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炽道_第4章

小说下载:炽道作者:Twentine更新时间:2017-11-17点击:

里面装着整整齐齐的一叠文件,他将录取通知书抽出来递给罗娜。
     然后罗娜就开始了漫长的呆滞。
     她一字一顿地念:“经济……管理……学院……”
     “嗯。”
     她挑眉:“金融学?”
     “对,我爸说反正不能以单招形式来练体育,那就干脆考个好点的专业进来。”
     干脆考个好点的。
     他把考A大的王牌专业说得像上新东方厨师学校一样简单。
     罗娜将录取通知书还给段宇成,“厉害。”她发自内心地评价,“你真是厉害。”
     被夸奖了,少年笑成一朵花。
     “还行吗?”
     “行,太行了。”罗娜拍拍他的肩膀,“恭喜你,好好学吧,将来前途无量。”
     说完便往操场走。
     “哎!”段宇成见她要走,赶紧上前挡住。“你就走啦?”
     “不然呢。”
     段宇成紧紧看着她。
     “我当初说的你忘了?”
     说啥了。
     被少年人圆溜溜的眼睛瞪了一会,某条带着草莓味的记忆片段从罗娜脑缝中蹦了出来。那好像也是一个像现在一样的艳阳天,小屁孩倒退着走路,边走边喊,说他一定会进A大,然后去田径队找她指导。
     “啊……” 她恍然大悟。
     段宇成见罗娜有反应了,眼睛亮起来,露出哈巴狗一样的表情。
     “让我进田径队吧,墨镜姐姐。”
     罗娜首先纠正他的称呼。
     “我姓罗,你可以叫我罗老师,也可以叫我罗教练,但是不要叫什么‘墨镜姐姐’,学校里面成何体统。”
     “噢。”段宇成鼓了鼓嘴,小声道,“罗教练。”
     罗娜接着说:“你要想接着练跳高也可以,学校里有田径社团,是田径队的学长们组织的,也有专业教练指导,你可以跟着他们练。”
     段宇成说:“我不要去社团,我要进田径队。”
     “经管学院的课业非常繁重,根本没有足够的训练时间,除非耽误课程。” 罗娜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但没必要这样,能凭文化课成绩考到A大学金融非常了不起,耽误课程太可惜了。”
     段宇成没说话。
     罗娜以鼓励的态度再次拍拍他的肩膀,在她转身之际,少年人忽然说:“我长高了。”
     她回头,段宇成冲她比划两个“OK”的手势。
     “三公分,我现在是一米八二。”
     罗娜挑眉。
     怪不得觉得他长开了点。
     段宇成说:“教练,我可以安排好学习和训练,我会拿出成绩给你看。”
     罗娜问:“什么成绩?”
     段宇成想了想,认真道:“要不这样,十月份有校运动会,到时我会代表经管学院参加比赛,如果我能赢田径队的人,你就让我进校队,好不好?”
     他说着这番话,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透着一股天真的使命感。
     两人对视半晌,罗娜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出来。她觉得这场面异常滑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把他怎么着了。她拿起大蒲扇扇风。“行啊,你能赢当然可以招你进来。你自己想好就行,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希望高水平运动员越多越好。”
     段宇成得到罗娜首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罗娜他夸张的模样,忍不住拿扇子敲了敲他的头。
     段宇成捂着脑袋说:“那我先去报到了。”
     “去吧。”
     段宇成背上包,反身一跃,再次爬上两米高的铁栅栏。罗娜皱眉,“你就不能走正门吗?”段宇成撅着屁股定在那,犹豫着问:“要下去吗?”
     “算了算了,赶紧走吧!”
     段宇成翻下栅栏,冲罗娜挥手道:“那回见了,墨镜姐姐!”
     “是教练!”
     罗娜望着他欢脱的背影,天气还是那么燥热,她的心情却变得清爽起来。
     段宇成先去报了到,然后将行李送去宿舍。他到校比较晚,屋里已经住进三个人,剩下一张靠门的床。
     炎炎夏日,三位室友两个躺在床上吹风扇,一个在下面玩电脑。
     见段宇成进屋,他们纷纷探头过来,有气无力地打招呼:“哎,兄弟。”
     “嗨。”段宇成跟他们相互熟悉了下。躺床上的两人,瘦的戴眼镜的叫韩岱,迷迷糊糊的那个叫胡俊肖,下面光着膀子玩电脑的胖子叫贾士立。
     这是经管学院的宿舍楼,离体育学院十万八千里。段宇成整理行李,贾士立看着他从行李袋里掏出跑鞋、田径服、护膝、绷带、以及拉力绳等等神奇装备,不由睁大眼睛。
     “哥们,你这都啥玩意啊?”
     “训练用的。”
     “训练?”
     “嗯。”
     贾士立好奇地看了一会,又说:“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呗,大伙也认识下。”
     “好。”段宇成动作迅速,收拾好行李后进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出来换身干爽的运动服。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贾士立,说:“我出去跑步了,你们定好时间给我打电话,晚点见。”
     三位室友相互对视一眼。
     半睡半醒的胡俊肖问:“他刚说他干啥去?”
     韩岱说:“跑步。”
     胡俊肖眯着眼睛看向热辣辣的窗外。
     “这天儿?”
     “嗯。”
     胡俊肖啧啧两声,躺了回去,长叹一口气道:“可以理解,刚开学,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有的是。”胡俊肖是复读一年才考上A大金融学的,他缓慢地翻了个身,把后背冲着小风扇。“像我这种老年人还是踏踏实实补觉吧。”
     起初,胡贾韩三人以为段宇成是吃饱了没事干才会去跑步,三分钟热血过后就消停了。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他们发现情况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天天,五点半!”某堂思修课前,贾士立一脸凝重地给后座同学讲述自己室友的神奇事迹。他伸出五根短粗的手指头,重新强调。“五点半!起床!跑步!下午没课就去练什么跳高,然后晚上接着跑步!回来洗个澡,九点半!”他弯起食指,再次重复。“九点半!睡觉!倒床就着!悄无声息!吓不吓人?你们就说吓不吓人?”
     有人说:“九点半诶,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有人附和:“就是啊,好诡异的作息。”
     后面有人笑道:“什么诡异,那叫自律好吧。”
     大伙回头,看着班长施茵手撑着脸颊,长发垂肩,一手捏着笔玩。
     贾士立讨好地冲施茵一笑,“嘿,女神。”
     施茵毫不留情地损他。
     “段宇成是喜欢锻炼身体,你看看人家的身材,再看看你的,你有功夫说还不如跟他一起练。”
     贾士立舔着脸笑。
     “术业有专攻,我不是走那一趴的。”
     他们闲聊期间,段宇成进到教室里,他环视一圈找座位,施茵招手:“这边!”
     段宇成过来坐下,周围女生都围过来,七嘴八舌。
     “你是不是又去跑步啦?”
     段宇成擦擦头上的汗。
     “是跑了一会。”
     “你怎么这么喜欢跑步,外面不热吗?”
     “热啊,习惯就好了。”
     “太阳这么大,不怕晒黑吗?”
     “你不喜欢男生黑点吗?”
     “哎呀,讨厌!”
     段宇成笑着翻出水壶,又说:“黑点也无所谓,新陈代谢够快的话,晒黑也很快能白回来。”
     他有问必答的样子太讨人喜欢,女生的爪子开始往他身上凑。
     “你肩膀真结实。”
     “胳膊也是。”
     “呀呀呀,饶了我吧,好痒……”
     “哈哈,真可爱。”
     贾士立撇着嘴,“诸位,上课了,老师来了看不到吗?”
     世界清静下来,思修老师顶着一张扑克脸准备上课。
     施茵看段宇成大口喝东西,问:“牛奶?”
     段宇成点头。
     “你还喝牛奶呢?”
     “没办法,太矮了。”
     “你还矮?”施茵夸张道,“你刚刚好啊,再高就不好看了。”
     段宇成笑了笑,也不解释。
     施茵看着他的侧脸,他脸颊上还带着一点汗,因为运动而毛孔舒张,每寸肌肤都像是会呼吸一样。
     “你很喜欢运动啊?”
     “喜欢。”
     “确实应该有点兴趣爱好,现在死读书的人太多了,运动还能保持健康。”
     段宇成收起水壶,说了句:“这不是兴趣爱好。”然后不等施茵再问什么,便翻开书本,认真上课了。
  
  
   第五章
     罗娜第一次碰见晨练的段宇成,是他们在A大相遇后的第三天。
     那时田径队的新生报到都完毕了,罗娜早起去体育场查看场地,然后见到了这只鬼鬼祟祟的小朋友。
     她离老远看到段宇成扒在墙上往器材室里看,她悄悄走到他身后,深吸气,大吼一声――
     “干什么呢!”
     “啊――!”
     段宇成根本没想到六点钟的体育场会来人,惨叫一声从墙上滑下来。罗娜早有准备,伸手扶住他的腰,让他稳稳落地。不料腰部乃是段宇成的死穴,他着陆之后落势不减,抱着身体躺倒在地。
     罗娜惊讶。
     “怎么着你,想碰瓷儿啊?”
     “好痒。”
     “怕痒?”
     罗娜拿手戳了戳段宇成的软肋,少年像条脱水的鱼一样在地上来回扭动。
     “哎!别!别别别!”
     罗娜玩够了,笑着收手。段宇成缓了好一会才站起来,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干瞪着罗娜。
     她毫无诚意地道歉:“Sorry。”
     段宇成哼哧哼哧喘气,罗娜看他一身装束。“起这么早,晨练?”她下巴往器材室一努,“在这看什么呢?”
     她这一问提醒了段宇成,段宇成两步凑到罗娜面前,神色讨好。
     “教练,器材室的钥匙给我一把呗。”
     “想什么呢你。”
     “我七点之前一定帮你锁好门。”
     罗娜稍一思索,道:“想用垫子啊?”
     段宇成笑眯眯地点头,罗娜回绝。“不行,一个人不能练,受伤了都没人知道。”
     段宇成说:“不会受伤的,我从初中开始就一个人练了。”
     “不行。”
     “真的没事,给我一把吧,不做技术训练光跑步不行啊,到时我怎么比赛啊。”
     段宇成使出浑身解数,软硬皆施,就差在地上打滚了,无奈在罗娜这统统不管用。五分钟后,他放弃了,凝视着罗娜的双眼,足足两分钟没说话。
     罗娜心想这小屁孩严肃下来还挺有气势的。她不紧不慢道:“这是对你的安全负责,你以前怎样我不管,但在这,你必须听指挥,真等出事就晚了。”
     段宇成瞥向一旁,低声嘀咕:“能出什么事……”
     罗娜笑而不言。
     段宇成度过了低气压的一天,晚上跑完步后回到寝室,冲了一个愤怒的凉水澡,然后对着墙上的照片发呆。
     他实在是发呆太久,三位室友看出不对劲,胡俊肖给贾士立递了个眼神。
     贾士立伸出圆滚滚的爪子。“兄弟,有心事找我们说,跟照片对视有啥意思。话说我们都没问,那照片里是谁啊?”
     段宇成说:“霍尔姆。”
     韩岱立马打开百度搜索,贾士立又问:“你今天一天都蔫的,出什么事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