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洪荒]我开动物园那些年_第7章

小说下载:[洪荒]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更新时间:2017-11-15点击:

说:“这猴子真聪明啊!”
     在赵老师看来,灵囿连鸟、狮子都驯养得那么好,猴子更加聪明,能这么做也不奇怪啊。
     段佳泽却是一汗,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可没有驯过园里的任何一种动物。自从他改换了系统提供的食物之后,园里的各种动物不止是精神、身体好了很多,智商好像也各自有一点提高了。
     当然,那些鸟的智商还没有提高到自己做出之前的那些动作,还是由陆压这个老鸟下的命令。
     但是像猴子们现在的动作,就是自己琢磨出来的了。段佳泽喂它们喂得还挺多,可能就因为这样,它们明白了段佳泽的地位。
     鉴于那些吃的根据陆压的说法,吸收的灵气都比人间界多,那么它们吃完后智商增长点儿,好像也不奇怪了。而且段佳泽问过,就这些吃的能够让它们变聪明,但是要想变妖怪不可能,至少审核周期内不可能。
     同心小学的学生们,玩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尽兴。这些猴子相比以前来,互动得可多了,不止将吃的丢回来,还会模仿他们的动作。
     有个学生翻身倒立,猴子们也学着他倒立起来,但是动作要轻巧多了。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赵老师和闫老师上起科普课来,效果也好得多。
     像赵博这样的调皮大王,以前课外活动,是从来不会专心听讲解的,但这时候却听得津津有味,频频举手发问,比起来学生还像同心小学的学生。
     看完猴子,再去看梅花鹿。
     这过程也不觉得无聊,毕竟大家都有专属的“鸟伴游”,这可满足了他们的无限幻想,自己就能开起小剧场。
     那两个有幸伴着两只孔雀的小学生更是得意了,就数他们的伴游体型最大,外形最拉风。虽然不能停在肩膀上,但是他们走到哪里,孔雀就跟到哪里,不知道多乖。
     张顺看了,羡慕极了,有了一点想法,捧着肩上的珍珠鸟一抛,然后往前跑,“来啊来啊你来追我啊!”
     那珍珠鸟在空中飞了两圈,果真盯准张顺,一个俯冲,再度落在张顺头上。
     张顺见它果然认得自己,乐开了花。他的举动也提醒了其他同学,在不伤害小鸟的情况下,开展了各种玩法。
     当然了,他们就是想伤害,也很难。在各方面水准提高之后,本就灵活的鸟类现在更是敏锐。更何况,还有陆压这个老祖宗在这儿呢。
     等到了梅花鹿的住处,不等段佳泽说,小苏就很机灵地提醒小朋友们,不要再给梅花鹿喂自己带来的东西了。
     园里梅花鹿一共就两只,是一对母女,父亲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如何。
     小苏作为一个女孩,就比较喜欢这些萌萌的动物,也喂过梅花鹿,上前把手穿过围栏,把草料拿起来呼唤梅花鹿。
     那只小鹿踢踢踏踏过来,伸着脖子吃小苏手里的草料,小苏又摸了摸它的脑袋,它也毫不反抗,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身上棕色的皮毛看上去柔软富有光泽。
     有不少孩子都拉着赵老师,表示也想喂小鹿。
     赵老师询问了一下段佳泽,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点了两个学生,让他们跟着小苏一起,去给梅花鹿喂草。
     ……
     这么半日下来,不大的动物园也转悠完了,两位老师带着几十个学生告别。
     赵老师握着段佳泽的手,不住感谢他,还表示大开眼界,说他这里的动物这么聪明,驯得又好,以后一定会客似云来的。
     他们这次带孩子出来课外活动,一说回去后要写作文,以前会哀叹的孩子,这次反而兴致勃勃,恨不得立刻就动笔将游记写出来了。这还不都是因为,在灵囿玩得特别高兴。
     “那就承蒙您吉言啦。”段佳泽轻轻拍了拍肩上的陆压大爷。
     陆压振翅飞翔,小朋友们肩上的鸟也都跟着扑啦啦起飞,一同离开,回鸟棚去了,令孩子们发出惋惜的声音,盯着它们的背影。
     “大花!”张顺念着自己给珍珠鸟起的名字,极为不舍。
     “没事,”赵博揽着他的肩膀,“我下次叫我爸妈带我再来时,把你也叫上,我们再来看它们!”
     “好。”张顺用力点头,然后挥手,“再见,大花!”
     与小鸟们道别的童声,此起彼伏。
     看着这动物与孩子依依惜别的一幕,赵老师竟然颇为感动,想要说一番告诫大家爱护动物的话,“同学们――!”
     不等赵老师喷薄情绪,就看到那远去的鸟群下,两只孔雀拔足狂奔,不时扑腾一下,然而和家养鸡一样,飞不起多高就落下……
     众人:“……”
     小学生放声大笑,赵老师一碗鸡汤被憋回去,尴尬地和段佳泽道别。
     真是美中不足啊……段佳泽心想,早知道安排一个优美的退场方式了。
     挥别同心小学的学生们,段佳泽看到小苏埋头玩手机,拍了拍她,“走啦,小苏,吃中饭去了。”
     “哎,”小苏抬头,满脸都是笑容,把手机一递,“园长,你看。”
     段佳泽一看,原来是小苏竟然把刚才那一幕拍成了小视频,发到了自己朋友圈里。镜头一开始是对着小朋友们,他们肩上的鸟纷纷起飞,镜头也随着移开,拍摄鸟群在空中飞翔,画面之外还传来孩子们的道别的声音。
     随即,两只孔雀就非常突兀地出现在画面中,托着沉重的尾羽追着鸟群跑,不时还扑腾一下……
     这个小视频发出去才一两分钟,就获得了很多赞和评论,全是在狂笑,还有问小苏这是哪儿的,怎么鸟那么乖,还有说孔雀太逗了。
     段佳泽再看一遍,也差点笑出来,“你怎么还拍下来了。”
     “这怎么也算是我们第一批游客啊,我想记录一下来着,没想到遇上了这么搞笑的事。”小苏给他翻了翻相册,原来她还拍了孩子们游览期间的照片,“打算顺便在朋友圈打打广告,嘿嘿。”
     “干得好!”段佳泽夸道,“我还打算开张后花点钱,找些本地媒体来宣传,你多拍些,都能做素材呢。”
     ……
     送走了内测游客,段佳泽赶紧去鸟棚,还没到那儿,就听到密集、激烈的鸟叫声,把他吓一跳,心想难道是陆压不顺心,在狂殴小鸟?
     走到近前一看,才发现是园里的鸟在追着一群野麻雀啄,双方在空中上下翻飞,战得正酣。
     这里背靠海角山,麻雀多了去了,但是平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怎么打起来了。
     目前来看,灵囿的鸟群数量虽然不如对方,但是战斗力可不弱,就连胖乎乎的珍珠鸟,都能一口把麻雀的羽毛给叼下来。
     陆压已经变回了人形,靠在一旁凝重地观战。
     段佳泽虚心求教:“哥,这是怎么了?”
     陆压:“你知道那些是什么吗?”
     什么?难道不是麻雀吗?
     段佳泽一惊,“难道是……麻雀精?”
     “你在想什么,”陆压鄙视地看了段佳泽一眼,“是贼!大意了,方才离开的时候,没有关笼子,这些野鸟来偷我们饲料。”
     段佳泽:“……”
     段佳泽狂汗,“您一发威,这些麻雀不就吓死了。”还用得着它们在这儿苦战?
     陆压生气地道:“你竟敢让本尊给你赶麻雀?!”
     “??”段佳泽说,“您这个逻辑性太强了。”
     但陆压的话倒是提醒了他,段佳泽找了把扫帚,把麻雀都赶远,恋战的鸟儿们这才趾高气扬地回笼。他私心里觉得,那样子和陆压真是一样一样的。
  
  
   第9章 意外之外(上)
     赵博在表弟家待了一个多星期,才被他爸接回去。
     一回家,赵博的妈妈范海萍已经做好了大餐,拦住想冲过去拿鸡翅的赵博,“等等,你先告诉妈妈,你在表弟家里玩得怎么样?知道错了吗?”
     不说表弟家还好,一说起来,赵博就直蹦Q,“妈,我可不可以转学去表弟他们学校啊!”
     范海萍有点崩溃,赵博成绩一般,现在就读的是重点小学的重点班,她费了不少劲把赵博塞进去的,现在赵博居然说想去村办小学读书。
     “你说什么?”范海萍说出来才发现自己声音提得太高了,把孩子都吓了一跳,连忙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嗓音,“为什么啊?表弟学校那么好?”
     “对啊,他们都没有作业。”赵博玩着手指说道,“下课时间,我们就一起聊鸟,知道为什么吗?”
     妈妈不想知道……范海萍没想到,平时离不了平板电脑、手机WiFi的赵博,在他表弟家居然过得一代都不难受,去之前,可是还哭着闹着呢,这让她觉得非常失算了。
     赵博第一天过得的确很不开心,但是范海萍不知道,第二天他跟着同心小学一起去了灵囿动物园啊。他可算是被那些鸟给迷住了。
     回去之后,也不减热情,各种看相关影片图书,遂把赵博的业余精力都消磨掉了。
     赵博兴致勃勃地对范海萍说:“妈妈,表弟学校组织一起去灵囿动物园了,那里可好玩了,鸟特别聪明。但是动物园还在装修,老师说下个月才会开张。到时候,你能不能带我和表弟一起,再去玩儿一趟啊?”
     “还想玩?你先给我去做试卷,做不完饭也不要吃了!”范海萍气死了,把赵博赶到房间里去写试卷了。
     赵博的爸爸赵正义在旁边悠悠然说:“我早就说了,搞什么‘变形记’啊,小孩子上哪玩不起来?”
     “别提了,真是愁死人了,明天就要回去上课了,看起来怎么更皮了。”范海萍闷闷地说,“还去什么动物园,灵囿动物园?我怎么没听过这里呢。”
     “我也没听过,新开的吧?”赵正义说。
     另一边,赵博哭着做完了一张试卷,才被范海萍放出来,揉着眼睛上桌吃饭。
     范海萍教育他,“下次还敢不敢欺负同学了?还敢不敢顶撞老师了?你要是再犯错,也别想去舅舅那里了,把你送到山里去……”
     范海萍念叨着赵博之际,赵正义扶了扶自己的眼睛,把手机举到妻子面前,“老婆你看这个,有点意思吧?”
     范海萍探头一看,是赵正义的微信同学群里发的一张动图呢,一群小孩子,每人肩上停了一只鸟,突然间一起飞起来,成群结队往远处飞,小孩还挥手作别。
     就在这时,两只肥大的孔雀拖着长长的尾羽拔腿狂追。
     范海萍“噗”一下笑出声,“怎么像在说:等等我。”
     赵正义也哈哈大笑,“是吧?乐死我了,老黄整天就爱转一些幽默图片,有些倒是有点意思,你说这应该是训练出来的吧?”
     “谁知道呢。”范海萍翻了翻聊天记录,赵正义的同学们都在发哈哈笑的表情,还有人问这是哪里,有人说应该不是东海市的吧,老黄暂时没说话。
     范海萍顺手滑上去时,动图又放了一遍,但是这一次,范海萍在里面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喊起来,“老赵,你看这个像不像你儿子?”
     “什么?”赵正义一愣,探头过来看,范海萍指着一个角,让他注意看。
     那图片重头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