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封刀_第2章

小说下载:封刀作者:青山荒冢更新时间:2017-11-14点击:

合;爱怨憎,是非多,生老病死求不得;少年争意气,横刀千里行,搅一池风平浪静,遭一回天打雷劈……”
     他越唱越跑调,内容也荒诞无理,一时间周围的人都笑起来,唯有管事的愁到不行:“笑什么呢!快些赶路,再过一时城门就要关了,今晚是要在这荒郊野外喂狼吗?”
     一番话骂得众人缩缩脖子,只有叶浮生还嬉皮笑脸:“管事的,这附近连条野狗都没,你放心罢。”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开腔就惹得管事的火冒三丈:“瞎子你闭嘴!都是你在这儿插科打诨!再惹麻烦,我就把你另一条腿也打断!”
     叶浮生闻言,捂着左腿一脸神伤,幽幽道:“那您下手轻些。”
     管事的险些被气了个倒仰。
     这几年世道不太平,走南闯北之人多如过江之鲫,但说到底也都是些背井离乡的可怜人。因着近年来内有藩王造反,外有蛮族虎视眈眈,客迁物流都遭到了严格限制,然而人生在世,柴米油盐酱醋茶必不可少,官府也就稍稍放松了对民间商队的打压,如此一来,各地大小商行走贩都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他们这一行人是从北地而来,那里刚结束了长达月余的战役,互市暂时关闭,便有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人凑了钱,搜罗了些皮子、香料等物件,打算带着这些东西到南方城镇里贩卖攒本,好歹也算条活路。
     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货是管事的在北地捡回来的。那夜他们清点了货物,便在城外一处空地扎蓬休憩,谁想到睡至三更半夜,有守夜的人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狼嚎,听动静像是有人被狼群给围了。管事的手下有几分功夫,便一边令众人点火警戒,一边拿了武器赶过去。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时辰,等管事的回来时,背上就多了一个血淋淋的人。
     管事的不多说,众人也就不问,只每日变着法地灌些药汤子,直过了三五天才看到这人醒过来。他自称叶浮生,模样长得齐整好看,性情也爽快,只可惜眼睛不好使,右腿也因为受过伤的缘故落下病根,乍看没什么,倘多走几步便是钻心一样疼。
     叶浮生今年二十有九,正是身强力壮的年纪,这事儿倘放在别人身上,怕是扯嗓子哭嚎都难解心头之苦,偏偏这人心比天地宽,不仅屁事儿没有,还时常逗得商队里鸡飞狗跳,气得管事的几欲暴起。
     被管事的骂了两句,叶浮生左耳朵听了右耳朵出,眯起眼睛仔细看了会儿天,颐指气使道:“再快些,要落雨了。”
     他这眼睛倒也奇怪,日头越烈、光亮越强就越是混沌发黑,有时候连轮廓也看不清,反而在阴天下雨和入夜之后要正常许多,连小娃儿都比不得他耳聪目明。
     天上乌云越积越厚,管事的顾不得许多,招呼大家上了车马,希望能尽快赶到城里。吩咐完了,他又黑着一张脸把叶浮生拎下来,连同一卷被褥扔进自己马车里,啐道:“遭瘟的小子,把腿捂严实了,别回头受了寒又跟我嚎啕。”
     管事的向来嘴毒心软,叶浮生摆摆手示意跪安,然后扯起被子把自个儿裹成了春卷。马车被赶得飞快,他被颠得头晕眼花,却不想吐,只眼皮一合就开始补眠。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商队已经到了城门口,然而大门却已关闭。大雨淅淅沥沥,管事的顾不得撑伞,正点头哈腰地跟官差说着什么,叶浮生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视线总算清晰了些,城楼上的“古阳”二字就映入了眼帘。
     “古阳城……”他低声念了一句, 拿起一把油纸伞,不顾旁人劝阻就下了车。
     雨势不小,油纸伞被打得哗哗作响,一阵冷风吹来,小腿肚子打了个哆嗦,叶浮生连眉头也没皱一下,把伞移到管事的头顶,操着一口熟悉的官话跟官差搭腔:“官爷,这还未到酉时,缘何不能入城?”
     官差头领鼻孔朝天,骄矜不肯说话,叶浮生熟练地从管事的身上摸出一个荷包塞过去,他掂了掂重量,这才没好气地答道:“近日城中不太平,申时三刻后不准入城。”
     管事的苦着脸道:“官爷,您看我们这远道而来,拖家带口,这天儿也不作美,能不能行个方便?”
     官差没好气地道:“人人都要行方便,那这城门岂不形同虚设?走走走,明天一早再来,别跟这儿挡路。”
     说话间,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只见一名少女身着黑色大氅,骑着一匹枣红马驹狂奔而来,手里鞭子舞得猎猎生风,人未至,声先到:“开门!”
     她纵马无状,商队的人连忙给她让路,官差也抬手示意守卫开门,叶浮生眯了眯眼睛,在转身时悄然踢飞了一粒石子,借着雨幕遮掩,重重击在了马匹前蹄上。
     枣红马驹顿时吃痛,仰天嘶吼,少女猝不及防下被摔飞出来,好在她反应不差,一手在地上一撑,以一个后翻堪堪站稳身形。
     刚才还气势凌人的官差头领此刻吓得面如土色,慌忙迎上前去赔笑道:“哎呀呀,这、这……薛小姐可无碍?”
     “滚开!”姓薛的少女狠狠抹了把脸上雨水,所幸她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否则此刻怕是连半分颜色也看不出。她扬鞭抽了那马驹两下,马儿受惊又吃痛,在原地暴躁乱转,就是不听驯服。
     她一气之下将鞭子狠狠掼在地上,看了看商队,朝叶浮生二人走来,扬着下巴道:“我要一匹马,你们多少银子肯卖?”
     管事的眉头一皱,叶浮生接话道:“不必银两,左右也是要进城,带小姐一程也无妨。”
     说话间,他把伞向少女头顶移过去,堪堪遮了些许风雨。此刻天光暗淡,透过水绿色纸伞后的光线晦暗而温柔,叶浮生大半张脸都沉在伞影中,唯有一双桃花眼空茫如雾,嘴角弯成精巧的月牙,哪怕一身粗布麻衣算不得锦衣华冠,禽兽般的风流依然撩人心弦。
     少女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偏头眨了下眼睛,语气有些放缓:“你们也要入城?去何处?”
     管事的暗啐了一口“小白脸子”,脸上一派谦卑:“回这位小姐,我们都是外地来的商户,只在城中先找个客栈落脚便好。”
     少女点点头,将官差头领脸上的难色视而不见,支使道:“行吧,你们给我一匹马,我带你们进去。”
     言罢她就转头要去挑马,不想被叶浮生拦了一拦,回头便撞见明镜内一张有些狼狈的容颜。
     叶浮生手持一面小圆镜,温柔地笑了笑:“风疾雨大,想来小姐也一路奔波劳碌,不如上马车休憩片刻吧,虽不甚舒适,好歹算得上整洁。”
     少女一愣,看了他片刻,这才伸手抢下圆镜,冲官差头领发作道:“还不开门!误了本小姐的事,要你好看!”
     官差头领唯唯诺诺,又见少女登上车辕,回头指着叶浮生道:“你,替我赶车。”
     叶浮生在伞下单手点着眼角,微微一笑:“是在下的荣幸。”
     少女扭头钻进车里,叶浮生把伞塞到管事手里,又解下腰间酒壶递给官差首领,两人俱是一派相映成趣的呆若木鸡。
     管事的满脸复杂:“我说你……可有算过欠了情债几何?”
     官差首领叹为观止:“好手段,服了。”
     “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撩骚。”叶浮生谦逊一笑,斯文败类之气分毫毕现,“这位官爷,现在我们能进去了吗?”
     官差首领尚未回神:“这位薛小姐在咱古阳城可是有名的刁蛮,多少献殷勤的男人都被她拿鞭子抽过,今天难道是撞邪了?”
     叶浮生继续微笑:“因为从背后看我比他们站得英气,从正脸看我比他们长得清俊,就算扒了皮我也比他们有内涵。”
     “……啥也不说了,请进!”
     官差头领一拍大腿,转身就要去差遣手下,叶浮生叫住他道:“官爷,方才你说城里近日不太平,敢问是出了什么事?”
     官差头领倒也不再卖关子,道:“小兄弟你可知‘断水山庄’?”
     叶浮生肃然起敬:“可是那有‘天下第一刀’美名的断水山庄?”
     官差头领压低声音:“都是几年前的声名了。”
     叶浮生眯细了眼睛:“哦?怎么说?”
     “断水山庄的庄主谢无衣三年不曾斗武,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人们都说……他废了。”
  
  
   第3章 断水
     断水山庄第七代庄主谢无衣,年三十四,文武双全,擅使家传断水刀法,以此为基悟出沧澜十三刀,貌端正,性温良。十六岁初入江湖,奔赴西域五载,历经八十二战,仅一平一负,自此名扬天下。之后回转中原,随父参与武林刀剑会,挑战武林群英,无一败绩。因其时年尚轻,以刀法惊绝江湖而居英雄榜第八位。
     自谢无衣二十岁起就少有人前来试刀,可是在三年前的一段时间,挑战他的人却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不少杀手徘徊在山庄附近,蛰伏待机。
     原因无他,当时传言谢无衣也许活不了多久,沧澜也许真的从此封刀入鞘。
     三年前的正月初一,有来自西域的蒙面刀客于凌云峰顶约战谢无衣,不敌,竟设毒计暗害,二人共坠高崖,观战者遍寻不得。三日后,谢无衣伤重而归,延请江湖名医十余名,皆言其身中奇毒难以医治,已然时日无多。
     两日之后,鬼医孙悯风抵达洛阳,一番诊治之后也是颇觉棘手,定下七七四十九天的期限尽力一试,胜算却也不过五成。
     如果谢无衣真的无药可医,那他死前未尝一败,就是永远的天下第一刀。江湖人除了快意恩仇,还图个争名夺利,曾经败在他手下的人、畏于沧澜不敢逾雷池的人,如今都像苍蝇一样从四面八方赶来,简直烦不胜烦。
     “那么后来呢?”叶浮生坐在木板上一边晃荡着脚,一边跟管事的小声说话。
     谢无衣迄今还活在世上,想来那位鬼医要么是神术佛心妙手回春,要么就干脆是个街头卖大力丸的在随口胡扯。
     商队入城后便分成两路,叶浮生与管事的载着薛蝉衣向城东而去,剩下的人向他们约定好后就先行在一处客栈落脚。管事的自然不放心这个半瞎来驾车,一边控制缰绳一边言简意赅地回答他:“后来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知四十九天期限过后,谢无衣还活着,却再也不曾与人动武,所以江湖上渐渐有了传言,说虽然鬼医救下他的命,却毁了他的武功……”
     “胡说八道!”车厢里突然传出一声爆喝,薛小姐一把掀开车门,长鞭呼啸而出,险些把管事的打成三瓣嘴。
     “薛小姐莫要动怒,若是我二人说了不当的话,叶某先向小姐赔罪。”叶浮生抓住她的长鞭,笑得人畜可亲,可惜花丛老手这一次撞上了铁蒺藜,薛小姐柳眉倒竖,长鞭一抖,挣开他的手掌,依然朝管事的面门打去。
     风声呼啸似有金石铿锵,这一鞭子要是打实了,也不知道下辈子投胎会不会长成阴阳脸。
     薛小姐美目含煞,势要把管事的抽个满脸开花,不料两根手指倏然点在她持鞭的手腕上,她只觉得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