的不肯帮我又怎么样,我自己也能查到消息!”
     “有用的时候就甜甜地叫人家白哥哥,没用的时候就撇着嘴喊人家姓白的,死丫头,越来越势利了!”
     看着这吃了人家一包小鱼干就彻底倒戈的小胖猫,青蛮翻了个白眼:“你好意思说我?一包小鱼干就勾得你连我这个多年真爱都不要了,始乱终弃,负心汉!”
     壮壮嗤笑:“我对母的,尤其是没有胸也有没有屁股的豆芽菜,没有任何兴趣谢谢。”
     青蛮:“……拿出你的武器,我们来决一死战!”
     一人一猫正闹着,房门响了,青蛮开门一看,是红玉。
     “小阿蛮,我叫了对街裁缝铺的孔三娘来给你做衣裳,走,咱们下楼去挑挑颜色样式!”
     “做衣裳?”青蛮错愕,“为什么要给我做衣裳?我,我有衣服呀!”
     “你身上这衣服哪里是给姑娘穿的?灰扑扑的,看着就难受!”
     青蛮低头看了看身上形似道袍的灰衣,又想起外头街上那些大姑娘小娘子们穿的漂亮裙子,不得不赞同她的话。但她从小就这么穿,早就已经习惯了,再加上赚的钱用来吃都不够,自是没什么心思放在衣服上。眼下见红玉兴致勃勃,小姑娘有些为难:“可是红姨,我没钱买新衣服呀。”
     红玉笑着轻捏她的脸蛋,发现手感不错,又捏了一下,然后才拉着她往楼下走去:“你在这里做小二,我自会给你工钱。再说今天这衣裳不用你花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
     青蛮一愣:“那怎么行?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