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洪荒]我开动物园那些年_第8章

小说下载:[洪荒]我开动物园那些年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更新时间:2017-11-15点击:

时,赵正义顺着范海萍的指点,果然看到了,图片一角有个小孩,不正是他儿子的模样嘛,肩上停了一只鹦鹉的。
     “还真是!”赵正义和范海萍都想起赵博说自己去参观了动物园,就更确定了,“小博,这个是灵囿动物园?”
     赵博一看,兴奋地叫了起来:“是的,妈妈,这是那天我们告别的时候!妈妈我跟你说,我的鹦鹉可乖了,表弟也有一只,老师说是珍珠鸟,它们停在我们身上,陪我们参观呢。”
     “那这个动物园还挺厉害的嘛,把鸟驯得这么乖,这是在哪里?”赵正义问道,看着这么有趣,他倒觉得,带孩子再去一趟也无妨。
     “坐117路公交车,在海角公园站下!”赵博响亮地报了出来,他可记得清清楚楚的。
     “海角公园,那里以前好像是开了一个动物园哦,就是这一个吗?”范海萍记得也不大清楚。
     这时候,赵正义的微信群里,老黄说道:就是我们东海市的!但是不知道是哪里,在一个朋友群里看到的。
     下面的同学们纷纷回复:原来是东海市的,好想去,是不是市动物园?
     赵正义颇为得意地回道:各位同学,这里是海角公园旁的灵囿动物园,图中穿蓝色格纹的孩子,是我的儿子,他那天恰好就在!
     ……
     段佳泽对于那个小视频被做成动图,在本地朋友圈小小火了一把毫无所知,他可气急败坏着呢,小苏和柳斌早上来上班时,急急忙忙跑来找他,说看到大门被撬了。
     段佳泽第一反应就是被盗了,他赶紧跑去看,发现大门的栏杆好多都要拧成麻花了,锁也被整个撬开。看样子,更像是蓄意破坏,要是偷东西的进来,只要把锁弄开就行了。
     他再一查看园内,发现好些动物食槽里多出了食物,心中一惊,这些可不是园里的饲料。他第一反应就是东西不干净,看这架势,说不定投了毒。
     “……我靠,怎么办,这是不是要洗胃什么的?”
     “等等,园长,它们好像不吃啊。”柳斌拿着一把干草试着去抖梅花鹿,梅花鹿立刻甩甩头,走开了,这也更证明了饲料不对劲。
     段佳泽关心则乱,这时候一想,也是,这些动物吃了仙界的高级饲料,都聪明了不少,可能自己就闻出来不对劲了。
     但是段佳泽还是十分生气,和柳斌、小苏把来历不明的饲料都清理掉,“谁啊,这么缺德!”
     他搬过来还不到一个月,平时顶多和隔壁海角公园看门大爷闲聊过,怎么也想不到是谁这么狠。
     段佳泽更忍不住私下问陆压,“道君,你昨晚难道就丝毫都没有察觉吗?”
     陆压甚是尴尬,他不在人间良久,又眼高于顶,哪里会去注意凡人的动向。在他看来,就是察觉到几只蚂蚁爬到身旁,根本不会在意,这要是几个神仙妖怪进来还差不多。昨晚,是真没注意。
     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啊,动物们被投毒了。
     陆压闪过一丝羞惭,一抬手,手中出现一刀一剑,正是他的法器杀人刀与活人剑,凛然道:“待本尊作法,将贼人的首级取来!”
     “……等等!”段佳泽吓到了,赶紧拉住他,“我们这是法治社会,可不能乱来,你查出来是谁告诉我就行了。”
     “你们凡人真是麻烦。”陆压嘀咕了一声。
     陆压在“海洋馆”上点了点手指,水面立刻现出了画面,遮住了下面的游鱼。仔细一看,是黑夜里的动物园门口,想必正是昨夜的情形。
     段佳泽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人影出来,“能不能快进啊?”
     面对浮躁的人类,陆压非常鄙视,“马上就出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画面中就出现了几个人影,手里拿着工具,开始撬门。虽然只有淡淡的月光,但通过熟悉的面部脸廓与身形,段佳泽还是认出了这些人,“暂停,暂停一下……是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并没有让斩仙飞刀出场,暗搓搓用了自己的设定~(RQ)/~
     不过之前开过一个脑洞:
     陆压祭出斩仙飞刀:“请宝贝转身!”
     段佳泽转过身:“=w=干嘛?”
     “?!”陆压(脸爆红):“……你、你你!”
  
  
   第10章 意外之外(下)
     画面上出现的几个人,正是小苏和柳斌来之前,受雇于灵囿动物园,担当临时饲养员的村民。
     在段佳泽还没接手动物园之前,因为无人监管,他们就常常克扣动物饲料。肉自己吃,菜、干草什么的,喂自家的鸡鸭牛羊。可以说,直接导致条件本来就不好的动物们更加惨了。
     段佳泽想起他们还问过自己招人的事,他因为这些前科婉拒了,后来招到小苏和柳斌,又直接把他们给辞退了。现在看来,这是怀恨在心啊,居然趁晚上过来投毒。
     段佳泽没想到还有这种人,气得不轻,怒道:“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陆压兴奋地道:“你打算怎么办?”
     段佳泽:“呃,报警?”
     陆压:“……”
     他早该知道,段佳泽都说了法治社会,还能给出什么其他答案。
     段佳泽表示,人类社会,就该用人类的法子来解决。于是,他跑去报警了,民警也来看了,还把他带到派出所去登记。
     陆压听到小苏和柳斌讨论,他们这儿没安监控,也没什么证据,园长这一去恐怕很难有结果了。
     不知道那些人以后还会不会再来,毕竟动物都没事,他们没达到目的。可哪里有千日防贼的啊,这下可伤脑筋了。
     等段佳泽回来,倒是不见沮丧,手里还拿着一叠纸。
     小苏:“这是什么啊,园长。”
     “民警人很好啊,我说了有嫌疑的对象只有那些村民,他说要去调查的。”段佳泽挥了挥手里的东西,“而且给我介绍了海角街道的同志,街道的干事也关心了我的情况,还给了我这些,叫咱们动物园配合他们的文明创建工作……”
     他手里那些纸,原来都是些宣传海报。虽然地方比较偏,但灵囿动物园所在地还是属于街道而非乡镇的,那些村民所在的村子好像就是乡里了。
     段佳泽:“咱们一起贴上呗,配合一下创文,做文明动物园。”
     众人:“……”
     莫名其妙,段佳泽就跑题了。
     小苏和柳斌去贴海报之后,陆压觉得段佳泽的做法太软弱,他决定要自己维护尊严。
     段佳泽大汗,说道:“你不要急啊,等调查完,要是情况属实,就能罚款拘留了。”
     “拘留算什么,你以为本尊不知道吗?拘留住的地方比本尊的办公室还要大呢!”陆压本就因为此事觉得有失颜面,一说起拘留来,更是怨气冲天。
     段佳泽:“……”
     段佳泽心虚地道:“以后咱们升级了就好了……主要是,人间界的规矩和你们仙界有不一样,不能随便取人首级的。”
     “便是不杀他们,我也有法子让他们深深知错。”陆压阴森森地道,“否则,叫人知道了,我面子往哪搁?”
     段佳泽心想,面子?不存在的,你都在我们这儿做动物了……
     ……
     回龙村,孙庆隆、王胜斌和刘铭坐在院子里讨论。
     “那小兔崽子,居然还敢报警。”
     “算他走运,啥也没死,真是浪费我家的药了。”
     “嘿……真要拘留,别等我出来,看我哥怎么找他麻烦,叫他那动物园都开不下去。”
     几个人得意洋洋说了几句,相约晚上打麻将,王胜斌和刘铭就先走了。
     孙庆隆把猪给喂了,一边喂一边抱怨,“妈的,这猪养得真是臭死了……改明儿就杀了。”
     这些猪都是乡里扶贫送的,不过放他这儿,他养着还嫌麻烦呢,一点也不乐意。
     看着日头还早,孙庆隆索性进屋,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去大战麻将。
     孙庆隆翻身入睡,正香甜时,忽然心慌气短,同时感觉有呼吸喷洒在自己脖子上,还以为是自家养的狗,一拂脖子,十分不安地睁眼转头。
     一张毛茸茸的狮脸出现在眼前,血盆大口一张,“吼――”
     腥气扑面,锋利的牙齿闪闪发亮。
     “啊!啊!!”孙庆隆当时就吓破了胆,蹬着脚往后退,想不通为什么狮子会出现在他家,难道是该死的灵囿动物园没拴好门,让狮子跑了?
     可是,这狮子为什么会来他家呢?!
     狮子身体伏低,蓄势待发。
     孙庆隆的腿都软成面条,距离太短,让他连爬起来往外跑的勇气也没了,眼泪鼻涕全都涌了出来,一个没控制住,失禁了。
     臊臭的味道弥漫开,狮子再度大吼。
     “不,不要啊,饶了我吧!饶了我!”孙庆隆想到,昨天他们几个偷进动物园,给这些动物下药,就是他给狮子下的药。以前也数他喂狮子喂的最多,或者说,克扣狮子口粮也是他最多。此刻,俨然是一场复仇了。
     关在笼子里的狮子孙庆隆就没怕过,何况那时候的狮子吼起来都没精打采,还不如他家的狗神气,直到现在,他才直面了狮子的可怕,明白大型食肉动物在捕猎时有多令人胆寒!
     然而,狮子根本没有听孙庆隆的求饶,它一跃上床,一手按住孙庆隆的身体,一张嘴,孙庆隆的头就进入了那张血盆大口。
     “呃!”孙庆隆眼前一黑,吓得晕死过去。
     此时,狮子也完全含住了他的头。
     三秒后,狮子一张嘴,把孙庆隆的头吐出来,上面还沾满了它的口水。而狮子一撇头,露出了十分人性化的“嫌弃”。
     ……
     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段佳泽仍然在努力招聘,这是他任务完成的最后一个条件了。
     这天吃午饭的时候,段佳泽接到街道干事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听了几句,脸上就露出惊讶的神情,“是吗?当然可以……好啊,那谢谢你了。”
     挂了之后,段佳泽不可思议地说:“刚刚,海角街道的人告诉我,有记者要来采访我们动物园!”
     他前段时间还和小苏说,打算开张后花钱找些人来做宣传,谁知道这居然有人主动要上门了,这不,正通过街道那边联系他呢。
     小苏和柳斌很兴奋,“管他的,这是好事情啊!”
     “对啊,已经把我联系方式给记者了,等会儿应该会打给我。”段佳泽连饭都没心情吃了,“哎呀,我应该怎么介绍呢,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段佳泽正说着,真有个陌生号码打过来了,段佳泽赶紧接了。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自我介绍了一番,是市电视台的记者,希望约个时间过来采访。
     段佳泽忍不住问,为什么要来采访。他可根本没联系过媒体,也没有什么这方面的关系啊。
     女记者笑着告诉段佳泽,那是因为最近本地朋友圈有个有趣的动图流传很广,传说就是灵囿动物园的,引起了不错的反响。
     因为灵囿动物园改名后还没开张,没几个人知道,有的人甚至还以为是市动物园。好多人都在打听地址,尤其是妇女小孩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