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封刀_第4章

小说下载:封刀作者:青山荒冢更新时间:2017-11-14点击:

糖块。
     一颗糖猝不及防地被扔进薛蝉衣嘴里,浓郁的桂花香充斥在口,呼之欲出的喝骂被硬生生噎了回去,薛蝉衣杏眼一凛,那人偏偏好生不要脸地赔笑告饶:“小姐莫怪,在下赔罪。这桂花糖是新做的,吃一个甜嘴,莫要动气开骂,脏了小姐的口。”
     薛蝉衣把一颗桂花糖咬得咔嚓作响,活像嚼着某人的骨头,耳朵却慢慢红了。谢离看得呆若木鸡,他小小的脑袋里没装过风花雪月,眼下被灌了一耳朵花言巧语,简直不能好了。
     他嘴巴微张,叶浮生趁机塞了一颗进去,辛辣伴随着甜香在嘴里炸开,谢离脸色陡然涨红,可惜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了吐出来的欲望,艰难地嚼碎咽了下去,两只眼眶里水雾朦胧,看着可怜极了。
     薛蝉衣:“……你给他吃了什么?”
     “糖啊。”叶浮生一脸正气凛然,遂又补充道:“姜糖,你看他淋了这么久雨,不吃点姜糖祛风寒怎么行?”
     薛蝉衣挫败地叹口气,摸摸谢离的脑袋,低下头对他说道:“小离,你先回房沐浴更衣,我跟这个家伙还有话说。”
     谢离吸了口气冲淡嘴里的甜辣味,依然板着脸道:“他是什么人?”
     “是我新雇的护院,你放心。”
     谢离这才踩着小步子蹬蹬跑远,叶浮生眯着眼睛目送他远去,感叹道:“是个乖孩子,就是老气了些。”
     “师父对他向来管教严厉。”薛蝉衣捻了捻眉心,道:“我已经跟管事说过了,只要不违纪作乱,你可在山庄里自由行事,不必看谁的脸色过活。”
     “小姐优待,我要做些什么呢?”
     薛蝉衣抬眼看他:“我帮你打点好这些,你替我照看小离。”
     叶浮生问道:“断水山庄的少庄主,还需要我这么一个江湖浪子的照看?”
     且不论庄里的护院弟子,光是谢无衣这个人在,难道还不能护住他自己的儿子?
     要真是如此,那这天下第一刀……的确是该换人做了。
     薛蝉衣不答反问:“你今日入城,可有注意到什么?”
     “我看到很多人,江湖人。”叶浮生笑了起来,他含着一颗桂花糖, “三教九流,龙蛇混杂,这附近大大小小的客栈被他们占得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才买通一个小二,让他给我腾出间柴房烧水洗浴。”
     薛蝉衣闻言冷笑:“步步紧逼,果真跗骨之蛆,可恼!”
     叶浮生把剩下的糖一口吃了,说话口齿不清:“是冲着山庄而来,还是……谢庄主?”
     薛蝉衣声音冷冽:“是冲着‘天下第一刀’。”
     叶浮生嚼着满嘴糖块,一言不发。
     薛蝉衣深吸一口气,道:“你可曾听过‘厉锋’这个人?”
     叶浮生慢吞吞地道:“如果你说的是迷踪岭葬魂宫的那位厉锋,那我是听过。”
     自古正邪不两立,正道有四大宗门,邪派也不遑多让。在西南边陲有一处绵延百里的幽深山谷,地势复杂,瘴气缭绕,纵然飞鸟也难觅出处,故以“迷踪”为名,而在这深谷里,便盘踞着当今魔道魁首――葬魂宫。
     葬魂宫内如同一个小江湖,除了那些背离门派或罪大恶极的武林中人,还容纳了一部分在战乱中失去家国的异族,甚至不乏在朝堂上失势获罪的犯官后人,世间三六九等的人应有尽有,可谓是龙蛇混杂。他们一旦进了葬魂宫,就像扑入泥淖的蛇虫鼠蚁,蛰伏在沼泽里窥探人世,却又断绝了前尘往事,从此以后只做葬魂宫里的一条狗。
     狗自然没有名字,能叫出名字的,都是受主人看重的恶犬。
     厉锋,时年二十五岁,主管葬魂宫青龙殿,是葬魂宫主早年收养的孤儿,也是他如今最得力的手下之一,被他盯上的人,就如同在草原遇到了最凶戾的狼。
     薛蝉衣的嘴唇抿了抿:“葬魂宫历代活跃于西南边陲,在中原虽有势力盘踞,但向来不作风波。近两年来,随着外族战局频发,葬魂宫的势力得到了进一步扩张,如今已经开始将重心转移到中原。”
     “中原武林势力错综复杂,正邪两道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笔算不完的烂账,葬魂宫倘若贸然出手,恐怕牵一发动全身,所以他们需要杀鸡……啊呸,杀一儆百。”叶浮生轻咳两声,锤了锤自己又疼又麻的右腿,摇头晃脑,“断水山庄是中原武林的一大世家,谢庄主又是名震江湖的天下第一刀,按理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可惜……”
     薛蝉衣冷冷道:“可惜三年前那件事情过后,整个江湖都觉得我师父废了,天下第一刀如今不过徒有虚名。此番葬魂宫发起争锋大会,要夺中原正道的七把名锋扬威,断水是第五把。”
     叶浮生问道:“那么所谓的江湖传言,究竟是的确如此,还是空穴来风呢?”
     薛蝉衣不说话,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半晌才道:“叶浮生,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明白人。”
     真是好一滩浑水,叶浮生叹了口气,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在下谢过薛小姐的信任,定不负所托。”
     “既然你答应了我,就一定要做到。”薛蝉衣扬了扬下巴,露出她惯有的不可一世来,眼神冷厉不似个黄花大闺女,反而比毒蛇还要渗人,“小离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就算钻到地底下,我也刨了你十八代祖坟,把你挫骨扬灰!”
     ――“你答应我的事,一定要做到,否则我死不瞑目。”
     两个声音合成一线,像一把利剑狠狠刺进叶浮生心口,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又开始摇晃模糊,直至一片混沌,右腿钻心一样疼,他的脸色霎时白了,下意识地按住胸口,那放着锦囊和玉佩的地方。
     “你怎么了?”薛蝉衣看出不对,伸手扶了他一把,孰料这登徒子昏头昏脑,竟然在胡乱中摸了下她的腰,薛小姐杏目一凛,好悬没把他扔在地上。
     偏偏罪魁祸首还端着一张纯良无辜的柔弱脸,像是病入膏肓快吐血了一样:“咳、咳……对不住,在下看不清。”
     薛蝉衣磨了磨牙,道:“争锋大会七日之后就要开始,这几天定有各派人士来到古阳城,断水山庄自然不能闭门谢客。你这半瞎既然眼睛不好使,就好好跟着小离寸步不落,也不要到处生事,免得冲撞到自己惹不起的人。”
     叶浮生听罢,打了个呵欠,摊手道:“既然如此,小姐就着人带我去少庄主院落吧。长夜漫漫,在下困了。”
     薛姑娘觉得有些手痒,腰间长鞭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大概是有车马在前门停下。
     这么晚的时辰,这样风口浪尖的地方。
     薛蝉衣吩咐了一个下人带他去后院,自己急忙走向前门见客。叶浮生眯了眯眼睛,好在进内院时会经过一条长廊,他借着檐下灯火回头一望,只见薛蝉衣迎着一队人匆匆而过,为首那人正将纸伞收起,恰好露出形容。
     他看上去很年轻,可全无毛头小子的冲劲和傻气,一身黑衣称得脸色过于苍白,眉如锋,眸如潭,容貌俊美无铸,薄薄的唇猩红一片,仿佛一叶见血封喉的刀。
  
  
   第5章 变故
     自古正邪不两立,江湖人更是把正道邪派看得泾渭分明,但总有人会越过楚河汉界,踩着世俗的底线把自己活成大喇喇的刺。
     有的被干脆利落地拔掉碾碎,有的则入肉生根直至深不可测。
     前者大多是些心比天高手比脚低的草莽,空有着要吃天鹅肉的雄心壮志,潦倒一生也只在水坑里蹦Q,顶多给那些个名门宗派添些不痛不痒的麻烦,从来不被放在眼里去,左右江湖之大,不愁容不下这些个混吃等死的跳梁小丑。
     而在这深不见底的江湖泥潭里,能算得上后者的却太少,少得放眼天下,也只有百鬼门这么一根大刺长得顶天立地,不仅黑白通吃、正邪两占,行事还随心所欲,不怕惹麻烦,更善于解决麻烦。
     谁也不知道江湖上有多少人,自然也没有人知道百鬼门到底有多少“鬼”。他们没有过去,看不到未来,却隐藏于当下的每一个阴暗角落,化成猎物的跗骨之蛆,至死方休。
     情报消息,杀人暗榜,医毒交易,兵刃暗器……没有他们敢想不敢做的事,就算有,那也是门主脑子里的坑被豆腐渣糊了,一时间没想开。
     百鬼向来见影不见人,江湖上所盛传的不过其中寥寥几人,鬼医孙悯风正是其中一位。
     医者仁心,妙手回春。后半句不配孙悯风那敢与鬼神争命的高绝医术,前半句搁在他身上则根本是侮辱了这四个字,但凡要去找他看病的人,多半是吃多了熊心豹子胆。
     原因无他,医者不自医,孙悯风身带痼疾――在脑子上。
     半疯半醒,喜怒无常。
     凭栏远眺风吹雨,暗香浮动,留影无声。
     谢无衣脱下大氅,着一身白底黑纹长衫与客人相对而坐,瘦削面容上双眉紧皱,苍白泛青的嘴唇敛成薄刃,不咄咄逼人,却冷意入骨:“鬼医提出的要求,强人所难。”
     他对面坐着两人,之前与叶浮生对视的黑衣青年正端着茶盏轻抿,老神在在如供案上的大佛爷。剩下一位素衣男子看着约莫三十来岁,画墨眉眼,水色描唇,清淡到了极致,偏偏在敛目勾唇时流泻出一丝妖气,仿佛青花瓷上多了一笔浓墨重彩的艳。
     孙悯风往自己的茶盏里倒了些白色药粉,拿着银针有一搭没一搭地搅拌,屋子里顿时飘满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馥郁如酒,却比酒更醉人。
     他牛嚼牡丹地把这杯怪茶喝完,砸吧一下嘴,笑道:“强人所难,或者坐地等死,我不逼你呀。”
     谢无衣放在桌角的手骨节分明,青筋毕露,语气却是淡淡,“谢某可以做个死人,就是不能做废人。”
     孙悯风没答话,倒是他身边的黑衣青年抬起了头:“在下听闻,葬魂宫送来的战帖,谢庄主并没有接,夺锋帖的战牌上还未出现断水山庄的名字。”
     谢无衣面无表情:“宵小之物,不值得脏我的手。”
     “那么夺锋帖上,断水山庄之位是要虚席空置了?”黑衣青年放下茶盏,语气玩味,“谢庄主,眼下不知有多少只眼睛盯着断水山庄这块招牌,无论你拒战或是应邀,一举一动皆牵扯极大……派薛小姐千里迢迢邀请鬼医来此,不正是谢庄主已经做出的选择吗?我们要的东西不多,一把断水刀,比你的命更重要吗?”
     谢无衣:“是。”
     “那我就更想要了。”黑衣青年勾了勾嘴角,“谢庄主,眼下断水山庄强敌环伺,就凭你如今这副残躯,能顶得住明枪暗箭吗?断水刀重于你的性命,不知断水山庄与之相比,又孰轻孰重呢?”
     谢无衣看了他一会儿,取过茶壶为他添了杯茶:“这位……”
     “我姓楚,楚惜微。”黑衣青年挑眉,手指慢慢摩挲着杯壁,“久闻天下第一刀之名,今日拜访,方知见面不如闻名。”
     “江湖上沽名钓誉、谬赞枉称之人多如过江之鲫,谢某从不敢以‘第一’自居。”谢无衣慢慢笑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