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封刀_第9章

小说下载:封刀作者:青山荒冢更新时间:2017-11-14点击:

谢”字。
     谢无衣的手指在刻字上寸寸摩挲,声音低哑森冷:“此乃我断水山庄历代庄主的信物,可惜在三年前遗失,我倒要问问你究竟怎样得了它!”
     见状,叶浮生丝毫不露怯,反而愈加理直气壮地伸手讨要:“都说了是故人遗赠,自然……是从死人手里得到的。”
     这话说得平平淡淡,谢无衣的身躯却猛然一震!
     他就像一棵参天大树,长久以来傲立风霜,纵然满身都是刀劈斧砍的痕迹,也依然顶天立地地站着,却在这一刻晃动了身体,仿佛从根基开始死去,摇摇欲坠。
     他脸上血色尽褪,无意识地退了两步,手指紧紧抠着那块玉,喃喃道:“死、死人?”
     说话间,他压抑不住地咳嗽起来,脸上浮现出病态的潮红。
     谢无衣这三年来身体不好,这下咳起来抖似筛糠,背脊弓成了一道将断欲断的线,偏偏又在临界点慢慢挺了回去。
     叶浮生看着他,道:“对,给我这块玉的人已经死了。”
     话音未落,叶浮生抽身后退,险险避开谢无衣雷霆一掌。这一次不再是试探,断水庄主搓掌成刀,哪怕没有碰到他分毫,锋利霸道的刀气已经切开叶浮生脖颈上的表皮,露出一线浅浅的红。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似鬼魅飘萍而出,一拳抵住谢无衣再袭的一掌,另一手捞住叶浮生的身体迅速后掠,站定转身。
     这变故让谢无衣立刻冷静下来,他从袖中掏出火折子,吹燃之后点亮了墙边灯盏,这才看清来人的脸,遂一整衣袖:“楚公子。”
     “原来是谢庄主。”楚惜微现下目不能视,只能向他的方向侧了侧,方才他和谢离依言在断龙石那头等待,探路的叶浮生却久久未归。仗着内力深厚,楚惜微听得石缝那端传来打斗声,就把谢离一个人扔在原地,自己摸过来看热闹。
     他放开叶浮生,笑道:“两清了。”
     这指的便是在人偶室里相助之恩,叶浮生为这场风水轮流转翻了个白眼,问道:“少庄主呢?”
     楚惜微没回答他,叶浮生耳朵一动,就听到身后传来OO@@的脚步声,谢离从石缝间走了出来,见到谢无衣后立刻站直了身体,乖乖喊了声“爹”。
     就叶浮生亲耳所鉴,他这声“爹”喊得就跟臣子拜皇帝一样郑重,没听出多大亲昵,倒是规规矩矩。
     谢离喊完“爹”,双手就将断水刀捧到头顶半尺位置,谢无衣面沉如水地走过去,一手将刀拿起,一手携风落下,给了他一记耳光。
     “啪――”
     这一巴掌打得极狠,谢离的脸顿时歪向一边,差点没摔倒在地上。好歹他终究站稳了,白皙的小脸上浮现一个红红的掌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小少年眼里水汪汪的,却都一滴不漏地憋了回去。
     叶浮生和楚惜微皱了皱眉,谢无衣握着断水刀,居高临下地看着谢离,冷声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谢离摇了摇头,他抬眼觑着自己的父亲,倔强又委屈。
     “为人者应进退得度、审时度势,切莫目光短浅、因小失大,我没告诉过你么?”谢无衣攥指成拳,“是谁让你擅自去追窃刀贼?是谁给你的胆子险攀望海潮?是谁教你死到临头不懂得弃刀保命?”
     “可是您说过,兵器是武者的手脚,断水刀是断水山庄的……”
     他没能把顶嘴进行到底,又是“啪”的一声,叶浮生忍不住只手捂脸,不忍直视。
     “虽然这手段粗暴了点,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这熊孩子欠打。”他以袖掩面对着楚惜微窃窃私语,“人比刀长不了几寸,就敢不自量力地玩儿命,这要是我儿子或者徒弟,一定打到他跪着写‘再也不敢了’为止。”
     楚惜微:“……”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嘴角抽了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
     又是一巴掌打下,谢离的另一半脸也红了起来,他被打懵了,愣愣地看着谢无衣。
     “没错,断水刀是断水庄主的责任,自然迟早是你该背负的东西,但是……”谢无衣慢慢蹲下来,直视着他的眼睛,“我还活着,哪轮得到你拼命?”
     “可是……”
     “或者说,你也听了那些江湖传言,觉得我已经废了,不配做庄主,不配拿这把刀,要你这么个小孩子来替我扛起大梁?”
     谢离慌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眼眶红红:“爹……我没有,爹,我没有……”
     谢无衣看着他,冷漠的脸上难得笑了笑,目光深远,空出来的手擦掉他的眼泪,道:“那就记住,我死之前,你只需要学着如何成长起来,至于我死之后……我所背负的这些东西,就都属于你了,那个时候不要逃,也不能避。”
     谢离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向来是个乖孩子,哪怕在襁褓的时候都是不爱哭闹的,眼下却忍不住抱着谢无衣的脖子,哭得涕泗横流。
     谢无衣喟然一叹,好像在这一刻韶华尽抛,显露出罕见的疲惫与衰老,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当他抱着谢离转过身来的时候,又成了那个冷硬淡漠的断水庄主。
     他对楚惜微说道:“楚公子,那个交易我应下了,烦请转告孙先生,谢某主意已定,今夜便开始拔针破封。”
     拔针破封?
     叶浮生眉头一皱,他有些疑惑,却什么也没问。
     “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回答。”楚惜微负手而立,“机会只有一次,庄主可要考虑清楚。”
     谢无衣道:“无需考虑。感谢公子相助,待大会之后,断水刀就交付于君,不过……”
     楚惜微饶有兴趣:“不过什么?”
     “待阿离及冠之后,必向公子讨回断水刀,那时还请公子行个方便。”
     谢离浑身一颤,他惶恐地看着父亲,不明白他这句话背后到底藏了怎样的深意,只觉得在这片刻之间,已有泰山压顶。
     楚惜微一怔,继而笑道:“但有所能,尽管来取!”
     “多谢。”谢无衣抱着谢离,脸色在烛火下显出几分难得的活气来,就连眼眸也耀耀生辉。
     叶浮生看着他,就像看着一支将要熄灭的蜡炬被东风重新助燃,用最后的生命燃烧末路璀璨。
     他听说,这位断水庄主本名谢珉。珉者,玉石也,以此为名,意为君子如玉,然而此人行的是武道,又素仰远塞军士之风,慷慨大气,便自取“无衣”为字。
     人如美玉,刀如顽石,玉不可摧,石不可移。
     只可惜……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注)
     谢无衣带着他们,从黑暗重新走回光明,恍如隔世。
     注:“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出自东汉诗人无名氏的《古诗十九首?回车驾言迈》。
  
  
   第10章 长夜
     这条密道直通断水山庄后山,此时风雨更急,打在人身上生疼。
     天光暗淡,倒是让叶浮生松了口气,可惜眼睛虽然看得清,腿疾被雨水一激,就又开始作妖。他皱了皱眉头,就见山林中很快冲出十来个人,都撑着雨伞和毡布,大呼小叫地迎过来。
     打头的正是薛蝉衣,这姑娘见了他们,二话不说先拿罩衣把谢无衣和谢离笼了个严严实实,这才施舍了眼神给外人,惊疑道:“楚公子,您的眼睛……”
     啧,看这待遇。
     叶浮生接过一把伞,深感自己就是地里黄的小白菜。楚惜微往身上披了件罩衣,侧头一笑却不说话,谢无衣倒是开口道:“风急雨大,先回山庄。”
     薛蝉衣得令,一群人众星拱月般拥着他们往山庄走,她带来的都是断水山庄的护院,不说武功多么高强,个个却都是手脚利落,没一会儿就把四个落汤鸡似的人给送回庄子,让正在长廊下等待的孙悯风喷了一大口茶。
     他大呼小叫地迎上来,对楚惜微说道:“我说主子,薛姑娘跟我说你‘大半夜跑出去看热闹,结果把自己看进沟里了’,原来是真的啊!”
     楚惜微:“……”
     薛蝉衣:“我不是这么……”
     叶浮生扭头,噗嗤一笑,肩膀耸了耸。
     孙悯风这一声“主子”,倒是把楚惜微的身份漏了个底朝天――世上也许少有人见过百鬼门主,但认识鬼医的人却很多。
     被他医过的人总想着回去找场子,被他拒之门外的人更不吝啬把他的画像拿来练靶子,孙悯风的这张脸,可谓是百鬼门的一大招牌。
     如此一想,适才楚惜微和谢无衣那两句没头没脑的交易,倒是有眉目了。
     孙悯风翻了翻楚惜微的眼皮,又把了把脉,道:“死不了也瞎不成,就不费什么闲工夫了,等下给你找块药布蒙三天就行。”
     楚惜微觉得自己至今还没把这大逆不道的属下给宰了,可见宅心仁厚。
     洗漱一番,谢无衣顺手罚了谢离一个时辰的马步,便将楚惜微和孙悯风二人请入内室。
     小少年绷着脸儿在长廊下扎马步,叶浮生只好百无聊赖地端了碗热姜汤在那儿守着,一边喝还一边碎嘴:“少庄主,你要是再往下坐点儿,就是很完美的‘平沙落雁’式了。”
     “……”
     “下盘不稳啊,小腿有点儿晃,你打摆子呢?”
     “……”
     正乐着,薛蝉衣端着一盆水走了过来,叶浮生立马站好,眼睛透过灯火,依稀只能看到她手中的一片红色:“这是……”
     薛蝉衣被这声惊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把铜盆往身边一挪,见谢离还背对着这边,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匆匆地走了。
     叶浮生眯着眼睛望过去,只看到了一扇紧闭的门扉,那是谢无衣三人现在的内室,而薛蝉衣就是从那里端出了一盆血水来。
     “少庄主,我去刷个碗,你先练着啊!”
     言罢,没等谢离回应,叶浮生就尾随薛蝉衣而去。只见她避过外人,将一盆血水都倒在了花坛里,然后扯了块帕子擦干手,面无表情地转入厨房,提了个食盒往后院走。
     断水山庄占地颇广,如今却人丁凋零,不少院子都空置下来。叶浮生灌下一碗老姜汤,又按摩了好一阵伤腿,眼下总算恢复了些,便仗着轻功过人,一路跟着薛蝉衣左拐右转,最终进了一座小院。
     时值深秋,草木枯败,再加上风雨之夜,更显几分森然。然而这里虽然冷清,屋内却还亮着烛火,守在廊下的两人一个是护院,一个是粗使仆妇。
     见到薛蝉衣,他俩立刻躬身,却一个字也没说。薛蝉衣把食盒交给仆妇,吩咐道:“里面的汤料要再炖半个时辰,弄好了趁热送过来。”
     仆妇打了两下手语,恭敬地接过,叶浮生隐在一棵大树上,猜测这两人恐怕都是哑巴。
     薛蝉衣敲了下门,里面立刻传出物品摔碎的声音,她不以为意地推门而入,顺手将房门关好。
     叶浮生身如一片飞絮,转瞬便穿过雨幕,悄然避过守卫,落在了房外一隅,小心将窗纸捅了个洞。
     天气湿寒,屋里却没有火盆,连蜡烛也只点了一盏,这样昏暗的环境,倒是方便了叶浮生窥探。
     屋内桌椅橱柜俱是檀木雕成,文玩摆设无一不精,就是谢离的房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