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封刀_第3章

小说下载:封刀作者:青山荒冢更新时间:2017-11-14点击:

间筋骨一震,手上力道一松,那两根指头鬼魅般虚虚划过,从她掌中好整以暇地劫了鞭子,轻轻一抖,长蛇盘旋回来,乖顺地落在他手里,轻巧地好像只是从风中拈回了一瓣飞花。
     薛小姐连呼吸还没过了一轮,兵器就被人轻松夺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周正好看却有些落魄的男人,他一张脸毫无血色得像个活鬼,却还有着这样的本事。
     薛小姐刁蛮,但并不是没长脑子,扬了扬下巴,道:“想不到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高手谈不上,唐突小姐的罪人倒有一个。”叶浮生将鞭子盘成一团,双手奉还给她,笑容还是那样温和有礼,“我二人都从北地边塞来,不清楚这些江湖旧事,要是有说错的地方,不知能否请小姐指教?”
     薛小姐冷笑道:“指教谈不上,只不过背后乱嚼舌根难道不是大错?”
     听到这里,叶浮生便明白了,眼前这位薛小姐,便是谢无衣唯一的徒弟薛蝉衣。
     十三年前谢无衣自西域回转,在边陲小镇救下一名薛姓女童,收她为徒,悉心教导,除却家传的断水刀法之外,便是连沧澜十三刀也不曾藏私。可惜薛蝉衣根骨不佳,只能学得师长四五成火候,刀法一脉更是一窍不通,只有鞭法可堪一提。
     自从三年前谢无衣出事,断水山庄一夜飘摇,若非薛蝉衣及时回转,和老庄主一同勉强顶住了摇摇欲坠的大梁,否则断水山庄怕是早已不存。
     可惜她性格虽刚烈,武功却远逊其师,如今老庄主也已然辞世,倘若谢无衣真成了废人,断水山庄早晚会被江湖大浪所淹没。
     断水山庄坐落于城东,周围街坊寂静,几乎说得上空巷无人。古朴的庄园看上去并不十分显赫,飞檐碧瓦,高墙深苍。门口没有镇宅雄狮,只竖着一面高逾五丈、宽约三尺的玄武石碑,上以凌厉刀锋刻下洒脱狂放的字迹:天下风云出我辈。
     刻痕由浅入深,从锋芒毕露到气势内敛,好似一个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逐渐长成深不可测的前辈高人。
     可惜仅仅三年,断水山庄风光不再,只剩下老弱妇孺苟延残喘,用日渐佝偻的脊背托着“天下第一刀”的招牌。
     此时雨势已止,天光也亮堂了些,叶浮生双目又混沌下来,只能勉强看到些许轮廓,他索性闭了眼,一手虚引:“薛小姐,请下车吧。”
     薛蝉衣哼了一声:“你闭眼作甚?莫非阁下眼界如此之高,看不起断水山庄的门户?”
     叶浮生笑了笑并不答话,薛蝉衣眼珠子一转:“你,叫什么名字?”
     叶浮生闭眼静立,说话咬文嚼字像个酸儒大夫:“浮生如一叶,人死如灯灭。在下叶浮生。”
     “人死如灯灭……”薛蝉衣嗤笑一声,“你又没死过,怎么知道死是这种感觉?”
     叶浮生:“实不敢相瞒,在下本是野鬼一只,可惜阎王爷厌恶我不肯收留,只好借尸还魂再来祸害人世一遭……啧,活了两番,只觉得生如添火续柴,死如吹灯拔蜡,再简单不过,也再难不过了。”
     薛蝉衣被他逗笑:“那你之前是怎么死的?”
     叶浮生朝她的方向歪了歪头:“想不开,找死。”
     “那现在怎么又想开了?”
     叶浮生没想到这位大小姐对他起了这么大兴趣,便道:“曾许人一诺,死也要留口气等他来送终。”
     管事的在一边晾了好一会儿,忍不住插嘴道:“你的儿女?”
     “胜似。”
     薛蝉衣眉目有些冷淡:“五湖四海,三教九流,这江湖哪一天不死人?自古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许了诺,就一定能做到吗?”
     她说得极不客气,叶浮生却笑了起来:“倘若我有一天当真死到临头,也必魂化轻风飞越千里,给他托一个梦去。”
     薛蝉衣神色怔松,此刻管事的站在车外,叶浮生双目紧闭,自然也就无人看清她脸上复杂难言的表情,嘴角微动,似笑如哭。
     半晌,她把神情收拾得干干净净,板着脸道:“叶浮生,我有一桩生意想找你做。”
     管事的悄悄扯了扯叶浮生衣角,可惜这货仗着眼瞎恍若未觉,笑眯眯地答道:“什么?”
     薛蝉衣道:“近日城中事端多,我欲再寻个护卫替我看顾师弟,你要是应我,事成后也就不用在这小小商队里混吃等死。”
     管事的脸胀得通红,忍不住要跟这漂亮刁蛮的大小姐一般见识,叶浮生这回倒是手快,一把按住他肩膀,侧头笑道:“谢薛小姐抬爱,可惜在下贱命一条,只希望温饱不愁,没什么远大追求。”
     薛蝉衣道:“你们一行都是外地人,古阳城的行情门路概不清楚,想在短时间里站稳立足谈何容易?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替那些老弱病残想想吧。”
     管事的身形一滞,面色跟焉瓜如出一辙。叶浮生转身,一手指着自己的眼睛,一手拍了拍右腿,有些忧伤:“小姐你看我眼瞎腿瘸,能抵什么用?”
     “就当我雇了个挡箭牌,好歹经得住三刀六洞。”薛蝉衣不耐烦地甩了甩鞭子,“一句话,应还是不应?”
     叶浮生正色道:“不签卖身契!”
     说这话时,他绷着一张棺材脸,后背被管事的拧得没了知觉。耳边听得风声一动,他抬手恰好接住了一锭银子。
     “拿去置办点行头,莫脏了我断水山庄的脸面。”薛蝉衣抬脚下了车,留下一句话,“酉时三刻来见我,我会吩咐下人带你进门。”
     叶浮生耸了耸肩,两指轻轻一掰,从银锭上掰下一个角来,把剩下的都给了管事的,嬉笑道:“这些日子,多谢管事的照料。救命之恩必不敢忘,他日若有吩咐,刀山火海我也。”
     管事的握着银子,气得直哆嗦,连连拍着他的肩膀:“我救你回来,没图什么,你不必为了我们去浑水!这些江湖人士有哪个是好相与的?刀剑无眼,你一个又瞎又瘸的残废凑什么热闹,仗着三脚猫功夫上树不够还要上天吗?”
     叶浮生:“哎哎哎,您别生气啊,等会儿哮喘犯了怎么办?”
     “滚你个犊子!找死去吧,没人收尸!”管事的气呼呼地甩开他,扭头套马上车,一骑绝尘,险些甩了叶浮生一脸泥点子。
     叶浮生听见马车咕噜声渐渐消失,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银角,他脸色苍白,一双远山眉下横着一对桃花眼,看着有些男生女相,可不说话时神情冷硬,看着总有些不似人气。
     他从腰封里摸出个锦囊,雪白色绢布上绣着一簇青竹,针脚凌乱,把好端端的竹叶歪扭得跟毛毛虫一样,沾着些干涸发黑的血迹。隔着锦囊细细摸了摸,里面是块方形的玉佩。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他哼着一曲《秦风?无衣》,把香囊又揣了回去,摇头晃脑地走了。
     此刻天色渐暗,微光落在断水山庄门前石碑上,刻字在明暗交错里模糊不清。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第4章 暗涌
     入夜,长空披墨,大雨滂沱而下,古阳城里大街小巷无不人影罕见,家家关门闭户。
     断水山庄后院,一阵阵砍声仍在持续,有十岁男童着一身黑色短打,脚下踩着生涩复杂的步法,手持一柄对他而言有些过大的木刀不断劈砍一人高的石柱。
     他稚嫩的面容一片冷凝,哪怕全身都已经湿透,虎口也被力道震得发红,依然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挥刀。石柱上密布着浅浅的白痕,有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蛛丝似的裂口。
     站在廊下的男人身披狐毛滚边大氅,他冷冷地看着男童在雨中练刀,忽然抬起手,一枚核桃穿过雨幕击在了孩子持刀的手腕处。男童的手被他打得一颤,早已裂开的虎口握不住刀,木刀脱手而出,他的眼睫颤了颤,弯腰准备拾起,不料又是一记核桃打在膝盖上,整个人就要扑倒,幸亏一手撑住了地板,好悬没五体投地。
     廊下的男人寒声道:“进来。”
     男童把木刀背在背上,湿漉漉的像个刚从河里爬上岸的水猴子。他站在男人面前,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爹。”
     “谢离,我跟你说过很多次……练武之人最忌手中无劲、下盘不稳,你练了这三年,却半点长进也没有,丢人现眼!”男人生得剑眉星目,奈何一脸病容,不时发出几声咳嗽,他不过年逾而立,眉目间却含着一股苍老的死气。
     这就是断水山庄的主人,谢无衣。
     谢无衣的妻子在两年前病逝,膝下只留了谢离这么个儿子,按理说该视如心头肉掌上珠,可实际而言,这“肉”该是屠夫贱卖的边角料,“珠”也是当铺伙计瞎眼收下的劣品。
     晨起早于鸡,夜寝晚于狗,习字练武四个字几乎压在这小孩头顶成了甩不掉的大山,早些年还好,这两年却活得堪比受罪。谢无衣自出事之后性格变喜怒无常,对待这个儿子更是严苛不已,有时候连庄里的下人都看不过去,可主人家的孩子是好是孬,哪容得下他们说嘴?
     谢离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不声不响好似个气沉丹田的蛤蟆。谢无衣又训斥了他几句,这才一甩袖子,顶着满脸厌弃和不耐走人。
     等他走了,谢离抬起右手,看到腕子上青紫的核桃印,感觉手腕还在持续疼痛和战栗,默不作声地揉了揉,不言不语,满腹委屈。
     一阵脚步声传来,薛蝉衣拿了一条锦帕擦擦他的脸,叹气道:“又被训了?”
     谢离闷嘴葫芦一样不吭声,倒是薛蝉衣背后有人接了茬:“可怜见的,你师父下手不大人道。”
     小孩脸上一白,这才发现薛蝉衣带了生人来。此人一身天青色箭袖长衣,掌宽腰封上束了条靛蓝锦带,墨发披肩,眉眼如画,看着与谢无衣年纪相若,身量也相仿,只是少了七分枯朽,多了三分洒脱。
     叶浮生在半个时辰前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然后两袖清风地进了断水山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与七尺不穿之脸皮跟在薛大小姐身后左顾右盼,正打算去膳房吃点夜宵的时候,薛蝉衣听说自家师父又在训斥小师弟,忙不迭地赶了过来,心疼得连一张花容月貌都带了煞气,可惜打人的乃是她师父,薛蝉衣再怎么也不能拿鞭子抽过去,只好一边叹气一边给谢离揉散淤血。
     薛大小姐年仅十六,却已是古阳城有名的夜刹悍女,多年来没几个人知道她还有如此“女人”的一面。叶浮生看得稀奇,又觉得这小孩儿倔驴脾气颇为逗趣,便出言调侃了句,没想到谢离突然板起一张和他老爹一脉相承的棺材脸,严肃道:“断水山庄不容外人踏足,你是何人?竟敢对庄主出言不逊!”
     呀嘿!叶浮生笑眯了眼,俯下身和他平视道:“我是被你薛姐姐八抬大轿请回来的新人。”
     谢离:“……”
     薛蝉衣咬牙切齿:“叶浮生!你胡扯什么鬼东西?”
     “好吧,八抬大轿是没有,新人倒是真。”叶浮生摆了摆手,掌中变花样似地多出一个小油纸包,里头是切得整整齐齐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